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四章 惹禍精  
   
第十四章 惹禍精

老板娘聞聲從里面出來,手里拿著鍋鏟,身上系著圍裙,四十出頭的樣子,臉型與看店的少女不太像,精明之中帶著幾分勢力,一看就是個當老板娘的.

經過一番討價還價,最終說好住一夜三十元,但至少要住五天,先給錢.

少女昵稱小菲,帶我上樓開門,她說頂層很熱,第二層則蚊子多一次,給我挑了第三層靠北的房間.果然如小菲之前說的,房間整齊,床單潔淨,我挺滿意的,唯一的缺點就是太熱了,因為這棟樓房周圍都是空的,被太陽曝曬了一天哪能不熱?好在我體內自有空調,冷熱不怕,倒是讓我撿了個便宜.

"小菲,剛才那個人也住在這里?"我裝作很隨意地問,因為我覺得那個客人有些不對勁,他應該是一個有錢人,怎麼會住在這樣的地方?

小菲笑道:"是啊,他就在你上面,他可博學了."

頂層肯定要更熱,我更加驚訝:"難道他不怕熱?"

小菲愣了一下,笑道:"他是從台灣來的,也許台灣更熱已經習慣了吧?他是攝影師,想要拍一些西禪寺的夜景,什麼圓月照寶塔之類的,我家的角度是最好的!"

在我印象中台灣人的普通話很不標准,剛才那人的普通話卻標准得有些僵硬,不過我不好再打聽人家的**,點了點頭表示沒問題了.小菲道:"你還沒吃飯吧?往里面再走一點有個小區,附近有小吃店和大排檔,也可以在我店里買吃的,等下我會給你送開水上來."

"你真會做生意."

"呵呵,跟我媽學的唄!"

小菲出門去了,我放下背包,推開了窗戶,窗口正好對著西禪寺.西禪寺占地極廣,在這個角度一眼看不到邊,只見樓台層疊,不下三四十棟,綠樹環繞,環境清幽.寺內有一座新建的大殿氣勢恢弘,金碧輝煌,大殿旁邊一座高塔沖天而起,怕有七八十米高,近二十層,壯觀之極.如果到了月圓之夜,月亮掛在塔邊,確實是一大美景,不過離月圓還有好幾天呢.

說實話,我這個鄉下小子還真沒見過這麼壯觀的佛寺,只怕全國規模這麼大的佛寺也不多.本來我對樓上的台灣攝影師有點懷疑,現在卻肅然起敬,他應該是個富貴人家子弟,為了拍攝美景入住這樣的小客店,忍受高溫烘烤,真是敬業啊!

我下樓去沙縣小吃店隨便吃了點東西,隨手帶了熱水壺上樓.這家小店太偏僻,屋里熱又沒有空調,所以入住的人極少,整個第三層只有兩間出租給四川來的農民工,我隔壁是空的,樓上除了那個攝影師估計也沒有別人了.

夜里比白天要涼爽多了,屋里那點熱對我根本沒有影響,我坐在床上,拿出了坤符玉符.得到這塊玉符後就交給了師父研究,我自己倒是沒有怎麼接觸,這時有空便拿在手中輕輕摩挲著,感受著里面的純淨靈氣.

為什麼小小的一塊玉,里面會給人如此寬大的空間感呢?上面的寶符文究竟是不是刀槍不入的符法?這個符法要怎樣結煞,存想什麼樣的神人,配合什麼樣的咒語才能使用?太多太多疑問了.師父學識淵博,卻看不出這塊玉符是什麼來曆,連什麼年代都無法確定,以我的實力就更不用說了.

想不通就不想,我開始緩緩往玉符中注入靈氣,我的靈氣是不會與玉符的靈氣融合的,但卻可以在里面"洗滌",那種感覺就像是在泡溫水澡,很舒服並且可以提純我的靈氣.

我一時興起,幾乎是毫無保留地把所有靈氣都注入玉符內,這時我產生了一種奇怪的幻覺,似乎天空有光芒在閃爍,還聽到了某種聲音,但是非常遙遠縹緲,只是那麼一閃即逝.

我愣了一下,莫非這就是破解玉符秘密的方法?我收回了靈氣,再次注入……沒反應,再注入……還是沒有反應.

也許剛才是我想多了,可能只是過度輸出靈氣產生眼花耳鳴現象,就像一個人用力過度時會眼前發黑一樣.空想無益,還是練功要緊.

大約半夜時分,我突然感覺到有一股異常的氣息接近了我的門口,並停留在門口沒有離去.我吃了一驚,難道這里還有不乾淨的東西?于是立即收功跳了起來,掐了個鐵叉指.

門外那股氣息可能是驚覺到了我發出的氣場,立即沿著長廊飛快後退.雖然我無法確定是它什麼東西,但絕對不是好路數,讓我遇上了就不能不管,所以三兩步跑到門口,拉開門沖了出去.

這是一條很長的走廊,兩端都有窗,有穿堂風吹過,這時風還顯得有些大有些冷,但已經感應不到那一團陰邪氣息了.我沿著長廊飛快追去,跑到了盡頭的窗口,夜風徐徐,已經沒有絲毫異常.

