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八章 圖窮匕現  
   
第三十八章 圖窮匕現

我猛然驚醒了,無數記憶碎片結合為完整的我,瞬間我明白了是怎麼回事.我最大的缺憾就是沒能在母親和師父活著的時候結婚,我最害怕的就是與不該結婚的人結婚,對我有最大誘惑力的應該是小雪的身體……老迷駝正是利用我最遺憾,最害怕,最容易受誘惑的東西來制造幻境!

我抬頭撐起身體,毫不猶豫一拳向小雪的腦袋轟去,小雪是沒有實體的,所以眼前的人絕對不是她!

我的拳頭砸空了,同時腦海中響起了小雪的驚叫聲:"天哪,我竟然也被它控制了!"

刹那間我就明白了小雪的情況,她也像做夢一樣跟我結婚了,以前的事有的事記得,有的事不記得,我所見到的人不是她,只是幻象,但幻象說的話和反應卻是來自于她,基于對她的信任,我的防備心理大幅下降了.

小雪最大的願望就是與我結婚,最遺憾的事就是不能跟我結婚,因為她已經沒有了實體,所以她也被老迷駝乘虛而入控制了.

小雪此時的心情是驚慌,後怕和憤怒的,如果不是我及時醒來,兩人沉迷于男歡女愛中,她就會被老迷駝控制著吸光我的陽精,讓我死于溫柔鄉中.

眼前一片漆黑,像是又陷入了地底深淵,小雪焦急地說:"公子小心,千萬不要分神,它會利用我們的一切弱點和恐懼制造幻境,我們越慌亂,它就越有機可乘;我們越害怕,它的能力就越強."

我盡可能排除雜念,默運實意法,令自己的精神和意志穩如泰山,排出一切外因干擾.可是我要怎麼樣才以殺死可惡的老迷駝?兩次我都及時識破了它的圈套,但根本抓不住它,又怎能殺得了它?

無邊的黑暗,極度的安靜,除了虛無還是虛無,我甚至感覺不到自己身體的存在.

我知道林梅還在等著我去救,刻不容緩,但是我絕對不對心慌,否則必定被老迷駝控制.現在一片漆黑,應該是老迷駝還沒有找到我的弱點,還沒想出對付我的辦法,如果我亂了分寸就會被它利用,我應該冷靜下來反被動為主動……

我強制自己冷靜,突然靈機一動,故意大聲說:"你這個肮髒丑陋的老妖怪,現在更是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,有什麼把戲盡管拿出來,你爺爺不怕你!"

我感覺到了某種憤怒的咆哮,如同悶雷滾過天空,但四周依舊漆黑一片,無星無月.

"老妖怪,你很生氣嗎?黔驢技窮了嗎?你那些破幻術根本騙不了我,把你的曾曾孫女嫁給我也沒用……"

"轟"的一聲巨響,整個世界破碎了,眼前是搖晃的蘆葦,在淒冷的月光下密集的蘆花似滿地白雪.

這個地方好熟悉啊,莫非是家鄉的小河邊?

"張玄明,看你往哪里跑!"

身後突然傳來怒喝聲,我急忙回頭,只見一整排穿著黑西裝戴著大墨鏡的人從蘆葦叢中走出,一個個手里捧著突擊步槍,正當中那個赫然是陳有源!這場面相當古怪,些這人看起來像是蝴蝶幫的小混混,衣著打扮卻很像這幾年流行的港台劇中的黑幫人員,手里的槍卻像是陸成山的司機阿良用過的那一把,好無敵的組合!

蝴蝶幫的人迅速把我包圍住,陳有源背後閃出兩個人,一個是披散著頭發的勝玉婆,身上的衣服有無數破洞,每一個破洞里面都是刀傷,皮肉往外翻卷滴著血;另一個是七竅流血的宋青羽,腦袋已經嚴重變型,身體自胸口以下分成兩半,惡心的肚腸之類往下垂,走路像踩高蹺.

居然連勝玉婆和宋青羽都弄出來了,但是我非但沒有感到恐懼,反而信心更強.這一切我信心堅定,是完全清醒的,老迷駝一定是太緊張了,心虛了,所以變出兩個我曾經最痛恨的敵人,並且弄得這麼難看,可是他們早就死了,再難看我又何懼之有?虛張聲勢往往是心虛的表現,兩塊死肉還不如兩個完整的人有戰斗力!

果然,我勇氣十足,勝玉婆和宋青羽看起來就一點也不恐怖了,就是兩個站著的尸體而已.

陳有源很生氣,指著我喝道:"張玄明,好大你的膽子,就是公安局的見了我也要客客氣氣,十里八鄉哪個敢對我說個'不’字?你打傷了我屬下能跑得了麼?你要是敢不給錢,我殺了你和你師父全家!"

我冷笑:"王逸(老迷駝的名字),莫非你沒招了,弄幾個小流氓來嚇我?我從來就沒有怕過你,你就是個又髒又臭的小小精怪,只能躲在山洞里不敢見人!你全族老少都是陳有源殺的,你現在居然要靠陳有源當傀儡,悲哀啊悲哀,你活著還有什麼意思?"

陳有源暴跳如雷,大吼:"開槍,開槍,給我亂槍打死他!"

蝴蝶幫的小混混紛紛舉槍,槍栓拉得嘩嘩響,我急忙在心里呼喚:"小雪,混元一氣符!"

