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章 招魂  
   
第二章 招魂

我急忙沿著樓梯跑上樓,林梅正扶著我媽從谷倉里面鑽出來,身有上許多灰塵和蜘蛛.師父家是一棟很大的老宅,只有他一個人住,可以躲藏的地方很多,谷倉里堆滿了雜物,正好可以用來藏身.

我媽用手捂著胸口,臉色很蒼白,蒼白中還有點發青,我急忙過去扶住了她:"媽,你怎麼樣了?"

"沒事,我沒事……"

我媽強裝笑容,她有很嚴重的心髒病,但不論病得多重都是說沒事,平日該做什麼還是做什麼,所以我根本不清楚她的病情有多嚴重,承受了多少病痛.她和我師父一樣,他們這一代人吃了大多苦和屈曲,已經不把可以忍受的痛苦當作痛苦,也深知生活的艱辛不給子女們增加負擔.

"到底發生了什麼,到底是誰害了你師父啊!"我媽哭了起來.

我望向林梅,她欲言又止,望了我媽一眼,顯然是有話不便當著我媽的面說.于是我先扶我媽下去,倒了一杯溫水給她,然後把林梅單獨叫了一邊.

沒等我開口,林梅就先說了,她知道師父出事後,立即去師父家,然後給我打電話.給我打電話之後,她也考慮到了不能去別人家,本來是想躲到鳳頭殿的空棺材里面,又怕會把我媽嚇壞了,所以她決定躲到師父家,敵人已經走了,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回來.她往我家去接我媽時,剛好我媽也往師父家來了,兩人在路上相遇,那時師父的牌友去找別人了,所以沒人看到她們進入師父家.

我暗呼僥幸,師父的牌友到師父家時,敵人剛剛離開,他熟悉道路走的是近路,比敵人先到我家,林梅和我媽聽到噩耗急忙去師父家,剛好避開了遲到一步的敵人.

"來師父家的時候,我遇到了一伙人……"林梅望著我有些遲疑,不敢再往下說.

我握住了她的手:"現在沒事了,不要害怕.你看到了什麼人?"

林梅的手開始顫抖,臉上露出驚恐又憤怒的樣子:"我,不敢知道是不是看錯了."

"你說!"

"我……我在路上,很遠就看到了有人走過來,因為覺得眼生所以避到了一邊,我看到了五個全身穿黑衣服的人,其中有一個是女人,看起來像是,像是……"

我全身發冷,手也開始顫抖起來,因為我猜到了她說的是什麼人!外來的人能夠准確找到師父家和我家,必定是有人帶路,而且這個帶路的女人誤以為坤卦玉符還在師父的手里,所以先去了師父家,知道坤卦玉符在師父手里的女人只有一個——陳星!

果然,林梅艱難地吐出兩個字:"陳星!"

我的心中一陣陣刺痛,腦袋嗡嗡作響,心里只有一個聲音:她為什麼要這樣?她為什麼要這樣……我拒絕了她,她可以來報複我,把我大卸八塊我也認了,為什麼要害死師父?師父是很支持她的,是希望我娶她的,她怎能向師父下毒手?

如果我同意與陳星的婚事,這一切就不會發生,是我違逆了天意和命運才導致這樣的結果,是我害死了師父!我又悔又恨,胸膛里面有一團火在燃燒,胸口悶得幾乎喘不過氣來.

可是天意和命運到底是什麼,無法改變的事實就叫天意嗎?經過努力改變的結果是否還是命運?人要怎麼樣才能掌控自己的命運?我真的很迷惘.

林梅哭著問:"她,她怎麼能這樣,怎麼這麼狠毒啊?"

我不知道,事實上我並不是很了解她,而女人一旦感情受挫,就有可能做出瘋狂的事來,但是她害死師父就大錯特錯了!

小雪在我心里突然道:"公子,你不必過于自責,這個大禍的源頭是那塊玉,那塊玉是你去云頂山得到的,而你去云頂山卻是師父安排,這其實也是一種因果……"

"你閉嘴!"我憤怒地吼叫.

"我就不閉嘴,我早就說她不是好人了,你要是肯早點相信我,早點把她趕走,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."

我真正暴怒了:"要不是當年你把她弄到我床上,會有這麼多麻煩嗎?"

小雪不說話了,其實我知道她是好意,她是希望我不要太自責,氣壞了身體,最愛我的人也許不是她,最了解我的人絕對她.我想到什麼她立即就明白,所以我也不必向她道歉.

我問林梅:"陸成山在那些人之中嗎?"

林梅搖頭:"我沒有看到,那些人全身黑衣並且包住了臉,但是我聽到了一個人自稱'貧道’,應該是道士."

林梅沒有認出陸成山,並不代表陸成山不在其中,至少這些人是陸成山派來的.按我推測,陳星離開之後,心有不甘,于是找當年的陳校長打聽到了陸成山的聯系方式,告訴陸成山我身上的狐狸精還沒有死,希望陸成山來除妖.陸成山懷疑我拿走了玉符和藏寶圖,肯定向陳星打聽,剛好陳星見過玉符在我師父手里,于是陸成山叫她帶路……

師父遇難,可能是被逼供致死,也有可能是陳星叫那些道士干的,她並不知道我師父對她的關愛和支持,她要殺了我最尊敬的人來報複我,甚至想要殺了我媽和林梅!我咬牙切齒,恨不得立即去北坑村一拳斃了她,這個賤人!

