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八章 白蛇  
   
第八章 白蛇

我和林梅的腳程都很快,當天傍晚就進了蛇腸谷,但蛇腸谷早已不是之前的蛇腸谷了,所有房屋都被拆毀,所有雜草都被鏟除,所有大樹都被連根挖起,地上到處是巨大的深坑.

原先義莊所在的地方看不到骨骸,倒是有幾堆灰燼,看樣子是陸成山他們把骨骸集中起來燒掉了.現在的蛇腸谷已經變成了普通的懸崖大裂谷,沒有陰霧,沒有房屋,曾經的猛鬼山寨蕩然無存.

林梅很失望,情緒低落,從谷口走到谷底一句話都沒有說過,這里是承載著她所有的回憶的地方,現如今僅有的回憶也被抹去了,怎能不傷感?

義莊門口的大槐樹也被挖倒了,我在樹上挖出來的小洞朝向下方,小洞里面的泥土已經掉出來了.我無法確定是有人發現了這個小洞,還是大樹倒下時把小洞里面的泥土震落出來.總之陸成山對我已經有些懷疑,所以才會"順道"去我家看看,但陸成山也不能確定是我拿走了東西,所以也沒有大動干戈.

我感覺有些不安,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的道理我很清楚,玉符和藏寶圖有可能給我帶來大禍!如果有可能,最好搬到其他地方居住,但是我這幾年沒有什麼收入,以前zf補助的五萬塊錢已經花得差不多了(有一部分是孝敬了師父),現在經濟緊張,哪里有錢買房?再說不論搬到哪里去,以陸成山的權勢手段還是很容易就可以找到我的,搬家反而顯得心虛了.

"我們就在這里過夜吧?"我望向了林梅.

林梅點點頭,放下了背簍,我們開始拾柴生火,燒水煮面吃,掛面放水里一撈,拌入事先調好的醬料,方便快速又美味.

吃完面條,清洗完碗筷,林梅在我身邊坐下,靠著我的肩頭,說起了她在蛇腸谷的一些有趣事情,其實也就是一些掏鳥蛋,追野豬,裝鬼嚇人之類.我有一聲沒一聲地應和著,暗中已經開始練習陰陽訣,我一向是這樣利用一切空閑時間練功,因為我的時間非常非常珍貴.

不知過了多久,我從練功狀態中清醒過來,發現林梅已經靠著我的肩頭睡著了,于是扶著她輕輕放倒,一只手把她半抱在懷里,再從竹簍里面扯出一件衣服蓋在她身上.

今晚天氣晴朗,大半輪月亮已經到了中天,月光透過蛇腸谷上方的樹葉,星星點點灑在林梅的臉上,以至于她平靜秀美的臉上發出了淡淡的神聖光輝,我看得都有些癡了.

"唉……"

我輕歎了一聲,師父算的卦和陳星在我心里就像一根刺,靜下來的時候不得不想.我也考慮過師父的話,一明一暗兩個都擁有的可能想,但要想誰都不欠,誰都不負怎能辦到?林梅能接受陳星,陳星卻容不下林梅,我真的不想把感情弄得這麼複雜,就像現在這樣安安靜靜的多好啊!

林梅一直睡得很香甜,等她睜開眼睛時天已經大亮了.她只是很自然地笑了笑,沒有半點羞澀,甚至沒有說一聲謝謝,在她看來這就像前幾天我們在一張床上睡是一樣的.我抱了她一夜,兩條腿和一條手臂都麻木了,不過只要能讓她睡得好,這種苦我願意天天受.

我們吃了些東西,繼續向山頂上走.云頂山的頂峰不容易爬上去,而且此時被云霧覆蓋了,攀爬難度大幅提高,所以我選擇了先探索比較容易到達的冷洞.

冷洞在主峰北側一片不是很高的懸崖底部,洞口只是三塊巨石形成的一個縫隙,很不起眼,但是卻在往外不停噴出冷氣,七八月的天氣,站在洞口幾分鍾就覺得全身發冷.這種冷氣比空調房的冷氣還要更陰冷,雖然溫度不是很低,卻讓人覺得直涼到骨頭里去了.

洞口較小,里面有些地方可能也很窄,竹簍不能背進去,我們把毛衣和棉衣穿在身上,只帶了繩索,匕首,蓄電池手電之類必備的東西.獵槍,干糧,竹簍之類就放在洞外了.

穿上厚衣服之後,剛進入洞內並不覺得冷,但是山洞特有的壓抑和安靜卻讓我覺得喘不過氣來,時刻擔心著兩邊的石壁會突然合攏把自己壓成肉醬.這是一種自然而然產生的恐懼感,沒有親自進入過深洞的人是絕對無法體會的,加上洞壁上有大量凝結的水珠,地下有厚厚的青苔,就像從來沒有人進入過一樣,非常嚇人.

我們盡可以牽著手走,這樣多少會增加一點兒安全感.

洞穴一路傾斜向下,很不規則,完全是自然形成的.有的地方狹小得需要側著身體才能通過,有的地方低得需要趴在地面爬過去,有的地方卻寬大得可以容納一間客廳.

