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六章 怎麼腫了  
   
第三十六章 怎麼腫了

我把玉符留給師父研究,藏寶圖師父只看了一眼就丟給我了,他不是個貪財的人,否則出去行騙早發財了,並且他也知道沒有機會找到.

最後我才說澤善大師的遺言,以及圓規送舍利子的事:"師父,你說澤善大師為什麼臨死前還要特地叮囑我?"

師父現在終于知道我心亂的原因了,但他無法給我出主意,也推算不出我的未來.

沉默了一會兒,師父很嚴肅地說:"澤善大師沒有說你活不過三十歲,他徒弟把舍利子送給你,更是對你有信心,對你報以深厚希望,是你自己想歪了.我祖父既然還在山上,還沒有死,那麼你找到他學到北斗七星接命法的希望還很大.如果你現在就開始沮喪和墮落,任何希望都沒有了,你媽怎麼辦?林梅怎麼辦?我的傳承就這樣中斷?你不能這樣就屈服,只要你成功了,你所有擔憂的事都迎刃而解,所以你只能前進不能後退!"

我沉默了一會兒,又問:"師父,你說命運到底是什麼,能不能改變?"

"能改變!"師父很肯定地說,"命運就是建造的藍圖,你出生時就圖紙就畫好了,但只要你有錢就可以多占面積,違章搭蓋,沒錢的人只能少蓋一層;如果說你是火車,命運就是鐵軌,火車只能在鐵軌上跑,但你可以提速也可以晚點,如果你能插上翅膀就可以變成飛機飛到天上去!"

第二個比喻實在不夠形象,但師父學的現代知識並不多,只是從別人那兒拿些報紙看看,能如此貼近時代已經很不錯了.我遲疑著問:"你的意思是說,命運是在一個范圍內波動的,肯努力和不肯努力結果會不一樣,如果有足夠大的力量,甚至可以突破命運的限制?"

"對,就是這個道理!修煉有成的人命運都已經偏移,從八字是算不准他們的,一些具有大智慧,大毅力的人也能突破命運的限制,但是他們都還不能給火車插上翅膀飛起來,因為他們還沒有足夠大的毅力和智慧,沒有付出足夠多的努力.這事說起來簡單做起來難,真正能突破自己的人很少."

我並沒有太興奮,如果命運有那麼容易改變,所有火車都在天上飛了,但至少我還有改變命運的希望,而希望往往是人堅持下去的動力.

"師父,那麼依你看我該和林梅發展下去嗎?"

這件事師父也不好出主意,再三推敲,最後說:"從卦象來看,七天之內你的婚姻就會有著落,如果七天內有你很滿意的人主動找你,她就是你的正室夫人;如果七天內沒有人上門說媒,那麼這卦就是應在林梅身上……反正就幾天時間,等等再說吧."

我點點頭,同意了師父的觀點.我並不是太擔心,別說七天,就是七年也不會有比林梅更讓我滿意的人出現.在家這三年中,前兩年還有人上門給我說媒,每次我都毫不留情地拒絕了,現在已經沒人來自討沒趣了.

准備回家時,我突然又想起一件事:"師父,有什麼辦法可以隔斷我和小雪的思想交流?或者把它移出體外."

師父臉上有些古怪微笑:"我把封印它的方法教你,要是它不聽話,你就封印它.如果還沒有效果,我就再想個辦法,把它移到這塊玉符中,這塊玉符用來給它容身剛剛好."

小雪立即在我腦海中大叫起來:"不要啊,以後我保證不干涉你和林梅的事了,我能幫你出謀劃策,可以幫你戰斗,還能助你練功,好處非常多."

我知道師父的微笑必有古怪,但不敢多想,怕被小雪知道了有詐.我不理小雪的抗議,向師父學了封印之法,其實也就是幾句咒語和訣法,主要還是靠我自己的靈力和精神力.

小雪是一個活潑好動的人,被封印沉睡三年已經苦不堪言了,當然不願意再沉睡.它在我身體里面可以與我一起修煉,靈氣陰陽調和,效率比一個人單練不知要高多少倍,不用太久它就可以擁有完整獨立元神,如果被移到玉符里面,只怕它的魂魄永遠都無法完整,只能永遠受制于我了.

我當然不是真的要封印它或把它趕出來,但必須有足夠威懾它的殺手锏,它才會乖乖聽話.

我將近半夜時才回家,我家面積比較小,大門進去是個小客廳,左邊是一個房間和廚房,右邊有兩個房間,正堂後面是樓梯和衛生間.平時我媽睡在左邊房間,我睡在右邊第一間,第二間放了不少雜物但也有床鋪,算是客房.今晚我把自己的床讓給了林梅,我睡客房,兩個房間之間只隔了一層木板,有門可以通過.

我輕手輕腳進了房間,連衣服都沒換就直接上床,生怕發出聲音驚醒了林梅.不料我剛躺下,隔間的門一聲輕響,林梅探過頭來,在黑暗中我看得很清楚,她的眼睛有些紅,像是剛哭過.

我急忙坐起,低聲道:"怎麼了?"

"沒事,沒事……我看一下是不是你回來了."林梅說著頭縮了回去.

