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章 有緣人  
   
第三章 有緣人

陸晴雯和高峰一走,歐陽真菲就對我豎起了大拇指:"大師兄就是大師兄,有一代宗師風范,放走他們比打他們一頓更有力量!"

我有些驚訝,想不到她小小年紀,未經磨難也能看得這麼透,所以對她贊許地點了點頭.歐陽真菲又說:"我看陸晴雯對你有意思啊,這也難怪她,要不是你已經有了大嫂和狐仙姐姐,我也想追求你呢!"

我一頭黑線,給她當頭一個暴栗:"小鬼頭懂什麼,胡說八道!"

凌楓飄很郁悶地說:"沒看到風流倜儻輕功無敵名震江湖的'凌風飄’就在眼前麼?"

歐陽真菲沒好氣道:"尖嘴猴腮!"

凌楓飄氣得臉都青了:"你你……"

"好了,都別鬧了."我喝止了兩人,不論陸晴雯出于何種目的,我身上有玉符的消息肯定是傳揚開了,事情更加嚴重了,"剛才的話你們也聽到了,一定會有更多人來追殺我,以後步步驚心,危如累卵,你們兩個還要跟著我嗎?"

兩人立即異口同聲道:"要!"

我對他們實在頭疼,嚴肅地說:"那麼以後必須聽我的話,敢有違抗立即逐出師門!"

凌楓飄道:"我一直都很聽你的話啊!"

歐陽真菲大喜:"這麼說我們通過考驗了?"

我點了點頭,我家大廳就有師父的靈位,我點上香燭,叫他們正式磕頭拜師,我代師收徒.師門戒條之類我一句都沒有說,一來沒有時間細說,二來這兩個家伙做事不按常規出牌,我的門規只能靈活變化,見機而行隨時制定鎮住他們.

拜師之後我們匆忙再收拾點東西就上路,把師父和我母親的靈牌也帶走了.

我們如同驚弓之鳥,躲在野外等到了天亮,在路上攔住了一輛小貨車,給車主一些錢叫他載我們去鄉鎮,我們都躲在後車廂里.

到了鄉鎮,有小雪做偵探,我們遠遠就避開一切可疑的人,拿到了林梅的身份證,立即就上了去縣城的車.我很想給二師父老林打一個電話,但是我怕他會問起林梅,我實在沒有勇氣對他說把林梅弄丟了,最終還是沒有撥通他的手機.

小雪說她的"仙府"在古城洛陽一直往北的地方,所以我們取道洛陽.不料到了洛陽之後小雪傻了眼,因為洛陽早已不是三百多年前的洛陽,她找不到任何熟悉的東西了.她所說的去太行山沿途的地名我在地圖上一個都沒有找到,也許是古今地名不一樣了,也許她說的都是小地方,我買到的地圖上並沒有.

不知道具體位置我就無法確定乘車路線,還有可能現代的公路,鐵路並不是在古代的官道上修建的,小雪完全迷糊了,事後說:"坐車路線我是不知道了,走路的話也許我還能找到,不遠,也就四五百里."

我們三人昏倒,步行四五百里還不算遠,那要多少才算遠?我們是堅決不走路的,總之是向北走,到了太行山區域再慢慢找吧.

接下來我們像沒頭的蒼蠅亂轉,直到十多天後小雪才找到了熟悉的山川河流——我們一直偏向東北方向了,實際上目的地在太行山與王屋山交界區域.

值得慶幸的是一直沒有發現跟蹤我們的人,即使有陸成山的眼線在盯稍,也一定被我們天馬行空神鬼莫測的行軍路線搞暈了,還在幾百里外兩眼轉圈圈.

這時是農曆九月份,南方還頗為炎熱,這里的高山地區卻已經較為寒冷,所見景色也與我家鄉大不相同.放眼望去到處是直上直下的斷裂層,大峽谷,山崖石壁間罕有大樹,光禿禿的,層岩千疊有如百歲老人的皺紋,雄偉之中透出蒼涼味道.絕大部分地方根本沒有路可走,也無法攀爬,看起來很近的地方,繞過去可能要大半天.

小雪道:"前面不遠有一個村子,好像叫老寨溝還是什麼的,過了那個村子基本就沒有人煙了,我們躲在這里絕對沒有人知道."

凌楓飄大叫:"好餓,好餓,狐仙姐姐快變東西來吃!"

小雪"咦"了一聲:"吃的東西沒多少了,你這個吃貨不停地吃,一大半都是被你吃掉的!"

"什麼,我們不是買了很多嗎?"凌楓飄怪叫起來,"這下慘了,沒東西吃怎麼走得動啊,還要在這鬼地方住一年呢,那我們不是要餓死了?"

我本來買了大量干糧和速食食品,但這段時間只顧著找路,"移動倉庫"只出不進,沒有注意補充,竟然快吃光了.現在再出山去補充不太現實,不補充的話差不多要在山里躲一年,確實夠嗆.

