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章 跑不了  
   
第三章 跑不了

我媽見我和林梅默默無語,識趣地出去了.之前她一直怪我不交女朋友,哪想到突然之間出現了兩個候選人,兩個看起來都很不錯,她無法出主意,只能什麼都不說了.

我真不知該怎麼對林梅說,沉默了一會兒倒是林梅小心翼翼地問:"大哥,你是不是不要我了?"

"不,不,我怎麼會不要你呢,以後我會像親妹妹一樣對你,永遠都關心你,愛護你."

林梅松了一口氣,但還是覺得有些不對勁:"你要跟她結婚嗎?那你是不是要跟她在一起?"

"嗯……"我應了一聲,突然想到這樣含含糊糊是不行的,長痛不如短痛,現在就要與她劃清關系,"我以前答應過要跟她結婚,說到就要做到,所以將來我是要跟她結婚的.但不論發生什麼事,這里都是你的家,我就是你哥哥,我媽也是你媽,等你熟悉了人間的生活後,我會給你找一個如意郎君……"

"不,我不嫁人!"林梅的眼眶紅了,眼淚在里面打轉,但強忍住了沒有流下來,她的表情非常堅決.

"好吧,這事可以遲點再說."

"那我還可以跟你一起睡嗎?"

我瀑布汗,她思想還是很單純,一起睡就是指在一起睡覺,沒有別的意思.在她看來這是很美好又不影響別人的事,但聽在別人耳中就要大驚小怪了,哪里有與別人結婚了還跟她一起睡的道理?

我嚴肅地說:"這是不行的,即使是親兄妹長大了也不能一起睡.因為你還沒有熟悉這兒,晚上會做噩夢,所以我陪了你幾天,以後不行了,而且你不能告訴別人.

林梅的眼淚終于忍不住滑落下來了,她現在非常清楚我已經不再屬于她了.她不會怪別人,恨別人,但是她非常失望,也許她不知道愛是什麼,但心痛的感覺卻不會因此減輕,她突然沖出廚房,幾個跳躍就掠過了大廳,沖出大門去了,差點把剛剛要進門的我師父撞倒.

我後面緊追,起步晚了一些,速度也沒有林梅快,哪里能抓得住她?

陳星站在房間門口,見到我們兩人快如一道影子沖出大門,不由目瞪口呆,正常人哪有這樣的速度?

林梅常年在梅花樁上練功,在深澗絕壁間攀爬跳躍,練就一身現代罕見的輕功,最近身體恢複得不錯,速度比我初遇到她時更快.我沒有練過輕功,主要是靠了妖狐英魄帶來的速度提升,以及靈氣輔助獲得爆發力,比起普通人已經快得不可思議,但與林梅比起來還是略遜一籌,怎麼也追不上,只好大叫她停下.

林梅心中迷惘,不理我的叫喊只是狂奔,沖出村子沿著田間小路跑,那正是去云頂山的方向.

我越是焦急,內息不順,速度就越慢,距離林梅越來越遠,再也不可能追上了.但是我還是在後面狂追,也不管路人驚詫的眼光,我不知道追上了該怎麼辦,我只知道要追.

林梅跑到小河的橋頭,對面有一個人提著一條兩三斤重的紅鯉魚過來,卻是老林,急忙攔住林梅:"林姑娘你怎麼了?"

"我要回山,快讓開!"林梅雖然心情煩惡,還是保持應有的禮貌沒有強沖.

"現在回去?天都快要黑了……"老林愕然,接著看到了林梅後面飛奔而來的我,頓時大怒,"渾小子,是你欺負她了?"

"我,我……"我真不知該怎麼說了,這能算是欺負嗎?

"你還真欺負她啊?"老林大吼一聲,繞過林梅沖向我掄拳就打,他下手極重,拳拳到肉,砰砰作響,我不敢還手,只能舉手護著頭連連後退.

林梅見我挨打,心里的怨恨和失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,急忙上前拉住了老林一只手臂:"不要打他,不要打他,他沒有欺負我……"

老林朝我使了個眼色,佯怒道:"肯定是你做錯了什麼,回去再狠狠揍你,現在給我滾!"

我會意,知道老林肯定會勸回林梅,嘴里連連應是,一步三回頭地走了.

林梅聽老林說回去還要狠狠揍我,果然不再說要回山了,她怕老林暴怒之下回去真的會怒打"薄情郎".老林趁機說:"林姑娘,你跟我說說發生了什麼事,我給你做主,就是他母親和大師父在我也照樣饒不了他!"

林梅搖搖頭,這事情還真不便向別人說.站在小橋上有不少路過的人,老林便示意林梅到橋頭再說,兩人往回走,下了橋,沿著防洪堤慢慢走著,老林也沒有催促,因為林梅需要平靜一下.

我走遠了,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,回到家時,我師父正在給陳星算命,我媽也在一邊.因為陳星聽說這個看起來無比猥瑣的老頭就是我的師父,對我的"宿命論"產生了嚴重的懷疑,想要考驗我師父一下.我師父則想趁機匹配一下她和我的生辰八字,看有沒有大沖突,也就是俗稱的"合八字".

