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六章 化魔 為馨語晴聞加更  
   
第三十六章 化魔 為馨語晴聞加更

小雪很少失態過,從我遇到她到現在,只有進入蛇場谷時她感到畏懼和不安,此時我已經要殺死馬頭鬼了,她為什麼如此緊張?

我對小雪有絕對的信任,所以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還是立即選擇逃開.這時歐陽宜明已經把馬頭鬼拖到了外面寬的地方,我有逃出去的空間了.這時我也感應到了馬頭鬼身上傳來可怕的邪惡氣息,那是一種讓人窒息的死亡和絕望的恐懼.

"快跑,快跑,我毒氣攻心,不要管我……"歐陽宜明嘶聲吼叫,嘴里在噴出血水,他被馬頭鬼踹了好幾腳,估計已經嚴重內傷,全憑一股勇氣支撐著.這時我才注意到他一邊手臂被割破,已經青紫腫脹,可能是之前被忍者的毒鏢或毒匕首劃破了.

我不敢再遲疑,以最快的速度往出口沖去,抱起了昏迷在地的歐陽真菲,在拐彎的最後一瞬間,我回頭看了一眼:馬頭鬼的身體已經縮小干癟,變回了人形如同干尸,一團紅色的氣霧正在向歐陽宜明罩去,歐陽宜明的雙手只剩下皮包著骨頭,血肉全無……

我立即想到了王隊長給我看的照片,石塔寺那個死掉的和尚也是這個樣子!

我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,但我很清楚如果我不盡快逃離,我和歐陽真菲很快也會變成干尸!我抱著歐陽真菲狂奔,沿著通道沖到了放金壇的石室,這時我感應到那一股恐怖又邪惡的氣息已經沿著通道追來了,速度比我要快得多.

唯一的出口就是我進來時的磚砌通道,外面有許多人堵著,肯定出不去,但是我沒有別的選擇,只能鑽入去.果然,還沒走到一半我就遇到了凌楓飄,他正在用姓司馬的少年擋住外面的人進來,再往外是迷藏老道和武警,只有兩尺來寬的磚砌通道被完全堵死了.

"快用你的轉圓心法!"小雪在我腦海中大叫.

我急忙集中精神,運起《本經陰符七術》之轉圓法,氣海內的陰陽二氣急速旋轉,往外擴張,小雪的靈氣也源源不斷注入我的氣海之內.說來可憐,我們兩個這時都是山窮水盡,沒有多少靈氣可用,這一瞬間我都猶豫要不要動用本命元氣了,短命至少比立即死掉好,要是這下擋不住,我就直接變成干尸了!

我不能只顧了自己,歐陽宜明把活命的機會讓給了我,我怎能丟下歐陽真菲?一時之間沒有別的好主意,我只能把她放在地面,然後用整個身體壓住她,並且以外放的靈氣護住她.我實在是沒有更多靈力用來保護她了,這樣壓在地上,我的身體可以擋住她,地面應該也是安全的,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護她,至于避嫌之類這時實在是顧不上了.

事有湊巧,歐陽真菲卻在這時醒了,黑暗之中她看不清是誰,感覺被人壓住,立即用力掙紮並且驚叫起來:"救命啊……"

"有危險別動!"我緊緊壓住了她,雖然沒有任何吃豆腐的念頭,但是壓著一個妙齡少女還是讓我有些尷尬.

"飄飄小心後面!"我不知道他有沒有學本經陰符七術,所以沒叫他使用轉圓法,而是叫他小心,讓他自己判斷.

邪惡氣息以極快的速度逼近了我身後,凌楓飄驚呼一聲,丟下小司馬雙手抱頭蜷縮成一團.小司馬這時還是昏迷的,失去了扶持自然倒下,于是迷藏老道變成了第一個站著的面對邪氣的人.

"哪來如此邪惡魔物?"迷藏大吃一驚,立即掐訣聚氣,他沒有時間也沒有空地用來布罡踏斗了,只能以最快速度聚集本身修為.

那一團紅光魔氣——我不知道它現在是算日本人還是算馬頭鬼,只能暫時稱它為魔氣了——沒有沖向迷藏老道,而是撲向了我,這一瞬間我有一種被打入極深海底的感覺,似乎全身都被壓碎了,在巨大的壓力下,感覺體內的靈氣和血肉都要從七竅和毛孔中噴礴而出.

幸好那種可怕的感覺只是最初一瞬間很強烈,我挺住了,接下來的壓力沒有那麼大了,倒是我的雙腿開始麻木,失去知覺.我心中大駭,難道我的雙腿已經開始變成枯骨?我再也顧不上什麼心法了,聚集全部靈力與腿部入侵的魔氣對抗,不過我還是用身體護住了歐陽真菲.歐陽宜明可以舍命救我,我也就舍命護她!

我這三年的苦練沒有白費,加上小雪雖然不強但卻非常精粹的靈力,勉強阻止了魔氣往上延伸.這時迷藏掐訣聚氣已經完成,暴喝一聲向前打出,我立即感覺壓力一空,然後魔氣向迷藏撞去.

