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五章 百鬼索魂陣 為黃超傑回來了 加更  
   
第五章 百鬼索魂陣 為黃超傑回來了 加更

我沒有魯莽行動,而是繞著敵人走了一圈,弄清楚了他們的位置.四個道士分別站在東南西北四個方向,相距有十幾米,每個人手里拿著法器符箓之類,都在閉目養神.陳星在正中間,我沒有看到她,但是小雪可以感應到她身上發出來的氣息,是她無疑.

這種伎倆瞞不過我,四個道士站成這樣是在布陣,陳星就在這個陣的中間,如果我很沖動地直接去救陳星,那就上了他們的惡當了.可是我為什麼要救陳星?身為一個陰陽師,怎會看不出來他們布有陣法?他們真的是嚴重低估,錯估我了!

因為陣法還沒有激活,我和小雪都只能感應到幾乎微不可查的靈力波動,猜不出是什麼陣.但是從四個道士手拿法器和符箓來看,這個陣法顯然是用來對付靈體(小雪)的,在他們看來,我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,師父又那麼弱,肯定沒什麼本事,他們忌憚的是小雪.

目前還有人會用的陣法可以分為兩大類,一類是對付有血肉和魂魄的活物,主要是使用有靈氣的東西布陣,產生精神上的壓制和迷惑,困住敵人或令敵人崩潰;另一類是對付鬼怪妖魔之類的靈體,主要使用符箓,陣紋和法器,對目標產生靈氣沖擊和削弱.當然也有多種功效的複合陣法,但是會的人很少,布置起來非常麻煩,敵人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布成.

既然這個陣法是用來對付小雪的,即使意外觸發了對我的影響也不大,我放心大膽地靠近了北面的道士.

這個道士全身黑衣,蒙了臉,看不出多大年紀,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來看,練的是一種較陰柔的功法,修為不是很高.他完全沒有想到我能隱身,又提早到達,所以毫無防備,正在閉目運功,恢複布陣時消耗的真氣.

鋒利的武器會讓感知力高的人警覺,所以我沒有拔出短刀,我屏住呼吸,凝聚靈氣,靠近到他身後約兩米,突然拔刀平刺出,取的是他背後心髒部位.

這一刀凝聚了我無邊的仇恨,志在必殺,一尺多長的短刀從他肋骨之間刺入,幾乎直沒到柄.但這個道士也頗為警覺,在我的短刀刺入他身體之前就被驚動了,轉身向後看,由于身體偏轉了一個角度,所以刀刃沒有刺中心髒,沒能一刀斃命,他發出了慘叫聲,雙手揮舞.

另外三道士吃了一驚,急忙問怎麼回事,飛快向這邊跑來.

我拔刀後退,迎向東邊跑過來的道士,這個道士身寬體胖,估計有一百六十斤以上,對于仙風道骨的道士來說確實是少見的胖子了.我短刀收于身後,非常冷靜地看著他跑過來,眼看就要擦身而過之時突然出手,反手一刀切向他脖子.

刀刃拖過,立即鮮血標射,胖道士也發出慘叫聲.如果是專業的殺手,可以把敵人的喉管和大動脈都割斷,敵人根本沒有機會大聲呼叫.但我不是專業的殺手,今天還是第一次用刀殺清醒的人,理論與實踐還是有些差距的,沒能立即斃命.這樣也好,讓他們償償痛苦和恐懼的滋味,好好體會一下別人被殺是什麼感覺.

南邊和西邊的道士已經靠近,看到了同伴脖子間鮮血噴湧,卻沒有看到我,不由大驚失色,立即開始念念有詞,給自己開天眼.他們的咒語還沒有念完,我的短刀已經捅進了一個道士的胸口,小雪同時給了另一個道士狠狠一記耳光,打得他咒語念不下去了.這個道士立即轉身狂奔,但他又怎能快得過我?很快被我追上,他的身手不錯,可惜看不到我,只有挨刀子的份,越反抗吃的苦頭越多,最終被我捅了五六刀,極度不情願地倒下了.

轉眼之間連殺四人,我沒有任何心悸和手軟,反而覺得暢快無比.我不會像大師父一樣忍氣吞氣受人欺負,也不會像二師父一樣言語不合就揮拳打人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家罵我幾句我可以忍,人家要是動手打我我就無法忍受了,更何況是殺師害母之仇?

這四個道士已經必死無疑了,我正准備回頭去找橋頭那個家伙算賬,突然聽到了急促的念咒語聲:"……五炁騰騰,日月晦明,包羅天地,遮蔽乾坤,渺渺冥冥,迷霧無邊,急急如律令!"

這是迷霧符咒法,可以在一大片區域內聚起濃霧,其難度與五雷法差不多,能夠這麼快就施放出迷霧術的人絕對不是庸手,此人如果不是陸成山,也有接近陸成山的修為!很明顯我殺的四個人只是徒弟或晚輩,這一個才是師父或長輩,是領頭的元凶首惡!