出生時間如果准確,采用四柱預測法也就是普通人說的"算命",可以大體推算出一個人的事業,財運,婚姻,父母子女兄妹情況,健康狀況等,水平高的人可以推算出具體每一年的運勢.我師父算命的水平不算非常高,但是加上直觀的面相,超過五十年的"神棍經驗",哪里還有算不准的道理?哄得陳星團團轉,以為遇上了活神仙.

不過有些人的八字天生就是不准確的,可能是父母做了大多善事或惡事,也可能某個老祖宗剛好埋在風水寶地里,更有可能是投胎之時閻王爺打瞌睡弄錯了時間……總之有些人的八字就是不准的,加上一些算命的人水平有限算錯了,就會出現不准確的情況,但這門學問是不容否定的.

陳星見我進來,林梅卻沒有回來,心中暗喜,但不敢在臉上表現出來,又問我師父:"大師父,按你的推算,我哪一年結婚?"

師父可是五十年陳的老神棍,明明知道准確時間也不會直說,掐著手指搖頭晃腦裝作高人模樣,過了一會兒才說:"三年之內必定結婚!"

這個時間與陳星之前的計劃有沖突,陳星又問:"那麼我什麼時候會生孩子,是男的還是女的?"

師父又推算了一番:"結婚第二年,第一個是男孩.不要問我第二個,現在有了計劃生育,第二胎就算不准了."

我心情惡劣,沉著臉道:"不要算了,算准了又如何,反而被命運牽著鼻子走,還不如什麼都不知道更好!"

他們都知道我心情不好,沒敢跟我頂嘴,我媽雖然關心林梅下落,當著陳星的面卻不好意思多問,也怕會在我的傷口上撒鹽,于是借口煮飯進了廚房.陳星倒也機靈,急忙跟進廚房去忙幫,可得好好巴結一下未來的婆婆.

師父問:"她人呢?"

"二師父在跟她說話."

"哦……"師父放心了一些,他也是很欣賞和關心林梅的,遇上這樣的事很替林梅難過.另外他也能理解我的無奈和痛苦,他拉著我的手來到門口,避免被廚房里的人聽到,以很低沉的聲音說:"我從來沒對你說過你師母的事,她跟別人跑路了……其實我一直很在意她,我雖然知道她在哪里,這些年卻一直沒有勇氣去見她一面."

我愣愣望著他,說不出話來,師父心里的痛苦與無奈可能比我還要深得多,所以才會自暴自棄,混一天算一天.

"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干,唉……"師父望著天空,長歎一聲,"我不怪她,只能怪我沒本事.當年確實太窮了,我不會其他手藝,連鋤頭都拿不好,那時我所學的本事又不允許使用,甚至不敢讓人知道……她走了,我自甘墮落,孩子沒有管好,走上了岔路,女兒也怨恨我,咳咳……"

我不知該說什麼才好,師父唏噓了一會兒,又打起精神來:"你跟我是不一樣的,我沒有能力去改變,失敗已經注定,你有能力可以改變.我選擇了逃避,你不能逃避!"

"怎麼改變?"這時我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孩,下一步不知該往哪里走.

"既然陳星剛好在這個時間出現了,就說明她是你命中注定的妻子,你是跑不掉的.我合過八字了,她配你剛剛好,僅從娶妻生子的角度來說,她比林梅更合適……"

我沒好氣道:"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,我還以為你有什麼好辦法呢."

師父用力拍了一下我的肩頭:"我的話還沒有說完呢,你不要忘了,卦里面有陳星出現的時間,也還有林梅的位置,她就是伏藏用神代表的情人,兩個都是你的!"

"什麼?"我真沒想到他說出這樣的話來.

師父道:"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?以前的有錢人都是三妻四妾,現在的有錢人也是家里一個,外面好幾個,即使普通人也有很大一部分有婚外情,有個情人很正常."

我有些生氣:"你根本不明白我的心思,那些人搞三四個根本不是真感情,只是發泄**,真正的愛是唯一的,神聖的,不可分割的!"

師父連連點頭:"我知道,我知道,現在流行愛得死去活來,但你沒有明白我的事思.結發夫妻,煩的都是柴米油鹽孩子老人,這叫生活,用你們年輕人的話來說就是愛情的墳墓.你與陳星沒有愛情只有生活,所以可以結婚;你愛林梅,林梅也愛你,你們兩個不結婚,永遠不進愛情的墳墓,這多好啊!"

我大怒,舉起一個拳頭在師父面前晃了晃:"這樣做既對不起陳星,也對不起林梅,你是要我里外不是人,當師父的居然這樣教徒弟,真是豈有此理!"

"你跑不了,陳星也跑不了,那麼林梅也跑不了!"師父此刻像一個巫師在下咒語一樣,接著伸手一指,我轉頭望去,剛好看到了老林和林梅沿著小巷走過來.

上篇:第二章 陳星的決定 為無肉不歡呼加更     下篇:第四章 老林的神奇本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