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章 秘道  
   
第三十章 秘道

我和凌楓飄,歐陽宜明一起回到石塔會館,發現烏塔旁邊也有兩個便衣守著,附近還有三個暗樁,總共是五個人.

我們都松了一口氣,小鬼子不可能來很多人,即使來了三五個,也不敢公開破壞吧?

石塔會館緊臨烏塔,坐南向北,四面圍牆,是清代的舊建築,已經有些破舊,占地約五百平方米,館內南面是戲台,北面是大殿,供著關帝神像.此處建築已經被列為文物保護單位,歐陽老爺子表面的身份就是看守石塔會館.

進去之後,歐陽宜明張羅著給我們燒水泡茶,我則拿出古地圖繼續研究.小鬼子非常狡猾,地圖上沒有作何他們的標記,如果不是我剛好懂一些風水學說,拿到這張地圖也看不出什麼名堂來.現在我雖然嚴重懷疑他們要破壞兩座塔,但是從這張地圖上也看不出他們具體計劃.

小雪突然說:"公子,你太不了解東嬴細作了,他們不會把塔推倒,只會悄悄地把塔下面壓著的寶物偷走,這樣也是可以破壞風水的."

我吃了一驚,但卻有些想不通,即使兩座塔下面真有寶物,不把塔推倒也不可能盜走吧?

小雪道:"那麼挖地道呢?換了是我就從地下挖地道過去."

小雪的本體是狐狸,所以很容易就想到了打洞,但這不合理,因為挖地洞是一個大工程,需要長時間挖掘,況且挖出來的洞口和大量泥土一定會被人發現,人跟狐狸挖洞可不一樣.

"那麼如果有現成的古地道呢?以前我就鑽過很多古墓……"

一語驚醒夢中人,我瞬間嚇出一身冷汗來.林先生的別墅離白塔很近,石塔會館也緊挨著烏塔,都是很早建成的,誰能保證這些古建築下面沒有密道?說不定這兩處建築,就是用來掩藏兩座塔的地下出口!

林先生別墅里發生的靈異事件,我一直以為是日本陰陽師想要偷玉符,但從他身上搜出來的地圖證明他不是來偷玉符的.他制造靈異事件是為了把林先生一家嚇跑,才好在別墅里尋找地道入口,但他也怕會引起中國修真界的重視,所以最初沒有弄出太大動靜.林先生不肯離開,我和凌楓飄,陸晴雯,高峰又加入湊熱鬧,離鬼節越來越近,日本陰陽師急了,這才驅使犬鬼把陸晴雯他們趕走,昨晚又親自來找密道……

我急忙問正在泡茶的歐陽宜明:"老爺子,這里有地下密道嗎?"

"地下密道?沒有,沒聽說過."

"那麼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?比如能深入地下的古井,深溝深坑之類?"

歐陽宜明急忙道:"有,這個有,還是一口大井呢.據說有一次福州鬧大瘟疫,有位道士把草藥放進井水中,治好了很多人的病,後來立了一塊石碑,名做'西丹井’……"

"快帶我去看看."

歐陽宜明也緊張起來,急忙放下茶壺,帶著我往外跑,我一邊走一邊把我的猜測說了出來.

古井沒有井欄,已經用兩塊半圓形的石板拼成圓形蓋住,井口地面處用四根大條石砌成個"井"字形.我們挪開石板,井壁是用青磚砌成,直徑兩米左右,從水面到地面有兩米五左右,水底下無法確定有多深.像這樣的大水井在南方是很罕見的,石塔會館不可能有大量人居住,用得著這麼大的井麼?

我正想脫衣服下去,小雪說:"不用下去,我已經感應到了,井底有一個機關,可以進入一條狹窄通道,通道就是通往烏塔方向.這種機關不容易解開,要按照一定的順序把磚塊壓進去才能打開,如果按錯了,整個通道都會崩塌."

我抬頭問歐陽宜明:"老爺子,下面有密道,要把一些磚塊按照一定的順序壓下去,你知道開啟的方法嗎?"

歐陽宜明皺起眉頭,"我根本不知道下面有秘道,更不要說開啟秘道的方法了……不過我祖上倒是有留傳一段口訣,與數字有關,我一直以為是練功口訣,百思不得其解.這口訣是……"

"不要說出來!"我急忙阻止了歐陽宜明,雖然附近沒有人,卻不能保證沒有被人安裝竊聽器,按照小雪的說法,日本陰陽師往往也是間諜,肯定有這些器材.

很顯然沒有人下過井,更沒有人進去過,只要歐陽宜明不說就沒有人能進去.既然這里有秘道,那麼林先生的家里也一定有,林先生不知道有沒有在別墅里……我急忙掏出手機,撥出了林先生的手機號碼,但是語音提示對方已經關機.

