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四章 殺!  
   
第十四章 殺!

前面五個日本人絲毫沒有注意到我靠近,我左拳打向最後那個年輕男子的後腦勺,右手反握短刀緊接著切過了年輕女子的脖子側面.年輕男子中拳後陷入眩暈狀態,小雪立即趁虛而入控制了他,年輕女子則驚叫一聲,驚恐地用手捂著脖子,可是哪里還能捂得住?鮮血還是噴湧而出,她已經完全嚇傻了.

前面的三個人剛剛反應過來,小雪已經控制著年輕男子向前沖去,繞過了中間的美女撲向干瘦老頭.我緊跟著沖上,一刀捅向中間的美女忍者,不料美女忍者已經警覺,側身旋轉並且一腿向我踢來,我沒想到她反應如此神速,肩頭被她踢中,向左前方踉蹌一步.

小雪控制著年輕男子撞向了干瘦老頭,眼看就要把他抱住之際,他突然出手一掌拍在年輕男子頭頂,年輕男子立即清醒了.同一時間最前面的絡腮胡已經震開皮箱,左手接住一柄武士刀,右手棄箱拔刀向我砍來,動作一氣呵成,快如閃電.

我和小雪都低估了敵人,計劃沒能成功,我反而落到了敵人包圍之中,前面有干瘦老頭和年輕男子,左邊有絡腮胡,右邊有美女忍者,僅有後面是空的.雖然我還在隱身狀態,但他們明顯有與隱身人戰斗的經驗,下一次攻擊就會把我的所有退路封死.

如果我後退,就會被四人追殺,干瘦老頭有時間放出式神或其它可怕法術,將會非常棘手.如果我能殺了他,剩下的都是忍者,我有混元一氣符法刀槍不入,加上林梅絕對能斗得過他們.所以這一瞬間我不退反進,繼續向前沖,匕首從年輕男子張開的腋下穿過,刺入了干瘦老頭的胸口.

干瘦老頭剛集中精神為年輕男子破除混亂狀態,哪想到同伴的手臂下方會突然出現一柄短刀?等到他驚詫的看向胸口的短刀時,刀尖已經刺中了他的心髒……我相信只有刺中心髒才能讓他失去戰斗力,否則必遭到他的絕命反擊.

正常人的心髒被刺中,雖然不會立即死亡,但力氣就提不上來了,但修煉的人不可以常理論之,這一瞬間干瘦老頭兩眼閃現異樣光芒,嘴里吼出了一個詞:"leigang!"

我的隱身狀態被瞬間破除了,左邊的絡腮胡立即一刀向我砍來,右邊的美女忍者也拔出一柄不到一尺長尖刺狀的東西(手里劍)刺向我,同時還刺在干瘦老頭手里的短刀傳來一股可怕的氣息,令我有如觸電一般的感覺.

我立即松了短刀,不能向後退,只能推撞著年輕男子和干瘦老頭繼續向前沖.

我的速度和反應一向很出色,但是絡腮胡出刀的速度驚人之極,我感覺背上一陣刺痛,冰冷氣息透入體內,這一瞬間我甚至以為身體被切斷了.美女忍者的手里劍我躲開了,但是前面的年輕男子卻以手肘撞中了我肩頭,前後同時受創,我陷入三人包圍之中,前面還有一個沒有死透的干瘦老頭.

在我受到攻擊的同時,小雪沖出我的身體撲向了干瘦老頭,恍惚間我看到一團黑氣炸散開,像許多蝙蝠飛向四面八方,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因為這一瞬間我已經一只腳踏進了鬼門關,顧不了別的了.

年輕男子和美女忍者的攻擊都不算太可怕,最可怕的是絡腮胡的武士刀,憑直覺我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,也逃不過他奇快無比的刀法,只有使用混元一氣符才有機會.但是我現在根本沒有喘氣的機會,等不到我掏出符紙催發,就會被他捅一個透心涼.

我不能逃,只能硬拼,然後等林梅支援!我當機立斷,抓住了年輕男子的手臂向後擰,將他推得撞向絡腮胡,同時我也繞著他轉了一個角度,躲過美女忍者的刺殺.

小雪立即知道了我的計劃,狠狠咬向年輕男子,使他有些暈頭轉向不能集中精向與我對抗,我則控制著他當盾牌左躲右閃.干瘦老頭倒下了,不出意外的話他已經斷氣,威脅解除;絡腮胡投鼠忌器,怕傷了自己人不能用劈,砍,削的動作,只能用刺,挑的技法,可是有個人擋著他也很難刺到我,對我的威脅大幅減低;美女忍者的戰斗力不是太強,速度沒我快,手里劍只有六七寸長,一時之間也不容易刺中我.

林梅發現我隱身符失效,立即從一棵大樹後躍出,如凌波飛燕般奔躍而來.然而沒等到她沖到,絡腮胡大喝一聲:"分影術!"突然一閃,身體一分為二,變成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分從左右兩邊攻向我,兩邊的人動作一模一樣,並且快到了極點,我根本無法分清哪個是真人哪個是假人.

