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五章 同命相憐 為亦蘫加更  
   
第十五章 同命相憐 為亦蘫加更

眨眼之間我已經繞過了巨石,迎住了林梅,但絡腮胡的攻擊太驚人,林梅根本沒有脫離的機會.這個地方較狹窄,我從她後面過來加上我後面的年輕男子,反而影響了她撤退.

絡腮胡臉現喜色,突然停步收刀蓄氣,我立即看出他又要用什麼古怪絕招了.此刻危急萬分,我根本沒有時間多想,急忙掏出一張符拍向林梅背上:"刀槍不入!"

混元一氣符不需要消耗靈力,而是消耗體力和精神,所以可以使用在普通人身上,只是林梅體質較弱,不是迫不得己我不會用在她身上.

在我發動符法的同一時間,絡腮胡也吼了一聲"云切之劍",揮刀狂舞,有劈碎切散云霧之勢,刀光籠罩巨石之間所有空間.但是混元一氣符已經在林梅身上發揮效果了,我和林梅無視凜冽刀氣芒鋒,不退反進,林梅一拳轟在絡腮胡的臉上,我則抓住了他握刀的手奮力一擰.

絡腮胡被林梅一記重擊已經泄了勁力,手臂被我扭轉,武士刀脫手,我左手接住武士刀向後一捅,剛好刺入後面年輕男子的胸膛.他的匕首也刺中了我的背部,但是沒有刺入,我迅速拔刀又刺了一下,最終他非常不甘願地捂著胸口倒下了.

林梅的拳頭狂風暴雨般落在絡腮胡身上,他被揍得喘不過氣來,一只手被我以擒拿手扣住脈門並擰住,連後退的機會都沒有,完全就是打沙包.不到半分鍾,絡腮胡被打暈了,一臉青紫紅腫如豬頭,口鼻流血昏迷了,林梅打過了癮解了恨,這才住手.

我放開了他,雙手握刀揮過,一顆斗大頭頗滾飛出去,鮮血如噴泉般標射,濺了我一身.

"不好,還有一個逃走了!"小雪叫了一聲,先追了出去.

我急忙轉身,果然美女忍者已經跑出了七八米遠,快要拐過石壁了,此時她已經心膽皆喪,小雪一閃而至,又把她絆倒.美女忍者立即又跳起,但心神不定被小雪控制住了,我飛奔而至,一刀從她後背刺入,刀從前胸透了出來.

不遠處傳來一聲怒喝:"妖孽,還敢害人!"

這里怎麼還有一個男人,而且聲音這麼耳熟?我還沒有反應過來,小雪已經驚呼一聲:"陸成山!"

陸成山怎麼會在這里?我轉頭望去,果然陸成山站在小路另一頭,離我只有七八米遠,一臉怒容.不僅是陸成山來了,後面還有好幾個人,包括了迷藏道人,陸晴雯,高峰,司馬南和一男一女兩個我沒有見過的老道士.他們都一臉震驚或憤怒,因為我此刻殺氣沖天,渾身浴血,十足就是個殺人狂魔.

小雪迅速鑽進了我身體里面,林梅從後面跑了過來,緊張地拉住了我後面的衣服,她對陸成山有著本能的恐懼,因為她很小的時候親眼看到陸成山和一群人殺了蛇腸谷近百口人!

小雪也很害怕,因為我們本來就不是陸成山的對手,現在剛與日本人劇斗,我們都已經是強弩之末,我背上的傷口還在流血,對方卻有七個人,其中四個是高手!但是我和小雪對陸成山的仇恨,卻讓我不肯低頭示弱,我怒瞪著他:"你到這里來干什麼?"

陸成山手一揮,眾人迅速分開把我和林梅包圍了,雖然刀槍不入的效果還在,但我卻不敢輕舉妄動,因為敵我實力相差太懸殊了.既然隱身符可以破除,混元一氣符也是可以被破除的,陸成山,迷藏和另兩個老道都是超強高手,能破除混元一氣符的可能性很高,所以我並沒有什麼王牌可言.

緊張的戰斗節奏松懈下來,我身上的混元一氣符效果居然自動消失了,然後我感到了全身乏力,精神無法集中,身上多處傷口疼痛異常.林梅的混元一氣符效果也消失了,原來這符法效果全憑一股意念和氣息支持,結束戰斗身體自然而然會松懈,符法效果也會消失.

我不能示弱,一腳踢倒已經瀕臨死亡的美女忍者,把血淋淋的刀往地上一插,伸指在左手掌心畫止血符,畫完反手拍在自己背上,然後是肩頭,腹部.還好除了背上的傷口,其他都方傷口都不嚴重,止住血就沒什麼問題了.林梅撕下我早已破損多處的襯衣,幫我把傷口纏住,大概是我凶狠的表情和強大的殺機鎮住了眾人,倒是沒人敢立即過來動手.

迷藏張嘴剛想說話,卻被陸成山搶了先:"張玄明,沒想到你竟然自甘墮落,受妖狐迷惑四處為惡,陷害我徒弟也就罷了,今日窮凶極惡連殺五人,還有何話說?"

