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六章 不死之村  
   
第六章 不死之村

跑出老寨溝村外,天空突然變暗了,好像沒有東西在追我們,我驚魂未定,急忙問小雪:"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"

小雪既驚慌又疑惑:"村後有一個像是小廟的地方,我控制著村長母子倆時,可能是妖氣波動驚動了廟里面的神靈……"

我曾經在福州于山見過一尊非常靈異的女神像,具有神仙的氣息並且能發動法術困住邪魔,因此我對神仙的氣息是熟悉的,但是剛才並沒有那種光明聖潔的感覺啊?

小雪道:"每個人的脾氣不一樣,每個神仙的氣息也是不一樣的,但是人有人氣,妖有妖氣,仙有仙氣,這個卻是一樣的.剛才那道通天徹地的白光就帶有仙氣,公子是人類感覺不太明顯,我是妖類感覺就明顯多了."

剛才我確實沒有感覺到神仙的氣息,只感覺小雪很害怕,以及天空的月光很嚇人.只有實力超強的神仙才能弄出那麼大的動靜,而且是從廟里出現的,那麼十有**是神仙了.

我有些擔心那個神秘的仙人追來把小雪抓走了,快步離開村子往斷崖上走去.小雪還在疑神疑鬼的樣子,想了一會兒有些歉意地對我說:"公子,有可能是我太緊張弄錯了,如果真的是神仙,只要吹一口氣或是手指一彈我就完蛋了,哪能逃得出來?"

"應該是我們還沒有做出實質性的大壞事,那個仙人只是嚇一嚇我們,也給我們一個下馬威,讓我們不要多管閑事."

小雪還是不能釋懷:"我想來想去,還是覺得不太像仙人現身,當時我正在使用妖術,那道白光又是從廟里升起來的,我就理所當然地以為是驚動了神仙……"

我安慰小雪:"算了,反正我們都安全回來了,也沒有必要再管這事了,不管它是什麼東西."

小雪"嗯"了一聲,心中的不安和疑惑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暖洋洋的感覺,充滿了感激與愛意.剛才我毫不猶豫就逃離,一心只想要保護她,現在關心她,為她著想,她感動了.

她知道我的心,我知道她的意,當一種愛意充斥其間時,那種感覺就更加奇妙,無比醇香,此時語言便是多余的了.

走了一會兒,小雪突然說:"圓規必定是大有來曆的人,潛力無窮,公子應該想辦法把他留在身邊,將來說不定能幫上大忙."

"這樣不太好吧?"我暗皺每頭,為了利用人家的能力把人家留下來,這不是我的性情,況且我現在是大禍害,怎能害了圓規?

小雪笑道:"是我表達有些問題,我的意思是你對他好些,他也會對你好,互相幫助.以前他把舍利子送給你,現在又在這里巧遇,這就是緣份啊!"

我知道小雪本來不是這樣的人,現在是為了幫我才變得"自私",所以我也不會怪她,我問:"你說他'大有來曆’是什麼意思?"

"他是初果羅漢或二果羅漢轉世."

我一頭霧水:"什麼果,羅漢果?

"呵呵……"小雪大笑,要是她此刻有身體必定笑得花枝亂顫,笑了好一會兒才說,"我曾經偷聽一個老和尚講經幾次,他說羅漢也是分很多等級的.當一個人修持到了擺脫**,情感,功利的境界,此心平淡,不入色聲香味觸法,就算是初果羅漢了,梵語叫'須陀洹’;初果羅漢還不是真正的羅漢,需要轉世投胎繼續修行,轉世之後記不住前世的事,如果第二世還能修煉有成,就是二果羅漢,稱為'斯陀含’;二果羅漢也需要再投胎繼續修行,轉世之後還是記不住前世的事,第三世繼續修煉功德圓滿,叫做三果羅漢,稱為'阿那含’;三果羅漢就厲害了,可以不用再入輪回,即使轉世投胎也能帶著前世的記憶和神通,比如世人熟悉的'濟公’和尚就是三果羅漢投胎."

原來還有這麼多講究,看來佛門修煉也不容易,不是念幾句阿彌陀佛,盤腿坐上幾年就能成佛成聖,要堅持修持三世以上才算真正羅漢,如果轉世之後不能明心見性繼續修持,就前功盡棄了.

小雪繼續說:"初果羅漢和二果羅漢轉世之後,雖然記不住前世的事,卻也與普通人有些不同,愛好神學,玄學,聰明過人,容易開悟,專注于做某一行業都能成為傑出人物.轉世之後如果繼續當和尚,那麼修持起來事倍功半,潛力無窮,絕對是高僧,圓規就是屬于這樣的人."

難怪圓規小小年紀看起來就有高僧的風范,還能用什麼慧眼,敢情人家是"高僧二代"啊,先天條件超級好,真叫人羨慕嫉妒恨也!

其實我對圓規印像一直很好,不管他是不是羅漢轉世我都會視他為好友.現在應該沒有人追蹤我們,如果他肯跟我一起走,我可以向他學一些佛門的知識,但他這樣的高僧二代只怕不容易留住.

