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四章 愛和不愛的理由  
   
第三十四章 愛和不愛的理由

林梅對寶藏和玉符完全無所謂,而且蛇腸谷的人很可能是因為這兩件東西遭受滅頂之災,所以她露出些厭惡和疲倦之色:"不管姓陸的是不是在找它,反正他沒有機會了.走吧,我們去殺了他!"

我應了一聲,走了幾步又回頭,把挖出來的樹皮和碎木屑收起來,再挖了一些泥土塞進樹洞里面,把樹皮鑲回去,間隙用苔蘚塞住抹平,基本看不出挖過的痕跡.我要防止還有人來找寶藏或玉符,然後懷疑到我身上,盡管這種可能性很低,小心一點總是好的.

處理完痕跡之後我們迅速出谷,我心情好轉了很多,陸成山費了大量精力,結果藏寶圖和玉符都落到我手里,等于是給他狠狠一個巴掌,心情當然很爽.

走到橫空棧道時,我看到遠處陸成山的營火燒得很旺,心里有些不好的預感.這時已經是下半夜,就算他們還沒睡,也沒有把火燒得這麼旺的道理,難道又有什麼事情發生了?

出了松林,來到接頭的地點,老林和吳章雅急忙迎了過來,低聲問:"怎麼樣了?"

"嗯,沒……沒有財寶."我含糊地說,沒有說真話但也沒說假話,我確實還沒有找到財寶.我不告訴他們並不是想獨吞,而是藏寶圖完全沒有頭緒,玉符對他們沒有多大用處,讓他們知道了只是增加危險,萬一外傳會引來很大麻煩.假如將來能夠找到寶藏,我絕對會分一些給他們.

老林和吳章雅沒有注意到我語氣閃爍,而是緊張地告訴我,我和林梅走後不到一個小時,就有十多個人上山,扛著大箱小箱.老林不敢太靠近去看,但從遠處就可以看出來,新來的人強壯矯健,可能是特種兵,帶來的箱子要麼是武器,要麼是探測儀器.

"那,那我們不能殺姓陸的壞蛋了?"林梅很失望.

"可惡,要是沒有援兵,我們聯手是可以殺了他的!"青丘凝雪也很郁悶,在我腦海中說.

我歎了一口氣:"多行不義必自斃,總會有他落單和倒黴的時候,就算我們殺不了他,他要是做了太多缺德的事,也不會有好下場.等天亮我們就下山吧."

林梅是一個很乖巧的女孩,不會讓我為難,所以雖然心中難受,也沒多說什麼.

其實我一直有些擔憂,陸成山是一個有深厚修為的人,武功一定不差,我們未必有勝算,現在不需要立即與他生死決斗,我心里是在大地松了一口氣.

我們不敢打著手電下山,只好等到天亮再悄悄往山下走,走出了很遠沒有驚動陸成山他們,我才徹底放下心來.讓陸成山在蛇腸谷里面找個天翻地覆累個半死,也算是一種懲罰吧?

吳章雅身體受到陰氣影響較大,體力不支,一路上走走停停,在山腳下休息的時候,老林幾番欲言又止,最終還是忍不住問我:"玄明,你對陸成山說你只能再活幾年,是真的嗎?"

林梅和吳章雅立即緊盯著我,一臉關切.

我心中一凜,吳章雅的嘴有時是關不住的,要是他喝醉酒說漏了嘴被我媽知道了,豈不是要害得我媽時刻擔心?心中念頭急轉,我努力裝作平靜的樣子,笑道:"沒有的事,我騙陸成山的,就是想要訛詐他賠償損失,你看我像快死的人嗎?"

林梅心思單純,我說什麼她都相信;吳章雅本來就有些"壞心眼",換了他是我也會這樣干,所以也相信了.老林粗中有細,之前我曾經與他討論過"假如"的話題,所以他並不是很相信我的話.不過他也沒多說什麼,只是眼神有些陰郁.

看著身邊氣色好轉顯得更加美麗可愛的林梅,我一陣陣揪心地痛.我一直很克制,很專一,從來沒有對哪個女人動心過,但現在無可否認,我已經愛上了她了,林梅對我也是有好感的.如果我不能成功續命,只有七年左右時間,那麼我們相愛將會是一個大悲劇,她的大半生都要忍受無盡的寂寞和痛苦,我又于心何忍?林梅已經承受了太多痛苦,我不能再讓她受到傷害了.

我扼心自問,我為什麼會在這麼短時間內愛上她?

她的容貌和氣質是我喜歡的類型,這是原因之一;她不幸的身世,瘦弱的外表包裹著一顆堅強的心,讓我因憐生愛,這也是原因之一.更重要的是我與她在一起時可以坦然相對,不需要提防,我可以完全相信她,也不用擔心她會對我有什麼目的,與她的眼睛相對時我感覺很輕松很快樂很滿足,在這其他女人身上都沒有過.雖然小雪時刻在我身體里面,可以互相感應對方的心情,卻沒有這種放松和安甯喜悅.

這三點理由,難道還不夠讓一個男人愛上一個女人?我想只要一個理由就夠了.這愛來得很突然,不知不覺,也有可能是在我揭開她的面具那一瞬間,她的柔美和堅強就已經觸動了我的心弦.愛這種東西不能用時間來衡量,也許只要一個眼眸,一句話就可以生死相許.

