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七章 溫柔陷阱  
   
第三十七章 溫柔陷阱

嘹亮的嗩呐聲,歡快的鑼鼓聲把我從夢中驚醒,睜眼一看,原來我睡在自己房間的床上,大紅繡龍刺鳳的錦被,鴛鴦戲水的長枕頭,天花板上垂掛著彩帶,流蘇和小燈籠,牆壁上貼著大雙喜,還有一副對聯:杯交玉液飛鸚鵡,樂奏瑤池舞鳳凰.橫批:百年好合.

這……這是要結婚的節奏啊,對聯也是我的字跡,可是我什麼時候寫的對聯,要跟誰結婚呢?

我暈乎乎的,似乎是跟賓客們喝酒喝醉了,還沒有完全清醒,可是我究竟是要跟誰結婚呢?我內心深處有些不安和恐懼,師父算卦說陳星是我的正室,可是我不想娶她啊,難道我是要跟陳星結婚了?

這時外面嗩呐聲,啰鼓聲更加歡快了,鞭炮聲震耳欲聾,我急忙開門出去,剛好看到一頂彩轎到了大門外,賓客們紛擁而出迎接新娘.還有些好事者用長凳在大門處堆疊堵路,要等媒人或伴娘替新娘派發紅包才肯放行,這是我們這兒的風俗,主要是為了討個好彩頭.

"還愣著干什麼,快准備拜天地!"

師父聲音從後面傳來,我回頭一看,師父穿著金色福字團花馬褂,暗紅色絲綢長袍,頭發乾淨整齊,笑得滿臉都是黃牙.我媽,奶奶,叔叔,嬸嬸都在附近,幾乎所有親朋好友都在場,看來我是真的要結婚了.可是新娘到底是誰呢?我怎麼不知道我要娶的人是誰?

小雪嗔怪的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:"當然是我了,不是說好我第一夜,林梅第二夜嗎?"

對對,我記得確實有這麼一回事,小雪和林梅都是同意的,但我還是有些不放心:"林梅呢?"

"我的傻公子,今天我跟你結婚,她當然要回避一下了,難道你還想三人同床麼?"

呃,說的也是,林梅要是在場會很尷尬的.小雪從來不會騙我,她說是她那就一定是她,我放心了.師父和母親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,小雪和我也是情深意重,這是真正的喜事啊,于是我高高興興去換衣服梳洗打扮.

我被親友們擁蔟著到了大廳,新娘已經在等我了,但是頭上用紅布蓋著.現代很少人蓋著頭拜堂了,我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似乎在哪里也跟人家這樣拜堂過,感覺並不太好.

我產生了些許抵觸心理,同時也有點心中不安,我可不能弄錯了人拜錯了堂啊,所以我很不客氣地跑過去揭起了新娘的紅蓋頭.

眾賓客立即嘩然,怎能還沒拜堂就揭開?

紅蓋頭下的美人鵝蛋臉,眉如遠山含黛,眼似秋水橫波,小瑤鼻秀氣可愛,濕潤潤紅豔豔的櫻唇像沾了露水的花瓣,嘴角微微上挑,臉頰浮現兩個圓圓的酒窩,表情似羞又似笑……果然是如假包換的青丘凝雪,盛裝打扮之下紅衣襯玉肌,更顯得美豔不可方物,端莊不失嬌媚,秋波一瞥便足以讓人神魂蕩漾.

我終于放心了,開始交拜天地,師父和母親樂暈了,我也樂暈了,誰娶了個這麼漂亮的媳婦能不樂暈?洞房花燭夜,金榜題名時,人生大喜事莫過于此,師父和母親能親眼看到我結婚,我真的感到太美滿,太幸福了.

我一生中從來沒有如此快樂和圓滿過,這讓我感覺有些不對勁,好像有一件很緊急的事需要我去做,但是我卻無法想起是什麼事.

我傻愣著站在那兒,坐在床沿的小雪自己扯下紅蓋頭:"公子,我們是不是該喝交杯酒了?"

"啊?"

現實中我沒見人家喝過交杯酒,不過電視里面和戲曲里面確實是有的,而且房間的小桌子上早已放了幾碟精致菜肴和點心,一個長頸細嘴錫酒壺,兩個酒杯,兩雙筷子.

我下意識地問:"你怎麼知道要喝交杯酒?"

小雪掩嘴竊笑:"嘻嘻,我偷看過幾次別人洞房."

原來如此,她能變成人後也活了五百年左右,當然見多識廣,偷看過別人洞房也不奇怪.我拿起酒杯斟酒,然後各舉一杯,學著古裝電視劇里面的人交臂而過喝了半杯,然後交換酒杯喝完對方杯中的酒.

放下酒杯,小雪變得羞答答模樣,眼波無限溫柔,對我行了一個古代的禮儀:"公子,以後我就叫你相公了,相公請安寑."

"呃……這個叫法有些怪怪的,我們之間就不用這麼客套了吧?"

"要的,要的,這就是相敬如賓嘛!"小雪說著過來給我脫衣服,把我外衣脫掉,然後她也把自己外衣脫了,把頭上,身上的首飾都摘下來放在梳妝台上,一頭柔順的長發垂散下來.

我看著她所有動作都很美,心里又高興又自豪,卻又冷不丁地冒出一句:"我們家很窮啊,哪里來這麼多金銀首飾?"

小雪愣了一下,隨即笑道:"你怎麼忘了,我們在山洞里撿到很多財寶啊!"