林梅撲進我懷里哭了起來,嗚咽著:"她……她是不是因為我才殺了師父?"

"不,這不關你的事,這完全是我的決定!"我輕輕拍著她的背,要說有錯,那也是我的錯,可是我沒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愛人麼?她兩次到了我床上都不是我希望的,她找上門來也不是我能預料到的,這是命運強加到我身上的.

事已至此,我只能強忍悲痛,先安排師父的後事.師父和我的親友紛紛趕來,自有周家本家的長輩主持,設靈堂,發仆告,請樂隊,接待客人等等.師父的兒女都還沒來,就由我披麻帶孝當孝子,做徒弟和兒子該做的一切儀式.師父生前沒有積蓄,幸虧林先生給了我三萬元,否則我現在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.

其他事情我都沒有反對,只是堅決反對請新興的"洋鼓隊",聲音驚天動地,演奏的流行樂曲亂七八糟,那是對死者的極大不敬,也會驚嚇了亡魂,師父生前就是極力反對的,只是許多人愛面子非要請.在我的反對下,最終只請了傳統的民俗樂隊,奏傳統的哀樂.

師父有制作好的棺材,只要油漆一下就行了,當時雖然推行火葬,但已經有制作好棺材的人還是允許土葬的,師父一輩子沒有趕上好政策,這一次算是趕上末班車了.但是讓我有些頭痛的是師父生前沒有為自己找好墳穴,也從來沒有對我說過這方面的話題,現在突然之間想要找一個風水寶地談何容易?我猶豫再三,決定先在後山一個馬馬虎虎還能過得去的地方建墳,等到我找到理想的地方之後再遷過去.

下午師父的女兒和兒子先後回來了,女兒在靈前干嚎了幾聲,我聽不出聲音中有任何悲痛;師父的兒子一臉橫肉,光頭,臉上有刀疤,不但沒有掉一滴眼淚,還叼著煙抄著胸問我師父留下了多少存款,值錢的東西哪里去了……

我看在師父的面子上,什麼都忍了,最後給了他三千塊,師父的所有遺物由我處置.

我不能沒有與師父告別一聲就這樣天人永隔,當天晚上接近半夜之時,我把幾個守靈的人趕了出去,關起了門,熄了燈,只留下一對白燭.然後開天眼,降低體內陽氣,一手持招魂幡,一手持招魂鈴,開始施法召喚師父的魂魄.

招魂的咒法,有些類似于屈原的詩《招魂》,不過沒有那麼長那麼複雜,內容比較靈活,主要是訴說亡者牽掛的東西,以此引來亡者的靈魂.我還沒念幾句,就看到了師父做著推門的動作從門口走了進來.

師父的模樣一如往日,只是身體是虛的,以前病怏怏的樣子已經不見了,衣服也很乾淨整齊,反而覺得比生前精神得多.我急忙跪了下去,叫一聲"師父"便泣不成聲,但卻不敢大聲,怕沖撞了他.

"起來吧,不要哭."

我腦海中響起了師父的聲音,不由大吃一驚,因為以前我跟隨師父給別人招魂過,招來的魂魄靈識低的只是愣愣站在那兒,靈識強的也只會做一些動作表達意思,無法與生人直接勾通.亡魂不等于靈體,能力是非常低的,甚至會被一陣風吹散,能夠直接影響生人的已經是惡鬼怨靈,不屬于善類了.

我急忙抬起頭來,看到師父表情從容,面目詳和,並無凶厲之氣,這才放下心來.師父走到他經常坐的那張椅子邊坐下,大概是沒有觸覺了有些不適應,又站了起來:"你起來吧,你在城里做的事我都知道了,很好,很好."

我急忙站起來,驚訝地問:"師父,你怎麼能直接跟我說話?"

師父微笑道:"這一次你做下了大功德,臨水陳夫人派來了使者,免去我輪回之苦,將要接引我去富貴善良人家投胎,因念你一片孝心,所以讓我來見一見你,即刻就走."

"啊……"我很震驚,這麼說真的有神仙存在,並且因為我化解了白塔和烏塔的危機記我大功一件了?

師父說:"有徒如此,夫複何求?我很高興,沒有遺憾,所以你也不要傷心."

"不,不,師父我不想離開你,我還有很多東西沒有學會,還有很多道理不懂,我還沒有孝敬你……"

"玄明啊,你心里想要孝敬師父時,就已經是在盡孝了,世上再多享受也是過眼云煙,抵不過一片孝心.至于學業,你已經超過師父了,這也是對師父最好的孝敬."

我實在是舍不得師父走,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:"師父,到底是誰殺了你?"

上篇:第一章 最安全的地方 為 alzq加更     下篇:第三章 致命的打擊 為亦蘫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