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四章 老林的神奇本事  
   
第四章 老林的神奇本事

我看到林梅一臉平靜,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,不由驚訝萬分,二師父怎麼把她騙回來的?

師父盯著老林手里的魚嘿嘿賤笑,垂涎三尺,再跑過去看他右手提的一個小竹簍,卻是老林半路打劫來的半簍黃鱔,條條粗大生猛,堪稱極品,更是眉開眼笑:"好,好,今天真是好日子啊!"

"好你個吃骨天蛇(罵人貪吃),就知道吃,徒弟也不管好,居然把我干女兒氣跑了.徒弟犯錯師父頂罪,先吃我一腳再說!"老林大罵,真的踢了師父一腳,嚇得師父連連後退.

林梅急忙說:"不要打他,不關他的事."

我和師父則一頭霧水:"干女兒?"

老林故意歪嘴皺起臉上的刀疤,惡狠狠道:"現在林梅是我干女兒了,誰要是敢欺負她,看我不把他的尿泡捏碎!"

我們師徒倆暴汗,老林凶神惡煞,林梅武藝高強,這兩個成了父女有誰敢得罪?師父突然反應過來:"他是我徒弟也是你徒弟,沒管好你也有責任!"

"現在我把他逐出師門,不當他師父了!"老林叫囂著進門去了,師父急忙跟進去,兩人還是一路斗嘴,只剩我和林梅站在門口.

林梅神情從容,眼神堅定,感覺似乎變成熟了許多,我忍不住問:"我二師父對你說什麼了?"

林梅垂下了眼光,臉上微現紅暈:"沒說什麼,剛才是我不對,以後我不會再跑了."

我更加驚詫,老林究竟是怎樣給她洗腦的,讓她一百八十度大轉變?這本來是一個無解的死局啊!

我們進屋,林梅顯得很自然,就像前幾天一模一樣,心安理得沒有絲毫做作.陳星見她回來則暗暗吃驚,提高了警惕,但因為彼此的身份都不明朗,她也不好多說什麼.

老林開始殺魚,林梅在一邊專注地學習,殺魚很簡單,很快就剝洗乾淨,但接下來殺黃鱔就是高難度的活了.

"看好了,抓的時候要三根手指緊扣形成轉折,只能抓上半截,但不能太靠近頭部……"老林說著抓住一條黃鱔,牢牢扣住,再一甩把它的頭敲在砧板上,立即把它敲暈,然後用一把錐子刺入頭骨牢牢紮在砧板上,左手扶直黃鱔身體,右手用匕首刺入它背部,往下一劃拉直達尾部.

"黃鱔的骨頭是三角形的,從頭到尾只有一條,第一刀偏左一點,第二刀偏右一點,靠緊骨頭往下拉,同時手指在要兩側頂住,這樣只要兩刀就能把它的所有骨頭和內髒挖出來."老林細心指點林梅,同時手中飛快把黃鱔的頭,尾砍去,把剝下來的黃鱔肉切成小斷.由于他的動作很快,切成斷後黃鱔肉還在顫動,鮮血淋漓.

陳星雖然吃過黃鱔,卻沒見過這樣殺法,也湊過來看熱鬧.老林殺了三條之後,把血淋淋的刀往陳星面前一遞:"你來試試."

陳星嚇了一跳,急忙後退:"不,不,我不會!"

老林牛眼一瞪:"不會要學啊,有誰生來就會的?"

陳星雖然有些怕他,卻也不甘示弱:"去市場買就可以了,現在賣魚的都是直接殺好."

老林對陳星有些敵意,故意要給她難堪,大聲道:"賣魚的有這手藝吧?市場里能買到這麼生猛的野生黃鱔嗎?不要以為都是活的就一樣,野生的跟飼養的就是不一樣,剛捉回來的和過了幾天的也不一樣,殺了過幾個小時再煮與立即就煮味道更不一樣!"

陳星不敢再說話,老林把匕首遞給林梅:"你來試試!"

林梅立即接過匕首,但連抓了幾次都沒有抓住黃鱔,這東西圓溜溜滑膩膩的,沒捉過的人還真不容易捉住.老林指點了幾次,林梅總算是捉住了,敲暈,紮進木板,但劃皮剝骨卻不容易了,弄得滿手是血,黃鱔肉支離破碎,連她自己的手指也差點割破了.

殺第二條的時候,林梅已經有模有樣,基本掌握要訣,老林接過了刀:"還是我來吧,方法已經教你,以後再自己練習."

老林顯然是在故意打擊陳星,突顯林梅的能干和勇敢.陳星有些郁悶,不過她是一個開朗的人,很快就不放在心上了,還有些得意的樣子:坐著等吃的是貴人,動手干活的是賤人,姐才不跟你一般見識……

老林親自下廚,一盆魚湯酸辣恰到好處,魚肉嫩滑,湯鮮味美,把眾人吃得大叫過癮.接著他開始爆炒黃鱔,大火熱鍋倒入茶樹油,放入蒜片,生姜絲,香菇,青紅椒煸炒,再倒入處理過的黃鱔段,加入老酒,醬油,白糖,鹽,少許胡椒粉.他的動作飛快,因為黃鱔去骨後熟得快,必須大火快炒,放佐料的時間和順序也很有講究,才能入味恰到好處,肉質鮮美,嫩滑爽口.

