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一章 林梅在哪里? 為馨語晴聞加更  
   
第一章 林梅在哪里? 為馨語晴聞加更

我找不到林梅,焦急萬分,失魂落魄,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出口,急急忙忙下山跑向蛇腸谷.我真心希望她會在蛇腸谷里面等我,但我自己也知道這個可能性不大,以林梅的性格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可能丟下我先回家.

一路急走進了蛇腸谷,凌楓飄和歐陽真菲正在用慢動作對練梅花拳,大老遠看見我就停了手興奮地迎過來:"大師兄,找到曾師祖了沒有?"

"你們看到林梅沒有?"我幾乎同時問.

兩人愕然,異口同聲道:"她不是跟你一起走了嗎?"

我的心直往下沉,林梅沒有回來,那麼她去了哪里,在我離開時發生了什麼事?都怪我起了貪心,如果我沒去采仙草就不會驚動大蛤蟆,林梅就不會中毒,我也不會被老迷駝拉進幻境……

小雪道:"你不要自責,當時不是你一個人想摘仙草,我和林梅也是想摘的,這實在不能算貪心.林梅那麼善良那麼可愛,一定會遇難呈祥逢凶化吉的,也許過一會兒就回來了."

歐陽真菲和凌楓飄搶著問:"大嫂哪里去了,發生了什麼事?"

"她中了劇毒,我與敵人戰斗時她消失不見了……"我心情煩惡,不知該如何是好,我最親近的人一個接一個離開了我,這種打擊比死還可怕,我情願自己死了也不能讓林梅出事.

凌楓飄一臉震驚地"啊"了一聲:"難道是傳說中見血封喉,能把尸體化成血水的……"

歐陽真菲立即在他小腿上踢了一腳:"胡說八道,你說話能不能先經過大腦?"

凌楓飄這才反應過來,懊惱地抽自己耳光:"我放屁,我該死,大嫂一定沒事……"

我制止了他:"好了,都別鬧了,帶上重要的東西馬上跟我回去找她!"

兩人又驚又喜,急忙進去整理東西,我也進屋喝了半瓢水,扒了兩碗剩下的稀飯.我很疑惑,我在幻境中沒有待多少時間,按我的理解幻境中的時間應該過得很快,現實中一眨眼就醒了才對,怎麼會過了大半天時間?

小雪道:"公子聽說過'爛柯’的故事嗎?一局棋還沒看完,斧柄都爛了;還有'黃梁一夢’的故事,一世榮華興衰,醒來一鍋小米飯還沒有蒸熟,可見不同空間的時間是不一定的,有的快有的慢,老迷駝制造的幻境與我們現實時間是差不多的,你舉行婚禮就用了大半天時間了."

我更加自責和內疚,如果我能早一點識破老迷駝的幻像,也許不會出事.

小雪一直開導我,我卻聽不進去,直到上山的路上我才漸漸冷靜下來,突然想到一個很可怕的可能:我沒有檢查過大蛤蟆的肚子,以它的體形足以吞下一個人,如果林梅被它吞進去……

我發瘋似的往山上跑,跑得喘不過氣來,其實我早該想到這種可能了,只是發現林梅不見之後,我就完全混亂了,失去了冷靜.

洞穴的入口在一處不是很高的懸崖石壁上,進洞的時候我竟然失神滑了下來,幸好凌楓飄及時接住了我.我們一路飛奔到了那個洞窟,三人合力把大蛤蟆掀翻,我用武士刀切割它的肚皮.

大蛤蟆的側腹部本來已經被我豁開一個大口子,許多東西露了出來,再幾刀就看到里面的情況,不像有人在里面.我還是不放心,顧不上惡心在里面翻找,結果還是沒有.

我松了一口氣,林梅沒有在里面,還活著的可能性就很大,那麼會不會還有其他怪物進來過?我開始仔細查看地面的痕跡,沒有其他大型怪物進來過的跡像,地面因為被我來回走了幾趟,加上歐陽真菲和凌楓飄的腳印,已經無法分辨是否有林梅離開的腳印了.

鳳狀巨石應該是被瞎了眼的大蛤蟆撞壞的,但我無法確定林梅是否采到了鳳冠仙芝,假如她沒有摘到,她已經毒發身亡,即使是尸體化為血水也會留下一點痕跡,但現在沒有.那麼她就是摘到鳳冠仙芝並吃下去,解了巨毒,那麼她為什麼會不見了?

我真的想不通,以我了解的林梅,就是天塌下來也不會丟下我跑了,難道她吃了仙芝之後真的身不由己飛到天上去了?

我急得團團轉,歐陽真菲道:"大師兄,你不是會算卦嗎,掐指一算就知道了!"

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,自從師父給我算了婚姻卦之後,我就對算命,算卦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.如果我算出未來有什麼不好的事情,而我卻不能改變或者無力改變,那麼我倒不如什麼都不知道,才有更大的勇氣和信心去努力.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生活得並不好,只是因為他們還有一個希望,希望將來會更美好,所以他們能繼續承受,繼續努力.

