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九章 火鱗穿山龍 為馨語晴聞加更  
   
第二十九章 火鱗穿山龍 為馨語晴聞加更

我和林梅正驚訝莫名,小雪驚叫一聲:"不好,妖怪來了,一只非常可怕的怪物,爪子破岩如碎豆腐!"

這下真的完了,前有巨妖,後無退路,真是天要絕我麼?我從來就沒有聽說過有什麼怪物能夠破碎岩石如豆腐,這樣一個匪疑所思的地方,孕育出來的妖物肯定也可怕之極!

破岩之聲快速逼近,石壁明顯在震動,我和林梅急忙後退,離開石壁幾米,我緊緊握住了武士刀.這把刀的材質極好,之前曾經劃拉石壁,僅是刀尖有些磨損,沒有明顯缺口,還是極具殺傷力的.

"轟隆"一聲,一大片石壁倒塌下來,塵土飛揚中露出了一個尖錐狀的腦袋,吻端和鼻孔像牛,除了鼻端,眼睛和兩個小耳朵沒有鱗片,其它地方都被深紅色的鱗甲覆蓋.它的鱗甲狀如龍鱗,紅似姻脂,外端鈍圓,即厚且密,看上去有一種非常堅硬牢固的感覺.

怪物僅露出一個頭部,最大的地方已經有水缸大小,後面應該更加巨大,但是它的眼睛和耳朵卻小得有些不成比例,感覺有些滑稽.它看到了我們,小眼睛露出了一種驚訝和戒備的表情,這種表情應該是人類才有的,在有些笨拙的獸類身上看到實在有些古怪.

"這,這……這難道是穿山甲?"小雪驚訝地說.

紅鱗巨獸眼光又變了,變得凶悍和貪婪,嘴里吐出了一條細長的血紅舌頭,長度足有三米長,這分明是想要撲食的前兆.

如果這只龐然巨獸沖出來,我們根本沒有躲避的地方,會被它逼到高溫區域,而且它全身厚甲,能夠傷害到它的地方大概只有頭部沒有鱗甲的部位,也就是說現在是最適合攻擊它的時候!

我沒有多猶豫,以最快速度向前沖,雙手握刀收于身側.它的身體這時還卡在石壁內,長舌頭伸出來之後剛剛收回,來不及再伸出攻擊我,只能張嘴來咬……它居然沒有牙齒?

我早已料到它會張嘴咬我,而我的目標是它的鼻子,所以助跑之後高高躍起,雙手握刀從它鼻端刺入.

紅鱗巨獸慘叫著縮頭,我被撞在石壁上掉落地面跌倒,巨獸的頭又伸出,張開了小嘴——相對它的身體來說,真的是小嘴.

這時小雪已經把獵槍拿出來放在林梅手里,林梅舉起獵槍扣動了扳機,"轟"一聲巨響,所有鋼珠近距離轟進了紅鱗巨獸的嘴巴內.

"吱……"紅鱗巨獸發出類似于老鼠瀕死前的慘叫聲,但比老鼠叫聲要大幾十倍,石壁內轟然巨響,地動山搖,緊接著碎石亂滾,紅鱗巨獸挖出來的洞眨眼之間被堵上了.

我和林梅面面相覷,手心卻全是冷汗,這算是什麼狀況?

石壁內的聲音很驚人,但是在迅速遠去,貌似紅鱗巨獸跑了,但是逃跑的同時還不忘了把挖出來的洞堵上,還真是有個性啊!

小雪道:"它的身體很像穿山甲,而且穿山甲也有這種邊逃跑邊填洞的習慣."

穿山甲我不止一次見過,但從來沒有見過紅色的,更沒有見過這麼巨大的.如果把這只怪獸的嘴,鼻子,眼睛,耳朵分開來看,有點像牛或者龍,只是大小不成比例,整個頭部又尖又長不像龍頭,穿山甲根本不是這樣的.

林梅也說不像穿山甲,不過它遍布鱗甲的尖錐頭部,膽小的天性,挖洞和填洞的行為倒是像穿山甲,換了是另一種怪獸我們肯定嚇不走它.

"它是我們的救星!"我望著石壁露出了笑容.紅鱗巨獸挖出來的洞雖然又填上了,但是填得並不嚴實,石塊的大小我們也能搬得動,只要沿著它挖的洞我們就一定能到達其它洞穴,找到出路離開.

我和林梅開始搬石塊,小雪閑著沒事干,便給紅鱗巨獸取了一個響亮的名字:火鱗穿山龍.說它是龍實在是抬舉它了,但它也絕對不是凡獸,可能是有了幾百年氣候的穿山甲感地火之氣進化,也有可能是這片區域特殊的地火靈氣孕育出了它.

清理出一小段洞穴之後,我和林梅都很震驚,因為洞穴的直徑超過了三米,石壁上有很清晰的巨爪劃拉的痕跡,以及身體擠壓磨擦石壁的痕跡,由此可見火鱗穿山龍的體形有多大,力量有多可怕,真正如小雪說的"破岩如碎豆腐"!

