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七章 古塔陰謀 為蘿莉敏加更  
   
第二十七章 古塔陰謀 為蘿莉敏加更

我與王隊長互瞪了不到十秒鍾,王隊長的眼光開始閃爍,然後避開了我的眼光:"呃,你叫張玄明是吧?"

"是的."

"你與林**是什麼關系?"

"這個我已經回答過了,我是他的顧問."

"具體什麼顧問?"

"投資理財,居室擺設等等,他想知道什麼我就回答什麼."

"你有什麼資曆可以當別人的顧問?"

"這個決定權在林先生身上,他覺得我有資曆我就有資曆."

"你認識死者麼?"

"不認識."

……

王隊長東問一句,西問一句,我有些不耐煩了,正要反駁他幾句,他突然不說話了,從文件夾中抽出一張放大的相片遞給我:"這個你有什麼看法?"

我眼光落到相片上面,不由得暗吸了一口冷氣,這是一具干尸的頭部和上半身,看起來極度惡心.如果是真正的干尸,可能還沒有這麼惡心,實際上這是一個人被快速吸走精血變得干癟,皮膚松垮折皺並且帶著觸目驚心的蒼白,有的地方又筋骨凸露,一張臉更是恐怖到了極點,在我所見過的恐怖東西中,只有猛鬼山寨的"人樁"可以一比.

歐陽真菲曾經對我說過,石塔寺里面有一個和尚死得很離奇,像干尸一樣,這張照片中的死者是光頭,毫無疑問就是那個和尚,真沒想到這事居然還會與我有交集.

我定了定神:"什麼意思?"

王隊長冷笑:"今晚的死者雖然沒有脫水這麼嚴重,卻也有類似的地方,既使他不是你殺死的,你也一定看到了什麼."

我開始有些緊張起來,因為牽涉到了兩件神秘死亡案件,如果王隊長破不了案,上面壓力又很大,他就有可能找一個替死鬼,而我就是這個替死鬼的最好人選.林先生與他是商與官的關系,平時可以稱兄道弟,大碗喝酒大塊吃肉,一旦有了利益沖突就會翻臉不認人,只怕林先生也保不住我.

我不動聲色道:"今天我只是幫忙抓小偷,沒有殺人的必要.照片上這個人我根本不認識,我才進城三天,有很多人可以證明,你可以去查一查."

王隊長眯起了眼睛:"我沒有說你殺了照片上的人,但是今晚的死者你怎麼解釋?當時只有你們兩個人在場,並且與他有過打斗,你怎麼證明不是你殺了人?"

我很平靜地說:"我沒有殺他的理由,也不可能把他弄成這個模樣,你們的法醫會證明我無罪的."

王隊長陰沉著臉,點燃一支煙吸了起來,狠狠吸了幾口之後說:"你騙不了我,你一定有些事情沒有說出來,為了你自己的前途著想,我勸你還是說出來."

毫無疑問石塔寺的和尚是被犬鬼弄死的,如果一開始王隊長就真誠地求教,我會盡力幫忙,知道什麼就說什麼,可是他居然敲山震虎來威懾我,這讓我很反感,沒聽說過人敬我一尺,我還人一丈麼?

但是我什麼都不說,只怕也不能脫身,想了想,我還是決定給他一點提示,能領悟多少是他的事,怎麼結案也是他的事.破案是他的本職工作,我又沒吃國家的俸祿,替他操那麼多心做什麼?

我假裝突然想起的樣子:"對了,那個小偷發狂之際怪叫幾句,我聽不懂他叫的是什麼,聽起來有點像電影里面的日本鬼子,這個算是線索嗎?"

王隊長眼睛一亮:"你再仔細想想,還有什麼?"

"呃,我覺得這個小偷像電視劇里面練邪功的人,什麼天魔解體**,化功**,血魔真經之類,最後應該是走火入魔自爆了,否則不會把全部血都噴出來."

"胡說八道!"王隊長怒喝一聲.

我知道他不會信這些東西,他只信科學,只信偵破手段,連邪功自爆這種比較"現實"的東西他都不信,那麼式神,犬鬼之類普通人看不見的東西就更不會相信了,多說無益,我干脆閉上嘴不說話了.

王隊長也知道不可能再從我嘴里挖出有用的東西了,很郁悶地走了.

直到下半夜我才見到林先生和凌楓飄,林先生是個做大生意的人,各種場面都能應付自如,而且他當時並沒有在現場,沒人刁難他;凌楓飄從小就在江湖飄,也是個老油條了,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,顯然也沒什麼問題.

林先生的面子還是頗大的,有民警給我們買了熱騰騰的魚丸和果凍一樣的水晶糕,特色小吃,相當不錯.王隊長和一些民警在忙碌,沒怎麼理我們,但不許我們走.

第二天天亮後,沾了林先生的光我才允許離開,但不能離開福州,要隨叫隨到.這讓我很郁悶,我恨不得立即回去帶師父過來治病,這一拖得拖多少天?

林先生的司機開車來接我們,在路上林先生才問:"小張,昨晚到底是怎麼回事?那個人是怎麼死的?"

