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六章 古地  
   
第二十六章 古地

我摸到了日本陰陽師的褲頭內側有一塊異物,藏得這麼隱秘的東西,一定很重要!我松開他的皮帶,拉開褲頭,原來里面有一個絲質的小口袋,裝著一份折疊整齊的薄紙.

這是一種很薄的紙,淡藍色,有油性,我小心地攤開,長寬各有兩尺左右,上面畫的是古城池的鳥瞰圖.

這份紙張是現代才有的一種特殊油紙,上面的圖案卻是古畫,是影印在上面的,從上面固有一些繁體中文來看,這是古代福州城地圖.匆匆掃一眼,我就確定這張地圖與風水格局有關.

城外東有鼓山,西有旗山,南有方山,北有蓮花山,這四座大山的余脈環繞福州城,形成"山環"形勢;閩江自北向南,從福州城南穿流而過,其支流環繞福州城,形成"水繞"形勢.這種山環水繞的格局稱為太極福地,"山水翕集,四勢團近有情,而真穴必居包裹擁從之中,所謂藏風聚氣者也."

絕大多數古城池都是方形的,但是福州城卻是罕見的圓形,正是為了照應太極渾圓之勢.城牆,道路,內河水流均體現太極福地山環水繞藏風聚氣的原則,這顯然是一個本門地系高手,在建城之前就規劃好的.

一個日本陰陽師,為什麼身上會暗藏著一張福州城的古地圖,而且還是與風水有關的古地圖?我感覺背上一陣寒意,鬼子當然不會好心來幫福州市民搞風水建設,那麼就一定是來破壞的!雖說古城已經不存在了,但是這種格局還是基本存在的,可是隨著舊城改造,許多內河消失,道路改變,城市大肆擴大,這種風水格局已經開始不穩定,假如再有人在關鍵地方進行破壞,就會造成可怕的災難!

倭寇亡我中華之心從未停止過,從古至今無數次劫掠中國沿海城市,所以他們現在來破壞沿海省會城市是完全有可能的!

我正在心驚肉跳,門口方向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,卻是林先生,保安老羅和一群便衣民警趕到了,他們來得比我預料的還要快.

這份地圖中肯定有玄機,如果交給警方我就沒有機會研究了,而警方絕對不會相信日本人來破壞風水這麼玄幻的事.所以我迅速把地圖疊好,放進自己口袋,其他東西放回日本人身上,把他的皮帶扣好,扳回臉朝地面的姿勢.

凌楓飄也在這時坐起來了,拍了拍腦門:"哥,你沒事吧?抓住那個王八蛋沒有?"

"我沒事,他好像死了."我有點感動,這小子是真把我當成哥了,醒來先想到我的安危,我沒白供他吃飯啊!

"不許動,把手舉起來!"民警們大叫著,好幾支強光手電和手槍指向了我.

林先生急忙說是自己人,他們這才遲疑著放下槍,然後七手八腳去抓趴在地上的日本人,那家伙卻早已斷氣了.

林先生給我介紹,來的是刑偵大隊的刑警,帶隊的正是大隊長王學民.我聞到了他們身上有酒氣,想必是在附近的酒店里喝酒,接到電話就趕過來,所以來得特別快.

王隊長四十多歲的樣子,臉上沒有幾兩肉,顯得有些滄桑,但是眼睛賊亮透著精明.他熟練地檢查死人之後問我是怎麼回事,我可不能對他說什麼犬鬼,式神之類的東西,只好編故事,說我和凌楓飄過來抓小偷,小偷打了凌楓飄的鼻子一拳,我也與小偷互打了幾拳,然後他突然發狂似的向前沖,自己撲倒在地.

我說什麼,凌楓飄都點頭,王隊長顯然不信我的話,但死者是小偷無疑,我和凌楓飄是來幫林先生抓小偷的也沒有疑問,小偷自己沖撞出來的痕跡也很清楚,他雖然懷疑卻也不能把我當壞蛋.

"你與林先生是什麼關系,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?"王隊長突然盯著我問.

林先生急忙說:"他是我聘請的顧問,居屋擺設和風水方面的專家."

"哦……"王隊長眼光微微收縮,揮了揮手,"麻煩你們都跟我回去,協助調查,做一下筆錄."

林先生欲言又止,出了人命,雖然他與王隊長是朋友,這個程序還是要走一走的.

日本人身上沒有林先生的東西,林先生進屋檢查了一下,也沒有發現少了什麼,于是我們都被帶上警車,有兩個民警留在這兒守著,現場還需要進行更詳細的勘察,運尸車也還沒來.

車在途中我才有空與小雪交流,我問小雪:"你怎麼突然就能出來了?"

"說起來還是多虧了那個犬鬼,我被你師父封印在夾脊穴里,它剛好沖到夾脊驚醒了我,我們沖突之下就把封印完全沖開了.現在我可以隨時離開你的身體了."

有心里閃過一點兒擔憂和不舍,小雪會不會離開我跑了?

小雪立即知道了我的心意,笑道:"我的傻公子啊,我還是跟你共用一個英魄,怎麼能跑遠?你舍不得讓我走,我又怎舍得離開你?呵呵,太好了,原來你開始愛上我了!"