再往前是火鱗穿山龍轉身調頭的地方,空間更是大到了讓人膛目結舌的程度.我們必須把碎石大部分搬出去,否則後面的碎石沒有地方堆放,于是接下來就是愚公移山式的轉移了.

最初搬石頭容易,效率很高,後來距離遠了要一塊塊搬出去就很費時間,我們只能把石頭較近距離堆在身後.約半個小時後,我和林梅已經被完全堵死在洞穴中間,兩頭都堵上了,但我們並沒有感覺氣悶,喘氣反而輕松了一些.

細加感應,我才發現前面的碎石縫隙之間透出一絲絲涼意,帶著陰性的靈氣,深吸一口氣特別舒服,氧氣含量應該也比外面的熔岩世界高.我大為振奮,我的推斷是正確的,前面不遠就有巨大的空間,並且這個空間是能夠連通地表的,所以才會有氧氣!

我和林梅都已經餓了,但是只有干糧沒有水,無法下咽,稍微休息一下又開始搬石頭.沒多久石壁上就出現了小裂縫,微有濕氣,氧氣含量更高了,呼吸已經不成問題.

"嗯,嗯,公子你猜對了,前面是空的,只有不到一丈遠."

我和林梅很興奮,更加賣力搬石塊,小雪繼續發表評論:"奇怪啊,這是在地下深處,怎麼會有地表的氣息?也就是你們說的氧氣.雖然我今天發揮失常,但我還是可以確定是在山腹里面,這種地方不應該有草木啊……"

終于石塊搬空了,我看到了一個黑暗的空間,推倒最後幾塊岩石,我拿著夜明珠鑽了出去.

這是一個頗大的空間,地面呈五十度傾斜,山洞高低走向約三十度傾斜,最低處有水流過的痕跡和少量沙土,但是現在沒有水.這里面的溫度可能還有接近四十度,但是比起另一頭來,真的已經是天堂了,而且氧氣含量是那麼足,舒服到心肝里面去了.

我們是在山洞的中間鑽出來,不知道哪頭是正確的出路,按我的想法,應該是往高處走才能離開這兒,但是小雪卻很肯定地說,氧氣是從山洞低的那一頭傳來的.眼前這一段往下,未必都是往下,也許拐彎就向上了,氧氣足的方向肯定沒錯,我聽從了小雪的建議.

果然越往下走氧氣越充足,空氣也很濕潤,不冷不熱,我有一種走進了春天的感覺,只差了沒有陽光.全身被輕度灼傷的皮膚,在濃郁涼爽的靈氣中感覺特別舒服,真的是一步從地獄跨進了天堂.

石縫間終于出現了清澈的泉水,我和林梅大喜若狂,喝了個飽,再以泉水洗臉,洗手,弄濕衣服,然後躺在地上無限地放松.

小雪無法享受我們極限危險和艱險後的輕松,自己跑到前面去探路了,很快她又回來,興奮大叫:"快起來,快起來,前面又有一個山洞,具有非常強大的靈氣,我感覺有一個人或者一個巨妖在那兒!"

我吃了一驚,急忙跳起來,一邊給水壺加水,一邊啃干糧,心髒不爭氣地狂跳.我相信前面的人就是曾師祖,經曆了這麼多磨難,我終于可以見到他了,但是他到底是死是活,能不能傳授我北斗七星接命法呢?近鄉情更怯,此刻我就像離家多年的游子,又是期待又是害怕.

林梅卻是純粹的緊張:"到底是人還是妖?"

小雪道:"我不確定,總之感覺非常強大,那是我無法相抗的存在,但是沒有什麼敵意."

曾師祖不可能強大到這個程度吧?

我和林梅迅速整理好東西繼續前進,沒走出多遠就出現了一個岔洞,這時我也感應到了那種強大的氣息.那種氣息的感覺很難形容,像神靈一樣神聖不可侵犯,像王者一樣威嚴霸氣,卻又有嚴父對孩子關愛和嚴厲的味道……不是陰氣,也沒有邪氣,生機盈然如春暖花開,憑我的感應能力,竟然分不清是動物還是植物發出來的.

往岔洞里面走了幾步,我遇到了一股靈力,有如無形之牆擋住了我.開始我以為是錯覺,再試著伸手去推,果然有阻力,而且使出的力量越大,反彈之力越大.

我舉著夜明珠往前看,隱約可以看到前面的地上,石壁上有巨大的符文……天哪,這里居然有一個強大的陣法!

陣法必定是人布出來的,我敢說老迷駝沒有這個本事,那麼布這個陣的人就必定是曾師祖!可是這個陣究竟是什麼陣,又是以什麼為動力,能產生如此強大的靈力牆呢?

我瞪大了眼睛往前瞄,但是能看到的地方有限,而且符文都在靈力牆里面,我根本碰不到,又怎能破陣呢?

小雪也不能進去,她很干脆放棄了努力:"人貴有自知之明,這個陣絕對不是我的能力可以破的."

林梅試了試,也不能進入,但她提出了一個很具開拓性的想法:"如果只是一層看不見的牆,那麼我們在石壁上挖一個缺口能過去吧?"

上篇:第二十八章 陰陽調和     下篇:第三十章 融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