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七章 法術再吊一磚撂倒 為黃超傑回來了 加更  
   
第十七章 法術再吊一磚撂倒 為黃超傑回來了 加更

我還沒想好用什麼辦法來對付高峰,高峰已經開始布罡踏斗了,神氣凝重,動作端莊,氣度森嚴,果然是名門子弟非同小可.

我的信心動搖了,要是被他放出法術來,我十有**要先倒下,不僅要失去兩塊玉符,還丟了我陰陽家臉面,以後我哪里還有信心去找陸成山討回舊債?

眼看高峰已經走出兩步,拐彎邁出第三步,身上靈力波動大幅提升,而我還沒有想好用哪一種方法,我真的急壞了.為了不落人口舌,小雪不敢與我溝通,我想找個咨詢的人都沒有.

焦急之下,我突然想到了一個無賴的招數,迅速掏出通靈神木印,沖過去向高峰的後腦勺就砸.眾人一片驚呼,大叫住手,這不是違反了約定嗎?

其實我沒有真的砸到他的腦袋,離他的腦袋還有半尺就收住了,但是我的靈氣透過通靈神木印卻重重砸在他的頭部.通靈神木印是用千年樟樹妖的心髒制成的,因受雷擊幾乎集中了千年樟樹妖的全部精華,本身就具有強大的靈力,經過這三年的祭煉和溫養,已經能與我氣息相通.我的靈氣通過它之後再打向高峰,短距離內就像掌風拳罡一樣能傷人,並且散發出濃烈的樟腦香氣.

高峰頭部晃了一下,體內真氣差點岔了,急忙吸氣,這一吸就把濃重的樟腦氣息吸進去了.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,樟腦具有刺激神經系統提神醒腦的功效,但卻鮮少有人知道高劑量的樟腦會讓人頭暈,惡心.通靈神木印內蘊含的千年樟樹精華非同小可,經我全力催發,散發出來的樟腦劑量足以讓人眩暈和惡心.

高峰發覺不妙,急忙屏住呼吸,集中精神繼續走罡步.按照約定我不能碰到他的身體,只憑靈力沖擊是很難把他敲暈的,他只要不再吸入樟腦香氣就行了,只要他再走三步就可以使用法術,反過來把我放倒,所以他不肯放棄.

我揚手再砸,這一次是在側面對著他的太陽穴.他已經有了心理准備,雖然被我的靈力撞擊得微有晃動,但是受到的影響並不大,又邁了一步.這一邁步問題就來了,因為布罡踏斗不僅是走位,還有身體動作,掐訣,呼吸,存思運氣等等,道士們千百遍練習下來已經形成了一種本能,他走這一步沒有吐納(呼吸),體內真氣就順不下去,憋得滿臉通紅,加上之前的樟腦香,他酒醉似的開始搖搖晃晃起來.

"住手!"

"張玄明你無恥!"

"說好是比法術的,怎麼能這樣啊!"

高峰的意志力很強,根基深厚之極,雖然身體搖搖晃晃,腳下卻非常頑強地再邁一步……走完這一步就輪到他發威了啊,那是必定要走的.這一次他不敢不吸氣了,就在他吸氣之時,我的通靈神木印又砸出了,濃烈樟腦香迎面罩去.這一回我使出了全力,又是正面攻擊,絕對香到了極點.

靈氣撞擊頭部,加上樟腦香的致暈惡心效果,高峰暈乎了.他最後一步已經走完,真氣和借來的靈力聚集到了頂點,心神卻無法控制真氣,于是就悲劇了,真氣逆沖,鼻孔和嘴巴一齊噴出血來,而且是沒完沒了地往外噴.

"倒也,倒也!"

我早已退出三米外,曲起中指虛彈,高峰很聽話地仰天倒下.

這正應了一句話,武功再高也怕菜刀,法術再吊一磚撂倒,高峰同學很榮幸地被菜刀追砍過,現在又被板磚拍倒,如此資曆足以名動江湖了.

陸成山等人又驚又怒飛撲而來,有動手群毆之勢,我急忙跳到高峰身邊大吼一聲:"都不許動,誰動我就一腳踩爆他的頭!媽的,你們都是名人,高人,說話像放屁嗎?我已經贏了,你們給我滾蛋!"

眾人急忙停步,陸成山急得臉都紅了:"說好比法術,你怎能用直接攻擊?是你不遵守諾言……"

"放屁!"我毫不客氣打斷了他的話,反正我不需要在他們面前裝形像,干脆想罵就罵,"使用法器攻擊算不算是斗法的一種?他說'不許直接用身體和武器碰觸對方’,我碰到他哪里了?"

眾人這時才想到,高峰不是被我敲暈的,而是被我中斷布罡踏斗岔氣了.任何一個施法的人都知道布罡踏斗時不能被人中斷,要在有充足時間或有人護法的情況下才能進行,在公平斗法時都是雙方先布罡踏斗,然後各以咒法之類攻擊,哪里有像我這樣沖過去把人敲暈的?

