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八章 陰陽調和  
   
第二十八章 陰陽調和

我瞑目調息,真正平靜下來,開始把所有關于曾師祖的線索,以及所有關于云頂山的情報整理了一下,然後我得出了一個驚人的結論.

這個地方是貨真價實的地底岩漿出口,但只是一個小出口,內部壓力不是很大.而云頂山的山腹中有一條陰氣靈脈,剛好經過這附近,大量低溫陰性靈氣中和了岩漿出口的溫度,達到了一個微妙的平衡,所以這兒的岩漿溫度低並且很穩定.

如果直接用水來沖擊岩漿,必定發生可怕的爆炸和震動,不可能穩定.陰氣靈脈不是水,它的溫度比水低,又可以透過土石大范圍滲透,大量陰氣逐步降低熔岩出口的溫度,才能使這片區域保持穩定.

冷洞和熱洞,就相當于陰氣靈脈和地火熔岩的天窗,雖然只泄漏出一點點冷氣和熱氣,卻使里面的壓力不會聚集,這也是保持穩定的關鍵.

老林曾經推測過,說云頂山常年出現的霧氣,是遠方的河流和稻田的水氣被山峰擋住,遇到冷氣或熱氣凝結.其實這個說法不夠准確,我敢說云霧產生的原因,有一大半是因為山腹中陰氣靈脈和熔岩熱量陰陽調和的結果,憑冷洞和熱洞冒出的那一點冷氣和熱氣是不足以造成大面積云霧的.

天有風云變幻,人有男女和合,地有冷熱平衡,陰陽互相排斥又互相調和的原理無所不在.

明白了這一層道理,我就看到了希望,這兒既然是陰氣靈脈與地火熔岩的交彙點,那麼必然有些地方溫度特別低.如果我能找到一個溫度較低的地方跨越山谷,靠近陰氣靈脈,就不會被熱死.

蛇腸谷的第三任大師兄曾經利用陰氣靈脈修煉,他能感應到曾師祖,這證明曾師祖也在陰氣靈脈附近,這個道理就好比一個在河流的上游,一個在河流的下游,所以容易溝通.

我不知道曾師祖為什麼跑到這兒來,為什麼進入不死不活的狀態,但他肯定是處于陰氣靈脈最重要的地方,最重要的地方莫過于陰陽調和之處,所以他必然就在附近!曾師祖應該不是沿著我們這條路進來的,那麼就還有一條路到達這附近,只要找到曾師祖,我們就能從他來時的路出去!

我把我的想法說了出來,林梅和小雪都贊同,但是當我說要親自下去找路時,她們都不同意了,因為下面的溫度能瞬間把人烤熟,繩子也會很快被燒斷,實在是危險到了極點.

我不能下去,當然只能小雪出馬了,她是靈體能耐高溫,只要不太靠近岩漿就沒事,而且她能踏空行走,效率會高得多.

小雪立即又跳下山崖,仔細探查每一個地方,之前她只是大致探試了一下溫度,以為下面溫度都是很高的,根本沒有細探.有岩漿的那一邊不必探了,小雪是從相反方向開始,但這邊溫度也很高,活人根本不能停留.

轉了小半圈,小雪突然歡呼起來:"這里有一條溝,感覺特別涼爽,可能你們可以撐得住.我再到前面看看……"

小雪消失在黑暗中,很快就回來了:"公子你的推測是正確的,那邊果然清涼得多,但是這條溝有一小段地方對你們來說還是特別熱,不知道能不能過去."

我急忙問:"距離有多少?溫度大約有多高?"

"這個……長約五丈左右,溫度我估計不准,但應該比燒沸的開水更熱,就是在山谷最低的地方,路面不好走,有下坡還有上坡."

溫度超過一百度,距離十幾米,路面不好走……如果只有我一個人,盡可能調節靈氣,並以靈氣包裹身體表面,沖過去的可能性頗大.但是我全力自保,就顧不上林梅了,她怎麼辦?

我望向林梅,林梅很平靜地望著我說:"我能過去."

我相信她的毅力和勇氣,但這不是靠毅力和勇氣能堅持的,我緊緊握住了她的手,非常嚴肅地說:"必須完全聽我的安排!"

"好!"林梅很干脆地回答,她知道我不可能丟下她,那麼再多說廢話就變得矯情了.

小雪歎了一口氣:"剛才在那邊我沒有看到山洞之類,沖過去了也未必有活路,真要冒險嗎?"

我很肯定地說:"要!在這里絕對沒有機會,只能等死,沖過去了則可能有轉機."

一路走來,我們的繩子都沒有取回,只剩下最後一根了.我把繩子綁好卻沒敢完全垂下去,因為下面溫度太高可能很快燒壞了,只能一邊下降一邊放繩子,我在前林梅在後.

小雪在前面帶路,走溫度最低的地方,一路向下都沒出什麼狀況,但是越往下走溫度越高,即使走在溫度最低的區域,我們也有些難以承受,林梅的鬢角和發稍已經有卷曲跡象.