迷藏迅速從懷里掏出一個雕刻有虎頭和符文的令牌,大喝一聲向魔氣團刺去,這一瞬間我看到了一只白虎虛影一撲,幾乎把魔氣團擊散.但白虎虛影只是一晃就消失了,魔氣反而向前撞去,迷藏驚叫一聲不好,向後跌退,手里的令牌碎成了好幾塊.

我也吃驚不小,這究竟是什麼東西,怎會如此厲害,比前一天晚上的犬鬼強太多了!

小雪道:"我也不知道,據我所知馬頭鬼是屬于比較低級的式神啊?可能那個東嬴陰陽師舍身飼魔,把自己變成惡魔了吧……咦,你怎麼還壓著人家啊?"

暈,小雪怎麼變成醋壇子了,我把歐陽真菲壓在下面是為了保護她,沒有別的意思,別人不清楚,小雪還會不知道麼?我急忙跳起來,當年為了抗日還國共合作呢,現在我跟迷藏主要是誤會,沒有不共戴天的仇,當然要一致對外,先解決了這個邪惡的東西再說.如果我不幫助迷藏,等它殺了迷藏,估計我也逃不了.

我的靈氣幾乎全部耗盡了,短時間內無法補充,所以咒語法訣之類的東西已經發揮不出威力,我果斷抽出了桃木劍和毒刺匕首向前沖.但讓我沒有想到的是,迷藏跌坐在地,魔氣卻從他頭頂上方穿過,外面傳來了一聲極為淒厲的慘叫,它竟然越過了迷藏去殺沒有抵抗力的武警.

迷藏立即跳了起來,大叫:"外面的人快退,快退……"

小雪也在我腦海中大叫:"不好,它殺死的人越多,吸收的精血越多,就會越強大!"

這一點我也隱約想到了,但是以它現在的強大,精疲力盡的我哪里還有辦法?迷藏追了出去,我也緊追了出去,凌楓飄怪叫:"怎麼回事?哥,剛才那是什麼東西?"

通道內驚叫聲響成一片,我被迷藏擋著看不見,混亂中也不知死了幾個,受傷幾個,我往外跑時至少踩到了三具干尸.此刻我想到的不再是自己的安危了,而是讓此魔沖進城里不知會害死多少人,所以絕對不能被它逃走.我不是想充英雄,但是身臨此境,我卻不能不拼命.

外面驚呼聲,叫喊聲,甚至還有槍聲,我相當無語,這種時候槍還有用嗎?我沖出通道時又親眼看到了一個武警倒下,全身都在冒出紅光,轉眼之間就干枯了.那一團魔氣已經可以直接用肉眼看見,像是由血霧凝聚成的人形,似乎頭頂有一雙角彎,極度邪惡的氣息和濃重的血腥氣充斥整個房間.

房間里面的燈已經開了,人多得超乎我的想象,林先生和保安已經被松綁並且清醒,驚恐地縮在一個角落;離他們不遠的地方是高峰護著陸晴雯,陸晴雯一只手用布條吊著,兩人也是一臉驚懼;他們的對面和側面各有一個武警,端著槍全身都在抖;門外還有幾個武警和民警,其中一個正是王隊長!

迷藏就在我旁邊,大叫道:"不要開槍,不會道術的都後退,會道術的分散開包圍住它,絕對不能讓它逃走了!"

每一個人都知道此刻萬分危急,顧不上自身安危分散開,拿出自己最強的法器,包括只有一只手能動的陸晴雯也加入了.迷藏手上拿的是一個三清鈴,高峰用的是天蓬尺,陸晴雯上手拿的是曾經用來打過犬鬼的乾坤圈,我拿的是桃木劍和毒刺匕首.凌楓飄最慘,手上什麼都沒有,不過他也有絕招,立即開始施法,請他的祖師爺上身.

魔氣被我們包圍,卻沒有急著逃走的意思,而是不停扭動幻化,散發強大氣勢,赫然是在示威!它吸了四五個人的精血,變得非常強大了,我們雖然圍住了它,卻沒有一個人敢輕舉妄動.事實上除了凌楓飄是生力軍,其他人都已經損失慘重,甚至是強弩之末.

"老道,怎麼辦?"我求助于迷藏老道,畢竟他比我多活了幾十年,又是正規的道士,應該有些壓箱底的本事吧?這時我才注意到他並不是太老,可能只有四十多歲,長得還挺有幾分仙風道骨,因為蓄了一大把漂亮的長胡須,乍一看錯以為是個老道.

"只能布陣……呀,來不及了!"

確實來不及了,因為那一大團魔氣猛地放大向我撲來,它最恨的人是我!這一瞬間整個房間里都充滿了狂暴邪惡的氣息,我的感覺就像是面對萬丈高空沖擊下來的瀑布,它還沒有撞上我,我已經身不由己地後退.

後面就是牆壁,我已經退無可退,就在這一瞬間,我身邊不遠的地方突然一股強大的,溫暖聖潔的氣息湧現,有如海嘯般澎湃向前翻卷,把魔氣遠遠推了出去.

上篇:第三十五章 馬頭鬼     下篇:第三十七章 蘆屋家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