通常情況下布罡踏斗被人中斷也不會產生這麼嚴重的後果,發覺不妙及時停下來就行了,誰叫高峰逞強繼續下去呢?但是他作為名門子弟,心高氣傲,在眾多前輩和心儀的人面前又怎會不逞強?我是料定了他會拼命,然後精確算計時間,加上通靈神木印的特殊香氣才把他撂倒.

一直沒有開口過的申云道人抽了幾下鼻子說:"你使詐,是你的法印發出濃烈樟腦香讓高峰走神了,這屬于下毒手法,不是比法術."

好厲害的道士,我認真看了他一眼,他年紀應該挺老了,但一張臉並沒有什麼皺紋,長了一雙桃花眼,臉上還有酒窩,生氣也像是在笑,想必年輕時迷倒了許多懷春少女,那個叫申羽的老道姑眼光就老是在他身上轉.

我冷笑:"三歲小兒都知道,樟腦不是毒.擊敵于半渡,這是一種戰術上的運用和控制,需要對布罡踏斗非常熟悉,使用的又是法器,誰敢說這不是一種斗法?"

申云露出"迷人"的笑容:"總之剛才的比武有失公平,無法證明你的修為和能力,那麼也就無法證明你有實力控管妖狐.這樣吧,我只出一招,如果你能接得下,我們立即就走."

小雪在我心里立即說:"不要答應他!"

我當然知道這個老道不是好惹的主,而且我把高峰傷得這麼重,他一定會對我下辣手.我斷然拒絕:"我已經贏了,沒興趣跟你玩,你們要是敢亂來,我就跟高峰同歸于盡,嘿嘿,陸成山,你不會想用你愛徒的命來換玉符吧?"

陸成山氣炸了肺,怒道:"我從不受人威脅!"

這一點我相信,所以拿高峰的命來威脅他沒什麼用,說不定這個心狠手辣的家伙一怒之下,真把徒弟當炮灰換得兩塊玉符,我豈不是賠得更慘?

申羽厲喝一聲:"還不束手就擒,要等我動手麼?"

我怒瞪了她一眼,也不照照鏡子,就你這模樣申云老道能看得上嗎?再加上脾氣不好,難怪要一輩子當道姑了.

申云笑嘻嘻道:"還是我最好說話,我只出一招,試一試你的實力就行,如果你能頂住,我以我的名譽擔保讓你離開."

我並不認識他,不知道他的名譽值幾個錢,不過他這樣說,證明他是有點名聲的人.

目前中國道教分為兩大派系:一個是正一教,其前身是天師道,祖庭在龍虎山,曆史悠久,名家輩出,但後來有些衰弱了,幾百年前與許多小派合並成為正一教,也稱符箓派.正一教的道士可以住家,吃肉,結婚,生孩子,可以不穿道裝,但也有一部分長期住在道觀里,不能吃葷結婚;另一大系是全真教,元朝年間才興起,其祖師爺為王重陽和丘處機,以修練內丹為主,又稱金丹派.全真教的道士都必須住觀,不能吃葷腥,不能結婚,長期道裝打扮.

兩個大系之中又分無數小系,找個資深道士都不一定能說清楚,不過隨著時代進步,江湖名聲和宗派威望越來越淡化,倒是媒體名聲和職務高低成為衡量身份的標准.比如某個大禪寺里的大胖子,就是因為當了主持,頻頻在媒體中出現而名震天下,那麼有名氣的未必有能力,我似乎不用怕眼前這個道士.

這時四個老道都離我很近,都很憤怒,如果他們真的不顧面子出手攻擊我,既使煮石道人真的神功蓋世也救不了我,更何況煮石道人只能裝個樣子.形勢比人強,不接受申云的要求是不可能走了,只是接住一招,打不過我躲避還不行麼?憑我的感應,他的修為也就與陸成山差不多,我能撐得住.

我只能同意:"按照規矩,你提出挑戰,規矩我來定,只能用法術之類,不能用拳腳,武器,內功打我,你不能離開方圓十尺之內,就出一招."

申云立即笑道:"行,行,我絕對不攻擊第二次."說著他掃視了眾人一眼,陸成山等人立即後退並堵住了山澗的兩頭,防止我和林梅逃走.申云走到差不多是山澗中央的地方站定,面帶微笑從容地望著我.

我不可能再用通靈神木印去砸申云,他的修為比高峰要高得多,又已經有了防備,肯定不能撂倒他,那麼我離他遠一點,全力防守,頂住他一次攻擊應該也不是難事.

我們所在的地方是一處山谷,因為地勢較窄較深,還有小溪流,也可以稱為山澗.山澗的兩頭已經被陸成山等人堵住了,寬度不到二十米,申云站在中間,我不可能跑到離他太遠的地方.不過山澗中有許多巨石和大樹,我特意退向地勢複雜的地方,萬一不對勁,我就躲到巨石之後,打不過總躲得過吧?

上篇:第十六章 狐假虎威     下篇:第十八章 五行靈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