她沒在時我會想念她,她在我身體里面時,我卻又不敢跟她談情說愛,只好立即轉移話題:"小雪,那天你怎麼會突然沉睡了,這幾天一點反應都沒有,嚇死我了."

"我現在想起來了,那是一種叫做鬼蜮的東西,半鬼半蟲,喜歡躲在極陰極暗的地方,噴出的毒氣無色無味,特別容易麻痹我們妖類,遇到它們往往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.它們還會用沙子噴人影,中者發熱,收筋,麻木,也會不知不覺睡死了,含沙射影這個成語指的就是它們."

師父也曾對我說過類似的話,當時我還不太相信,但現在我相信了,因為小雪活了八百多年,見聞不是一般人可比的.

小雪噓了一口氣:"真是好險,幸虧你及時爬出來了,要不然我們兩個都得死.你可別小看它們,據說在夏朝以前,曾經有一次日月無光,大量的鬼蜮出現,殺死了整個國度的人."

我暗暗心驚,井洞下面那些海螺狀的東西,也許遇到陰魂就會變成鬼蜮,如果不能全部消滅它們的話,也應該立個警示標語讓人們不要靠近.

"對了,那個日本人的犬鬼為什麼會突然變得很強大,前一天我見到它時還遠遠沒有這麼強大."

小雪道:"這個可能跟距離有關系.有的式神與主人是共享修為關系,它離主人越遠能力就越弱,距離越近能力就越強.你前一天見到它時,可能它的主人在很遠的地方,今天它的主人就在身邊,如果它的主人施法成功,它附到紙犬上變成實體,還會更厲害."

我急忙問:"萬一式神變成了實體怎麼辦?"

"那當然是先破了它的邪法,其實也很簡單,黑狗血之類的穢物潑到它身上就行了,這些本來就是旁門左道,難登大雅之堂."

我有些好奇:"那麼你離我遠了會不會能力降低?你算不算是我的式神?"

小雪笑道:"華夏之人不稱式神,稱為侍神,雖然我們是朋友關系,但對外人來說,我就是你的侍神.我的修為雖然可以借用給你,但我是獨立的,不論離你多遠能力都是一樣的,但是我與你共用魂魄,還是不能離你太遠,我們之間還是有些微妙的影響."

侍神我是知道的,道經上面總是說某某天尊有幾十萬天女,玉女侍奉,那就是侍神.不過我從來沒有把小雪當奴仆,她沒有侍奉我,我們是朋友關系,所以我覺得從字面意思來理解她不是我的侍神.

因為是第一次遇到了日本陰陽師和式神,所以我的問題也特別多:"小雪,犬鬼到底是什麼東西,是鬼還是妖?"

小雪想了想:"我覺得它不是鬼也不是妖,而是魔!"

"魔?"

"對!人死後的陰魂,我們稱之為鬼,東瀛人卻稱為怨靈.東瀛人所說的鬼,是頭上長角的怪物,我們一般稱為魔,現在中原非常罕見了,我也沒有見過實體的魔.所以犬靈就是一種以狗的形狀出現的,靈體的魔."

我接著問了小雪許多關于式神的問題,不過小雪所知也有限,日本陰陽師與式神之間的關系是很複雜的,有的是朋友關系,有的是主仆關系,有的是強行控制,有的甚至是式神在控制著陰陽師.有的式神是獨立的,有的式神是與主人共享修為的,我們遇到的這一個犬鬼,就是與主人共享修為,所以一損俱損;它們之間是強制控制關系,所以犬鬼暴怒後'逆風’噬主了.

車子到了附近的派出所,我被帶進了審訊室,這是我第一次來這種地方,不過民警的態度還算好,主動給我倒了茶水,一個問話一個記錄.這件事忽略了斗法的過程就很簡單,我一口咬定那個日本人是自己摔死的,我雖然打過他幾拳但絕對不會致死,我堅信法醫檢查的結果也不是被人打死的.因為我確實沒有殺人,所以我很鎮定,即使他們有測慌儀我也不怕.

問訊的民警反反複複問了幾遍,最後讓我在記錄本上簽字.我以為這樣就完事了,不料過了一會兒王隊長單獨進來,反手把門關上,走到我對面雙手撐在桌子上,微俯身緊盯著我,有如一只老鷹在盯著兔子.

我很反感他這樣盯著我,而且該說的我已經說過了,所以我很不客氣地與他對瞪,暗運《本經陰符七術》之散勢法,精神力量越來越強大,雖然我坐著比他低,散發出來的氣勢卻超過了他.

說實話,我不喜歡他.之前沒有太注意觀察他,只覺得他面帶風霜,表情嚴肅,眼光銳利,是個好刑警,此刻近距離瞪視,我看出了他滄桑中帶著一絲油滑,精明中帶著狡詐,身上又帶著酒氣.我幾乎可以肯定,他本來是一個正直的,有實力的人,但是在官場中混久了,已經有了官場習氣,並不是我心目中的正義使者,況且我從來都不喜歡"公家"的人.

小雪的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:"沒錯,這人氣色不正,私心已經很重了.我可以捉弄他一下嗎?"

"別,現在千萬不要給我添亂."

上篇:第二十五章 虎一樣的隊友 為馨語晴聞加更     下篇:第二十七章 古塔陰謀 為蘿莉敏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