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九章 絕境求生傷元氣  
   
第十九章 絕境求生傷元氣

論道法,已經沒落的陰陽家絕對比不過根深葉茂傳承有續的道士,這本來就是陰陽家的弱項,但比平衡陰陽,操控風水,陰陽家不比道士差.

我立即找到了最理想的地點,那就是以申云老道為中心所形成的八卦方位的兌位.兌屬金,金克木,能壓制木氣,從而斷絕五行靈火的助力;金生水,能增強水氣,再調用水氣來克五行靈火,等于是斷敵人糧草的同時增加自己援兵.假如一開始我就搶占這個方位,並且有與申云老道一樣的修為,也許我有與他一斗的機會,現在既使斗不過他,多支持一會兒肯定是可以的.

乾位也屬金,還是陽剛之金克木更強,為什麼我不選乾位?這是因為乾位沒有在水邊,而且乾卦類像為天,為高處;兌卦類像為澤,為河流,沼澤,池塘,顯然後者更適合我,克火對我來說比克木更重要,這就是根據實際情況活學活用了.

我開始艱難邁步向兌位走去,其實也就十來步,但是移動了這麼一個角度,我就感覺到壓力減輕了許多,有更多水之靈氣被吸了進來.申云老道大概已經發現了微妙的變化,但他並沒有移動,一方面按照約定他不能走出方圓十尺之內,另一方面可能他不認為我走這麼幾步有作用.

雖然搶占了有利位置,但是我的靈氣又瀕臨枯竭,頂住靈火已經很困難,無法再分出靈氣去控制水之靈氣了.無可奈何,我只能動用本命元氣了!

所謂的本命元氣,就是人的精氣神凝結出的本源之力,用通俗一點的話來說就是生命力.這個比聚元丹更狠,通過榨取自己的生命力來獲得暫時的能力提高,一旦過量使用,就會嚴重損傷身體甚至壽命,不到萬不得已絕不使用.

當年師父為了救我並且封印小雪,就是抽取了本命元氣,他那麼虛弱的人也能短時間爆發強大的力量,所以代價很大,效果也是很明顯的.

為了活下去,為了小雪和林梅,沒有什麼是我不能付出的了,我咬緊牙關,調動本命元氣轉化為靈氣注入氣海穴內,不留余地.

我的靈氣猛地爆發擴張,把外面的靈火推遠了一些,同時轉圓心法擴大范圍,把附近的水之靈力都卷了進來,普通的溪水則放棄抽取了,這個費力效果又不好.

我爆漲的靈力和卷入的水之靈氣令靈火擴散並為之一暗,這時出現了一幅奇異景觀,一層很淡很薄的火焰形成一個直徑六米以上的空心火球,快速旋轉著把我包裹在里面,由于沒有氣霧,我可以看清外面,外面的人也可以看到我了.

我的靈氣團范圍越大,靈火就越難聚集,申云控制起來就越困難;范圍越大,靈火對我的傷害和威脅也就越小,再加上源源不斷的水之靈氣注入,和方位上的生我抑敵,我終于獲得了有利的局面.

我正面對著申云,看到了他震驚的表情,我看不到自己的表情,但我敢肯定我此時非常猙獰可怕,就像是一只被逼到了絕境的猛獸,想要我死,我死前也要咬你一口!我毫不痛惜地催動本命元氣轉化為靈氣,把五行靈火的包圍圈擴大,再擴大……

"公子,不能這樣,不能這樣啊!"小雪一邊哭一邊哀求,"你要是死了,林梅怎麼辦?以後誰來照顧她?他們一定不會放過她的."

我心中一顫,有些清醒過來,停止了抽取元氣,只利用現有的靈氣維持著局面,盡可能把溪水帶來的水之靈力吸扯過來,卷入火團內.此時五行靈火對我的威脅已經不是太大,申云老道要控制著靈火也很不容易,算是處于比較公平的消耗之中.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我消耗並不是太快,倒是申云滿頭大汗,胸膛劇烈起伏,呈現不支之像.他以法訣遙指著我,左走幾步,猶豫了一下又右走幾步,走來走去卻沒敢走遠.他已經發現了地利被我占據,他很難聚集木氣增強五行靈火,我卻可以源源不斷地抽取水之靈氣來克火.他想要換一個位置來消除這種不利,但是比斗之初我就已經限制了他的活動范圍,他是成名高人,怎能言而無信?

迷藏突然開口了:"申云道兄,我看可以收手了,這位小兄弟的修為和智慧堪稱年輕一輩之翹楚,不像是被妖狐媚惑失去了心智……"

陸成山,申羽等人立即怒瞪迷藏,迷藏只好閉上嘴,一臉訕笑.

