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五章 曾師祖的呼喚 為無肉不歡呼加更  
   
第二十五章 曾師祖的呼喚 為無肉不歡呼加更

曾師祖居然又一次與我溝通了,這讓我大為振奮,從第一次上山在黑松林遇險,到剛才險些墜入深淵,經曆了一次又一次險死生還,終于有了確切的消息.

找到了曾師祖我們就有了依靠,我短命的陰影也有望破除,這極有可能是我人生的一大轉折點,成功已經在觸手可及之間.

可是曾師祖說的"我在下面"是什麼意思呢,難道就在我眼前這條巨大的裂縫下面?

我和林梅用頭上的燈光往下照,無法看到底,以小雪的能力也無法感知下面的情況,在地型狹小複雜的地方,她也不能探知到太遠的區域.

老迷駝還潛伏在附近,如果我們兩個人都利用繩子往下爬,它跑過來弄斷了繩子,後果不堪設想.一個人留守在上面也不是好辦法,因為往下面探索未知區域極度危險並且要消耗大量體力,只能由我去,林梅一個人留在上面怎是老迷駝的對手?反過來我守在上面,林梅下去,萬一老迷駝在下面,或者是下面有其他可怕的怪物呢?我是絕對不放心讓林梅下去的.

我遲疑不絕,林梅道:"讓我下去吧,這片斷崖直上直下,它沒有繩子不可能下去,所以它一定還在上面."

"不行,我們必須先除掉這個禍害才能下去!"我很堅決,曾師祖已經在這里幾十年了,多待幾天沒關系,要是我們有一點疏忽,就會前功盡棄並且而把小命搭進去,我絕對不能做魯莽的事.

小雪問:"能不能在這兒布一個陣法阻止它靠近?"

我來回看了幾眼,最終搖頭否定,外面的洞窟四通八達,是無法完全封鎖的,我們容身的這個洞窟結構又過于簡單,土氣和火氣濃郁,無法聚集水氣,木氣和金氣,五行不全,不能布陣.更頭痛的是我無法確定老迷駝現在算是人還是怪,只怕陰陣,陽陣都困不住他,具有複合作用的高級陣法我又不會.

林梅問:"大哥,你說那個怪物的力氣大不大?"

我一時之間沒有理解林梅的意思,但是還是盡可能回答她:"迷駝子這種東西本身矮小像個侏儒,細胳膊細腿,沒什麼力氣.陳有源這個人以前養尊處優,擅長用心計,力氣也不大,所以這兩者的結合理論上來說不擅長力量方面.假如它的力量很大,行動敏捷,可能早就開始偷襲我們了."

林梅笑著指向洞口:"那麼我們去抬兩個人才能抬得動的石頭,把洞口堵住呢?"

"妙計!"我和小雪一愣之後都開口稱贊林梅.這里只有一個不大的洞口,用巨石堵住老迷駝就進不來,我和林梅合力才能搬動的巨石,老迷駝肯定搬不動.假如老迷駝是在大裂縫下面,就是正面與我們相遇,不可能弄斷我們的繩子.

自以為聰明的人,往往想要以聰明的方法來戰勝敵人;擅長法術的人,也會先想到以法術來戰勝敵人,我和小雪是這樣,老迷駝也是這樣.林梅可能從小力氣就不大,所以她會先想到自己的力量與敵人的力量,比如上次在井洞,她就是先考慮到自己體力不足,先采取了措施.

我和林梅立即開始行動,尋找附近可以移動的巨石,這個工作看起來容易,做起來卻艱難,因為剛好我們可以移動的巨石並不多.我們在附近只找到了兩塊滿意的大石頭,不夠把洞口堵死,不得不再跑到遠處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拖回一塊,然後又費了大量力氣把三塊巨石堆疊起來把洞口堵住了,既使是一個小孩也無法鑽進來.

堵門用掉了我們一個多小時,進洞到現在已經有三個多小時,兩塊本來電力就不足的蓄電池電量都已經所剩無幾,燈光亮度有所下降.如果我們不能在短時間內找到曾師祖並且立即回頭,來不及出洞蓄電池就要消耗光,後果相當嚴重.

不僅是這個問題,在這麼深的地底氧氣不足,劇烈體力勞動很容易疲勞,我和林梅都已經感到了頗為疲憊.

我們喝了些水,關了燈休息一會兒,小雪從我的頭頂跳了出來,跑到了對岸,把散落在地面的金銀珠寶全部收進乾坤袋內.對岸並不是什麼藏寶窟,只是老迷駝撒了一些金銀珠寶用來制造幻境騙我們,所以數量並不多,但現在珠寶之類價值翻著根斗往上漲,應該也能賣不少錢.

我猜藏寶地點就在這片溶洞的某一處,距離我們不會太遠,但現在我們沒有足夠的時間去找,老迷駝還在黑暗中潛伏著,危機重重,實在不是找寶藏的時候,還是找曾師祖要緊.