深入洞穴之後異常的安靜和黑暗讓人喘不過氣來,這里是一種絕對的安靜,沒有任何風聲,蟲叫聲,鳥叫聲,以至于感覺自己的呼吸聲和心跳聲像是打雷一樣.這里的黑暗也是絕對的,我雖然還可以看見東西,但所有東西都像是用純黑色的布制成的,無法看到細微的地方,也無法看遠.林梅已經完全看不到東西,只能打開手電,手電打開之後有了光線,不需要照到目標我們就能看清楚,但這個並不能減少壓抑感和恐懼感.

我從來沒有進入過這樣深的山洞,幸好身後有林梅在,要不然我有可能會忍不住調頭往回走.至此我終于明白為什麼很多洞穴師父都不敢深入探索了,只有忍受能力特別強,心理素質特別好的人才敢獨自進入這樣的地方.師父顯然不是這樣的人,我在這方面也不是特別出色,倒是林梅比我更從容和鎮定.

隨著進入洞穴的深度增加,溫度也越來越低,穿著棉衣也開始覺得冷.也許這兒還有3-5度,但因為陰氣特別重,感覺像是要結冰了一樣,真的冷到骨髓里去了.

"你在這里等著,我下去看看……"我已經盡量輕聲,但是感覺聲音還是大得嚇人,並且有可怕的回音.

"不,我要跟你一起走."林梅的聲音非常堅決.

"下面很冷,你體質不太好,我可以調節體內陽氣不怕冷."

"我現在很好,可以支撐得住."

我拗不過她,只能再讓她跟著,走了幾分鍾,已經超過了以前老林到達的地方,當年老林覺得這個洞不可能探到底,他沒有內功修為也受不住陰氣,所以並沒有太深入.

前面是一條還算平坦的通道,寬不到一米,兩邊都是平整的石壁.相較于其他地方來說,這兒很好走,壓抑感也沒有那麼強,我稍加快了腳步.不料就在這時小雪突然說話了:"小心,前面有妖氣!"

我吃了一驚,急忙問:"前面有妖物嗎?"

"是的,肯定有一個妖物,妖類都會散發出自己的氣息,形成不可侵犯的領地……這應該是蛇妖的氣息."

我有些緊張:"它有多深的修為,你能斗得過它嗎?"

小雪有些遲疑:"這個不好說,我感覺它不是很強大,但問題是我現在也發揮不出實力啊."

我開始頭疼了,在這樣的山洞里行動不方便,萬一遇險逃都逃不掉,但要我就這樣放棄,我也有些不甘心.

小雪道:"感覺這個蛇妖的氣息不是很霸道,也許不是很凶厲,再前進一點我跟它交流一下吧,看能不能借個路."

"好!"我當然求之不得,小雪越來越能干了.

林梅見我保持著姿勢好一會兒沒動,低聲問:"大哥,怎麼了?"

"前面有危險,你靠後一點."

林梅沒有往後,反而更近了一些,想要在遇到危險時幫我一把.

我反拿手電以防驚動前面的妖物,慢慢向前走,沒走多遠我也感應到了前面傳來某種危險的氣息,似乎還聽到了巨物滑動的聲音,于是急忙止步.但前面的生物已經被驚動了,發出了一聲嘶嘯,同時危機感和壓迫感大幅提升.

我們不敢動,由于山洞有些拐彎,看不到前面是什麼東西.那妖物也不再動,但散發出來的殺機和壓力依然存在,顯然正在緊盯著山洞這一頭,隨時准備撲擊.看不見的怪物更讓人緊張,我連吸呼也屏住了.

我感應到小雪已經開始與蛇妖交流了,它的心情比較複雜,變化也很快,所以我無法知道談判的進程怎麼樣.

蛇妖突然向前游,頭部出現在我眼前,足有一個臉盆那麼大!這時小雪顯得很憤怒,很生氣,應該是談判失敗了.

小雪焦急地說:"它的道行不算很高,還不到五百年,但是體形很大,坐井觀天沒見過世面,自以為很了不起,不肯讓路.現在千萬不要跑……"

說話之間巨蛇顯露出來的身軀長達四五米,頭部昂起近一人高,微向後縮做出撲擊之勢,身體後面更大,隱藏在黑暗中不知有多長.

我不敢輕舉妄動,怕它突然發動攻擊,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蛇,不論是在現實生活中還是電視新聞中都沒有見過.這麼大的蛇足以一口把人吞下,如果激怒了它,在崎嶇的山洞里誰也快不過它,絕對是被它追上囫圇吞棗的下場.

蛇妖對小雪的氣息也是頗為忌憚的,只是示威,沒有再動.這時我才看清楚了它的樣子:從它的頭部來看像是蟒蛇,沒有毒牙,全身雪白,眼睛鮮紅,看上去並不是特別凶惡,如果縮小到手指頭大小的話甚至可以說是冰雪可愛,但是它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很強,就像是一個王者自然而然顯示出的霸氣和威壓.

純白的蛇非常罕見,我只在報紙上見過一次,那是一條剛出生的小蛇,並不是非常白,據說是變異品種.而眼前這條大白蛇卻是白如雪亮如銀,鱗甲油光水滑,假如在陽光下絕對耀眼生輝,似這樣的奇蛇,大概只有《白蛇傳》中的白娘子可比了吧?

上篇:第七章 去找曾師祖 為第六天魔王S加更     下篇:第九章 探索井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