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章 陸晴雯的警告  
   
第二章 陸晴雯的警告

我和凌楓飄,歐陽真菲回到蛇腸谷暫住的地方,一進門就發現東西被人翻動過,仔細檢查一遍卻沒有丟失任何東西.

我的心立即縮緊了,附近的村民都不敢到這里來,即使是獵人或采藥人到了這里也不會亂翻,還有可能隨手帶走些東西.現在沒有丟東西,卻又被人全面翻找過,那麼只有一個可能:有人追蹤我到這兒了!

凌楓飄和歐陽真菲完全沒有意識到危險,大呼小叫,我急忙道:"小聲,說不定敵人還沒有走遠!"

"敵人?"

"我早跟你們說過了,很多道士和日本人在追殺我,幸好我們都不在這兒,否則……"我暗呼僥幸,要不是我叫兩人跟我一直去找林梅,後果不堪設想!

凌楓飄變了臉色:"那,那我們快走!"

歐陽真菲卻笑嘻嘻道:"我是福將,能逢凶化吉,敵人找不到我們的."

許多高手在追殺,林梅不知道去了哪里,現在又肩負著兩個人的安全責任,我有一種要崩潰的感覺,情緒低落到了極點,歎了一口氣:"小菲你回家去吧,飄飄你還是去江湖上混,我保護不了你們."

"不行!"兩人同時叫起來,凌楓飄說,"你說過收我們當師弟的,現在考驗期還沒過你就趕我們走,那我們不是白努力了?你這是在耍我麼?"

我很無奈:"現在曾師祖回不來了,以我的能力根本保護不了你們,跟著我很危險!"

凌楓飄立即道:"離開了你我更危險,日本人也會殺我.再說你有困難,我們更不能離開,我是看見朋友有困難就走的人嗎?"

歐陽真菲道:"對,我是福將,我跟著你能逢凶化……"

我怒瞪了他們一眼,嚇得他們倒退幾步.他們完全不能體會我至親之人一個接一個失去的痛苦,我現在就是個大禍根,所有靠近我的人都會遇到不幸!

小雪幽幽歎了一口氣:"其實你真的沒有做錯什麼,我覺得林梅離開是她的原因,不是你的原因."

小雪似乎話中有話,她不想讓我知道的事情我是不能知道的,現在如果我刻意不讓她知道的事她也不知道,我急忙在心里問:"你是不是知道什麼?"

"沒有,沒有,就是女人的一點直覺."

"什麼直覺?"

"就是覺得她離開是她的原因,不是你的原因啊!"

我覺得小雪猜到了什麼,但她也不能確定,無助于找到林梅,否則她一定會告訴我的.小雪說:"這里不能住了,我們必須遠離這里!"

我立即反對,沒有找到林梅我絕不離開!小雪又說:"你算的卦已經很明確,要明年九月才能見到她,現在在這里等沒有意義,要是敵人追蹤來了,你有了危險,將來她回來了找不到你,你叫她怎麼辦?"

我還是不想離開,但是看著眼前的凌楓瓢和歐陽真菲又很頭大,事實上我也舍不得趕走他們,一起生活了十幾天,感覺就像弟弟妹妹一樣了,再說曾師祖把珍貴的秘笈傳給了我,我必須要傳承下去,而他們就是很好的人選.

經過十來天的觀察,凌楓飄雖然有些流里流氣,說話不經大腦,容易沖動,卻是個正直俠義之人,品行合格,而且已經有了陰陽家鬼系的絕學,挑燈難找.歐陽真菲天真無邪,聰慧開朗,悟性極高,做事能持之以,看等事物有自己獨特的角度,能毅然放下學業和家庭來找我學藝,也是萬中無一的奇女子.這樣兩個好苗子,既是我陰陽家的好傳人,不久之後也會是我的好幫手,我得像師父待我一樣對待他們!

小雪道:"我曾經在太行山深處修煉,那處洞穴隱秘又寬大,不如我們躲到那兒去,一來可以躲開敵人,休養生息;二來可以靜心傳授他們二人技藝,培育傳人;三來可以練功制寶,提高實力.等到與林梅相見的時間再來,我們的實力大幅提升,小白應該也醒了,加上林梅,我們也是兵強馬壯了,怕誰來著?你是學易經的,當懂龍潛于淵之理……"

我被小雪說動了,但還是覺得沒在這里等林梅有些說不過去,小雪道:"反正是見不著了,你把她裝在心里,還不是走到哪里都一樣?"

我知道小雪現在不是在吃醋,而是真心話,說得合情合理.如果我固執地留在這兒沒有等到林梅回來,沉溺于痛苦和懷念中荒廢了功課,甚至害了凌楓飄和歐陽真菲,那麼我的罪過就大了,林梅也不希望見到我這樣.