小雪道:"我們去前面村子里買點米面,種子和調味品,以後自己種菜,再打獵補充肉類就行了."

我有些猶豫,我不想被人看到我們出現在附近,但凌楓飄和歐陽真菲都極力贊成,小雪也保證能迷惑住交易的村民,讓他們忘了我們來過,我勉強同意了.

往前走了十幾里路,來到一個大裂谷邊緣,只見谷底中央有一條小河,河岸邊較高的地方有些屋舍,約七八十戶人家,村外兩頭沿著河岸有些農田.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,但是我卻有一種不安的感覺,似乎村莊被一股不易察覺的黑氣籠罩著,覺得特別荒涼和淒冷.

小雪卻很高興:"太好了,這個村子幾乎跟我離開時一模一樣,好有親切感啊!還是偏遠的村莊好,沒有被現代化汙染……"

我有些詫異:"你確定三百年前是這個樣子?"

"是啊,那還能有錯!"

歐陽真菲很也很興奮:"哇,活化石啊!"

凌楓飄道:"管他幾百年,有好吃的就行,最好是烤全羊,我要吃肉肉!"

我更加不安,再怎麼偏僻的地方,也不會三百年沒有改變吧?至少房屋會增多一些……

崖壁上有一條小路,石階光滑,中部略有下陷,足見其年月之久.我們拾階而下,快接近村子時,看到村內圍了一群人,似乎在吵架起哄的樣子,我的視力比歐陽真菲和凌楓飄好,看到人群中有個人像是和尚.

我現在對和尚和道士都懷著極大的戒心,所以立即停步:"不要下去了,我們立即回頭!"

"為什麼?"凌楓飄和歐陽真菲驚詫地問.

"下面有人聚眾鬧事,我們不可能悄悄買東西了,是非場所勿靠近,這是本門第三十八條戒律."我一路隨口編造戒律來約束他們兩個,連我自己都忘了具體有多少條了.

小雪很驚訝地說:"那個和尚看起來很像圓規啊,村民們要打他呢!"

"圓規?"我著實愣了一下,難道小雪說的是澤善大師的弟子圓規?

凌楓飄和歐陽真菲也莫名其妙的樣子,不知圓規為何物,但凌楓飄立即興奮起來:"有人打和尚?好啊,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,我們快去看熱鬧!"

小雪道:"看起來成熟了一點,但確實就是那個圓規."

三年前在蛇腸谷澤善大師對我不錯,圓規把珍貴的舍利子送給我並祝福我,後來我和林梅多次得到舍利子的幫助,如果真的是圓規遇到了困難,我是一定要幫忙的.可是圓規怎麼會在這兒?

我們加快速度往下走,不一會兒就到了村外,人群中那個和尚方面大耳,儀表堂堂,神情肅然,雖然很年輕看上去卻頗有高僧氣質,赫然就是三年前的圓規!不過他滿面風塵,頭發有半寸長未剃,僧衣看上去又舊又髒,大概有十天半個月沒有洗了,過得似乎並不好.

村民有三四十人,大多為壯年男子,怒氣沖沖地推搡著圓規,嘴里叫罵著:

"把他轟出去!"

"賊禿驢,好心給你吃的還敢胡說八道,滾!"

"再敢回來就打死你!"

"……"

面對氣勢洶洶的村民,圓規還是很淡定的樣子:"我不走,你們都是死人,死人不能亂跑……"

"呯!"一個村民的棍子敲到了圓規的頭上,圓規急忙捂住頭,手指間卻流出鮮血來.

"住手!"我大喝一聲,喝止了還想打人的村民.

圓規抬頭望向我,愣了一下:"這,這……這不是張施主麼?"

還能認出來我,看樣子他還沒有被敲暈,我笑道:"一別三年,大師別來無恙啊!"

圓規急忙合什行禮:"阿彌陀佛,我是小和尚,不是大師."

村民們見我和圓規是朋友,都對我露出懷疑和戒備之色,顯然不歡迎我.但是近來我經曆了許多事,神情氣質自然而然變得穩重淡定,眼神凌厲,倒也把他們給鎮住不敢亂動.

我迅速掏出一張黃紙,以手指凌空畫了止血符按在圓規的傷口上,血便止住了.我掃視一圈,發現這些村民的氣色有些不對勁,但又說不上是哪里不對,想起剛才圓規說他們都是死人,只怕這些人真有些問題.我拱了拱手:"哪位是村長,我有話說."

人群中有一個衣著時尚,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擠出來,有些靦腆地說:"我,我就是村長."

我有些驚訝,一個偏僻而古老的村子,居然有一個這麼年輕並且有現代氣息的村長,還真是世界之大無奇不有.

小雪這時也給我傳達了一個信息:"這個地方有古怪!"

上篇:第二章 陸晴雯的警告     下篇:第四章 古村怪事多 為亦灆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