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六章 竟然是她  
   
第十六章 竟然是她

老林以前給我講過,福州城別名三山城,城內有三座小山,分別是烏山,于山,屏山,烏山上有一個烏塔,于山上有一個白塔,兩塔遙遙相對,都是始建于唐朝年間,歐陽真菲說的石塔寺和石塔會館就是烏塔的附屬建築.

歐陽真菲也僅是聽他爺爺偶然說起的,前幾天有一個中年和尚死得很奇怪,像一具干尸,具體死因不明,警方已經封鎖消息,知道的人不多.

我有些失望,這是和尚們的事,佛門的高人肯定會去調查,輪不到我出面.最近幾年佛教發展迅猛,連道教都被壓得喘不過氣來,我們這樣的江湖術士就更沒辦法跟他們搶生意了,今天早上西禪寺門口發生的事就是一個縮影.

據歐陽真菲說,附近從來沒有發生過靈異事件,這個我就覺得奇怪了,難道昨晚是一個路過的孤魂野鬼?

我正想問問她關于四樓攝影師的事,後面一個激動萬分的聲音大吼起來:"師兄,終于讓我找到您了!"

一聽這個聲音我就頭皮發麻,好不容易才把他打發走,怎麼才半天功夫就找上門來了?這個才是真正的陰魂不散哪!

我轉過頭,勉強露出笑容:"你找我有事嗎?"

凌楓飄激動得臉都紅了,一邊快步走過來,一邊揮著手:"快,快跟我走,幫我報仇去!"

"師兄"和"報仇"兩個詞,很容易就讓人聯想到黑道組織,加上凌楓飄這時十萬火急的樣子,十足就是一個黑幫火拼拉人的場面.歐陽真菲立即以古怪的眼神看向我,我一頭黑線,這個惹禍精一句話就把我樹立起來的半仙形象給毀了.

我沒好氣道:"我不是打手也不是殺手,打架的事別找我!"

凌楓飄急忙道:"不不,不是打架,我好不容易接了一宗大生意,卻讓一對狗男女給搶走了,師兄你一定要替我出這口氣,把生意給搶回來!"

我折騰了大半天沒有做成一宗生意,正窩火呢,聽了這話立即起了同仇敵愾之心,這個忙是一定要幫的!

凌楓飄迅速把經過說了一遍,原來他在西禪寺附近見到一個保安臉色不對,就上前搭訕,保安問他會不會捉鬼,這正是他最擅長的,立即吹噓自己是張天師的第幾代傳人,降妖捉鬼斬妖除魔易如反掌.保安相信了他的話,說是主人家里有些不平靜,請他去施法鎮壓,如果有效果定給重謝.

保安帶了凌楓飄到了于山上面的一個小別墅內,主人果然是大富大貴之人,正在給凌楓飄介紹情況,突然有一個男道士和一個美女到來,自稱是龍虎山的傳人.他們不僅有道士證,還有道教協會的介紹信,是貨真價實的道士,而凌楓飄沒有任何證件,甚至連道教的許多常識都不知道,當面對質之下,毫無懸念地被揭穿了老底,轟了出來.

介紹完情況,凌楓飄懇切地說:"師兄,這個不僅是我個人面子問題,也是我們陰陽師的聲譽問題啊,您無論如何要幫我找回這個場子!"

我有些猶豫:"這個……這是你冒充道士,理虧在先,我也不好上門去找人家理論啊."

"那,那把生意搶過來總是應該的吧,他們不認得你,你沒有理虧,可以堂堂正正去跟他們搶生意,公平競爭嘛!"

我有些心動了,因為找一宗有油水的生意真的很不容易,簡直是可遇不可求.

歐陽真菲在一邊聽到了我們的談話,插嘴道:"就是,市場經濟,公平競爭,這生意一定要搶回來,我支持你!我媽也不知跑哪兒去打麻將了,要不然我也跟你們去."

我下定了決心,但我緊記師父的教誨,出手之前必須弄清情況,于是問凌楓飄:"那家主人具體發生了什麼事,你有沒有看出不對勁的地方."

"那棟別墅他買來不久,晚上有些動靜,前幾天還死了一條狗……就這些,他正在給我說,那一對狗男女就來了.師兄您出手,保證手到擒來,關鍵的是要把那一對狗男女趕走."

"好,我上去拿點東西就走."

我匆匆上樓,把所有施法用的道具都帶上,這一次不僅要施法,可能還要與貨真價實的道士斗法,所以必須帶齊裝備.如果是陸成山那個級數的高手,我還要忍讓三分,現在只是兩個二十來歲的小道士,我何懼之有?這宗生意是一定要搶到的.