我看出了她神色不對,急忙下床走到隔壁房間,柔聲問:"你哪里不舒服嗎?"

"沒有."

"那是想家了?"

林梅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:"我做了一個夢……醒來找不到你,我怕……我有點怕."

我一陣心痛和心酸,把她拉近擁進懷里,輕拍著她的背:"別怕,這里是我的家,也是你的家,很安全,我不會把你丟下不管的."

"嗯……"林梅應了一聲,熱淚一顆接一顆往下掉,很快打濕了我的肩頭,也許她覺得此刻不需要堅強,也不需要裝堅強了,肆無忌憚地流淚.

我有一種想要吻干她臉上淚痕的沖動,但是我還是克制住了,心里短命的陰影揮之不去,林梅越是可愛,可憐,我就越不能讓她受到傷害陷入痛苦,一切都等七天之後再說吧.

林梅漸漸平息下來,但卻不肯離開我,在我耳邊低聲說:"靠在你身上好舒服,也很安心,我想靠著你睡……"

"當然可以!"我立即回答,接著發現自己的心跳得好快.

林梅大概也發現自己的要求有些不妥,滿臉通紅,急忙說:"不用了,不用了,這樣好像不合理法,書上說……"

"現在不同古代了,只要高興就可以在一起睡."我打橫把她抱起,毫不費力走到床前把她放在床上,然後自己在她身邊躺下,用一條毛毯把兩人都蓋住.

林梅很緊張,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了,她幾乎完全不懂男女人倫之道,這種緊張只是出自本能.但是我只是與她緊挨著直直躺著,沒有碰她,很快她就放松下來,閉上眼睛睡著了.

我微側著頭,看著她安心甜美的睡容,傾聽著她均勻細長的呼吸聲,很久都睡不著.我心里暗下決定,再過七天,我就要好好地愛她,不顧一切地愛她!

七天……

我沒有絲毫欲念,只有滿室的溫馨和甯靜,不過良好的秩序沒有維持多久,林梅睡夢中一翻身,抬腳壓住了我的腿.好在她比較瘦,感覺也不是很重,我任由她壓著,只是她側著身,呼出的氣息都噴在我臉上,輕輕柔柔,帶著溫熱和幽香,這個大概就是"吐氣如蘭"的意思吧?

我不敢太用力呼吸,開始有些心猿意馬,只要我的頭向前輕輕一湊就可以碰到她的唇,她睡著了未必會知道,既使她知道了也不會生氣,現在我有更進一步要求她應該也不會拒絕……第一個綺念出現,種種邪念便接踵而來,我暗叫不妙,急忙收攝心神,意守氣海穴,氣走十二正經,開始半睡眠半練功狀態.

不知過了多久,我被林梅推醒了,她半側著身,一只手撐著床,一臉不安和愧疚地望著他.我有些莫名其妙,忙問:"怎麼了?"

"我,我……我睡覺壓著了你,把你壓壞了……"林梅很焦急,卻又有些羞于出口的樣子.

我沒感覺哪里疼痛,況且睡覺壓住身邊的人很正常,一個大男人怎麼會被壓壞了?所以笑道:"沒事,沒事,我壓不壞的."

"不,都腫起來了……"林梅望著我兩腿之間,似乎想幫我揉一揉,卻又不敢動手.

我低頭一看,頓時滿臉通紅,一頭冷汗,瀑布汗,成吉思汗,原來我下面不僅腫起來了,還頂起老高,一柱擎天.這哪里是被壓壞的?這是正常的生理現象,年輕人精力旺盛陽氣足,凌晨時分陽氣上升,身體功能開始蘇醒,每一個生理正常的未婚男人早上都會這樣.

愣了三秒鍾,我才想到林梅從來沒有與成年人相處過,也沒有看過任何生理方面的書籍,電視,電影,不知道這種反應也不奇怪,只好尷尬地說:"沒事,沒事,過一會兒就沒事了."

林梅聞言松了一口氣,但還是有些不放心:"真的沒事?要不要找些藥塗一下?"

"真的沒事,快睡覺吧."我哭笑不得,轉側了身體,暗中調節體內靈氣,將下腹的一股陽氣收入氣海穴內,不良症狀很快就消除了.

林梅還是有一點點不放心:"我記得小時候有一次鐵牛那兒被人踢了一腳,哭了很久,腫了起來,他媽媽說那里很重要,絕對不能受傷……"

我終于明白了,她只見過五六歲小孩的"小小鳥",從來沒有見過我這麼大的家伙,她所看過的書中雖然有結婚和洞房的字眼,卻完全不知道男女之間是怎麼回事.估計是剛才她的腿正好壓在我身上,迷糊中感覺到了硬物鼓脹起來,可能還摸了一把發現腫大得可怕,所以嚇壞了.

野人小毛本來是雄性的,但從小就吸收了大量陰氣發生變異,雄性特征沒有發育,其他動物不能與人進行比較,所以林梅是真的完全不知道成年男子是什麼樣了的.

不知者無罪,更不能把純潔當邪惡,我笑了笑:"明天我拿一些書給你看看,教你一些生活常識,現在先睡吧."

上篇:第三十五 婚姻卦 為熊貓妖精加更     下篇:第三十七章 小雪的真面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