真正愛一個人,就要讓她幸福快樂,不能把她拖入痛苦深淵!即使我能成功延長壽命,總共也只有二十多年的生命,林梅也還不到五十歲,我又怎忍心丟下愛人?

我心中大亂,突然又想到澤善大師的遺言,澤善大師一定是知道了我時日無多,會心性大變,所以才臨終告誡,送我舍利子是為了鎮壓我的魔性,不至于大開殺戒.得到坤卦玉符似乎也在向這個預測邁進了一步,如果我能解開這塊玉符的秘密,學會刀槍不入的符法,我就有了超越常人的實力,可以為所欲為……

我不敢再想下去了,總之我不能冒險,不能讓林梅為我痛苦,那麼只有快刀斬亂麻,現在就斬斷情絲,總好過將來造成更大痛苦.

"嘻嘻,我早就叫你不要有事沒事牽她的手了,現在牽出麻煩來了吧?其實她真的不適合你的,她什麼都不懂,什麼都不會,難道你想當成女兒來教養?再說她那麼瘦,一陣風都刮跑,你應該聽說過'飲食男女’這四個字,這說明男人和女人在一起,就像吃飯菜一樣,要挑有肉的……"

"滾!"我暴走了,怒吼一聲.

林梅,老林和吳章雅都嚇得跳了起來,驚慌地問:"怎麼了?"

我揮了揮手,強壓下怒氣:"沒事,剛才有個啰嗦鬼在吵個不停,我叫它滾開."

"哦……"三人驚疑不斷,轉來轉去到處看,烈陽當頭,哪里來的鬼?

我在心里對小雪狠狠地說:"以後不要干涉我和林梅之間的事,更不許說她的壞話,否則我一定會找一個辦法讓你永遠開不了口!"

"好吧,好吧,以後我不說就是了,但你也不能總是想著她,也要關心關心我嘛."小雪很委屈地說,把我的心情也弄得酸溜溜的.

我知道,它並沒有它說的那麼灑脫,可以讓我隨便去愛別人,其實它很在乎我,我愛上林梅它開始心理不平衡了.

我覺得小雪感受不到我對林梅的感情,可能是它不想去感受,也有可能每一對相愛的人形成的情感通道,別人都無法窺見,所以愛才那麼珍貴,那麼唯一,永不可能替代.

我們休息了一會兒繼續上路了,在路上我做出了一個連自己都覺得有些可怕的決定:從現在開始就要把自己的感情深藏在心里,不能讓林梅發現我對她特別關心,也不能讓林梅對我產生好感……

我開始刻意與林梅保持距離,對她冷淡了很多,但是很快我就發現這樣做心里非常難受,理想是美好的,現實是殘酷的,真的愛上一個人時又怎能裝作冷漠?

路上走得不快,回到村子已經天黑了,老林是個沒有家的人,隨遇而安,最近大部分時間是住在吳章雅家.吳章雅也不便把林梅帶去他家,所以理所當然是去我家了.

我媽見我帶回了一個衣裳破爛,長發凌亂,打扮得像個乞丐的姑娘,大為驚訝,急忙張羅著煮飯,燒水給她洗澡.我用方言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,驚險的地方基本忽略了,只是介紹了林梅的情況,卻把我媽聽得不停抹眼淚,連連感歎:"可憐的孩子,真不容易啊,一個人在山里生活了那麼多年!"

林梅洗完熱水澡,換上了我媽的衣服,頭發梳理整齊,立即像換了個人似的,除了太瘦一些,不折不扣是個大美女,而且是那種很質樸,很可親的小家碧玉之美.她那種獨特的淑嫻氣質現代女孩子身上非常罕見,還有她的瘦弱也讓人心生愛憐,想要關心她,保護她.

我不是沒有見過美女,以前在學校就見得多了,但城里的姑娘要麼嬌氣,要麼高傲;鄉下的姑娘要麼土氣,要麼粗野,極少有美麗,質樸,嫻雅,堅強集于一身者.也許正是因為這樣,第一眼看到她,我的心弦就被觸動了……唉,愛她的理由有很多,不能愛她的理由只有一個!

人的本能是無法壓抑的,壓抑得越久爆發出來就越可怕,在此之前我一直約束著自己不對任何人動心,現在一旦打開心扉,就像堰塞湖出現了缺口,無法再關閉,所以我明知不能愛林梅,卻又怎能中止?剛剛萌芽的愛情,就要硬生生扼殺,這又是何等殘忍?所以我心中痛苦矛盾到了極點.

林梅對所有東西都很好奇,電燈,電扇,電視之類就不用說了,她當成了傳說中的法寶神器,最初連一條印花的新毛巾都讓她感歎很久,遲疑了好久舍不得用來洗臉.所有塑料制品她都沒有見過,她對所有吃的,用的都懷著一種祈誠的珍惜和感恩,人們最普通的一點享受她就覺得是很大的幸福.

上篇:第三十三章 坤卦玉符     下篇:第三十五 婚姻卦 為熊貓妖精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