這一瞬間我的大腦有些空白,因為我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古怪的技法,如此可怕的刀法,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躲避.這時小雪給了我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的心靈感應,我像是出于本能地躲避右邊的刀,並將年輕男子推得撞向絡腮胡,小雪的靈體卻向左邊的絡腮胡撞去.

絡腮胡出刀是斜劈,威猛凌厲,快如閃電,小雪要撞開他必定會被砍中.電光石火之際,我感受到了小雪身上傳來劇痛,受到了極大的傷害.

左邊的絡腮胡被小雪一撞立即消失了,這一個是幻影,但這個幻影卻是由某種功法形成的具有實際殺傷力的能量,所以對小雪造成了傷害.如果沒有小雪撞破這個幻影,我會直接受到傷害,那麼我必定躲不開真正絡腮胡接下來的一刀.

我使盡渾身解數連連躲避,每一次都是險之又險地躲過要害,胸口衣服被劃破,肩頭被割傷出血,之前背部被劃傷的地方頗深,流血不止,**辣的疼."出道"以來我遇到過多次險死生還的狀況,但卻從來沒有如此命懸一線,每個十分之一秒都有可能成為刀下亡魂.

絡腮胡連著數刀沒有擊中我,突然收刀入鞘,但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和殺氣更加驚人,我產生了無法躲避,動都不敢動一下的恐懼心理,無論我往哪邊躲,都躲不開他致命一擊.

刀在鞘里比拔出來更可怕?後來我才知道日本有一個曆史悠久的門派,叫做香取神道流,其拔刀術非常著名,拔刀的瞬間才是最可怕的.像古龍小說描寫的一樣,一招定生死,出刀必見血光,甚至沒有拔出來就令敵人崩潰,絡腮胡正是神道流的高手,並且還兼修了忍術.

說來話長,其實不過眨眼之間,林梅來不及救援我,踢起地面的一塊小石頭射向絡腮胡後背,絡腮胡此刻就像崩緊的弦,氣機被觸動,本能地出刀反手劈向後面,"當"的一聲把石塊格飛.我立即感到壓力一松,丟下年輕男子閃向一棵大樹後,飛快地掏出混元一氣符拍向胸口,存思運氣大喝一聲:"刀槍不入!"

我叫刀槍不入是為了激活符法,絡腮胡卻是習慣了使用絕技之前大喝一聲以示光明磊落,緊跟著我吼了一聲:"半月之劍!"吼聲中武士刀橫斬,人隨刀走,刀刃劃過一道彎月軌跡砍中了我後腰.

我只是受到了不太嚴重的撞擊,立即轉身一拳打出,把絡腮胡打得倒退兩步.他臉上露出驚訝之極的表情,他明明砍中了我,卻連我的衣服都沒有砍破,怎能不吃驚?我有恃無恐,又搶得了主動之勢,立即使開梅花拳法狂攻.

絡腮胡急忙以刀格擋,但是此時鋒利的武士刀連燒火棍都不如了,無法對我造成任何傷害,並且他被我過分靠近刀法根本施展不開,只能急忙後退,胸口挨了我兩拳,腮邦子上中了我一拳,嘴里流出血來——事實上他只是刀法可怕,其它方面並不是特別厲害.

年輕男子與美女忍者疾撲而來,手里劍和短匕首刺向我,我完全無視他們,還是追著絡腮胡狂揍.符法效果無法持久,所以我必須盡快把這個可怕的家伙解決掉,否則後果不堪設想,兩個年輕人林梅足夠對付了,不足為患.

絡腮胡突然旋身,一刀向疾奔而來的林梅劈去,林梅手上沒有武器,只能躲避.絡腮胡得勢不饒人,一刀接一刀飛快攻向林梅,林梅左躲右閃,衣服碎飛與頭發絲飛揚,險像環生,情形與剛才的我一樣.

我緊追在絡腮胡身後,因為他跑得快,用拳頭不容易打中他,打中他的後背造成的傷害也很有限,無法阻止他追殺林梅.年輕男子和美女忍者卻追在我後面,不時刺中我,對我造成損耗,總體來說還是對我們不利,特別是林梅危險之極,這個絡腮胡真***變態到了極點!

林梅很快反應過來,開始繞著山澗的一塊巨石撤退,我放棄追趕,從巨石另一邊繞過去,准備替她頂住絡腮胡.不料追趕我的年輕男子與美女忍者相當機靈,男的繼續追我,女的助跑幾步踏著石壁跳上巨石.這樣一來我還沒有接近林梅,林梅就會先受到兩面夾攻,以她此時的吃緊狀況,再受到干擾將會危險之極.

這時小雪又從我頭頂沖出去了,化為一道白光射向美女忍者的腿下,美女忍者只差兩步就要跳上巨石頂上,腳下突然一滑.此時她沖勢已盡,腳下打滑借不到力量,身體重重地砸在石壁上,手腳亂蹬但還是滑了下來.她胸前一對高峰撞在巨石上又往下一路刮蹭,痛得一時爬不起來……誰說胸大一定是好事?

上篇:第十三章 五個日本人 為第六天魔.王加更     下篇:第十五章 同命相憐 為亦蘫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