我皺起了眉頭,這兒緊鄰西禪寺,晨鍾暮鼓,梵唱可聞,不可能滋生陰邪之物,亡靈也無法在附近停留,那麼就是從遠處來的或是人為的.我立即沿著樓梯上四樓,以輕快的腳步走向"台灣攝影師"的房間.

這個角度雖然適合拍攝夜景,但未必是小菲說的最好角度,況且今天才是農曆七月十一,離月圓還有好幾天,那個攝影師沒必要這麼早住在這兒活受罪吧?所以我對他還是有些懷疑的.

我站在門外凝神傾聽,里面有風扇的"呼呼"聲,因此聽不到人的呼吸聲,也沒有感應到異常氣息.

我不能沒有任何證據就去敲別人的房間,只能回屋去睡覺了,後來沒有再出現異常的東西.

第二天很早我就來到了西禪寺門口,但已經有很多人比我更早就到了,三三兩兩走進寺內,門外也有不少神棍坐著小馬紮擺開了攤子.

進去要買門票,我不是來燒香的,所以沒有買票進去,只站在門口往里面看了看,外門進去拐個彎還有一道內門,看不到縱深處.古香古色的石制門樓,石柱上鐫刻一副楹聯:荔樹四朝傳宋代,鍾聲千古響唐音.

看來是貨真價實的千年古刹了.

我正抬頭往上看,門口離我不遠的地方突然吵了起來,卻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小道士纏著一個香客要給他算命,香客不理會往寺內走,小道士跟了進去,卻被兩個小和尚攔住,于是就吵起來了.

守門的兩個小和尚只是年紀小,塊頭可不少,滿臉橫肉,眼如銅鈴,與里面的四大天王有得一比.小道士身材不高,有點偏瘦,站在兩個和尚面前壓力極大,但他卻毫不畏懼,大叫聲囂著:"我怎麼就不能進去了,這廟是你們家建的還是你們家買的?地皮是國家的,廟宇是千萬施主集資建設的,憑什麼你們在這里賣票?"

這話說中了圍觀香客的心坎,雖然平時大家都不說,但心里都是這麼想的,紛紛點頭,有的人甚至出聲附和.

兩個和尚塊頭大心眼小,一個干瞪眼,一個結結巴巴道:"我們這是國家文物保護單位,收錢……收門票是國家規定!"

小道士振臂高呼:"百姓出的錢建的寺院,進去燒香還得過路費,這是什麼道理?你們佛門不是大開方便之門嗎,為什麼只接受有錢人的香火,沒錢的人就見不得菩薩燒不得香了?"

瞪眼的小和尚終于反應過來了,以雄壯的身軀往前頂小道士:"臭雜毛胡說八道,明明是你們在我們門口搶生意,我沒找你麻煩,你倒找我們麻煩來了,快給我滾!"

小道士也不是個好惹的主,況且還有眾人聲援,更是意氣風發,也往前頂撞和尚:"賊禿驢,有種你打我,你打啊!和尚打人了,大家快來看啊,和尚打人了……"

同行是冤家,門口附近看相,算命,摸骨,解夢,抽簽的神棍們平日沒少受和尚們的氣,這時同仇敵愾,全圍了過來聲援小道士,寺內也沖出了幾個和尚阻攔沖擊的人,雙方互相推搡,漫罵,場面大亂.

守門的兩個小和尚可不是什麼高僧,靠著體形剽悍當了把門金剛,可能連佛經都沒有念過幾句,談不上什麼修養,這時急了,有一個小和尚竟然真的動手打了凌風飄一拳.這下就更熱鬧了,雙方"呯呯"大打出手,鼻血紛飛.

我可不想蹚這場渾水,想要後退,卻被後面的人推得身不由己向前移動.有個小和尚急紅了眼,竟然一拳向我臉上打來,我頭一歪閃過,扣住他的手腕一擰,他立即慘叫著蹲下身去……看來這個和尚不是出身少林寺,沒練過武.

我身邊有幾個中年神棍趁機落井下石,狠狠踹了小和尚幾腳.我暗叫不妙,本來跟我沒關系的,現在要是打傷了人或打死了人,罪名就有可能落到我頭上來了,此時不走更待何時?我立即放開了小和尚往外擠.

後面有個人撞在我身上,這一瞬間我體內的靈氣自動產生了抵抗,同時他身上也產生了靈氣波動,感覺與我的靈力非常相似——陰陽訣雖然不適合搏擊,用來打人威力不大,但也是能用來打人和防禦的,遇到意外攻擊會自然產生反應.

我立即回頭,看到的正是挑起事端的小道士,他也以驚訝的表情看著我.

我繼續往外跑,小道士緊跟在我後面,場面正混亂,還沒人發現元凶首惡已經逃竄,而廟里更多和尚跑出來,有人已經報了警.

上篇:第十三章 身入江湖 為第六天魔王S加更     下篇:第十五章 出師不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