這道菜一端上桌,師父眼疾手快就連連往碗里面夾,兩個美女有些矜持,結果只夾了兩筷,第三次想夾連碗都被老林端走了.

"想吃嗎?下次自己動手做!"老林端著碗洋洋得意,直接用手抓了往嘴里塞.

陳星嘟起了嘴:"我是客人呢,林叔叔你簡直就是欺負人!"

老林撇撇嘴:"現在服了吧?你從市場買來的能有這麼好吃?告訴你一個小常識,黃鱔營養價值非常高,含有很多組氨酸,所以味道特別鮮美,但是它死後組氨酸很快會轉變為有毒物質,時間久了不好吃還有毒,所以必須活殺現炒,還要去骨才能吃得爽."

陳星連連點頭:"林叔叔真厲害,明天再做一次吧?"

老林眼睛一翻:"沒門,想吃自己做,要是不會做菜別想做我徒弟的媳婦,我還指望著靠他養老呢,不能天天吃白水煮蘿蔔吧?"

"好像剛才已經逐出門牆了……"陳星小聲嘀咕了一句,相當無語,這個二師父還真不容易侍候啊!

我們正在大吃大喝,吳章雅聞香而來,發現桌子上只剩下一些木耳,筍干之類常見菜肴,魚湯真的只剩下湯,爆炒黃鱔只剩下青椒和蒜頭,立即詛天咒地,要跟老林單挑,有好吃的居然沒叫他,太不夠義氣了!

"單挑?"老林輕蔑地朝他豎了豎中指,"我把雙腳和一只手綁起來,有種放馬過來!"

"我說的是猜拳!"吳章雅豪氣干云,自己倒了大半碗紅酒一飲而盡.

"猜拳就猜拳,一次一碗!"老林的聲音更大,這是兩人唯一可以單挑的領域了.

吳章雅這時才注意到陳星:"這個姑娘是誰,居然能讓大騷包親自下廚,稀客啊!"

除了我師父泰然自若,其他人都有些尷尬,不知該怎麼說.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分上,我也不能逃避了:"她是我的女朋友陳星.陳星,這是吳伯伯."

"吳伯伯好!"陳星立即站起來甜甜叫了一聲.

"女朋友?"吳章雅望望林梅,再望望陳星,然後再看林梅,完全暈了頭,他也早已認定了我和林梅是一對,怎麼突然又冒出了一個女朋友出來?他對林梅也是很關愛的,忍不住問:"那林梅呢?林梅怎麼辦?"

這個大家都在避免提及的問題,被這個冒失鬼給提出來了,所有人眼光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,我必須有個明確表態了.

我掃視眾人一眼,還在猶豫著該怎麼表達,林梅先開口了:"他是我義父的徒弟,應該是叫我師妹吧?"

這一句話讓每個人都長長地松了一口氣,因為每一個認識她的人都不忍心她受到傷害,只要她能坦然接受,一切問題就不再是問題.

林梅的從容和鎮定讓我很驚訝,老林究竟對她說了什麼,會讓她態度一百八十度大逆轉?而且是發自內心,沒有絲毫做作.我知道二師父打架厲害,打獵厲害,偷別人老婆也厲害,廚藝,木工,鐵匠等等都相當棒,但從來不知道他會洗腦的功夫,總共不到十分鍾時間,他是怎麼把林梅哄回來,並且如此坦然接受我與陳星的關系?

陳星滿臉歡笑,當即改口稱為林梅姐,她二十一歲,林梅大約是二十二歲,比她略大一點.

外面又有一個人匆匆走了進來,卻是一個本村的老農,一臉焦急模樣,也不進來,站在廚房門口叫道:"老周,你躲在這里吃飯害得我好找,快出來,我有事找你."

師父道:"有事就直接說,這里沒有外人."

老農稍一遲疑:"我的牛找不到了,你給我算算."

師父轉眼望向我:"你來."

我知道師父是有意給我實踐的機會,不敢怠慢,立即在心里默算.像這種突發急事可以用梅花易數來推算,起卦方法可以是來人的時間,也可以是失物的時間,還可以是所見所聞之事,隨心運用.

老人為乾,為下卦;牛為坤,為上卦;年月日時相加除以六,余數五為動爻,主卦是《地天泰》,變卦是《水天大有》,互卦是《雷澤歸妹》,體為坤逢六月旺盛,用生體也為吉,牛一定能找到,互卦為事情的經過,變卦為事情的結果,再參考各卦所對應的八卦類象和先天八卦方位,農村應有一些東西和現象……

用了兩三分鍾,我推算完畢,說道:"你的牛往東邊走了,不用找,兩個小時內會有人送上門來.但是你的牛吃了人家的菜,這個中年人家境不好脾氣火暴,會罵你一頓還要你補償."

老農一臉不信地望著我,接著又望向師父,師父揮了揮手:"咳,咳,我徒弟說了有人會送回來就有人送回來,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往東邊去找找看."

老農應了一聲,立即轉身快步走了.

上篇:第三章 跑不了     下篇:第五章 腳踏三條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