"在這里我感應不到乾坤袋,拿不到符啊!"

暈,眼看眾人就要開槍,急得我一佛升天二佛出世,猛地想起這個世界也是以我的想法構成的,我確定有就是有,我確定沒有就是沒有,比如之前在家中我確定是有木棍的,木棍就在我眼前出現.

電花石火的瞬間,我以強大的信心相信林梅做的"百寶囊"就在我身前,混元一氣符就在小袋子里面.這都是真實存在的東西,並且熟悉之極,取符的手法練習過很多次,所以我連看都沒有多看一眼,就伸手往下一掏,摸出一張符攤開往胸口拍去,大吼一聲:"刀槍不入!"

槍聲幾乎在同時響起,子彈如同暴雨從四面八方射來,但是沒有碰到我的身體就掉落下來,眨眼之間滿地都是彈頭,我也沒有感覺到有什麼體力和精神消耗.

其實在這個世界里,我根本不需要什麼混元一氣符,只要我的信心足夠強大,任何東西都傷不了我.老迷駝以我的負面情緒來制造幻境,所以從某個角度來說,我也是這個幻境的創造者,在這里我就是道和法則……簡單一點說,我就是在做夢,只要我有足夠強的信心,我無所不能,一切皆有可能!

槍聲和子彈消失了,蝴蝶幫的小混混不見了,勝玉婆和宋青羽也不見了,只有陳有源一臉憤怒和不信地站在我面前,聲嘶力竭地吼叫:"這不可能,這不可能……"

我很鎮定地說:"陳有源,蝴蝶幫早已不存在了,圍剿迷駝子那一天,公安打黑掃黃,你的所有窩點被搗毀,所有成員被抓,你成了全國通緝的要犯.你的時代過去了,永遠不會再回來了,你就認命吧!"

陳有源依舊在大吼:"不可能,不可能,沒有人能扳倒我,絕對沒有!"

"假如你這麼有信心,為什麼兩年多了你不敢回家看看,一直躲在深山里?這證明你早已經在害怕,你在逃避!王逸,你既然偷學了一些道術,就該好好修身養性,修成正果,不該興風作浪,仗術害人,你被陳有源的人滅族也是你咎由自取.你們兩個的恩怨你們兩個去解決,與我無關,怎麼反合到一起來跟我過不去?你們兩個真的是大錯特錯了!"

陳有源的身體開始扭曲,像是一個布袋里的兩個人各往一邊掙紮,很快分裂成了兩個人,一個是我最初印象中富富泰泰像個生意人的陳有源,一個是光頭駝背滿臉皺紋的老迷駝王逸,兩人掐住對方亂咬,滿地打滾.

眼前的世界又破碎了,我立即看到了熟悉的洞窟,我的手還扣著陳有源的手臂,但他已經冰冷僵硬.變異巨蛛也死在我面前,武士刀還插在它的身上,就像我被老迷駝拉進夢幻空間前一樣.小雪歡呼一聲:"啊,太好了,我們回來了,看到太陽的感覺真好!"

太陽?我抬頭向上看,果然有一縷陽光從洞頂斜射進來,看起來是上午**點的樣子.我吃了一驚,我們到達這個地方時是上半夜,難道我被老迷駝扯進夢幻空間已經過了十幾個小時?

林梅呢?我轉頭四顧,發現鳳狀巨石的頭部已經折斷掉落在地,四分五裂,其他地方也有些碎裂破損,已經不像是鳳凰了.巨大蛤蟆就死在巨石邊,看樣子巨石受損就是它撞出來的,但是沒有看到林梅,也沒有仙草的氣息.

"林梅?"我叫了一聲.

一片沉靜,連本來在鳴叫的昆蟲也停止了聲音,小雪說:"以我的感應附近沒有人,也許……也許她先下山去了吧?"

我感到極度不安和緊張,我被老迷駝拉走之前她已經中了大蛤蟆的劇毒,看不見東西了,怎麼能躲得過大蛤蟆的攻擊?那麼可怕的毒液,她還能來得及爬上巨石去采藥嗎?即使采到了也未必能解毒……

小雪道:"公子你不用急,她人不在這兒就證明她是沒事的,鳳冠仙芝應該是她吃掉了,一定可以解毒的!"

"那她為什麼丟下我們走了?"

小雪遲疑了一下:"也許,也許你的身體也被老迷駝拉進了幻境,她找不到你所以先走了."

這個可能性不大,從陳有源的尸體僵硬程度來看,昨晚我被扯進幻境時他就死了,我們都沒有離開過這里.事實上陳有源早在兩年前就死了,只是老迷駝也擁有他的記憶,用的又是他的身體,時間久了受到一定程度的同化,最後在幻境中兩人分裂,事實上不是真的兩人分離,而是一種人格分裂.

林梅如果找不到我,或者看到我昏迷,一定會在這里等我,而且她連刀都沒有帶走,這太不合理了!

"她……她會不會吃了仙芝白日飛升了吧?"小雪說這句話時一點底氣都沒有,延年益壽的靈藥是有的,解百毒都不太靠譜,白日飛升就更是傳說中的傳說了,要是那麼容易飛升,天界比北京更擁堵了.

可是林梅究竟到哪里去了呢?

上篇:第三十七章 溫柔陷阱     下篇:第一章 林梅在哪里? 為馨語晴聞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