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七章 哥是師兄  
   
第十七章 哥是師兄

當年陸成山之所以會失手,就是因為陸晴雯擅自行動打亂了陸成山的部署,可以說真正害慘了我的人是她!因為當年她還是一個孩子,所以我沒有把仇恨記到她頭上,責任要由她的監護人陸成山來背負,但是現在她長大了,而且一如既往地高昂著頭,活得如此滋潤,還搶了我便宜師弟的生意,我怎能不怒從心頭起,惡向膽邊生?

我承認我有些卑鄙,我斗不過陸成山,沒能力找陸成山報仇,所以第一時間想到了要向她報仇.但我已經不是沖動的愣頭青了,所以也沒有立即跳進院子內找她問罪,而是開始迅速思考以什麼樣的方式,什麼樣的理由來報仇.

想到理由,我發現我沒有理由找她報仇,因為當年她是無心之過,沒有存心要害我,但不是存心害我就可以不用承擔造成的惡果了嗎?我師父說過,善心為惡也是惡,按我國法律,無意殺人也要判刑,所以我要報仇,只是要找一個理由來報仇.

突然我想到一個問題,是陸成山派她和那個道士來的,那麼他們來這里必定有什麼目的,絕對不是為了幫一個富豪解決家宅不甯這麼簡單.正如陸晴雯剛才說的,他們不是隨便給別人看家護院的人,我要先弄清楚他們來這里的目的才好下手,知己知彼,才能百戰不殆.

看一下左右無人,我悄無聲息翻牆而入,彎腰貼著籬笆樹向前快速移動,靠近了中央的小樓,凝神靜聽.陸晴雯正在說話:"……狗舍附近沒有異常的東西,房子的位置和朝向也沒什麼大問題,倒是舊屋翻新,舊址也不知有幾百年了,說不准有些古物成精."

一個渾厚的中年男聲問:"那要怎麼處理?"

陸晴雯道:"如果有什麼精怪,一般要晚上才會出動,今晚我們守在這里,只要它出現就跑不了."

"哦,哦,有勞二位了."

我不必再往下聽了,好戲要等晚上才上場呢.

我原路返回,跳出圍牆卻差點騎在凌楓飄的頭上,嚇了他一大跳,也嚇了我一跳.原來他在後面等急了,一直沒動靜,就摸過來看看情況.

"師兄,怎麼樣了?"他迫不及待地問.

"他們還沒找到問題的根源,今天晚上會守在這兒……"

凌楓飄有些失望的樣子:"師兄您不進去跟他們較量啊?"

我沒好氣道:"你不覺得人家形象比我們好,'文憑’比我們高,我們憑什麼上門去跟他們搶?"

"那,那……"

我一揮手,低聲道:"走,先找個地方吃飯,然後好好休息,晚上再來守著.如果是大麻煩他們解決不了,我們再出面擺平,既搶了生意也落了他們面子;如果是小麻煩,嘿嘿,那我們就給他弄成大麻煩,總之不能讓他們痛快."

凌楓飄一臉興奮跟了上來:"師兄,怎麼弄才能變成大麻煩?"

被他這一問,我倒是有些頭痛了,對我來說要制造出一些靈異事件不難,要害得別人家破人亡也不難,但是目前我卻沒有一個可以只針對陸晴雯兩人,不影響這兒主人的方法.傷人的法術不能對普通人使用,斗法絕對不能影響到局外的人,這是最基本的原則,我不能因為自己的私憤而傷害了無關的人.

如果小雪在清醒狀態,叫它弄出一點小動靜又不影響別人是很容易的,可惜它現在毫無聲息,連能不能醒來還是個未知數.想到小雪,我心情立即低落下來,真沒想到一個小小的蟲子,就把它弄得完全沒有聲息了,也不知要多久才能醒來.

正如許多庸俗的愛情故事一樣,擁有時不懂珍惜,失去了發才現它的珍貴,要是它永遠不醒來……

"師兄,您在想什麼?"

我對小雪的美好懷念被他打斷了,有些幽怨地瞪了他一眼,隨即眼睛一亮:"你是鬼系傳人,一定會些招鬼引鬼的方法吧?"

"不行,不行,這里是鬧市,陽氣太重,根本就沒有鬼……"凌楓飄急忙搖手,左手下意識地按住了腰間的衣服,其實我早已發現了他腰間貼肉藏有一件東西.

"好小子,你養小鬼了?"

凌楓飄有些緊張,也有些尷尬,左顧右盼然後壓低聲音說:"我是養了個鬼,不過不是小鬼,而是個女鬼,這事您千萬不能說出去.而且她……她能力還不夠,斗不過那一對狗男女的."

我曾經多次聽師父說過,古代有人養鬼,用來使喚,博彩,盜竊,打探情報等.凌楓飄作為陰陽家鬼系的傳人,養個女鬼也不奇怪,他之所以如此緊張和尷尬,大概是與這個女鬼關系有些特殊.

