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四章 單刀赴會  
   
第四章 單刀赴會

會以未婚妻自居的人,只有陳星;會被誤以為是我未婚妻的人只有兩個,林梅此時就在我身邊,那麼信上所指的人毫無疑問就是陳星!

現在我最想做的是就是把陳星揪出來,活祭了我師父和母親!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,我只是沒有同意跟她苟合,還沒有直接拒絕婚事,她就帶外人來逼死了我師父,嚇死了我母親,我與她不共戴天,她死了活該!

林梅在一邊小心翼翼地問:"怎麼辦?"

"讓她去死!"我極為怨毒地吐出了四個字.

林梅猶豫了一下又說:"我的意思是……我覺得她沒有那麼壞,也許她是被人逼迫的."

我怒道:"要是她不說,別人怎麼知道玉符在師父手里?要是她不帶路,別人怎麼會找到師父家里去?假如是你落到了敵人的手里,你會帶著敵人去害死我師父和我媽嗎?"

林梅立即搖頭,她即使自己死一百次,一千次,也絕對不會害了我的親人.

小雪突然說:"這張紙上有朱砂的味道,墨是上等的松煙墨,所以這字肯定是臭道士寫的,我們去殺了他們,給你師父和母親報仇!"

此言正合我意,不過對方肯定有好幾個人,並且已經有了周密的計劃,我卻對他們完全不了解,直接去肯定要吃虧——連著兩次沉重的打擊,我沒有瘋狂,卻走向了另一個極端,冷靜到了冷血的地步!

我已經失去了一個師父,不能再讓二師父涉險,所以這件事不能讓老林知道,也不能讓林梅去,這是我自己的事情,必須我自己來解決.

小雪道:"可以使用隱身符,提前赴會,他們一定不知道你靠近了,突然襲擊,殺他們個措手不及,然後抓住那個壞女人挖出心來看看是不是黑的!"

我也想到了這個方法,不過畫隱身符太耗靈氣,要消耗掉我和小雪九成靈氣,現在離約定時間只有一個小時左右,畫符之後來不及恢複,以疲憊空乏之身去報仇可不是明智之舉.但是左想右想,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,敵人既然敢約我前去交換,肯定已經有了周密的計劃和安排,不用隱身符我沒有機會.

我立即開始淨手,淨口,擺香案,布罡踏斗,念各種畫符前的必需咒語,一切按最高要求進行.我走的是先天八卦步法,左手持通靈神木印,開始存想與東岳大帝勾通,只有借到神力,我才有可能以較少的消耗畫成隱身符.

以前師父教我的符法,都是與固定的神靈溝通,比如畫五雷符溝通的是雷神,如果與別的神靈勾通效果就會很差甚至沒有效果.可是我從坎卦玉符中學到的隱身符卻沒有溝通神靈這個環節,所以我真不知該請誰才好.

幾分鍾過去,我一點感應都沒有,沒有特定的步罡,手訣,咒語,是很難與神靈溝通的,否則隨便一個有靈力的人都可以請神了,像玉帝這樣知名度高的還不忙死了?還有的神靈必須在做特定的儀式或者畫特定的符箓時才可以溝通,因為這些儀式或符法是ta們所傳,包含有與ta們溝通的方法.

對了,傳我隱身符的老人像是鬼谷祖師,他早已經是神仙了,請他也是可以的.隱身符是他傳的,我是他的門人弟子,請他老人家應該會容易一點吧?

我開始試著與鬼谷祖師溝通,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,還是沒有什麼明顯的感應.這顯然是方法不對的原因,憑著我極好的靈根和威力強大的通靈神木印,以前與神靈溝通都是短短幾秒就成功,哪里用得著這麼長時間?

突然我靈光一閃,坤卦玉符和坎卦玉符內都蘊含無窮的靈氣,卻不知是做什麼用的.鬼谷祖師沒有傳授溝通神靈的方法,會不會是直接利用玉符內的靈氣?這種可能性是絕對存在的!

我立即放下神木印,拿出了坎卦玉符握在左手,開始進行畫隱身符的"熱身運動",布罡踏斗,念誦咒語.我拿起筆時還沒有什麼明顯反應,但是等到我開始集中精神和靈氣畫符時,左手掌中的坎卦玉符就源源不斷地傳來純淨的靈氣,比我和小雪的靈氣不知要純淨多少倍,注入我的氣海穴內,然後傳到右手注入符中.

輕輕松松我就把一張隱身符畫好了,我只消耗了自己一成左右靈氣,小雪完全沒有消耗.趁著狀態極好,我又畫了一張,有備無患.畫完兩張符,坎卦玉符內的靈力明顯減弱了,看樣子這個也不是無限制使用的,最多畫五六張就會用光,不知道它會不會自動恢複靈氣.