"那人是一個很厲害的日本陰陽師,你的狗就是他弄死的,所有怪異事件也是他弄出來的,目的可能是想偷你的靈玉……他不是我們殺死的,是自己魔功失控吐血死的."我心里有點懷疑,可能那個日本人不是為了玉符而來,但也不能排除是為了偷玉符,我還沒有頭緒,所以沒有多說.

林先生很憤怒地用方言罵了一句,然後說:"死了活該,可是,他會不會還有同黨?"

"應該沒有了,據我所知,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,真正的陰陽師比大熊貓還稀少,像他這麼強悍的陰陽師是非常罕見的,不可能一抓一大把."

林先生與司機用方言交淡著,大概是在說昨晚的事,後來我發現車子是朝于山馳去.

院子門口有幾個像是協警的人守著,不許車子進去,不過看在主人的面子上,還是允許我們步行進屋.日本人的尸體早已移走了,院子里到處牽著警戒線,地上畫著一些白線,我們不走進警戒線就可以.

林先生進入臥室,大概是去檢查他的收藏品了,司機留在外面與協警聊天,我左右沒事,便拿出地圖攤開來看.凌楓飄立即湊了過來:"哥,這是什麼東西,有寶藏嗎?"

"你看這像是什麼?"我反問他.

"這是福州的古地圖啊,不過這是複印件,不值錢."

這小子,就知道錢,我瞪了他一眼,低聲問:"你昨晚請誰上身?有這樣的本事也不跟我說一聲!"

凌楓飄立即揚眉吐氣,挺起胸膛:"他是我的祖師爺,我師父說他算是鬼仙了,以前我請過幾次都沒有成功,我師父說這個祖師爺愛喝酒,喝點酒會更容易請到,昨晚我一急還真被我請來了,哈哈……"

"那麼你能跟他進行溝通嗎?"

"溝通?"

"就是跟他對話,叫他傳一些失傳的絕學給你."

凌楓飄有些茫然地搖頭:"應該不能,我只能感應到有一股靈力附到了我身上,然後我就什麼都不怕了,好像自己變得很強了,也沒多想就動手揍人."

看樣子只是借到力量,可能還有他說的祖師爺的一點元神和氣息,並不是真正的祖師爺來了.

師父曾經對我說過,請神術只能借用請來的神靈(鬼)的一部分力量,同時還要消耗自己的靈氣,如果沒有足夠的基礎支撐不了多久,會嚴重透支自己的身體.請神術有很多種,絕大多數都只是獲得一點不是很明顯的能量,像凌楓飄這樣請神之後有如神人親臨,個性十足能力超強,實屬罕見.

學請神術的人必須具有特殊的體質和通靈能力,還要與某一位神靈具有"共性"才容易勾通,請神時還有許多禁忌,可能對自己身體造成極大損害,這是一種容易入門卻很難精通的法術.術有專攻,並且各門各派秘不外傳,雖是同宗卻不同系,所以我也沒有多問他.

我繼續研究地圖,很快眼光就被地圖中央兩個多層寶塔的圖案吸引了,這兩個塔相距不遠,圖案相似,沒有標注文字,但一黑一白,應該就是烏塔和白塔.

福州城就是建在太極福地的"穴"眼處,整個城池是圓形的,形如太極,中央的烏山和于山則相當于太極圖中的黑白兩個小點,這是相當于陣眼的地方.烏塔和白塔分別坐落于烏山和于山上,應該是用來鎮壓兩座小山的靈氣不會外泄,一旦兩座塔損毀,靈氣外泄,整個太極福地的平衡局勢就會被打破,輕則全城氣運降低,災害頻生,重則發生大地震,大洪水等滅絕性災難!

我嚇出了一身冷汗,這不是我妄加猜測,而是很明顯地在這張古地圖上顯示出來,而且這兩座塔在唐朝時就建成,後來雖然有損毀很快又重修,一直矗立到如今,絕對是有原因的.兩座塔都是七層八角,並且怪異地弄成一黑一白,白主陽,黑主陰,這不正是對應太極之中的少陰與少陽嗎?

石塔寺的和尚離奇死亡,于山上林先生家發生靈異事件,這兩件事看似毫無關系,其實卻有必然聯系,因為這兩個地方離烏塔和白塔很近,這一定是那個日本死鬼搞的陰謀.之前我以為日本陰陽師是來偷玉的,所以有很多地方想不通,只是隱隱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,現在豁然貫通了!

我猛地想到了歐陽真菲家的"台灣攝影師",他形跡可疑,又對古塔很感興趣,莫非跟日本人是一伙的?或者他本來就是日本人!他入住歐陽真菲家的小店,不是對西禪寺的新塔感興趣,而是想要接近歐陽真菲,接近歐陽真菲的原因則是因為歐陽真菲的爺爺在石塔寺!

我跳了起來:"快,我們快走,歐陽真菲有危險!"

凌楓飄端了一杯滾熱的茶,正微閉著眼睛在輕輕地吹,被我嚇得茶水潑在大腿上,不由得慘叫起來,連連蹦跳.

烏塔白塔

上篇:第二十六章 古地     下篇:第二十八章 太極福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