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章 又一塊玉符 為亦蘫加更  
   
第二十章 又一塊玉符 為亦蘫加更

我沒有找到犬靈的下落,返回到小院子大門前時,看到凌楓飄正在那兒探頭探腦,鬼鬼祟祟的樣子.這小子,成事不足敗事有余,除了吃只會跑,其它本事就沒了.

"咳!"我輕咳了一聲.

凌楓飄嚇得一個激靈跳了起來,回頭見是我,立即無比興奮地迎了過來:"哥,你跑到哪里去了,我找了你好久!"

我沒好氣道:"我還找你半天呢,剛才我跟那一對狗男女打了一架,也沒人來幫我個忙."

凌楓飄急忙拱手作揖:"我看到了,我看到了,她臉上有一個大手印呢,多謝師兄幫我出氣,大恩大德沒齒難忘!嘿嘿,雖然打架我沒有幫上忙,但是我回來的時候剛好聽到了他們說話,你猜他們是來干什麼的?草他老木的,這對狗男女竟然是來偷東西的,我還以為他們是真道士呢,結果比我這個小神棍還要陰險和卑鄙……"

我很驚訝,急忙問怎麼回事,原來凌楓飄在山下躲了一會兒,沒見到我下山,便又潛回來找我,剛好在路上遇到了連夜離開的陸晴雯和高峰,聽到了高峰在打電話.這小子繪聲繪色,把當時的情況給我重現了一遍.

當時高峰把遇到的事情大體向師父陸成山說了一遍(陸晴雯走光的事當然沒說),然後就一直在聽陸成山說話,不時嗯嗯幾聲.

"扇形的靈玉?好,好……明白了……是,是,明白了."

高峰結束通話,陸晴雯問:"怎麼回事?"

"師父說派我們來,是因為一塊扇形的靈玉可能落在姓林的手里,但他也不能確定,所以讓我們先來試探一下……"

陸晴雯很不高興地說:"一塊靈玉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,為什麼不早說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!"

高峰忙道:"事情是這樣的,前不久在一個特殊的拍賣會上出現了一塊扇形的靈玉,像是師父要找的東西,但是當時沒有我們的人參加,無法確定真偽,最後被人匿名拍走了,姓林的是參與拍賣會的人員之一……後來師父一直在關注參與拍賣的人,知道姓林的遇到了些怪事,所以派我們過來看看,他老人家怕我們輕舉妄動所以沒有先說.但是現在不一樣了,制造事端的人可能也是為了那塊玉,那麼那塊玉就很有可能是真品並且落進了姓林的手里,我們要阻止對方拿到,師父很快會派人來支援."

陸晴雯有些郁悶地說:"早知道的話,我們就說他手里的玉附有怨靈,他肯定嚇得白送給我們,現在弄成這樣,說什麼他也不相信了."

高峰想了想說:"白天肯定不會有事,我們去好好休息,今晚守在附近,明天下午我們的援兵就到了."

陸晴雯"哼"了一聲:"太被動了,太保守了,難怪我爺爺老是說你沒有出息!今天傍晚我們就回來,就說有了克制邪物的辦法,要在他家里布陣,進行徹底搜查.既然是靈玉附近就一定會有靈氣波動,我們可以偵察到,只要發現了,我們就可以指定它是一切怪異的根源,難道他會把一塊玉看得比命還重?"

高峰欲言又止,最終跟著陸晴雯一起往山下走去.

凌楓飄說完又破口大罵,罵這一對"狗男女"沒有節操,我則震驚得忘了要回應他.我早就懷疑像坤卦玉符的靈玉總共有八塊,可以組合成一個八卦盤,但完全沒有想到林先生手里疑似有一塊,陸晴雯和高峰居然是為了這個而來!

由此也證明了我之前的推測,陸成山兩次去云頂山蛇腸谷,都是為了玉符!

這種玉符是真正的無價之寶,而且里面可能隱藏有某種神奇法術,足以讓道士們為之瘋狂.但是再珍貴的東西,也要用光明正大的方式去獲取,陸晴雯和高峰身為名門大派子弟,居然使用如此卑鄙的手段,要是三清祖師在天上有靈,也會氣得吹胡子瞪眼睛吧?

我露出了冷笑,不論林先生手里的玉符是真還是假,我都不能讓陸晴雯的陰謀得逞!不過陸晴雯和高峰實力不俗,援兵很快就到,我想要虎口奪食也不容易.

"哥?哥,你在想什麼?"凌楓飄湊到了我面前,"我們必須挫敗他們的陰謀,讓全天下的人都認清他們的真實面目,什麼狗屁名門正派,比我們這樣的江湖小混混還要無恥,我都沒有做過這樣的事."

"嗯……"我心里思索著對策,隨口應他一聲.

其實陸成山並沒有叫陸晴雯使用欺騙的手段,只是叫兩人守在附近不要被別人得手了,陸晴雯卻好大喜功,想要先把玉符拿到手,她畢竟只是一個還不到二十歲的小丫頭,做事有欠思考.她這樣亂來,則給了我可趁之機,很快我就有了主意,她用詐,我就用誠;她走邪路,我就走正路,我走原本屬于她的路,讓她無路可走……

"兄弟,你那個女鬼怎麼樣了?"

