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八章 真相  
   
第八章 真相

我們人類對自己的大腦所知極其有限,絕大多數人的大腦只有不到一成真正利用起來,其余都處于休眠狀態,通過某種刺激,有可能激發出讓人瞠目結舌的神奇能力.那個神秘道士就是使用金針刺激腦部穴位,激發四個沒死透的道士的大腦潛能,再加上符咒法術讓他們變成形如僵尸的戰斗機器.

知道了破解之法,我們都精神大振,小雪又從我身體里面跑出來,攻擊眾惡鬼替我拖住它們,林梅正面與活僵戰斗,我仗著速度快突襲那個活僵的背後,拔出了他後腦的三枚金針.金針一拔出,活僵立即全身發軟撲倒在地,不會動了.

放倒了一個活僵,我和林梅的壓力已經減輕,很快我又抽出了另一個活僵的金針.我有一種很古怪的感覺,這就像是在給輪胎放氣,把氣門芯一拔,輪胎就癟了……其實單論搏斗能力,這四個活僵並不是很可怕,單挑我能扛住兩三個,最可怕的地方是他們不怕痛,不會受傷不會死,這才是最讓人感到絕望和恐怖的地方.

不到兩分鍾四個活僵都被我們放倒了,由于蘆葦大面積燃燒,迷霧和陰氣已經被煙火沖散大半,正在與小雪搏斗的惡鬼一個接一個消失.我突然驚醒,一定是那個道士收走了法器,惡鬼才會消失,我立即向蘆葦叢中跑去,尋找那個道士.

很快我就找到了躺在地上的陳星,她已經昏迷了,卻沒有見到道士的影子.林梅和我分開繞了大半圈,還是沒有找到,有四個惡鬼被小雪咬得狼狽不堪,卻沒有死也沒有逃走,可能是那個道士留下了四個法器牽制我們,他趁機逃走.

元凶首惡未除,我難消心頭之恨,但是我根本不知道他是往哪個方向逃走的,沿著河道有很長的蘆葦蕩,如果我追錯方向,就絕對找不到他了.

"梅,你往上游找!"我對林梅叫了一聲,迅速往下游跑去.

狂奔了有兩三里,還是沒有看到人影,那個道士不可能跑太快,我擔心追錯了方向,林梅會有危險,急忙又折回頭.我爬上防洪堤眺望,沒有看到道士,倒是村莊方向有些手電光在閃動,可能是河邊的大火驚動了村民,有人出村來查看了.

我無可奈何,只能往回走,這時小雪已經把四個惡鬼殺得躲進了法器之內,大火也燒到了陳星的附近.我可不能讓她就這麼死了,于是跑過去扛起她,向上游方向走,沒走出多遠就遇到了兜回來的林梅,顯然她也沒有找到逃跑的道士.這個臭道士狡滑到了極點,從頭到尾幾乎就沒有與我正面相對過,一直躲在後面使用陰險手段.

我怕會被村里人發現,繼續向上游走出數百米才放下陳星.我一腔怒火,恨不得一拳砸碎了她的腦袋,但我不能讓她這麼輕松就死了,必須問清她為什麼這麼狠心,這麼惡毒,竟然勾結外人來殺我師父.

陳星衣著整齊,呼吸均勻,看起來並沒有受傷,卻不知怎麼暈迷了,我望向林梅,林梅也搖頭.那個道士精通刺穴之法,莫非被刺住了穴位?我分開她的頭發細看,果然頭頂有一根金針,後脖子上也有一根,都拔出來,不到半分鍾她就能動了.

陳星睜開眼睛看到了我,立即露出又驚又喜的模樣:"啊,你……你沒事吧?"

"沒事?"我恨得咬牙切齒,"你不是想要我死嗎,怎麼關心起我來了?"

"不不不,你誤會了,我是想要幫你啊!"陳星急忙掙紮著坐起來,眼中閃動淚光,一臉委屈的樣子.

明明是她帶人害死了師父,又害得我媽心髒病發作逝世,居然還裝無辜,我怒不可遏,狠狠一巴掌把她抽得摔倒在地:"你這個賤人,你敢說不是你帶了那些道士殺了我師父?"

陳星想要大叫,但立即被我掐住了喉嚨,發不出聲音.她雙手用力地推我的手,可是哪能推得開?我有很強烈的沖動,想要就這樣掐死她,但是看到她淚流滿面,痛苦又驚惶的樣子,心又有些軟了,手上稍松了一些.

"咳,咳……我,我是……冤枉……"陳星艱難地說著.

林梅也拉著我的手:"大哥,你讓她說,我覺得她不是真要害師父的."