風水輪流轉,現在是我的消耗低于申云了,因為溪水帶來的水之靈氣源源不絕,這是自然之力沒有窮盡;申云要控制著超大范圍的五行靈火,消耗也是非常驚人的,人力再強也不可能與自然之力拼消耗.

我雖然占了地利,但是要維持著大范圍的靈氣團也需要很大的消耗,所以這是一個兩敗俱傷的局面,如果申云肯聽迷藏的話就此收手,才是最好的結果.但是申云作為前輩高人,可能還有些名頭,使了詐又占了主動,收拾不了我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鄉下窮小子,傳出去一世英名就毀了,所以他要死撐著.

名聲累人,可也不能把我往死里拖啊!

又過了兩分鍾左右,我氣海穴內的靈氣又將耗盡,正當我准備再催逼本命元氣時,五行靈火突然消失了.

緊張之極的氣氛突然松懈下來,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明顯地松了一口氣,我不敢松懈,是因為我不能讓別人看到我的虛弱,弱者總是容易被人欺負.

申云道人強撐站著,氣喘籲籲道:"果然……長江後浪推前浪,自古英雄出少年……"

我恨他恨得要死,但是為了活命,為了讓陸成山等人沒有理由再動手,我不得不強忍憤怒拱了拱手:"多謝前輩手下留情!"

申云滿臉通紅,又羞又氣,加上氣喘得急,居然嗆氣咳起來,好不容易順過了氣,對陸成山略一揖首:"陸道友,這位少年修為精深,意志堅定,我也自歎弗如,應該不至于被小小妖狐迷了本性.我還有事,先走一步了."

申羽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跟著走了,陸成山臉色很難看,但還是立即叫道:"道兄且慢,我們也走.今天的事確實是誤會,我一定查清楚給他一個交代."

高峰已經醒了,陸成山扶著他走,陸晴雯臉色有些古怪地看了看我,也跟著走了.迷藏欲言又止,最後還是說:"小兄弟,我相信這一切都是誤會……你自己保重."

誤會?把我逼成這樣一句誤會就了結了?我根本無法開口說話,全憑一股不屈的精神和毅力硬挺著,等到他們走得看不見,我立即像全身骨頭粉碎般,癱軟在地.林梅早已走過來,急忙來扶我:"大哥,你怎麼了?"

我感到極度的虛弱和疲憊,努力露出一個微笑,說了一聲"沒事",但聲音低得我自己都聽不清楚.

"嗚嗚……公子,你可能要縮短兩年壽命."小雪哭著說.

兩年?我愣住了,那天師父算卦,卦像顯示我會減少兩年壽命,現在果然減少了兩年,難道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?我只能再活五年了?

我大腦內嗡嗡作響,頭痛欲裂,身心都疲憊到了極點.如果一切都是我命中注定的,那麼我在北坑村遇到小雪,陸成山把我打成植物人,師父救我,猛鬼山寨遇到林梅等等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,那麼我的努力還有什麼用?如果真是這樣,我就不能恨陳星,不能恨陸成山,甚至連殺了師父的人也不須恨,因為這一切都是必然的……

我真的混亂了,什麼是因什麼是果,什麼是對什麼是錯?人活一世追求的是什麼?如今我只剩下五年時間,我該做什麼?像大師父一樣發揮余熱為村民們做點好事,還是像二師父說的盡情享受人生,隨心所欲做不突破底線的事?

林梅半抱著我,驚懼又焦急,淚流滿面:"大哥,你怎樣了,哪里受傷了,我能幫你嗎?"

我虛弱得難以開口,突然感覺到體內出現一股陰柔力量,像清泉灌進了干涸開裂的土地,我體內有了生機和活力,空洞破碎的感覺迅速消退.雖然還是覺得疲困,但是我已經能動了,強撐著坐了起來,對林梅說:"沒事,就是累了,休息一會兒就好."

我在心里急忙問小雪:"你做了什麼?你可不要做傻事啊!"

小雪的語氣有些疑惑和迷惘:"奇怪,我恢複得很快啊,怎麼會這樣?"

我開始以為小雪是犧牲自己來滋養我,聽她這麼一說我才放心了,也許它受傷並不重吧?但是小雪很快驚喜地叫了一聲:"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,我因禍得福了!"

"因禍得福?"我莫名其妙.

"是的,我們妖類五百年有一個天劫,一千年又有一個天劫,只要撐過了天劫,修為就會大幅提升.這就好比把一塊鐵拿去燒紅鍛打,千錘百煉剩下的都是精華,形成器具了,這是一個質變的飛躍.剛才臭道士的五行靈火本來足以把我燒死,但是因為有你護著我,超過了我的承受極限也沒有死,這種情形有點像經曆天劫,超越自我極限,所以我浴火重生,能力反而有所提高了!"

暈,這對我們倆來說,算福還是算禍?

上篇:第十八章 五行靈火     下篇:第二十章 乾坤袋 為絕世花旦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