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一章 未婚妻  
   
第一章 未婚妻

第六天一大早,我就帶著林梅和村里的證明去登記戶口,帶上林梅是因為辦身份證需要照相,另外我也想讓林梅見識一些新奇的東西,她還沒有坐過汽車,沒有照過相.

剛上車的時候林梅很緊張,堅持要坐靠窗的位子,並且要打開窗戶.我悄悄問她為什麼,她說怕這個大鐵籠子滾得太快會掉下河去,打開窗戶可以隨時跳出去……

還好車子駛出了幾公里她就適應了,開始驚歎坐車的快速和方便.她也知道自己的無知會惹人笑話,所以有什麼想法都是湊到我耳邊低聲說,外人不知道,看我們的樣子還以為我們是剛結婚的小夫妻呢.

到了鄉鎮正好遇上集市,人頭湧動,喧囂異常,她又是如同驚弓之鳥,在村里她已經覺得人太多不想出門,到了這里簡直是人山人海啊!不過她的適應能力很強,很快就放松下來,開始好奇地看那些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,我則悄悄地給告訴她商品的名稱和作用.

我給林梅買了糖葫蘆,燒餅,油條等等小吃,直到我們拿不下了為止,林梅臉上帶著驚喜和幸福的笑容,估計她有生以來都沒有如此開心過,即使是在她六歲以前,蛇腸谷里面的生活也是很堅苦的.

我們逛了個盡興才去辦理戶口,不料事情比我想像中的要麻煩,窗口里那個辦公的中年婦女像剛死了老母一樣板著臉,有村委會的證明也不肯辦理,說什麼不符合規定,也不符合情理,又違反了計劃生育國策之類一大堆,總之就是不行.

看來是個死要錢的,我只能遞了一個厚厚的紅包進去,不料中年婦女不但不接受,反而義正詞嚴地罵我道德敗壞,公開賄賂……

聽到"公開"兩個字,我才恍然大悟,紅包是一定要的,但不能公開收,可是里面有好幾個人在辦公,哪里能私下塞?現在已經撕破臉了,再私下給她估計也不會收,看來只能找別人出面了.

我想了半天,才記起有個中學同學在鄉鎮府當宣傳干事,打個電話一問,卻已經下海去了……我就郁悶了,一個大活人不是人,偏要有戶口和身份證才算人?算了,還是回家叫奶奶托親戚去辦,我人面不熟,這事真辦不來.

我又帶著林梅去逛集市,特意買了幾條尼龍繩和滑輪,鐵扣,小尖鎬之類,准備過幾天就再上云頂山,深入洞穴尋找曾師祖的下落,這才是我最重要的事.

舍利子只有小指頭大小,容易弄丟了,所以我請一個金銀工匠把它鑲在一條銀項鏈上,載在林梅胸前,她也很喜歡.

傍晚我們高高興興回到家,一進門我媽就說:"阿明啊,今天午後有四個眼生的人來找你,我說你趕集去了,他們也沒等你就走了."

我有些意外,忙問:"他們長什麼模樣?"

"有一個是長胡子的老人,很精神,眉毛比較粗;有一個三十多歲,很強壯,像只牛犢子似的;還有一個是道士……"

"是陸成山他們!"我吃了一驚,沒想到陸成山在蛇腸谷待了這麼多天才下山,而且來找我了.

云頂山占地極廣,余脈連綿上百里,在兩省交界處,從很多方向都可以到達,我所在的村子並不是必經之路.據我推測,陸成山之前僅知道我在這個鄉,沒留意我住在哪個村,所以上山時沒有從這兒路過,也沒有順路探望一下我,現在下山卻特意來探望,只怕是來者不善,可能在懷疑我拿走了寶藏.

我心里有一絲不祥的預感,但沒有說出來,以免母親和林梅大驚小怪.之前我努力克制沒向陸成山尋仇,其實就已經在擔憂了,自古民不與官斗,我是斗不過陸成山的.

……

第七天,也就是婚姻卦最有可能應驗的一天,我心里有些忐忑,千萬不要有什麼冒失鬼來給我說媒啊!只要挨過了這一天,就證明師父算的卦是不准的,命運是可以改變的.我會把真實情況告訴林梅,讓林梅來選擇,我相信林梅一定不會因為我可能短命而嫌棄我.

我的心情是很矛盾的,如果卦不准,這說明我現在努力學習的東西不足以信賴,我將失去繼續努力和尋找曾師祖的精神支柱;如果卦是准的,我就不能與林梅在一起,並且我只能再活五年,這又是何等殘酷!

這一天我和林梅還是凌晨起來練武,然後我挑水,劈柴,林梅掃地,洗菜,協助我媽煮飯.吃完飯我還是去聽師父授課,研究術法,林梅洗碗,喂雞鴨,學習教科書……一切都是那麼和諧,平凡和美好,我希望每天過的都是這樣的日子.

這幾天小雪也很安靜,情緒低落沒有怎麼跟我說話,也沒有干涉我與林梅之間的事.