我之所以一開始就認定是陳星主動害師父,那是因為只有陳星看到坤卦玉符在師父手里,而那些道士肯定是來找玉符的,那麼不是她告密還有誰?但是陳星此時的表情也不像是裝出來的,我有些疑惑,手又松了一些:"不許大叫,給我從頭到尾詳細說出來,有半句假話,我立即殺了你!"

陳星急喘了幾口氣,嗚咽著說:"我,我……那一天我離開之後,想要找人幫你除掉狐狸精,可是跑了好多地方都沒有找到真有本事的人.我再回來找你,剛好在路上遇到了五個道士,看起來有本事,所以我就跟他們搭訕……"

我倒,我是該罵她愚蠢,還是該怪自己把小雪在我身上的事告訴了她?當時我只想嚇走她,她卻以為我還在被狐狸精控制著.

小雪在我心里怒罵:"笨女人,豬腦子,蠢到無藥可救了,居然引狼入室……"

陳星定了定神,繼續說:"我一說你的住址和名字,他們就說認識你,是特意來幫你的,所以我就跟他們一起走了.後來他們問我有沒有看到一塊扇形的玉,有沒有聽你說過什麼猛鬼山寨得到的東西,問了很多問題……我開始懷疑他們不是來幫你,而是來搶你的東西,所以我就想逃走,可是被他們抓住了……"

我心里一咯噔,原來那五個道士知道玉符在我手里,也知道猛鬼山寨,那麼必定與當時去猛鬼山寨的人有關.即使沒有陳星帶路,那五個道士遲早也會找到我家,林梅和我媽只怕要遭毒手——林梅雖然武藝高強,可是雙拳難敵四手,敵人要是抓住我媽作為威脅,她還敢動麼?

陳星繼續說:"他們逼我帶路,我怕他們會害你,就把他們帶到你師父家,以為你師父很厲害會打敗他們,沒想到,沒想到你師父……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會逼死你師父啊!"

我和林梅,小雪都很無語,陳星不知道師父只是個空架子,只有理論沒有多少實力.但這個不能怪她,通常來說師父總比徒弟強,把敵人引到師父那兒讓師父出手打敗敵人,是她能想出的最好辦法了.即使她有些私心,那也是為了保護我,雖說她有做了蠢事,本意卻是好的……我突然感到有些愧疚,我錯怪好人了,並且對她太過粗暴了.

陳星道:"從師父家出來,我故意帶著他們在村里繞圈子,希望有人發現了他們,可是路上一個人都沒有碰到,還好最後去你家時,你家里一個人都沒有."

我與林梅對視了一眼,都倒吸了一口冷氣,假如陳星帶了五個道士先去我家,林梅和我媽可能都要遇難.如果不是陳星帶著他們繞遠路,林梅和我媽也會被道士們堵在家里,必須得承認,是她的機智和努力救了林梅和我媽.

我對陳星的無邊恨意完全消失了,因為她並沒有想要害我或者我師父,她只是想幫我除掉狐狸精,沒有做錯其它事.她只是一個農村少女,還是一個在校學生,閱曆有限,對鬼怪妖精所知有限,而我為了嚇走她又沒有說清楚,她哪里知道小雪現在是我的朋友?如果不是她遇到了五個道士,並且盡力周旋,只怕事情會更糟糕,連林梅也要遭了毒手.

"那些道士從哪里來的?都叫什麼名字?"我的仇恨完全轉移到了五個道士身上,准確地說是轉移到了最後一個道士身上.

陳星道:"我不知道,他們有很重的口音,肯定不是本省的人,我逃跑後被他們抓住,就被他們弄暈了,後來時而清醒時而昏迷,我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,去了什麼地方."

"他們長什麼模樣,你詳細地說出來."

陳星思索著,把五個道士的容貌都說了一遍,其中四個我已經見過,與她描述的**不離十.逃走的那個道士約有五六十歲,小眼睛,大眼袋,顴骨較高,大耳招風,左耳邊有一顆黃豆大的黑痣.此人我以前絕對沒有見過,他又怎能知道玉符和猛鬼山寨的事?

我和林梅,老林,吳章雅離開猛鬼山寨時,有好多人趕到支援陸成山,他們後來在蛇腸谷待了六七天,都有可能從陸成山嘴里知道玉符的事,然後泄漏出去.這些人我根本沒有見過,所以無從查起,倒是陸成山沒有嫌疑,因為他知道我家在哪里,如果是他派人來,就不需要陳星帶路,直接去我家了.

看來我錯怪了不少人啊,幸好我沒有沖動地當場殺了陳星,否則冤枉好人不說,還讓惡人逍遙法外……可是陸成山也不算什麼好人啊?陳星雖然沒有惡意,但畢竟我師父是她帶來的人害死的,我媽也是因此驚嚇逝世的,我怎能完全沒有芥蒂?

上篇:第七章 救兵 為zhzdy000加更     下篇:第九章 轉變 為飄凌楓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