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五章 出師不利  
   
第十五章 出師不利

我跑出了幾百米才停下來,小道士氣喘籲籲追上來:"多謝大哥幫忙,要不是你把他打倒,我還跑不出來."

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,我也沒有說破,笑道:"你膽子很大啊,竟敢挑起佛道兩派大血拼,不怕你師門問罪?"

"我怕個屁!"小道士略顯得有些薄的嘴唇撇了撇,"我本來就不是道士,穿道袍是為了形象,和尚跟道士殺得你死我活最好,死光了才沒人跟我搶生意."

我又好氣又好笑:"你是陰陽師?"

小道士瞪著我:"你也是陰陽師?"

接著我們兩個人都笑了起來,從剛才那一撞,我們已經明白了對方練的是陰陽訣.真沒想到剛進城就遇上了一個同門,所以我心情不錯,向他伸出了手.小道士也伸出了手,雙手一握,我們便知道了對方的修為,他只是陰陽訣第一層太極混沌,比我弱了許多.

"師兄,小弟凌楓飄,會當凌絕頂的凌,楓葉的楓,滿天飄的飄."凌楓飄對我拱手行禮.

"哈哈,我跟你差不多大,說不定還是你更大呢.我叫張玄明."我也拱了拱手.

"學無止境,達者為師嘛,你是師兄!"凌楓飄非常親熱地說,這家伙雖然年紀與我差不多,江湖場面話倒是說得溜.

禮下于人,必有所求,只怕不僅是份屬同門.我笑了笑,示意邊走邊說:"你哪里人,學藝幾年了?"

凌楓飄神色有些黯然:"我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,從小跟我師父到處跑,五年前我師父死了,也沒人指點我,所以只是半桶水."

我點點頭:"也算不錯了,總比西禪寺門口那些人強一點."

凌楓飄搖頭悲歎:"一言難盡啊,我學藝不精,嘴上沒毛,接不到生意,已經……已經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了."

靠,原來是沒飯吃了才師兄叫得這麼親熱啊!

畢竟是萬中無一的同宗傳人,師兄叫得這麼親熱,我不能不請客,只好找了一個路邊的早餐攤位坐了下來,自己動手拿吃的.

我才吃完兩個肉包,他已經吃掉了七個肉包,兩根油條,一碗鍋邊糊,連賣早點的攤主都看得目瞪口呆,這莫非是餓死鬼投胎來著?

凌楓飄雙眉粗而昂揚,下巴較尖,嘴唇偏薄,雙耳生硬,應該是一個性子較急,有點刻薄又心高氣傲的人,說簡單點就是個容易惹是生非的人,所以我對他的第一印象並不太好,准備吃完這頓早餐就各走各的路.

凌楓飄吃得心滿意足,這才打著飽嗝摸著肚皮:"師兄,您一向在哪里發財啊?"

看樣子是想借錢,我苦著臉道:"我昨天才進城,我師父病重,賺錢是為了給他治病,現在還沒開張呢,發什麼財啊?"

凌楓飄一臉期待的樣子:"師兄您會看相,算命,算卦嗎?"

"會是會,不太精通就是了."我有些驚訝地望著他,"難道你師父沒有教你這些?"

凌楓飄很郁悶地說:"沒有,那個老東西只教我陰陽訣和一些抓鬼,請鬼的方法,沒有教我別的東西,所以我很難賺錢.您說這城里有幾個鬼可以抓的?抓鬼又不像那些算命的胡說幾句就可以賺到錢,太冷門了……"

我有些驚訝:"難道你師父是鬼系的傳人?"

凌楓飄莫名其妙:"什麼鬼系?"

"據說古代陰陽師分為天,地,人,鬼,兵五系,鬼系的擅長降靈,役鬼,通冥幽,可能你師父就是鬼系傳人,所以不擅長看相算命,或者是他沒來得及教你就仙逝了."

"原來還有這麼多講究."凌楓飄揮了揮手,"不管它是什麼系,只要能賺錢就行,這麼多年,我是第一次遇到了同門的高手啊,所以無論如何請您多多提攜,以後小弟就跟著您混了,看相算命算卦您出手,降妖捉鬼我出馬,咱們哥倆天下通吃."

這小子,比我想的還要狠,不是要借錢,是要把我當成移動食堂啊!我修為比他高,技能全面,完全沒有必要帶上他,這要是被他纏上了,我每天管吃管住,他安逸了,我可就慘了!

我把口袋里的錢全掏了出來,放在桌子上攤開,總共是三百多,我拿出兩張推到了他面前:"兄弟,相見就是有緣,更何況我們都是鬼谷傳人,有困難是一定要幫的,但我真的只有這麼多錢了,這兩百你拿去先應應急."

凌楓飄霍然站起,滿臉通紅,但看到我一臉平靜,我自己只留下一百多,卻給了他兩百,又露出感激之色,拱了拱手:"多謝師兄仗義相助,這錢我一定還你,不知以後怎麼聯系你?"

"不用還了,不用還了,在家靠父母,出門靠朋友嘛."我客氣幾句,站起來叫老板過來結賬.

