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一章 陰溝里翻了船  
   
第十一章 陰溝里翻了船

我沖進水里,匕首朝怪物頭部劈下,怪物身體一縮,飛快地縮進了海螺殼里,由于海螺殼內部很長,它縮進去之後就完全看不到了.不過它躲進去之後就無法移動了,我撈起海螺殼急忙退回岸上.就這麼短短時間,我已經感覺全身發熱,體內似有無數條線向頭部扯去,就像發高燒的同時又有人在抽我的筋.

我很憤怒,居然栽在這個莫名其妙的小怪物手里了,我用匕首砍了幾下,無法破開硬殼,于是放在岩石地面上,抱起一塊足有五六十斤的大石塊用盡全力砸了下去.

"呯"的一聲,有大量陰氣散逸出來.

我推開石頭,只看到碎片之中一股股黑氣冒起,沒看到血肉之物,難道剛才那怪物都是陰氣和毒氣凝結成的?

小雪有些虛弱和驚恐的聲音響起:"不好了,我可能中毒了,快回地面去……"

那怪物不僅會讓我中毒,還會讓小雪也中毒?我無法置信,但片刻也不敢遲疑,奮力抓住繩索向上爬,也顧不上躲起來的老鬼了.

這時"抽筋"的感覺已經不是那麼明顯了,發熱的感覺轉移到了體內,身體表面反而開始發冷,渾身無力,精神很難集中.

我一邊爬一邊探察自己體內情況,經脈暢通,靈氣陰陽平衡,五髒精氣也均衡,都不像是受傷的樣子.

好不容易爬到了山洞轉折的地方,我實在支持不住了,連握緊繩子都很困難,大腦也越來越迷糊.還好這個地方可以站人,我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,趁著還能行動,用繩子在腋下繞胸口一圈,把自己綁住,然後以匕首柄在石壁上敲擊……

我甚至無法判斷自己敲了幾下,我已經陷入了半昏迷狀態,無邊的黑暗向我壓來,身體逐漸麻木.我完全感應不到小雪了,看樣子它的情況比我更糟糕,真沒想到一個像海螺的東西會如此可怕.

耳邊似乎傳來林梅變了樣的呼叫聲,這聲音讓我精神一振,我不能就這樣昏睡過去,否則可能永遠不會再醒過來,那麼林梅怎麼辦?

"不,絕對不能就這樣睡著了!"強烈的關心,責任感和深深的愛意,讓我頑強地與四面八方壓來的黑暗抵抗,勉強保持著一絲清醒.不一會兒,我感覺到綁在胸口的繩子勒緊了,身體開始懸空搖晃,應該是林梅在拉我上去.

大概幾分鍾之後,我想到了一個問題,我體重一直都在一百二十斤以上,林梅瘦削無力,繩子又很細,怎能拉得上去?我有點後悔了,不該把繩子綁在自己的身上,萬一林梅拉不住連她也掉下來了……

我極度擔心,也不知哪兒來的力量,極力全力睜大眼睛,舉起了雙手,看到石壁上有突出的地方就有手抓住,腳也使盡全力在石壁上蹬著.我幾乎感覺不到自己的手腳在動,但我的眼睛告訴我確實在動,我也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有多大效果,但只要能為林梅減輕一點點重量也是好的,我只有這個念頭.

我一直在堅持著,努力著,也許我的努力效果不是很理想,但這種堅持卻讓我始終沒有完全昏迷過去,身體也沒有徹底麻木.也不知過了多久,我清晰地聽到了林梅的聲音:"大哥,你說話啊……玄明大哥……"

我無法發出聲音,一切感覺就像在夢中一樣,我可以感覺到繩索上升得很慢,好一會兒才上升一點點,這證明林梅的力氣已經用完,拉不動我了.對林梅來說,每拉一把都非常困難,但是到現在她已經拉了近百米距離了!

過了很久很久,我終于看到了自然的光線,我的精神也因此振作了一些,更加努力的鉤住石壁粗糙的地方向上借力.最終,我的一只手搭上了洞口的邊沿,林梅的一只手立即緊緊抓住了我的手腕.

我努力睜大眼睛向上看,看到了林梅握著我手腕的纖細小手,虎口和食指處已經血肉模糊,鮮血順著我的手腕流了下來.再往上看,是一張涕淚交加的蒼白的臉.

一股強烈的情緒沖擊著我的胸膛,這種情緒似乎又讓我產生了額外的力量,發出了沙啞的聲音:"我,沒事……"

林梅的眼中又湧出了淚水,滴落下來卻正好砸在我的臉上,流進了我的嘴里,但我已經麻木得償不到味道了.我們一起努力,她終于把我拉了上去,到了地面,我精神一松懈,再也支持不住,陷入了無邊黑暗之中,像是在不停地沉入無底深淵.

不知過了多久,我感覺到印堂處傳來了一些溫暖祥和的氣息,這種氣息我很熟悉,但卻想不起是什麼.我的神智漸漸恢複,感覺有人拖動我的身體,後來身上也有了微微的暖意,意識越來越清晰.

