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三章 身入江湖 為第六天魔王S加更  
   
第十三章 身入江湖 為第六天魔王S加更

師父聽到我腳步聲,抬頭看了我一眼,又繼續研究手里的符文.我忍不住說:"師父,你現在要好好休息."

"嗯,我不累."師父應了一聲,有些失望地說,"我用各種手訣,步罡,咒語試過,都沒有動靜,憑我的能力怕是不能解開它的秘密了,玉符你帶著吧,對你練功有好處."

我急忙說:"師父你留著慢慢研究,不用心急."

"這個符文我已經記得滾瓜爛熟了,還是你拿去,等你修為更高了,可以試試用靈氣來感應,咳咳……"師父把玉符遞給我,說著又不停地咳起來.

我遲疑了一下,還是問:"師父,有沒有什麼法術可以治你的病?"

師父立即道:"我說了我沒事,十幾年了都死不了,現在也死不了,你們兩個都回去吧."

"你傳我的轉移符可以把金錢癬,腫瘤轉移出去,那麼應該也有別的法術……"

師父極少生氣和罵人,這時卻勃然大怒,吼道:"我說了我沒事,你想要咒我死是不是?快滾,快滾,咳咳……"

我不敢再惹他生氣,與林梅急忙退了出去,在門外聽到師父咳停了才繼續往外走.到了大門外林梅問:"為什麼師父這麼生氣?"

我深默了一會兒才說:"師父認為一個人受苦受罪,是由自己前一世或年輕時做的壞事造成的,受苦是上天的懲罰,是一種清洗罪惡的過程,如果有人治好了他的病,就要代替他承受惡業,他怕他的惡業會落到我頭上,所以不允許我救他."

林梅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言論,琢磨了一會兒又問:"這是真的嗎?"

"我不知道該怎麼說."我苦笑著攤了攤手,"因果報應是佛教的說法,幾千年下來佛教的影響已經無所不至,每個人多少都有些相信,可能也有一定的道理.不過我覺得這有可能是懦弱的人逃避的借口,或是和尚麻痹世人的說法.有些人殺生千萬,最後卻名垂成古成了偉人;有的人一生與人為善,卻總是被人踩在腳下不得翻身,這證明強者生存的道理……我們不是和尚,不應該持這種消極的想法,應該努力去做得更好."

林梅連連點頭,我接著說:"當年是師父拼著老命把我救過來的,否則我就算沒有死也還躺在床上不能動,我現在的所有一切都是他賜予的,所以只要有辦法救他,任何代價我都願意付出.但是他從來沒有教過我損傷自己救別人的辦法,我不知該怎麼辦."

"吳伯伯不是精通醫術嗎?"

我搖頭歎氣:"這是老毛病了,中醫要靠慢慢調養,師父不肯戒煙也不配合治療,要西醫才能更快治好,但是他不肯去大醫院,主要是沒錢……"

沒錢,沒錢我為什麼不去賺錢?我像一個傻子突然清醒了,是師父救了我的命,又教了我一身本事,我怎能眼睜睜看著師父受病痛折磨甚至死去?用師父教的本事賺錢為師父治病,這才是天經地義的事!在鄉下不容易賺到錢,必須進城去找一些大商人,大老板,為他們解決問題才能在最短時間內賺到足夠師父看病的錢.

林梅也贊同我的決定,回家對我媽一說,我媽也支持,時間不等人,病情也不等人,于是我決定明天就動身,這件事就瞞著我師父.過了一會兒我又去找師父,說要進城"曆練",師父不僅沒有阻擋還很高興,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,我到了需要曆練的時候了.

臨行前師父語重心長地對我說:"我們作為陰陽師,泄漏天機太多,總會影響自己或者子孫.我家能夠傳承七代,這是祖宗積了德,但是到了我這一代落到這個地步,也證明了泄漏天機不會有好結果,這是必然的,所以我不怨天地鬼神,不怪國家zf,更不恨欺壓我的人.我這個病你不要操心,操心也沒有用,你就放心地去吧,記著師父的話,凡事留點余地,多行善積德,少替別人擔因果,有十足的把握才可以出手……"

師父一向是很啰嗦的,這一次話也很多,而且幾乎都是以前不止說過一次的話,但我這一次沒有覺得他啰嗦,反而有些傷感,感覺就像是他在給我交代遺言一樣.

第二天早上我就走了,照顧師父的任務交給了林梅,幫師父煮飯,煎藥,洗衣服之類.雖然我有些舍不得與她分離,但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,再說也不是離開太久,到了城里賺到錢我就會買個手機或者傳呼機,她可以用村里的公用電話與我聯系.

我把藏寶圖和坤卦玉符帶在身上,匹夫無罪懷璧其罪,我怕這兩件東西留在家里有可能給家人帶來禍害.

