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三章 五個日本人 為第六天魔.王加更  
   
第十三章 五個日本人 為第六天魔.王加更

我靜靜站著,時間久了就可以感覺到體力和精神在消耗,有乏力的感覺,總共約五分鍾時間,我並不是很疲憊,符法效果卻自動消失了.看樣子混元一氣符還是有較大限制的,沒受到攻擊也只能維持五分鍾左右,如果受到大量攻擊,體力和精神不支,有效時間更短,效果結束之後會很疲憊,用它是有較大風險的.

隱身符和混元一氣符都是保命必備之物,有備無患,應該趁現在沒有危險多畫一些,于是我繼續畫符,畫了三張混元一氣符和兩張隱身符,加上之前還剩下一張隱身符,足夠了.

畫完符我才發現煮石道人站在後面不遠處,平靜地望著我,我急忙問:"怎麼樣了?"

煮石道人避開我的眼光,微皺眉頭歎了一聲:"我師父說她不便干涉人間的事,沒有說別的."

我非常失望,甚至有些惱怒,我只是想見我母親一面,這個要求算很高嗎?不是我居功自傲,為了保住白塔,我當時把命都豁出去了,使千萬人免受危難,可是我師父和我媽還是死了,連給他們最後說幾句話的機會都沒有,老天爺你公平麼!

我越想越怒,眼中幾乎要冒出火來,林梅扯了扯我的手,我才從失態中清醒過來.當時我拼命是我自願的,沒有人逼我,煮石道人的師父更不欠我什麼,並且她已經派煮石道人去救我母親了,已經盡力了,雖然沒有救成,我還是要記這個人情,怎能怨恨她?縱然全世界的人都負了我,我也要恩怨分明,恩是恩,仇是仇.

我心里很不是味道,如果不是因為剛畫了五張符已經很疲憊,立即就連夜下山去了.

天剛亮煮石道人就開始煮飯了,挽留我們吃完飯再走.他與我師父神交已久,與我二師父和吳章雅來往甚密,說起來也是我長輩,而且我對他也充滿了敬意,所以答應了他.

煮石道人是一個可靠的人,看他現在的身體狀況,再活十幾二十年沒問題,所以吃完飯後我把師父的一些書籍留在他這兒,請他代為保管,包括兩張祖師爺的畫像也留在這里,因為我帶著這些東西行動不方便.

我拿出了大約五萬塊錢,想要留給煮石道人作為生活費和香火錢,但是煮石道人拒絕了,他說他還能自食其力,錢多了就不是在修行,是在享受了.他堅決不收,最後一張都沒有收.

煮石道人送我們出門,到了門外他又叫我們等一下,然後快步進去,不一會兒就出來,手里拿著一個小葫蘆.他把葫蘆遞給我:"這里面有六顆聚元丹,能夠快速恢複元氣,你帶著或許用得上."

我愣了一下,這樣的丹藥肯定需要許多珍貴的藥材才能煉成,現在環境被破壞,找不到上了年份的藥材,這瓶丹藥想必十分珍貴,無功不受祿,我怎好意思收受?

煮石道人把丹藥塞進了我手里:"收下吧,煉藥的許多藥材,是你二師父找來的,他早已說過想要送幾顆給你.對了,一天只能吃一顆,多吃則會損傷身體."

我只好收下了,真心說了聲多謝.這個葫蘆外面油光滑亮,黑中透紫,包漿厚重,看上去有如鐵鑄的一樣凝重,拿在手上卻沒什麼份量,里面有一股靈氣在波動,絕非凡品.我有些驚訝,煮石道人窮得飯都快吃不上,怎會有這樣的寶物?而且小廟里面我沒有看到煉丹爐,不知他的丹藥是在哪里煉出來的.

好奇歸好奇,我也不好意思多問,道聲珍重,與林梅一起下山去了.我們走出很遠,回頭還看到有一個人影站在懸崖邊緣望著我們.

我很感動,煮石道人雖然沒有對我說過任何關心的話,但他對我的關懷卻像師父和二師父一樣真摯,只是他們都不擅長表達出來.昨晚他對我說話時眉頭微皺,又避開了我的眼光,只怕是仙人對他說了一些話,他卻沒有告訴我,這些話應該是對我不利的,他不想打擊我所以沒有說.

下山途中我們都很沉默,也有些茫然,不知該往何處去.小雪建議我去太行山旅游,它曾經在那兒修煉過一段時間,有一個很隱密又很舒適的山洞.我拒絕了小雪的提議,因為我不想離故鄉太遠,這里還有二師父,我奶奶,叔叔等親人.

到達原始森林邊緣的山澗時,小雪突然說:"前面有好幾個人往這邊走來,氣場較強,可能是修真者或練武的人."

我吃了一驚,急忙拉住林梅的手閃到一塊大石頭後面,伏下了身體.因為樹林很茂密,山谷中有許多巨石,視線無法看到遠處,所以小雪警告時那些人離我已經很近,我們剛躲藏好他們就出現了.