我把三根長繩扣接好,固定在懸崖邊,我先抓著繩索下去,找到了落腳點再停下來等林梅下來.這個大裂谷絕對是因為地殼變動裂開的,直上直下,長不見盡頭,寬只有三四米,給人造成極其壓抑的感覺,總有一種兩邊會突然合攏把我們夾碎的驚悚之感.

石壁上很少有可以踏腳的地方,不過還好,石壁表面很干燥也較粗糙,腳不容易打滑.往下降沒多久,我就感覺到了這里面的溫度比上面還要高,熱氣往上升,熱量正是來源于下方!

越往下溫度越高,下降了約有兩百米還是看不到底部,石壁熱得發燙,空氣也熾熱燙人,以我的估計已經超過了四十度,正常人便是站著不動也承受不了多久.我能調整體內靈氣陰陽平衡,還能撐得住,林梅氣息急促,滿臉通紅,但是反而不流汗了,因為汗水還沒有聚集起來就已經被烘干.

我很驚訝,難道下面真的有地底熔岩?在溫度如此高的地方,不幾天就被烤成人干了,曾師祖怎麼可能在下面待了約五十年?也許是我走錯地方了.

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站腳的地方,我用陰性靈氣給林梅降溫,對她說:"下面更熱了,你留在這兒,我下去看看……"

"不,我要跟你一起去,你說過不管去哪里都不會丟下我,我能撐得住!"林梅很堅定地說.

"只怕曾師祖不是在這兒,小雪,你看呢?"

小雪道:"我不知道啊,我跟你曾師祖又沒有心靈感應,要不你試試能不能跟他溝通."

我調整氣息,平靜下來,全心全意默念著:曾師祖你在哪里?曾師祖你在哪里……

幾分鍾過去了,沒有任何感應,我又問小雪:"你的感應一向很靈敏,能感應到下面有活人嗎?"

"沒有……"小雪有些不確定的樣子,"可能這兒的環境對我不利,我感應不到太遠的地方."

"那麼有沒有感應到老迷駝子?"

"也沒有,可能我們在洞口時,我感應到了它的威脅,它也知道我的存在了,然後它就用某種法術阻止我感應到它."

我暗暗心驚,老迷駝的能力似乎比我想像的還要高,三塊巨石真能擋得住它嗎?萬一它在上面割斷了繩索,我們就再也別想上去了.

正當我忐忑不安之時,突然又感應到了曾師祖的呼喚:快到了.

這種心靈感應就是突然之間產生的一個念頭,也可以說是突然明白了一個簡單的意思,並不是真的聽到聲音或者思想上交流,在今天之前我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的溝通方式,看來曾師祖的修為已經接近了仙人的級別.

快到了的意思,就是我們方向對了.我和林梅打起精神繼續往下,三條繩索都到了盡頭還是沒有到底,還好我們帶的繩索多,繩頭上都綁好了鐵扣環,直接扣上就接好了.又往下降了有三四十米,空間突然開闊,一眼望不到邊,感覺像是到了一座山的山頂上,並且隱約有些紅光.

從鑽入熱洞開始,我們穿過了一厚厚厚的花崗岩材質的地層,到達了溶岩洞,像是到了另一個世界.再從溶岩洞下面穿過高達三百米的大裂縫來到這里,卻又是在山頂上,這真的是地下還有地,山下還有山,令人難以甚信.從高度來判斷,我們可能已經到了云頂山半山腰以下深處,在大山的最心髒部位了.

發出紅光的地方,我因為角度關系無法直接看到光源,那紅光不是很亮,暗紅色,有如天黑前的最後一抹殘陽染紅了世界,顯得肅殺而孤寂.光線雖然不亮,但憑我的眼力已經可以看到絕大部分地方,就在離我不到二十米處一塊孤懸的山崖頂上,有一個人盤腳而坐,頭梳道髻,身穿道袍,眉宇昂揚,鼻如懸膽,再加上三縷黑須,直如神仙中人.

果然是曾師祖,與我在祖師畫像上看到的一模一樣,只是眼睛微閉,一動不動.我真的激動了,經曆了無數困難和危險,終于見到曾師祖了,我的未來有希望了,我不用再擔心被人追殺被人欺負了!

我快步向前走,林梅緊跟在我後面,有點驚訝:"曾師祖看起來很年輕啊?"

"是啊,怎麼這麼年輕?"小雪也有些疑惑,"你不是說他有一百多歲了嗎?"

我沒好氣道:"你八百多歲了,看起來更年輕呢,他上山時才五十來歲,修為精深不顯老,後來進入龜息狀態也不會老了,很正常!"

嘴里給林梅和小雪解釋,我自己心里面也產生了動搖,眼前的曾師祖確實太年輕了一些,但是是曾師祖以心靈感應之法救了我一命,然後指引著我到達這兒,不可能有假.

上篇:第二十四章 假作真時真亦假     下篇:第二十六章 計中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