凌楓飄的臉立即陰沉下來了,支吾著:"算了,算了,本來也就沒什麼用,我是看她死得可惜,又沒地方去,所以暫時收留一下……爛泥扶不上牆,也沒有什麼培養的前途,倒也省了我的心."

我猜不是那女鬼可憐,而是長得太漂亮,所以他收養著觀賞或其它作用,具體做什麼我不得而知,也不便多問,總之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嘛.

早上七點左右,我換了一套乾淨整齊的衣服,背著手踱著步,大剌剌走到小院的大門口,隔著鐵門向里面左瞄瞄右瞄瞄,一副莫測高深的模樣.這舉動很快引起了保安的注意,跑過來吆喝著:"看什麼?"

我沒回答他,死盯著他看,看得他心里發毛,握緊警棍拉開了架勢:"快走開!一大早就在這里瞄,居心不良是不是?再不走我報警了!"

"這可是你要趕我走的,不要後悔哦?"我故作神秘狀,說完轉身就走,邊走邊搖頭晃腦自言自語,"昨晚我夜觀星象,見此地妖氣沖天,血光隱現,掐指一算,只怕不出三天就要死人.相遇就是有緣,本來想指點一二,可惜卻沒人相信我,可惜啊可惜……"

經過昨晚的事保安早已是驚弓之鳥,聽到我的話大驚失色,急忙叫道:"等等,等一下,大師你等一下……"

我充耳不聞,只管往前走,保安更加確定了我是高人,急急忙忙打開鐵門跑出來,飛也似的沖到我前面,連連拱手作揖:"求大師指點,求大師指點!"

我淡淡道:"你立即辭職,離開這兒,可免血光之災."說完繞開保安又走.

保安愣了一下,他對主人還頗有幾分感情,急忙又追上來問我:"那我主人怎麼辦?"

我笑了起來:"我又沒見過你主人,怎麼知道他的運氣?再說你主人跟我無親無故,他的死活關我鳥事?"

保安急忙道:"我主人很有錢,要是你能幫他化解這件事,他一定會重重感謝你,你跟我去見他吧?"

我極度不屑地"嗤"了一聲,繼續往山下走去,保安不敢再攔我,也不知該怎麼勸我,愣了兩秒鍾反應過來,急忙往回跑.我知道他是跑回去叫主人了,卻裝作不知道,不緊不慢繼續往山下走.

果然,不到五分鍾保安就帶著林先生一路小跑追上來了,林先生氣喘籲籲地叫道:"大師請留步!"

我回頭,眼光專注而犀利地盯著林先生.他身材不是很高,但很寬厚,天庭平坦寬闊,光亮明潤,雙眼細長炯炯有神,獅子鼻隱帶黃色油光,雙耳貼肉有垂珠……這都是富貴之相,看起來他神情有些疲憊,眼睛也有些紅絲,但並沒有明顯的凶兆.有些搞笑的是他穿著睡袍和拖鞋,只怕他成年後從來沒有這樣出門過.

林先生是做大生意的人,自然也有幾分識人之能,見我從容沉穩,眼光凌厲得連他都招架不住,心知是有真才實學的人,急忙抱拳作揖:"這位大師,冒昧打擾了,請到我家喝杯茶如何?"

我故作猶豫之狀:"本來我是不想管閑事的,但先生穿睡袍和拖鞋追我,可媲美古人倒屣相迎,足見盛情,這杯茶看來我是不能不喝了."

林先生大喜,連聲說請,與保安一左一右陪著我往回走,互通姓名.

保安一直有些忐忑不安,忍了好久還是忍不住問:"張大師,我,我還要辭職嗎?"

我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:"你既然叫了我一聲大師,我就不能讓你白叫了."

林先生很沉得住氣,路上只說閑話,關于怪異的事只字不提,進了他家,沒見到兩個女傭和另一個保安,他親手給我泡上極品的茉莉花茶,整個客廳里都彌漫著清香.

林先生請我稍坐,自己上樓換衣服去了,不一會就換了襯衣和西褲,穿著皮鞋下來.

"林先生,我有些話要單獨跟你談談,你能確保這里面沒有竊聽器嗎?"

"竊聽器?"林先生臉色微變:"應該不會吧,誰會竊聽我呢?而且很少有外人進來啊……要不我們到院子里走走."

我們出了客廳,沿著院子里的小路慢慢走著,我說:"昨晚那一男一女我認識."

"哦……"林先生微有驚訝之色,但也不是太驚訝,顯然他也有些料到了.

"昨天晚上的事我都看到了,而且我還聽到了他們兩人離開這兒後說的話……"我故意賣關子,等林先生足夠緊張和重視之後才接著說,"他們懷疑你手里有一塊扇形靈玉,想要謀奪,所以今晚他們還會來,借口為你施法鎮邪,實際是想找到那一塊玉,然後假稱那塊靈玉有古怪,從你這兒騙走."

上篇:第十九章 白大腿     下篇:第二十一章 獻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