我稍稍探頭掃了一眼,來人共有五個,三男二女,衣著打扮都像是去旅行觀光的游客.走在最前面男子四十來歲,身材高大,相貌威武,蓄著絡腮胡須,手里拎著一個細長皮箱,像是搞藝術的人;第二個男人更老一些,干瘦斯文,面有病容,戴著角質邊框眼鏡,手里柱著竹杖;第三個是約二十五歲的大美女,戴著遮陽帽,五官端莊柔美,身材修長浮凸,要是換一件衣服站在高檔酒店門口迎賓必定生意興隆;最後是一對年輕男女,手拉著手,神態親密似一對戀人,長得也相當出眾,讓我想到了韓劇中的情侶.

這里並不是風景區,極少有外地游客,怎會有五個如此出眾的人組團前來?而且他們都帶著警惕之色,東張西望,根本不像游客,再細加感應,他們身上都隱約有一股氣場波動,特別是前面的兩個人非同小可.

"我感覺那個瘦老頭和後面的女子像是東嬴陰陽師……"

小雪並不是很肯定,但是我立即驚醒過來,這三個年輕男女都有日本人或韓國人氣質,不是日本人還有誰?那天擊散魔氣時,在場的人都聽到了一句話"你們都要死,蘆屋大人不會饒了你們",難道這五個人就是那個"蘆屋大人"派來追殺我的?

這里是中國,他們怎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查到我的住處,並且集中了這麼多人追到這里來?小日本到底有多少間諜密探潛伏在中國?

兩個是陰陽師,那麼另三個極有可能是忍者,那個面帶病容的瘦老頭最不起眼,但是最可怕的可能就是他,陰陽師與忍者組合在一起,變得很難對付,正面沖突我未必有勝算,要不要出手呢?

按照師父的教導,以及我屢次吃虧的經驗,不清楚敵人的實力不能出手,再說我與日本人雖有沖突,他們並不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,能避則避,沒有與他們拼命的必要.

很快五個日本人就越過了我們藏身的地方,繼續向山上走.我猛然想起,山頂只有煮石道人一個人,他們要是找不到我必定逼問煮石道人,而煮石道人沒有練過武功,也不會法術,以日本人的心狠手辣只怕會對他下毒手.

小雪道:"不用緊張,煮石道人已經有了一點道行,應該能預知有危險,會避開的."

預感這種東西太玄乎,未必每次都會心血來潮感應到吧?萬一煮石道人沒有感應到,我豈不是害了他?再說我師父的遺物還在廟里,內中有我中華正統術法,也不能落入日本人手里.

我的殺機大盛,小雪道:"公子,我發現你的心性有些改變了,這樣容易墮入魔道."

我不以為然:"你就算沒有親曆過,也應該聽說過日本侵華時他們是怎樣殘忍殺害中國人的,我殺幾個日本人又怎麼了?況且他們已經追到了這里來了,威脅到了我和我所敬重的人的,我不殺他,他必殺我,如果等他們先動手,我還能有活路嗎?"

"這個……我只是提醒你最近的想法和做法與以前有些不一樣了,該怎麼做還是你說了算,只要是你決定的事,我都會幫你的."

我等五個日本人走遠了一些,放下行李,貼近林梅耳邊說:"他們是東洋鬼子,是來殺我的,我們必須先下手為強.我隱身去偷襲,你跟在後面接應我,不要太早出現."

林梅立即點頭,對她來說,只要是威脅到我的就是敵人,經曆了全寨被殺,在陰暗鬼域獨自生存十幾年後,對于敵人和仇人她是絕不會手軟的.

我立即使用隱身符,進入隱身狀態,腳步輕快向前追去,同時問小雪:"這兩個陰陽師的式神厲害嗎?"

"瘦老頭肯定有式神,還有些難以駕控的趨勢,年輕女子應該沒有,但是瘦老頭和絡腮胡實力很強,靠近他們容易被發現……我的想法是你把後面的年輕男子敲一磚頭,我趁機控制他殺向前面擋住兩個老頭,你雷霆一擊殺了兩個女的,然後我纏住瘦老頭的式神,你和林梅各對付一個,勝算大大地有."

我略有些猶豫,我的想法是先殺掉干瘦老頭,因為上次那個日本陰陽師化魔讓我們吃了大苦頭,至今心有余悸,誰能保證這個老頭不會也來一次化魔?

小雪嘻嘻一笑:"那種情況應該是萬中無一的,放心吧,莫非你看這兩個女的長得太漂亮,舍不得辣手催花?"

話說我真有那麼一點兒不忍心,不是我好色成性,而是美好的東西令人不忍心摧毀,她們如此年輕美麗,又不曾得罪過我,一刀殺了是不是太冷血?但是我很快想到了南京大屠殺,想到了歐陽宜明,以及最近連續的沉重打擊和仇恨迅速蓋過我了心中那一點仁慈,我的一只手握緊了刀柄.

上篇:第十二章 混元一氣符     下篇:第十四章 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