我微微睜眼,立即被強烈的太陽光刺得閉上了眼睛,我偏過頭再慢慢睜開眼睛,看到了林梅就躺在我身邊,眼睛緊閉,臉色蒼白得嚇人,一只手拿著舍利子按在我額頭上.原來我昏迷後,她無計可施,只好用舍利子按在我額頭上,後來大概是發現我身上很冷,又把我拖出來曬太陽.

我急忙坐起,感覺有些虛弱,身體還是不太利索,但麻痹感已經基本消失了,可能強烈的陽光可以消除我體內的陰毒.我摸了一下林梅的額頭,體溫還算正常,但呼吸不太穩定,我再按了一下她的脈門,感覺脈搏跳得很快,看樣子她是用力過度,心力交瘁昏迷了.

我的眼光落到她的手掌上,不由得心都顫抖了,她整個手掌都有些紅腫,食指和虎口嚴重磨破,嫩肉都翻出來了,中指也有些傷口,前臂上前有很多勒痕……我的眼淚流了出來,林梅需要多大的勇氣和毅力才能堅持到把我拉上來啊!

我從竹簍里找出一件乾淨的衣服,撕下布條把她兩只手都小心包紮起來,這時我才發現她腰部的衣服有些緊勒的痕跡,掀開衣服一看,她的腹部有幾道青紫的勒痕,延伸到了兩側腰部.

我不知道她為什麼腹部也受傷了,還好我帶有茶樹油和蜂蠟合煮的藥膏,對紅腫淤血有特效,給她塗上一些輕輕搓揉.

她的腰很細,腹部很平坦,一點兒脂肪都沒有,皮膚緊致而柔滑,不過我這時只有憐惜,沒往別的方面想.

強烈的太陽光確實可以消除我體內的陰毒,在我給林梅處理傷口這段時間,我感覺又好了很多,行動已經不受影響,只是覺得虛弱和無力.我想不通林梅腹部的勒痕是怎麼弄出來的,于是進洞內去看看.

井洞附近的一塊大石頭上套著一根短繩子,而我之前綁在身上的長繩則一圈圈纏繞在一塊類似石筍的岩石上.我立即明白了,林梅怕她拉不住我會兩個人都跌下去,所以在腰間系了一根繩子,另一頭套在石頭上,她在拉不住我打了趔趄的時候,就是用她纖細的腰身拉住了我們兩個人的重量!她用力拉著我身上的繩子繞著石筍走,這樣雖然增加了困難度,但可以保證每纏上一圈我就離洞口近了一步,不會再滑下去,並且她可以得到休息的機會.

憑林梅的體力是絕對無法直接把我拉上來的,但是她以驚人的毅力,過人的冷靜和智慧,還是把我拉上來了.換了是我在那時也會慌了,根本不會想到預防措施直接開始拉,但是她想到了,也幸虧她在開始拉之前就有了預防措施,否則現在我和她已經一起葬身洞底了.

我走到外面,費力地抱起她的上半身,把她緊緊擁在懷里,看著她蒼白的臉和手上的傷,我的眼睛不爭氣地流下來了.

不一會兒林梅的眼睛動了幾下,猛地用力想要坐起來,發現是在我懷里,這才長籲了一口氣.

"你……怎麼哭了?"林梅驚訝地問.

"你剛才也哭了."我說著露出了笑臉.

林梅也露出了笑容,我們就這樣平靜地互望著,不需要再多說什麼,我們早已在心里把對方的生命看得比自己更重,這就足夠了.

我完全感應不到小雪了,這讓我很擔憂和失落,它會不會就這樣消失了?我突然間發現我是很在乎它的,雖然我不知道該把它放在什麼位置,但這不影響它在我心中的份量,平時我沒有意識到這一點,直到現在我有可能要失去它了,我才驚慌起來.

誰能想到在這樣一個看起來並不是很凶險的山洞里,一條小小的怪蟲,卻差點要了我的命,還有可能把小雪害死了.我既郁悶又驚怖,以後無論面對什麼都不能掉以輕心,真正致命的東西也許看起來並不強大,而每個人只能死一次……

我把在下面遇險的經過對林梅說了一遍,最後說:"現在我感覺好多了,陽光可以解毒,要不是你把我拉出來,就一定要死在里面了."

林梅臉上浮現一點兒紅暈,露出了很開心的笑容:"你肯定是吃太多了,所以這麼重."

我暴汗,我只是正常的體重,是林梅自己太輕了.事實上她這幾天體重也有增加了,但體質還沒有完全恢複過來,並且她屬于嬌小形的女子,力量本來也就不大.

"那個怪物,它沒有打中你,為什麼你會受傷?"林梅問我.

我搖了搖頭,我可以確定怪物噴出的沙子沒有打中我,怪物噴出的黑氣也沒有什麼明顯氣味,不像是毒氣,所以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這事得回去問問師父.

上篇:第十章 奇怪的老鬼 為馨語晴聞加更     下篇:第十二章 含沙射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