敵人是道士,可能會用上一些法術,所以我要帶上自己的法器.整理的時候,我發現毒刺匕首蘊含的靈力沒有以前那麼強了,可能是刺中魔氣時受到了汙染,也有可能是使用幾次之後,它本身蘊含的毒性減弱了.這種毒性與我的靈氣不同,也找不到同樣毒性的東西來淬煉它,看來只能當成消耗品使用了,以後不是必要時刻不能用它.

桃木劍砍殺魔氣也沾染了一些不良氣息,不過桃木劍是我長期溫養的,靈氣與我相通,可以花些時間修複,問題不大.

林梅見我收拾各種應用之物,並沒有帶她同去的意思,忍不住問:"大哥,你不准備帶我去嗎?"

"這是我跟陳星之間的事!"我冷冰冰地回答,我不願意她跟我一起去冒險,也不願意她的手沾上血腥.

"可是……可是你是因為我才趕走她啊,再說給師父和伯母報仇,我也應該去."

"不對,趕走她是因為我不愛她,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!"我的語氣很生硬,心里有些不忍,于是又放緩了聲音說,"我可以隱身,你不能,你去了只會拖累我,還是我一個人去更方便."

林梅欲言又止,最終沒有再堅持,我怕她會偷偷跟來,又叮囑了一句:"你不要跟來,要是影響了我的計劃,我會很生氣的.別的事我都可以讓你跟我一起承擔,只有這件事不行,必須我自己獨力解決."

林梅終于點頭了,我收拾好平時必帶的法器,工具,還額外帶了一柄刃長一尺多的短刀.這是前不久老林用上好的碳素工具鋼給我打造的,極其鋒利,我卻因為鋒芒太甚,殺氣太重很少攜帶,今天我就是想要殺人,所以要帶上它.

害死師父的人可能是因為我不在,所以離開了,現在知道我回來,並且沒有報警,所以賊心不死又回來.他們一定還不知道林梅已經撞見了他們,知道陳星是與他們一伙的,所以還用陳星來威脅我.他們選擇在小河邊見我,是因為那兒地勢開闊,如果我帶了許多人去他們遠遠就可以看到.河岸邊有大量蘆葦,他們得手後鑽進蘆葦叢就沒人能找到他們,可以迅速撤離.

但是他們犯了三個大錯誤:第一我恨不得陳星死,根本不用顧忌人質;第二他們不知道我會隱身,可以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;第三,這里是我的家鄉,每個地方我都比他們熟悉,所以他們必死無疑!

我再三叮囑林梅不許跟來,在家里關好門等我,然後獨自出門.這時已經過了午夜零點,路上靜悄悄的沒有人,小雪的感知力比我還強,我們能夠確定附近沒有人在盯著我.

夜空晴朗,半輪下弦月掛在天空,換了是在以前對我有些不利,但現在無妨了,遠離目的地我就催發了隱身符的效果,然後快步向小橋頭走去.

現在我已經比較熟悉隱身符的效果了,只要我身體表面被那一層特殊的力場覆蓋,別人就看不到我,那麼即使是拿在我手里的東西,靈氣延伸覆蓋,別人也看不到.但是我不知道靈體能不能看到我,萬一對方有養鬼,或者有侍神,式神,或者開了天眼,我還是會被看破……

小雪突然說:"你這個隱身術很高級,一般的靈體和開天眼是看不到的,比如我現在離開你就不能直接用眼睛看到你.但是靈體的感覺一般非常靈敏,而且有的是用聽力來定位,有的是用冷熱來感應,有的是用嗅覺來感應,防不勝防,有時難免還會被看破."

這一點我能理解,靈體都是妖魔鬼怪,當然有許多是跟人不一樣的,但是像我這樣身上跟著一個狐狸精的也絕對是萬中無一,所以被人看破隱形的情況也不會常遇到.

小橋頭邊的防洪堤上有一個人,正在向村莊方向張望,時不時還轉頭看一眼下游的河岸,毫無疑問,他的同伙和陳星都在下游的荒葦叢中,距離不會太遠.

我直接繞開他,翻過防洪堤向下游走,沒走出多遠小雪就對我說:"左前方有五個人,四男一女,肯定就是他們!"

我居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激動,冷靜得我自己都有些吃驚,既然必須以血來償還,那麼就用刀子來說話,有什麼好激動的?

殺師害母之仇不共戴天,今夜有我無他!

上篇:第三章 致命的打擊 為亦蘫加更     下篇:第五章 百鬼索魂陣 為黃超傑回來了 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