大半個小時前我還給林先生打過電話,怎麼突然就關機了?而且那時他還在別墅里!我開始緊張起來,對凌楓飄和歐陽宜明說:"林先生家肯定也有密道,上次那個鬼子搞出靈異事件來,就是要逼他離開.剛才林先生還在別墅里,現在卻關機了,只怕有些不對頭!"

"趕緊報警……"凌楓飄剛說出四個字,急忙閉上了嘴,給自己一個響亮地耳光,我們還敢報警麼?

"這里他們進不去,暫時沒問題,我們快去于山看看."我急忙跑到歐陽宜明住的地方,拿上之前就存放在他這兒的小布包,里面是我的法器和施法用的東西,綁在背上與兩人往外走.

凌楓飄問:"老爺子都不知道有密道,鬼子怎麼可能知道?"

"早上老爺子不是說了,他們家祖上有相關記載,抗日戰爭期間古書遺失了,肯定是落到了鬼子手里.還有曹家的後人好賭成性,要是有心人靠近他,有什麼秘密挖不出來?最後他意外死亡,只怕也不是意外."

歐陽宜明立即道:"有道理,小張你的頭腦轉得很快.對了,這段時間有個中年人經常來找我下棋,跟我談些古陣法之類的東西,還送了我一副棋子,兩盒茶葉,難道也有問題?"

毫無疑問也是日本人,我急忙問:"你都對他說了些什麼?"

"這個……就是一些閑聊吧?我還是知道輕重的.我說的就是今天早上你們來找我時見到的那個人,現在想來他確實有些可疑,還好你們來找我,否則他今晚肯定也會用什麼辦法來對付我了."

我突然想起一件事,我一直懷疑"台灣攝影師"接近歐陽真菲別有目的,假如他綁架歐陽真菲逼老爺子說出口訣怎麼辦?我曾要求王隊長派人去保護歐陽真菲,但估計他沒有當一回事.我急忙掏出手機,撥打歐陽真菲家店鋪的公用電話.

"誰啊?"電話那頭傳來歐陽真菲母親的聲音.

我急忙說:"小菲在家嗎?"

"不在,出去玩了!"

我更加心驚:"什麼時候出去的?去哪里了?有沒有民警跟著她?"

"好啊,又是你,自從你來了之後她就收不住心了,整天往外跑,從現在開始不許找小菲,明天就給我搬出去,醒應忙(神經病)……"

歐陽真菲的母親很生氣,"拍"的一聲掛斷了電話.

我很無語,把電話交給歐陽宜明,當媳婦的不能掐公公的電話吧?不料歐陽宜明打了三次對方都不接.

"老爺子,你還是回家去看看吧."

歐陽宜明稍一猶豫,立即搖頭:"不必,也許她是去同學家玩了,如果日本人真對她下手,現在我回去也太遲了,還是去白塔要緊!"

難得他能如此鎮定,我暗生敬佩,要是我遇到這樣的事估計要陣腳大亂了.

烏塔與白塔直線距離不遠,只隔著八一七中路,法海路兩三個街區,主要是無法直線前進要繞不少路.我和歐陽宜明跑得快,凌楓飄在後面追得氣喘籲籲,漸漸掉隊.

不到半個小時我和歐陽宜明就到了林先生的小院前,里面黑漆漆一片,沒有看到協警,也沒有看到保安.前一晚的事情應該處理得差不多了,協警可能都撤走了,可是保安呢?

我示意歐陽宜明放輕腳步,靠後一些,我先潛了過去,因為我有夜視的優勢,腳步也特別輕快.

大門是關著的,我輕推了一下,從里面鎖上了,那麼里面一定有人!我側耳靜聽,卻又沒有聽到聲音,也沒有感應到異常的氣息.

我後退一些,抬頭往上看,有一扇窗戶沒有關住,並且二樓有外伸的走廊,于是助跑幾步,輕輕一躍鉤住了走廊邊沿,翻身上去.

小雪告訴我樓上沒有人,這時下面傳來了一聲輕微的悶響,我進入屋內,輕手輕腳沿著樓梯向下.走到大廳也沒看到人,那麼敵人就是在某個房間里,我沒有急著去找人,先打開了大門讓歐陽宜明進來,然後示意他輕聲,還是跟在後面.

我嚴重懷疑林先生已經落進日本人手里,所以想要突然襲擊,把林先生救出來,否則我們會非常被動.

又有一聲輕微悶響傳來,感覺是在腳下,但我腳下地面卻是完整的.其他房間的門都關著,只有林先生的臥室門半掩著.

小雪道:"我感應到了,我們腳下有一條秘道,有三個人正在推一扇石門……密道入口在那邊主臥室內,里面還有兩個昏迷的普通人."

兩個昏迷的人應該就是林先生和保安,看來敵人都下地道推石門去了,來得正是時候!

上篇:第二十九章 最後一個守護者 給所有朋友拜年!     下篇:第三十一章 噩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