其實真正養鬼的人是非常少的,很多人把港台和東南亞一帶的"古曼童"當成了小鬼,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.古曼童是經過高僧祝福的幼兒靈魂,具有保佑人的功效,這是佛門的東西,與中國道士和術士的養鬼方式完全不同.絕大多數人所持有的古曼童只是一個小雕像,好比中國人供奉的金童玉女的神像,既不是鬼,也沒有嬰兒的尸體,市場上就可以買到.

我見凌楓飄緊張的樣子,不由笑了起來:"我又沒叫你派女鬼與他們硬拼,只要出來晃一下,打游擊戰,耍得他們團團轉,明天我就有理由上門去取而代之了."

"這個,這個……"凌楓飄支吾著,有些不情願.

"我不勉強."我淡淡地說.

凌楓飄急忙道:"行,行,一切師兄您說了算."

"師兄就師兄,不要加個'您’字,我沒有那麼老."

"行,一切都聽您……以後唯哥馬頭是瞻,上刀山下火海,我都跟著你!"

靠,我還以為他上刀山下火海都會沖在前面呢,原來是把我往前推啊!

我們步行慢慢走下山,在附近一個小巷子里找了個小飯館,凌楓飄很老練地點了青椒炒魷魚,紅燒帶魚,西紅柿炒蛋,海蠣豆腐湯,六碗米飯.

我們兩個都還沒有吃午飯,現在是傍晚早就餓慘了,很快把飯菜一掃而空.吃完了飯我掏錢准備付賬,凌楓飄倒是慷慨,搶著付賬:"哥,今天我請客,你不要跟我搶!"

看著他手里的錢,我有些無語,那不也是我的錢麼?

我們晃晃悠悠回到山上時,天已經快黑了,又等了一會兒才靠近那個院子,找到一棵大樹爬了上去.這棵樹離院牆只有幾米遠,高大茂密,站在樹上可以看到院子內大部分地方,院子里的人卻不容易看到我們.

我可以聽到小樓里有電視節目的聲音,不時可以看到一個保安在院子里晃悠,據凌楓飄介紹,里面總共有兩個保安,兩個女傭,白天還有個司機隨時待命.主人姓林,據說是百年前一個著名的戒煙人的後裔,在本地頗有名望,出于對他祖宗的敬意,我稱他一聲林先生,就不直呼其名了.

這處產業是林先生年初時買下來的,具體如何買下來我不知道,天氣變熱後才在這里入住.最初林先生的夫人和兒子也住在這兒,後來因為出現靈異事件才搬到市區去住,只有林先生還住在這里.具體的靈異事件我不知道,因為林先生剛開始給凌楓飄介紹時,陸晴雯和那個道士就來了,只知道死了一條狗,名字叫"搜狗".

我就有些納悶了,死了一條狗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?真是富貴人家啊!

我的聽力極好,趁著電視偶然安靜的片刻,可以聽到里面有交談聲,賓主三人似乎在喝茶,林先生稱那個道士為高峰道長,高峰則稱陸晴雯為師妹.之前我曾經聽高峰稱陸成山為師父,陸晴雯是陸成山的孫女,那麼他應該稱陸晴雯為師侄才對啊?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稱呼啊!

我有些無聊,干脆坐在樹上開始練功,凌楓飄有樣學樣,也坐在一個大樹叉上練功,但他身上沒有驅蟲藥,被蚊子叮得心慌意亂,哪里能安心練功了?

好不容易熬了兩個小時,才晚上九點多,院子里已經關燈,一片寂靜.凌楓飄開始沉不住氣了:"哥,怎麼還沒有動靜啊?"

"再等等."我一點都不急,繼續練我的陰陽訣.

凌楓飄抓耳撓腮,坐立不安,又等了半個小時左右,實在忍不住了:"哥,會不會是這對狗男女太強悍,鬼怪不敢現身了?"

"再等等."我還是無動于衷,大多數邪物都喜歡午夜或下半夜出來逛,還早著呢.

"哥,我覺得這樣的地方不會有什麼大怪物,我們這是在浪費時間啊,麻逼,叮得老子一身都是包……"

其實我也覺得這兒不會有什麼厲鬼猛妖,而陸晴雯和高峰都是有實力的人,小小鬼魅根本不敢現身,怕是真要我們出手制造恐慌了.

"好吧,你下去站在牆外,放出你的女鬼,驚動他們後立即逃跑,不要引過來,我在這上面看清楚他們的行動."

凌楓飄面露為難之色:"哥,還是你出手吧,你是師兄,實力比我強,身上有無數法寶……"

我眼一瞪:"我不看清楚,明天怎麼上門去搶生意?要我出手可以,明天你去跟他們搶!"

"好好,我去,我去."凌楓飄忙不迭口答應,趕緊下樹去了.

我暗暗好笑,雖然被這小子占了不少好處,但我也成了名副其實的師兄,當師兄的感覺相當不錯.

上篇:第十六章 竟然是她     下篇:第十八章 犬靈 為無肉不歡呼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