最終我采納了小雪的建議,收拾東西即刻下山,下山的途中我不時回頭眺望,希望能看到一個人影,但最終沒有看到.

我對老家還是不能忘懷,于是算准時間趁著半夜無人進入村子,再回老家看一眼,我甚至還幻想著打開門能看到林梅在里面.

打開大門時,我真的感應到了里面有人,小雪也發現了:"里面有一男一女,很熟悉的樣子……啊,是高峰和陸晴雯!"

我又驚又怒,高峰和陸晴雯居然住在我的家里,難道這是一個陷阱?小雪立即道:"附近幾百米內沒有其他修道中人."

兩邊的臥室里面各沖出了一個人,在黑暗中沒有認出我來,低喝一聲:"誰?"

看來只有他們兩個,我冷笑一聲:"鳩占鵲巢,反問主人是誰,現在的道士比土匪還要狠啊!"

兩人立即露出了尷尬之色,高峰臉色有些蒼白,大概傷勢還沒有完全複原;陸晴雯卻有些臉紅了,還真是太陽從西邊升起來了,她居然會因為這點小事臉紅.

我凝神戒備,沒敢往前走,還是擔心他們另有幫手,如果他們沒有幫手,哼哼……

高峰肅然揖首:"我們是奉師父之命特地來向你道歉的,因為找不到你,只好在你家里等著,冒昧之處,還請海涵!"

"道歉?"打死我也不信他們會道歉,肯定又是什麼陰謀.

高峰有些難堪地說:"我們用欺詐的方式從林先生手上騙玉符,這是錯誤的,不僅是我們丟人,還給三清祖師臉上抹黑,我師父已經狠狠罵過我們了,我們親自來向你道歉之後就回去面壁思過."

我還沒說話,凌楓飄忍不住從我後面跳了出來:"紙包不住火了,才裝模作樣來道歉,你們不嫌太晚了嗎?罵幾句頂個屁用,不痛又不癢,你們要在三清祖師面前自殺謝罪才對!"

陸晴雯立即柳眉倒豎,鳳眼圓睜,胸膛急速起伏,但還是硬生生咽下了胸口惡氣:"那個餿主意是我出的,所有後果我來承擔,不關我爺爺的事!"

我冷冷道:"這是你們自家的事,跟我沒關系,你們該道歉的人不是我,倒是我們之間的債今天遇上了,該好好算一算了."

陸晴雯急忙道:"慢著,我還沒有說完……現在我已經知道了,之前誤會你了,這事我也道歉!"

"這樣就算道歉了?從你這口氣來看半點誠意都沒有!你們誣陷我大師兄是壞人,與日本人前後夾攻我們,簡直就是助紂為虐,這是漢奸行為,全國人民都要鄙視你們!後來想殺了我大師兄奪寶,逼得他損失了兩年壽命,這簡直就是窮凶極惡,罄竹難書,一句道歉就行了?"凌楓飄侃侃而談,神氣活現,他平時說不出這麼多成語,大概是小雪在暗中指點他了.

歐陽真菲也及時開口了:"我爺爺被害就有你們的責任!"

陸晴雯和高峰都很羞愧,陸晴雯有些驚詫地望了我一眼之後終于低下了頭.高峰說:"這確實是我的錯,錯已造成,要殺要剮全憑你們!"

陸晴雯急忙道:"不,這事都是我挑起的……"

我散發出強大氣勢,冷笑道:"用不著演苦情戲了,你們的道歉我不接受.今天我要殺你易如反掌,但是看在你受傷未愈,又是來道歉的份上饒你一命,以後最好不要讓我看見你!"

凌楓飄不明白我為什麼這麼輕易放過他們,正要開口卻被小雪叫停了,只有小雪才明白我的意思:我與陸,高二人的仇怨還沒有到必須殺人的程度,我的真正仇人是陸成山.再說兩國交兵不斬來使,他們是來道歉的,打他們或殺他們有失我的風度,今天我是主他們是客,我是陰陽家他們是道家,如果師父在世也一定會這樣做.

兩人又羞又氣,但一來理虧,二來震驚于我所發出來的氣勢,不敢頂撞,高峰再揖道便招呼陸晴雯往外走.我讓開了大門口讓他們走.

快要走出大門時,陸晴雯突然停步回頭:"還有一件事,我爺爺說了,雖然你身上的玉符是我們要找的東西,我們只會光明正大地與你協商獲取,不會強奪暗取,但是不知道什麼人把你身懷神奇玉符的消息放出去了,現在已經有不少人知道,包括日本人也會來搶……如果你有困難,可以打電話給我爺爺,這是他的聯系電話."

"不必!"我揮手拒絕了陸晴雯遞過來的名片,我就是死也不會去求他們.

陸晴雯氣得一跺腳,氣鼓鼓地跟著高峰走了.

上篇:第一章 林梅在哪里? 為馨語晴聞加更     下篇:第三章 有緣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