最初我是准備去溫州的,那邊有錢的大老板多,但老林建議我去福州,他的老家在福州,還有幾個親人和朋友,有熟人總比完全陌生的地方強.最終我接納了老林的建議,並從他那兒拿到了一張聯系名單.

我坐長途汽車到了南平,剛好趕上了"武夷快",這是當時福建最快最好的空調火車了,直達福州.反正火車票也不貴,咱也當一回土豪吧.

一路上我心中並不平靜,我學的東西很雜,都不太精通,缺少實踐經驗,而且小雪沒有反應不能幫我,我擔心自己賺不到大錢.我身上總共只帶了五百多塊錢,城里花費大,要是賺不到錢,可能連自己生活都成問題.

到達福州火車站是下午四點左右,走出車廂立即一股熱浪撲面而來,簡直像活蝦掉進了開水里.我還真沒想到福州這麼熱,不僅熱還悶,讓人感覺喘不過氣來,體表這種燙人的感覺連陰陽決都不容易抵消.

我沒有動用老林給我的聯系電話和地址,男兒當自強,我要靠自己的本事闖出一片天地,哪能一出門就厚著臉皮去找人家?俗話說人走茶涼,老林人不在這兒了,誰還把他當個事兒,況且我只是老林的徒弟而己,上門肯定沒有好臉色看的.

我在出站口買了一張城市地圖,尋找我的目的地.老林說他上次回家時,看到西禪寺門口有很多算命看相的人.人們遇到了疑難雜症,就會去寺廟里拜佛燒香,所以寺廟附近就容易形成算命市場,福州當時最著名的兩個大禪寺,一個是湧泉寺,在城外的鼓山上,另一個就是西禪寺,在城西.

我並不想當街頭的算命先生,這個賺錢太慢了,但是去走一走還是必要的,算是了解一下業界動態吧,說不定還真能遇上一個去拜佛求簽的大老板呢.

火車站是一個城市的咽喉和風向標,可以看出這個城市的秩序和精神,我在火車站附近逛了一圈才去坐公交車,到達西禪寺時已經快天黑了.西禪寺已經關門,門外僅有幾個擺地攤的還在東張西望,朝我打招呼:"先生,要算命嗎?""這位同學,我看你最近運氣不太好!"

我覺得很好笑,你們連我是同行都看不出來,還看什麼相?我沒有感應到他們身上任何靈氣波動,都是普通人.

這條街叫做工業路,以前都是國有企業,現在還有許多破舊廠房,除了西禪寺和緊挨著的福州大學之外,沒有什麼像樣的建築,很蕭條.這里沒有人開算命館,也沒有"夜市",這個時間大多數人都收攤了,也沒什麼顧客了.

看看天黑下來了,我得先找個地方過夜,大酒店我**不起,這兒算是城市邊緣,找個小旅店應該不會太貴.我沿著大街向南走,一路所見都很破舊清冷,因為福州距離台灣很近,這些年兩岸關系很緊張,所以福州幾乎停滯沒有發展,是沿海省會城市中最落後的一個.

走了約有一千多米,我看到一個小巷口掛著"住宿"的牌子,于是拐了進去.沿著狹小的巷子走了足有一百多米,才看到一棟四層的民宅小樓前掛有旅店字樣,第一層有個食雜店,一對年輕男女正隔著櫃台聊天,女的在店內,男的在店外.

我覺得那個男的身上有一股特別的氣息或者氣質,所以特意多看了他一眼.這人不到三十歲的樣子,長得相當英俊帥氣,優雅而含蓄,衣服雖然普通卻很得體,顯然是一個受過良好教育的人.他胸前掛著一個帶長鏡頭的照相機,雖然我不清楚值多少錢,但絕對不是一般人玩得起的.

那人也注意到了我,很友善地對我微笑點了一下頭.

"住店嗎?"櫃台內的少女轉頭問我,她看起來像個學生,漂亮的大眼睛,刀削似的精致挺秀鼻子,甜美的微笑如初春的陽光般明媚,這可是校花級別的選手啊.

我問:"是你家開的客店嗎?"

少女以清脆的聲音快速說道:"對,樓上就是客房,一夜五十塊,都是單人間,絕對乾淨,包您滿意!"

這麼偏僻的地方也要五十,我笑道:"可以打折嗎,要是價錢合理,我就多住幾天."

"呀,這個要問我媽了.媽,有客人要住店了!"

里面有人應了一聲,站在櫃台外的帥哥對少女說:"你忙吧,不打擾你了,我回房間去."

少女似乎有些不舍:"沒關系,有空再下來聊天啊."

帥哥應了一聲,很優雅地點頭告別,轉身走了,從旁邊的樓梯上樓.

上篇:第十二章 含沙射影     下篇:第十四章 惹禍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