一直到中午吃飯,都沒有任何異常的事發生,吃完飯後我更加緊張,幾乎想要把大門關起來.但我也知道要來的擋不住,關上門也沒有用,所以沒有做這麼幼稚的事,只是在心里默默祈禱不要有人來.

下午三點多的時候,有幾個本村的小孩帶著一個人進了我家的大門.看清這個人後,我愣住了,只覺得頭重腳輕,耳朵嗡嗡作響,幾乎要站立不住坐倒在地.

那人盯著我也愣住了,好一會兒才露出笑容:"原來你真的好了!"

來人赫然是陳書記的女兒,跟我有過肌膚之親,差一點點就成為真正夫妻的陳星!

三年不見,她長高了一點兒,也豐滿了一些,少了幾分天真和青澀,多了幾分優雅和矜持,但依舊是那樣青春健康,活力四射,眼睛還是那樣亮如星辰,以至于我一眼就認出來了.

"你……你,你怎麼會到這里來?"我發現自己喉嚨發干,聲音在顫抖,不是因為激動,而是害怕,她早不來晚不來,為什麼偏要這個時候來?

陳星的眼圈有些紅了:"我,我都找了你三年了!"

我覺得眼前一陣發黑,找了三年居然剛好今天找到,居然就有這麼巧的事!

我立即想到,會不會是小雪搞的鬼,它不讓我與林梅成雙成對,也知道我師父算的卦,所以故意把陳星叫來?

小雪立即在我腦海中很委屈地叫了起來:"不關我的事啊,我都不能離開你的身體,怎麼能通知她來?"

我媽和林梅聽到說話聲音,從房間里面跑出來,驚訝地盯著陳星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.

陳星只是看著我,沒有理會別人,深情地說:"你被那些人帶走了,我叫我爸去找你,結果他回來告訴我你變成了植物人,不許我去找你.我背著我爸爸自己找,可是我只知道你在這個鄉,不知道在哪個村,我去教育局打聽,根本就沒有你的名字,問了很多學校也沒有消息.每年只有暑假時我才能瞞著家里人出來找,我想一個一個村子找過去,肯定能找到的……"

說著陳星已經淚流滿面,心情很激動.小雪長籲了一口氣:"還好,差點冤殺好人了!"

我滿嘴苦澀,極力裝作平淡:"你已經知道我變成了植物人,為什麼還要找我?"

"我……"陳星愣了一下,似乎她並沒有深入想過這個問,"我不知道,我只想找到你,也許可以幫你做些什麼吧?總之我不能沒有與你告別一聲就這樣結束了.當然我也相信你會好起來的,果然你好了!"

我媽忍不住問:"這個姑娘是誰?這是怎麼回事?"

陳星欲言又止,看了我一眼,接著眼光落在林梅身上,有些不安地問:"你不會是結婚了吧?"

如果我夠狠心,騙她已經結婚,完全可以把她騙走.但是我不是這樣的人,我對陳星曾經有那麼一點愧疚,陳星找我,等我三年的情義我不能無視,更重要的是陳星剛好在婚姻卦預測的時間出現了,那麼陳星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妻子!這是鬼谷祖師和天地神明的指引,更是宇宙中玄之又玄的道的安排,我不敢違背也無法違背.

自從經曆了雷擊大樟樹事件後,我相信冥冥之中有天意,天意不可違.如果只是我自己一個人的事,我敢于反抗一切,逆天行事,叫板命運,沒什麼是我不敢做的.但這不是我一個人的事,我的婚姻直接關系到林梅,陳星和我媽的未來,還間接關系到更多親人的未來,我逆天行事可能會致使許多人陷入痛苦……

既然卦是准確的,那麼我只剩下五年時間,我就不能害了林梅,如果陳星不在乎我只能活五年的話,我可以與陳星結婚,讓母親有個依靠和希望.當然陳星要是不肯嫁給短命的我,那麼以後我跟陳星就沒有關系了,也不算違逆了天意……

我心中亂成一團,林梅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但憑一個女人的直覺,她意識到有了"威脅",她的臉上露出了某種失落和傷感.

四人互相望來望去,氣氛有些尷尬,最後還是我說:"這件事有些複雜,我要跟你們每個人單獨談談."

我媽已經瞧出了一些苗頭,猜測是我以前的女朋友找上門來了,當面不好說話,于是轉身進了廚房.林梅也跟著進了廚房,很快就端了一杯水出來給陳星,她學得很快,客人來了要端茶送水,即使這個客人對她有潛在的威脅也照做.

陳星接過了開水,說了聲謝謝,但表情有些尷尬,因為林梅的行為表示林梅是主人,她是客人,第一回合她就落下風了.

我邀請陳星進了右邊第一間,也就是我的臥室,但是沒有關上門,聲音小一點廚房里面的人是聽不到的,如果有人靠近我立即就能知道.

上篇:第三十七章 小雪的真面目     下篇:第二章 陳星的決定 為無肉不歡呼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