但換一個角度來說,卜筮的意義就在于導愚解惑,教人趨吉避凶,如果因為害怕而不敢使用,那麼它存在還有什麼意義?我還學這行干什麼?我現在必須算一卦!

我立即拿出三枚銅錢合于掌心,集中精神禱告,然後擲于地上,連丟六次,上坤下離,主卦為地火明夷,初爻動化為地山謙.

卦排出來之後又傻了眼,斷卦必先取用神,如果林梅算是我的女朋友或未婚妻,要以妻財爻為用神;如果林梅算是我的一般朋友或者義妹,那應該以兄弟爻為用神.用神不一樣,推算的結果是完全不一樣的,我該以哪一個為用神?事不關己,關己則亂,我真的為難了.

小雪開口了:"你跟她還沒有婚約,也沒有夫妻之實,當然是算義妹了!"

這話有道理,我繼續推算,卦中有兩個兄弟爻亥水一模一樣,離世爻一樣近,當取第三爻變動之爻為用神,受到月建克制,又受日建相害,實是大凶之兆,但在變卦中化申金回頭生,遇難有救還是有一線生機……

地火明夷是游魂卦,按《卜筮正宗》內關于"行人"的斷法,"卦得游魂飄泊他鄉無定蹤",這說明她在外面游蕩;妻財爻為錢物,伏藏于用神之下,"一卦無財只為盤纏之缺乏",這說明她沒路費回家……這,這不對頭啊?

小雪又說:"你今天真的是糊塗了,不一定是指路費啊,財爻也可以指值錢的東西,也許她認為鳳冠仙芝給你吃了可以延長壽命,但是她中毒了不得已吃掉,覺得對不起你,所以不敢見你."

我連連搖頭,林梅不會這麼傻,小雪的說法太牽強了,我心如亂麻哪里還能算得下去?最後還是小雪來算,並最終總結:林梅遇到了很危險的事,由于某種原因回不來,在外面漂泊不定,但她不會有生命危險,明年的農曆九月份我會見到她.

我對小雪說的相見時間不太相信,但林梅能夠絕處逢生,還有一線生機這是很明確的,我憑直覺也堅信她還活著.我不肯離開,也許林梅幾個小時之後就回來了呢?她不出現我就在這里一直等下去,等到她出現為止.

我們三人搜索了附近的洞穴,沒有發現什麼線索,然後把變異巨蛛,大蛤蟆,陳有源的尸體拖到外面的一個坑里掩埋了.火鱗穿山龍的尸體大太很難處理,只能趁著沒有腐化割了些肉烤熟當干糧,其它任由蟲蟻吞噬腐化了.

白蛇被小雪收進乾坤袋之後就開始進入沉睡之中,它受了很重的傷,最後吞了火鱗穿山龍的靈體有一定的進補作用,需要進行長時間睡眠,消化吸收和療傷.

火鱗穿山龍的內丹幾乎是被我完整拿到手,據小雪說,妖類一般不會動用自己的內丹來戰斗,動用內丹就是玩命了,無論是強奪還是殺死之後奪到,都已經消耗了大半,這樣完整奪到是很罕見的.

這顆內丹差不多有火鱗穿山龍五百年的修為,非同小可,小雪本來想吸收它,但研究之後發現內丹的屬性與她截然相反,強行吸收還發揮不到一半功效,于是她就想留給我當法器.我這時哪有心情煉制法器?而且以我的修為也很難把里面的妖氣去掉,只好先簡單處理一下收著,等以後再來祭煉.

火鱗穿山龍肛門口取下的三片甲也是很珍貴的東西,堅硬如精鋼,重量只與硬木差不多,刀砍不傷,火燒不化,內蘊強大的火屬性靈氣,既可用來制作護具也可以用來制作法器.更難得的是它靈氣重,妖氣卻不重,不需要費太多精力就能祭煉好.我本來是想給凌楓飄和歐陽真菲各一片,小雪卻有些舍不得,說合在一起做成一個小圓盾剛剛好,拿在手上就不怕火屬性法術,靈氣的直接攻擊了.我采納了小雪的建議,但因為現在靜不下心來,也沒有合適的輔助材料,也暫時收著.

我們在山洞內一住就是五天,林梅一直沒有出現,凌楓飄和歐陽真菲早已不耐煩了,兩個好動的大孩子整天待在黑暗的洞穴里哪里能受得了?而且我們的東西吃光了,火鱗穿山龍的尸體發出的臭味也飄了過來,實在沒有辦法再待下去了,我只好同意先去蛇腸谷住幾天,反正路不遠隨時可以再來.

臨走前我在石壁上刻了幾個大字"耐得人間雪與霜",別人或許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,林梅一定知道,這是以前在猛鬼山寨我對她念過的詩,也代表我們的感情能經得起考驗,永不離棄.

上篇:第三十八章 圖窮匕現     下篇:第二章 陸晴雯的警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