為了搶生意,不能再捂緊口袋了,我叫了一輛的士,載著我們直奔于山.于山在市中心最繁華地段,一些古城牆和古建築已經修複,山上綠樹成蔭,亭台隱現,風景不錯.更難得的是鬧中取靜,上山之後就像遠離了喧囂都市,回歸了自然,實在是個好地方.

我們遠離目標就下了車,然後凌楓飄指點一處小樓,他在遠處等著,我自己過去.

那是一個青磚圍起來的院子,圍牆約兩米高,有一條水泥路通往院子里面,大鐵門上掛有"私人場所,游客止步"的字樣.院子中央有一棟兩層的小樓,後面似乎還有兩間建築,都是不高的仿古建築.

快走到門口時,我突然想到,我對對手一無所知,這里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,這樣貿然進去是很被動的,不如繞到後面潛進去,先看清楚是什麼樣的人,聽聽他們在說什麼,心里有數再行動.

我沿著圍牆外的小路往前走,迎面有一個胸前掛著照相機的人走過來,看清他的長相後我很意外,這人居然是住在我樓上的台灣攝影師!

他認出了我,也有一絲驚訝,很快就露出笑容,朝我點了點頭.

我對他始終有些懷疑,忍不住問:"真巧啊,你怎麼在這里?"

"拍照."他微笑著轉身向後一指,"我正在拍一個古塔專輯."

我朝他的指向看去,才發現前面十多米處有一座高塔沖天而起,因為樹木很茂密 被遮住了視線,所以之前我沒有發現.這座塔七層八角,外敷白灰,又在于山上面,毫無疑問就是福州標志性古建築之一——白塔!

我點了點頭,攝影師也沒再說什麼,很優雅地笑了笑,走了.

我總覺得這人有點怪怪的,但是感應不到他身上有靈氣波動,況且人家確實在拍古塔,沒做出格的事,我沒有理由老是盯著他,我自己的事還忙不過來呢.

見左右無人,我探手鉤住牆頭,探頭往里面看.圍牆內是個小園林,巨樹遮天,曲徑通幽,路邊是假山,噴泉,盆景,鮮花,清涼之氣撲面而來.在花木影映中有兩三棟頗為古舊的小樓,雖舊卻不破,匠心獨具,整潔雅致,可能是古代某個名人住過的小別墅,現在經過翻修還基本保持原貌.

在繁華鬧市之中,這樣一個如同置身于深山幽谷的小庭院,比一棟摩天大廈還要值錢和難得.這里本來應該是供人觀賞游玩的地方,居然被私人占為己有,可見這兒的主人不僅有錢有勢,還有格調,是個真正大富大貴的人.

一片樹叢後面有人走出,我急忙縮回了頭,里面清脆圓潤的少女聲音傳來:"熱死我了,這鬼地方……爺爺也真是的,一點芝麻綠豆大的事也要叫我們大老遠跑過來."

我暗暗驚訝,這聲音的主人大是不凡!《太清神鑒》有一章專論聲音,貴人之聲,出于丹田之內,清而圓,堅而亮,細而不亂,出而能明,余響激烈……此人聲音正符合這些特點,聲音不大卻如古箏聲聲入耳.

"師父叫我們來,一定有他的道理,我們照著做就是了."這是一個年輕男人的聲音,雖然刻意壓低了聲音,依然可以聽出他中氣很足,氣息凝聚,是有修為的人.

"切,我們是隨便給別人看家護院的嗎,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了?跟你一起來真沒意思,像個老道士一樣!"

"我本來就是道士嘛……"男子聲音更低了.

看來這兩個就是搶了凌楓飄生意的人,現在是我的對手了.我實在是好奇,聽到他們的腳步聲已經過去,于是又微微探頭向里面看.

兩個年輕人正沿著小路往前走,男的蓄長發梳發髻,穿道袍和布鞋,是標准的道士,身材雖然不算太高大背影卻給人很挺拔的感覺.女的俗家打扮,長發攏在後面,穿著粉紅短袖t恤和牛仔短裙,身材高挑,一雙修長的大腿堪稱極品,只看背影就有一種令人自慚形穢的風姿.

我有些詫異,因為我覺得這美女有些眼熟,說話口氣也似曾相識,但又想不起在哪兒見到過,我已經在家里窩了三年,哪有見過這樣萬中無一的美女?

兩人繼續向前走,拐彎時我看到了少女大半邊臉,頓時像是被天雷擊中,手一松差點跌倒在地……世界為什麼這麼小,居然讓我在這里遇到了她!

這少女就是陸成山的孫女陸晴雯,但比三年前要高了一大截,從一個半大女孩變成一個大美女了,難怪我覺得眼熟卻想不起來!

上篇:第十五章 出師不利     下篇:第十七章 哥是師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