還沒有到達小雪說的那一段區域,我就有些無法承受了,皮膚有如火焰在炙烤,吸進肺里面的不像是空氣,更像是火,從鼻腔一直燒到肺里面,而且氧氣少到了需要拼命呼吸否則根本無法順過氣來,由此又產生了頭暈和惡心……這簡直就是在燒紅的悶鍋里跳舞!

林梅只能靠我輸送的一點陰性靈氣來降溫,應該比我更困難,但可能她的忍受力驚人,或者是女性更能耐高溫,也還能強撐著.

我原先以為要跨越的地方只是十幾米的超高溫區域,沒想到還沒有到達那個區域就已經難以忍受,只怕我們到達那兒時,已經精疲力盡,哪里還能沖刺?多待一秒鍾,離死亡就更近一步,現在不可能回頭了,我只能拼著消耗爭取時間了.

還好下面的地型已經變得平緩,可以不用借助繩索了,我毫不猶豫背起林梅,以轉圓法外放陰屬性靈氣,包裹住我們兩人,然後放腿狂奔——我必須抱著她或者背著她,才有可能護住她的全身.

小雪回到了我體內,以靈氣接應我,在強大的陰屬性靈氣保護下,我感覺身體表面舒服了很多,但是背著一個人奔跑消耗的氧氣也更多,氣喘不過來,我的胸膛像是要被撕裂開了.

終于到達了谷底溫度最高的一段區域,我一步都沒有停直接沖了過去,此時我已經有些昏沉,眼前發黑,全憑一股意志支持著,如果停下來松一口氣,可能我就倒下站不起來了.

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沖過了最熱的區域,因為後來我已經麻木了,沒有感覺了,視線也變得模糊.最終我眼前完全變得黑暗,感覺像是掉下無底深淵,但這種感覺很短暫,片刻之後我就感覺到嘴里有甜美的甘泉注入,臉上,胸口,雙臂都傳來清涼的感覺,接著林梅背起了我快速奔跑,我可以聞到她劇烈的喘氣聲,以及頭發的焦臭味.

我已經無法集中精神調運靈氣,但是我清醒之後,小雪和我的靈氣就開始運轉起來,再次護住了我和林梅——這是小雪在幫我控制靈氣.

"公子你放心,我們過去了……"我聽到了小雪的聲音,心神一松,之後就有些模糊了,但我一直憑著一種潛意識或者本能,保持著轉圓心法,小雪的靈氣也一直在注入,保護著我和林梅.

我不確定過了多少時間,我和林梅都摔倒在地,接著她費力地拖我,我背部靠到了一片清涼的地方,神智越來越清醒,沒多久就完全醒來,睜開了眼睛.

夜明珠在我眼前發出柔和的白光,遠處熔岩發出的暗紅光芒依然可見,氣溫還是很高的,但比在山頂上要略低.背後的石壁透出一絲絲涼意,雖然微弱,卻讓我感到無比舒坦和安全感.

我轉頭看到了林梅,她也靠在石壁上大口地喘著氣,顯得很虛弱,頭發散亂並已經卷曲,特別是發稍已經被烤焦,但是臉上並沒有起水泡……我和小雪的靈氣護住了我們兩人的身體,林梅的頭發較長,奔跑時甩到了靈氣保護層之外所以烤焦了.

"我們……成功了."我與她四目相望,我的右手也握住了她的左手.誰救了誰,誰幫了誰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們過來了.

小雪"哼"了一聲:"不是我要打擊你,過來是過來了,但是這里並沒有出口,連一條縫都沒有,而且只有這一小片區域比較涼爽,往兩邊走出不遠還是很熱的.還有,剛才把最後一壺水都灑到你們身上了,現在沒有水喝了."

我沒力氣多說話,在心里反駁她:"這個地方地脈陰氣特別重,原因是離這兒不遠的地方有山洞或空間,陰氣特別容易流通,說不定只是隔著一層薄薄的石壁……"

說著我摸起一塊小石頭,在石壁上敲了幾下,傳來的卻是堅實的聲音,似乎在嘲笑我的錯誤.我強撐著站了起來,在更大范圍內敲擊,但傳來的都是實音.我還是不死心,敲擊的聲響是不准確的,假如石壁的厚度有一米以上,敲出來的也是實音,這個地方是一種不太堅硬的火山岩,如果只有一兩米厚,我是有可能挖過去的.

當然也有可能石壁後面沒有山洞,只是一條小小的縫隙,但是這是我唯一的希望,如果沒有這個希望,我現在就會垮掉.我叫小雪把乾坤袋中的鐵錘交給我,我掄起鐵錘砸石壁,一錘下去,碎石紛落,石壁是熔岩凝固成的,果然不太硬.

"呯,呯,呯……"

砸了十幾錘,我感到身心皆疲,放下鐵錘靠在石壁上喘氣,這時石壁里面卻傳來了岩石碎裂的聲響.最初我以為是回聲,但是那聲音越來越密集,越來越近,那聲勢簡直像巨型破岩機械在鑽洞.

我大吃一驚,難道是我敲石壁的聲音,驚動了一只地底超級巨獸?

上篇:第二十七章 熔岩世界 為飄凌楓加更     下篇:第二十九章 火鱗穿山龍 為馨語晴聞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