走到斷崖上,凌楓飄,歐陽真菲和圓規急忙迎了過來,問我事情怎麼樣了.我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,三人都驚訝莫名,面面相覷.

"我們剛才沒有看到月亮和白光啊,你會不會是產生幻覺了?"凌楓飄疑惑地望著我.

歐陽真菲和圓規都點頭,表示沒有看到月亮和白光.

我說:"那個不是重點,重點是這里有神仙罩著,沒有什麼妖魔鬼怪,我們不必再多管閑事了."

凌楓飄道:"看來我們都錯把馮京當馬涼了,不是鬼邪作怪,是神仙在玩游戲啊!"

我正要訓斥他,歐陽真菲又說:"我知道了,這些村民是某個神仙的後代,所以神仙作弊,讓他的子孫長生不死啊!"

我只好拿出掌門大師兄威嚴,怒喝道:"都給我閉嘴,不要胡說八道,天亮後我們就走."

圓規卻搖了搖頭:"我不走,不把這兒的事弄清楚我就不走."

我苦笑,高僧二代就是高僧二代,毅力非同一般,被打得頭破血流不走,已經沒有理由插手了還是不走.我有自知之明,這樣"大智大勇"的人不是我能說服的,但我又不太放心把他一個人留在這里,我還想邀他一起走呢.

歐陽真菲和凌楓飄不敢多嘴,但卻對圓規擠眉弄眼,希望他能開口勸我繼續調查.其實我心里也好奇得要命,主要是為了大家的安全才想放棄,如果只有我一個人,十有**我會繼續追查.

小雪突然對我說:"村廟里的神仙一般只護著村子,村外他就不管了,那麼我們可以等小村長出來之後再抓來問一問."

這個辦法不錯,這時凌楓飄也提出了一個主意:"不一定要進村,這附近一定有墳地,我可以招一個老鬼來問問,不僅能知道現在的事,還能把他們的老底都挖出來."

這個辦法也不錯,而且立即就可以進行,我同意了,圓規大概不是很贊同,但也沒有提反對意見.

下午我已經看過附近的風水格局,雖然沒有看到墓地,但大體什麼地方可以作為墓地心里已經有數.我們四人再次走下峽谷,除了我外其他人沒有夜視能力,又不敢點火把,小心翼翼摸黑下了斷崖,我和小雪開始尋找墓地.

事情比我想像的要麻煩,我把有可能作為墓地的地方快速走了一遍,居然沒有收獲.我不死心,從頭再找一遍,終于在一個很不起眼的小旮旯找到了幾塊墓碑,和幾乎變成了平地的墳包.第一次沒有找到的原因,是這個地方幾乎沒有陰氣聚集,我和小雪根本沒有感應到.

墓碑上的字跡已經比較模糊,簡單寫著某人之墓,某干支年月下葬,大部分都是同年同月死的,但無法推斷具體是哪一年.僅有最大的一塊墓碑上寫有年號,卻是明朝末年的.

我再從頭看一遍,總共八塊墓碑,竟然有六塊是同年同月的,小小的村莊怎麼有這麼多人同時死亡?而且死人未必都埋在這兒,有的墓地因為水土流失已經消失不見,只怕當時死的人數遠不止這些!

這些墳墓都有上百年甚至幾百年的曆史了,村子附近一個新墳都沒有,這說明在這麼長時間內村里沒有死過人,這是不可能的事情!村子里曾經有很多人同時死亡,圓規又說所有村民都是陽壽已盡之人,綜合這兩點只有一個可能——村子里的人早就死光了,現在的人都不是人!

我的心呯呯狂跳,如果他們不是人那又是什麼?他們明明有心跳,體溫和血肉,說話,做事與正常人一模一樣,是活生生的人.但要說他們是人,又怎麼可能上百年甚至幾百年沒有人死亡?這事實在太讓人匪疑所思了!

非人,非鬼,那麼就只能是神仙了,我想到了村內小廟中的神仙.小雪道:"有兩種可能,一種是小菲說過的,村民的某位祖先成了神仙,暗中庇護這些村民長生不死,不是有句話叫'一人得道雞犬升天’嗎?雞犬都可以升天,親人朋友當然也可以;第二種可能就是全村所有人都死了,但是遇到了什麼特殊的事件,讓他們還像真人一樣活著."

我點了點頭,第一種可能性不大,煮石道人的師父想救我母親一命都救不了,更何況事關上百人的生死,這是何等逆天之舉?絕對沒有哪個仙人敢這樣亂來.第二種可能性是存在的,也許這是一個類似幻境的地方,一般人看不出來,只有圓規這樣的轉世羅漢才能看出來.這里很偏僻,人跡罕至,村民們沒有做出什麼危害來,只怕老天爺也忽視了這個小旮旯.如果這個村子真的是幻境,那麼村里的神仙也就不是真的神仙,一切反而變得合理了.

我把圓規,凌楓飄,歐陽真菲帶過來,結果如我所料,圓規和凌楓飄都確定墓地附近沒有鬼魂,也就不可能抓個老鬼來問話了.

上篇:第五章 神秘的村長     下篇:第七章 異類 為無肉不歡呼加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