這時有兩輛警車狂嘯著從旁邊馳過,大概是去西禪寺門口的,凌楓飄有些緊張起來,抓起錢說了聲多謝,就急急忙忙閃人了.

我也怕會被和尚認出來,今天是不能在這兒混了,于是走向公交車站,翻出地圖尋找另一個目標.據說古玩市場外面也有看相算命的聚集,離這里不是很遠,去看看再說.

古玩市場在六一路,仿古建築,古香古色,各種古玩店面琳琅滿目,但以本地特產的壽山石店最多,另外還有些書畫店,配飾店,雜七雜八的.古玩市場對面就是花鳥市場,所以這個地段三教九流的人極多,熱鬧非凡.

古玩市場門口果然有些神棍在擺地攤,另外也有些賣古董的人,在地上鋪一塊布,放幾件沾滿泥巴或綠鏽的東西,看起來像是剛從古墓中挖出來的樣子.

我找了個空位,從口袋里掏出一張長條黃紙鋪在地上,上面用隸書寫著:

知陰陽斷五行看掌中日月

推過去測未來拿袖里乾坤

這是我今天早上寫的,昨天傍晚我在西禪寺門口看別人都是簡單地寫上算命,看相,解夢之類,我要是跟別人一樣,怎能吸引人眼球?必須要特立獨行才能釣到大魚!

我奇葩的招牌很快引來了附近的人,而且我的書法頗有些功底,這就叫檔次,把旁邊的同行歪歪扭扭的字都比下去了.

"這麼年輕有真本事麼?"路人疑惑地問.

"好大的口氣!"旁邊一個寫著鐵口直斷的攤主冷笑.

"不知天高地厚!"另一邊寫著每卦十元,算准再給錢的攤主也冷笑.

"……"

我橫眉冷對千夫指,無視所有人的質疑和譏諷,引起圍觀才有廣告效應,有了質疑才能引起大客戶的關注,沒人關注才是最糟糕的.(老四也求一下關注,新浪微博昵稱:四不相 13)

圍觀的人走的走,來的來,但一直沒人求測.不是我的方式不行,而是我太年輕了,其他擺攤的人都是四十歲以上的,沒胡子的也要貼上一把胡子,二十來歲的人誰信啊?

等了一個多小時,圍觀的人無數,卻沒有一個人開口求測.客戶沒上門,倒是幾個穿制服的人來了,眾攤主立即四散奔逃.

那時城管還沒有現在這麼大的名頭,我甚至不知道他們是哪個部門的,見他們殺氣騰騰,眾攤主落荒而逃,急忙也跟著跑了,連招牌都沒來得及拿……我的第一次營業就這樣收場了.

我終于體會到了凌楓飄的難處,太年輕了真的拉不到業務,也許穿上道袍會有形象一些,難道我也要穿上道袍冒充道士?弄丟了招牌,我只能先回去了.

回到客店樓下時,我看見小菲靠在櫃台邊,用手托著腮,有些氣悶的樣了.我突然想起昨晚的神秘氣息,如果她家不安甯,我可以幫幫她,至少可以把房租免了,于是湊了過去:"小菲,想男朋友了?"

"才沒有呢!"小菲白了我一眼,臉上浮起了一點兒紅暈,真被我猜中了心事.

"拿一包古田."我掏出了錢,要與人家搭訕,總得買點東西.

小菲無精打采地拿了一包煙給我,我問:"生意還好吧?這條路人流不是很多."

"就是,無聊死了."

"晚上這里肯定更冷靜,你看店怕不怕啊?"

"晚上都是我媽看店."

聊了幾句,小菲心情好轉了一些,我開始轉入正題:"附近有沒有發生靈異事件啊?"

小菲微皺眉頭:"靈異事件?"

"一些不可思議的東西,比如鬧鬼,或者不正常死亡之類."

"沒有,不過前幾天石塔寺有一個和尚死得很奇怪,晚上好端端的睡下去,第二天就像個干尸一樣……"說到這兒小菲有些緊張起來,縮了縮脖子.

這回輪到我吃驚了:"像個干尸一樣?那是被妖怪吸干了精血啊!"

小菲一拍櫃台:"就是,我爺爺也是這樣說的!"

"你爺爺?"

"我爺爺住在那邊的石塔會館,親眼見過,好恐怖啊,像木乃伊一樣,你說城里怎麼會出現妖怪呢?"

"也許是一個路過的妖怪,肚子餓了抓個有修養的和尚吃,你看過西游記吧,妖怪就是愛吃唐僧肉……"

"呵呵……"

我信口雌黃,嘴里跑火車,說得小菲笑個不停,然後我"不小心"地讓她知道我會看相算命,她自然要我給她看看,于是乎,本神棍不僅知道了她的貴姓芳名,連她幾點鍾出生都知道了.

小菲的真名是歐陽真菲,二十歲,本地人,正在讀大一,父親在外地跑生意,母親經營這家食雜店和客店.她爺爺喜歡神學玄術,有晨練的習慣,大部分時間都住在烏山的石塔會館里,與一些和尚和老居士相交甚厚.

上篇:第十四章 惹禍精     下篇:第十六章 竟然是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