我立即向發出聲音的方向跑去,但是沒有看到人,倒是光線迅速變暗,也不知從哪里來的霧氣,不過十幾秒時間就灰蒙蒙一片,並且霧氣還在繼續變濃.

小雪道:"公子小心,這人是個高手啊,我居然看不出來他躲在哪里."

我哼了一聲,不管是不是高手,我都要解決了他.不過有一點我也很清醒,維持隱身狀態需要消耗不少靈氣,加上之前畫了兩張隱身符,此刻我的靈氣已經消耗了一半左右,時間拖久了對我不利.

小雪說:"我出去找找他吧?"

"不行,他們布的陣法就是針對你的,所以你不能離開我,要是你有什麼意外……"我沒有說下去,但小雪已經明白我的意思,正如我不願林梅涉險一樣,我甯可自己冒險也不願意她去冒險.

小雪非常開心,甚至有些興奮,因為她發現了她在我心中的重要性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.

我很快明白了,不是那個道士能夠神龍見首不見尾,而是他已經進入了陣法之內,處于某個陣眼或生門之中,所以我看不到他,再加上越來越重的霧氣,對我將會極大不利.

我繼續向前搜索,我看不到他,但他也看不到我,不過等我弄清了這個陣法的布局,應該就能找出他來了.我留意地面,果然地面上有的地方用朱砂畫了符文,有的地方還貼有符箓,我立即把幾張符箓揭下撕碎.

霧氣之中突然又傳來咒語聲,緊接著陰氣大盛,陰風呼嘯,鬼影一個接一個閃現,淒厲鬼嘯聲此起彼伏.

我吃了一驚,怎會突然出現這麼多惡鬼?小雪也有些緊張:"不好,我們可能猜錯了,這是一個比較高級的聚陰召鬼的陣法,不止能對付我,也會對你造成嚴重影響,這回真的遇到高手了!"

正在向我聚集過來的惡鬼或七竅流血,或怒目猙獰,個個凶形惡相,其實力足以直接攻擊修道者,絕對不可能是附近固有的,應該是道士們蓄養的.這些惡鬼的怪嘯聲普通人無法用耳朵直接聽到,但卻會讓普通人心浮氣躁,頭暈惡心,導致瘋狂或昏迷,但對我來說只是聽著吵得讓人討厭而已——我是通過小雪才能直接看到它們和聽到聲音.

我急忙掐了一個渡金橋的訣法,對准最快向我沖來的惡鬼,感覺氣機鎖定之後手掌向下一翻,據說這樣能把鬼物直接送入地獄.

那個惡鬼在我翻掌之際被砸到了地面,但很快又飄起,鬼氣雖然稍弱了一點,凶悍程度卻絲毫不減,這時已經有六個惡鬼現身了.

小雪有些焦急地說:"我想起來了,這種陣法叫做百鬼索魂陣,作為陣眼的惡鬼是無法直接殺死的,重創了它們,它們也能很快吸收陰氣變得強大.而且這個陣法會把附近的陰氣和鬼物都聚集過來,時間越久陰氣越重,鬼物也會越來越多,真正聚集百鬼,千鬼來索魂……"

我也有些震驚,這些人還真看得起我啊,居然用上了這麼陰邪惡毒的陣法.小雪繼續說:"這個陣布起來不難,難的是養好幾個惡鬼,一旦陣法形成,修為再高的人被困住了也會被拖垮累死,還好你剛才撕了幾張符箓,這個陣法已經有破綻,我們快退出去."

"你有辦法破陣嗎?"我有些不甘心這樣退出.

"我當然有辦法,只要找到所有陣眼的法器毀掉,惡鬼就可以殺死,這個陣就自動破了.其實只要破掉一部分陣眼威脅就會大幅降低,但問題是我們要頂住它們的攻擊,會有較大的損耗,萬一布陣的那個老雜毛比我們想像的厲害,最後我們可能斗不過他啊."

仇人就在眼前,豈有放過之理?這不是頭腦發熱問題,而是一個人應有的血性!我相信破陣雖然有風險,卻也不至于太凶險,我已經輕易擊殺對方四人了,只剩下一個,而我加上小雪算是兩個,以二敵一何懼之有?

小雪是近千年的老妖,眼界自然是很高的,也不怎麼把這個百鬼索魂陣放在眼里,立即指引我去找最近的一個陣眼法器.

總共有九個惡鬼現身,並且有好幾個已經沖到了我面前,因為它們是殺不死的,所以我也不浪費力氣攻擊了,撤了隱身符效果,使用本經陰符七術之轉圓法全力固守.

轉圓法最利防守,加上小雪也全力助我防守,眾惡鬼對我又抓又撲,卻無法侵入我體內,鬼哭狼嚎之聲也無法影響我的神智,只是消耗掉我和小雪一些靈氣.不過我的行動也必須快,時間拖久了,九個惡鬼會更加強大,還會引來無數鬼物,螞蟻多了咬死大象,我就不容易頂住了.

上篇:第四章 單刀赴會     下篇:第六章 活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