我冷笑一聲:"幾天不見,你口才變好了,連睜著眼睛說瞎壞也學會了,這麼快就把你的寶貝徒弟和孫女保出來,特權真好用啊!"

迷藏急忙插嘴:"咳,咳,小兄弟,經過民警同志查證,那個錄音筆里面什麼都沒有."

我再次冷笑,以陸成山他們的特權和手段,有什麼東西做不到?當初林先生說錄下來了,我雖然沒有聽過,他自己肯定聽過,所以後來才敢拿出來做證據,誰知道到了警方手里發生了什麼事?我早就知道高峰和陸晴雯不會坐牢,很快會放出來,只是沒想到他們做得更絕,居然反咬我一口.

陸成山道:"你的本質是好的,當年我還想收你當徒弟,但是你被妖狐迷惑,沉迷女色,利令智昏,現在已經發展到了殺人不眨眼的程度,所以我們必須幫你除掉妖狐!"

"放屁!"我大吼一聲,"明明是你徒弟和孫女詐騙,現在反咬一口說我陷害,這五個就是上次破壞白塔的日本人同伙,他們來殺我,我自衛反擊有何不可?難道我在自己的國土上還要束手待斃任日本鬼子宰殺?你***的是日本人養的狗麼?"

"住口!"

"放肆!"

眾人紛紛吼叫,陸成山也氣得鐵青了臉,長須亂抖:"好一張伶牙利嘴,就算這五個是日本人該殺,但是你被妖狐控制心性大變也是事實,前夜殺了四人,今天又殺了五個,冷血殘暴,毫無人性,你已墮入魔道還不自知!"

我已經豁出去了:"陸成山,你用不著假惺惺裝好人,你就是來搶我的玉符,何必找借口?你派人殺了我師父,嚇死了我母親,我還沒有找你算賬,你倒是送上門來了!"

陸成山愣了一下:"我確實在找幾塊玉符,那是我們正一教的鎮派之寶,必須找回來,但也不致于殺人越貨,我幾時派人殺你師父了?"

"正一教鎮派之寶?你羞也不羞!"我哈哈狂笑,"明明是我陰陽家的寶物,要用陰陽訣來激活,你卻說是正一教的鎮派之寶,虧你還自稱是泰山北斗級的人物,簡直是無恥到了極點!如果殺我的五個道士不是你派來的,你怎麼知道我殺了他們當中四個?"

"少啰嗦?快把妖狐交出來!"老道姑厲喝一聲,她長得並不瘦,但是五官看起來都沒有肉,是一種孤寒之相,脾氣也好不到哪里去.

我理都沒理她,因為明顯主事之人是陸成山,而陸成山今天絕對不會放過我的,抓小雪只是借口,想要奪兩塊玉符才是真.

陸成山摸著長須沉吟片刻:"我看可能有些誤會,就如申羽道友所說,今日只要你把妖狐交出來,悔過自新,其它事都有商量的余地,我會把前因後果查個清楚,給你一個交代."

我冷笑:"要是我不交呢?"

陸成山立即臉露殺機:"那就休怪我下手不容情了!"

"哼,你早就想殺了我滅口,又想奪我玉符,偏又想裝什麼道德之士,你這種伎倆連三歲小孩都騙不了!"

陸成山和兩個道士申云,申羽都勃然大怒,就要動手,迷藏急忙說:"等等,只怕真有誤會,這位小兄弟殺人或許是為了自保,未必是被妖狐控制陷入魔道……"

陸成山等人立即大皺眉頭,陸晴雯道:"迷藏師叔,你到現在還在信他,你是被他騙了!"

迷藏一臉尷尬,他之前在白塔的地道里有對我說過,他與陸成山並不是師兄弟,甚至不屬于一系,只是論輩份高峰和陸晴雯叫他師叔,他對我因誤會而生愧疚,所以替我說話.

小雪在我腦海中有些緊張地說:"你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,你我緣份已盡,但求來世……"

我怒道:"閉嘴,只要我有三寸氣在,絕不容許別人傷害你,要死一起死,要活一起活!"

話說出口,我才發現這有點像是情侶之間的誓言,在平時我是不會說出口的,這時一急就說出來了,原來小雪在我心里的份量已經如此重要,只是我自己都沒有發現.

我能感應到小雪心中湧起柔情和喜悅,但她的聲音卻很平靜:"公子,你能如此待我,我已死而無憾,讓我走吧,也許他們殺了我就會放你走."

我急了:"你一向聰明,現在怎麼傻了,他們是要各個擊破,你真以為他們有可能放過我嗎?你要是不聽我的話,我死了也不肯原諒你!"

"唉,我死了你沒關系,你還有林梅……"小雪有些傷感地說,但這次卻沒有酸味.

我脫口而出:"我可以為了她去死,也會為了你去死,廢話不要多說,無論什麼人想要殺你,必須得先殺了我!"

上篇:第十四章 殺!     下篇:第十六章 狐假虎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