我潛意識中一直都在懷著某種戒心,但是所有東西都很真實,聽了小雪的解釋我終于放心了,吹滅了紅燭,打橫抱起她走向床鋪.我聽到了她"呯呯"跳的心,聞到了她身上沁人肺腑的異香,這香氣我很熟悉,當年在北坑村小雪來調戲我時,每一次我都聞到了這種香氣,即使經過六道輪回再世為人我忘了她的容顏,也不會忘了這種香氣.經過了無數的苦難與波折,我們終于有情人終成眷屬了,

我把小雪放在床上,我在她身邊躺了下來,蓋好了被子.我們面對面側身躺著,一只手互相握著,四只眼睛在黑暗中對視著,心中充滿了幸福感和滿足感,倒是沒有什麼**.我突然想起了林梅,她也曾經躺在這床上與我這樣平靜互望著……

小雪用力捏了一下我的手:"不許想她,今天是我們結婚,等輪到她了,隨你怎麼樣."

好吧,我只好妥協了.小雪的手溫潤滑膩,柔若無骨,拇指在我手背上輕輕來回摩挲著,我心里有了異樣的感覺.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幽香往我鼻孔里面鑽,也令我的血液循環漸漸加速,我情不自禁把頭靠過去一些,與她氣息可聞,又是另一種清甜氣息.

小雪嬌羞地閉上了眼睛,那個樣子更加誘人,握著我的手也更加緊了一些,也許是她心里緊張吧?我覺得口中發干,忍不住向她濕潤的紅唇迎去,碰觸到了她的唇,一種柔軟溫暖的感覺傳來,像有一股電流瞬間流轉全身.那種感覺非常好,我自然而然含住了她的上唇輕吮,她卻含住了我的下唇,棉柔溫暖的感覺更加美好……

幾番輕吻,我興起了強烈的索取和占有**,探出舌頭滑進了她的雙唇之間,品嘗到了一種更滑更濕更溫柔的感覺,那種清鮮香甜的氣息也更加明顯.那是女子特有的陰性氣息,男女之間有接吻的沖動,其實就是一種陰陽互補的需求,而愛意往往激發體內的陽氣或陰氣,所以相愛的年輕人總喜歡親嘴.

我的舌頭遇到了她小巧滑溜的舌頭,這時不再是感覺到了,而是真正品嘗到了陰涼甜蜜的味道,如瓊漿仙露.我像是一個干渴的人遇到了清泉,迫不及待地含住了她的舌頭盡情吮吸,小雪緊緊地抱住了我,同時在吮吸我的唇.

其實我跟陳星也接吻過,但是感覺好像沒有這麼美好……我剛產生這個念頭,小雪就在我後腰上捏了一把,離開了我的唇:"可惡,你又想別的女人!"

"沒,沒!"我急忙辯解,我一想什麼小雪就知道,有妻如此,思想是真的不能開小差啊!

小雪鉤住了我的脖子,主動吻住了我,我的手卻開始摸索著扒她的衣服,碰觸到了她渾圓的肩頭,柔軟的胸肌.很快我就擒住了她的玉峰,握著輕輕揉動,感受著那種**蝕骨的溫暖,柔軟和特殊的彈性.

這時我又產生了一種不協調的感覺,在我潛意識中小雪的胸部是高大挺拔的,以我的手應該無法完全握住,但現在手上的感覺卻是恰好一握,飽滿堅挺,雖然也有無限柔軟,卻沒有想像中那種凝脂軟玉般的感覺.這種感覺更像是那一晚陳星跑到我的床上時給我的感受,而且這時我埋頭在她胸前,那香膩膩肉粉粉的女子胸部特有的氣息似乎也是陳星——事實上我只聞到過陳星的.

明明是小雪,怎麼會產生陳星的感覺?這時我已經氣血湧動,呼吸急促,下面的小兄弟昂首暴怒,堅硬鼓脹得得受,小雪也氣喘籲籲,嬌軀不自覺地扭動,急切渴求.兵至城下,將至壕邊,此情此景實在不適宜想別的事和別的人,管它三七二十一先挺槍上馬解了燃眉之急再說.

但是從開始拜堂我就有一種本能的抗拒,這種疑似陳星的感覺更加讓我不安,這種疑惑和不安驅使我努力去想醒來之後發生的每一件事.今天的一切感覺都很古怪,就像是很多部電影經過剪輯結合到了一起,很真實,但是卻有些別扭……

小雪像個八爪魚似的纏著我,身體不停地扭動迎合,夢囈般呢喃著:"怎麼進不去?怎麼進不去?"

是小雪,這是我們最初的記憶啊,但為什麼最初的記憶跑到了現在?我更加覺得古怪,忍不住問她:"你不是說偷看過別人洞房嗎,怎麼會不知道?"

"人家蓋著被子,我又看不見……我是第一次結婚嘛."

第一次結婚,第一次結婚……好像我跟別人還拜堂過,那一次是誰呢?我想不起來,頭痛欲裂,但是我的疑惑,不安和本能的戒備卻驅使我不顧一切去追憶和尋找.突然之間,我的頭痛得分裂開了,變成了無數個我,有的是北坑村遇到小雪時的感覺和印象,有的是我和林梅之間的柔情和幸福感,有的是我與陳星之間的**接觸感覺,還有的是我跟迷駝子變成的仙女結婚的場面……

迷駝子!

上篇:第三十六章 迷夢幻境 為麥氏情歌加更     下篇:第三十八章 圖窮匕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