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七章 異類 為無肉不歡呼加更  
   
第七章 異類 為無肉不歡呼加更

我們討論了一會兒,基本確定我和小雪遇到的不是神仙,神仙不敢這樣亂來的.既然不是神仙,我們何懼之有?正宗陰陽家傳人,千年妖狐,轉世羅漢,如此無敵的鐵三角組合怕誰來著!

最大的疑點就在村長亦藍身上,亦藍這個名字是圓規聽村民叫的,姓什麼還不清楚.他不僅是村里唯一有陽壽的人,還是唯一遠離村莊去城里讀書過的人,應該來說不會太難接觸,我決定躲在附近等他出來——實際上我和小雪還是有些心怵,不敢直接沖進村子里去.

圓規,凌楓飄和歐陽真菲還是躲到遠處,就我一個人在村子附近找機會,一來只有我能較長時間隱身,二來只有小雪可以從較高角度看到村里村外的情況,其他人在這兒反而礙手礙腳的.

我們找墳地折騰了很久,這時已經是凌晨兩點左右,天氣陰冷並且下起來小雨.我暗罵晦氣,只能在斷崖下找一個有些外傾可以遮雨的地方,坐在里面半睡覺半練功,練習陰陽訣.

不知過了多久,小雪突然說:"有人出來了……就是那個亦藍!"

我急忙收功跳了起來,"呯"的一聲卻把頭撞在上面的岩石上,好不疼痛.

小雪咯咯嬌笑:"公子你太激動了."

我很無語,不是我經曆了這麼多事還沉不住氣,實在是這兒太詭異,這個娃娃村長的突然出現真讓我有點激動了.這時天才蒙蒙亮,還在飄著毛毛細雨,絕大多數人應該還在床上,他跑出來做什麼?

小雪道:"他走出村口了,瞻前顧後,鬼頭鬼腦的樣子.哼,套用你師父的話,'神色不正,必有奸情’."

我揉著腦袋站著不動,有小雪盯著不用我急,等他離村子遠一點再行動,有必要的話直接叫小雪控制了他.

亦藍走走停停,左看右看,像是在猶豫什麼,或者是怕被人看到,卻是沿著去斷崖的路走.我有些意外,難道他悄悄出村是來找我的?

我從藏身處跳了出來,從側面向他靠近,當他走到山崖下方時,我故意弄出一點聲音驚動他.他轉頭看到我,愣了一下,臉上表情很古怪,有些驚喜,又有些緊張,看起來非常為難的樣子.猶豫了足有五秒鍾,他才向我點點頭,緊張地掃視四周,然後快步向我走來.

竟然真的是來找我的!我按捺著心中的驚喜,面帶微笑很從容地望著他,就像早已料到他會來找我一樣.

亦藍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走過來,但是到了我面前三四米遠時,他的眼光又開始閃爍,接著露出很勉強的笑容:"你好,你還在這里沒走?"

我有些不滿他的反複無常和磨磨嘰嘰,面無表情道:"我要是走了,你到哪里去找我?"

亦藍很緊張,又露出了那種有些靦腆的表情,其實從他的五官長相來看,他並不是膽小沒有主見的人,可能是習慣了用這種笑容來隱飾內心的緊張,降低別人對他的警惕.試問誰會對一個內向的,有些羞澀的少年高度警惕?但他瞞不過我的雙眼,他的伎倆被我一眼看穿了.

他沒有開口的意思,我只好先開口:"你今年幾歲?"

這個問題普通到了像路上遇到朋友,問對方吃了飯沒有,但是亦藍卻非常緊張:"我,我……二十三歲."

我看出了他說的是假話,我暗運散勢法提高了精神和氣勢上的壓制,眼神有些凌利,但並非敵意,我要讓他知道我不好騙,卻並沒有與他為敵的意思.

亦藍感覺到了我氣勢和壓力,急忙又改口:"那,那是我騙外面的人的,實際上我……我是三十二歲."

我有些驚訝,從表面上看他連二十三歲都不到,居然三十二歲了!小雪嘀咕了一句:"真會裝嫩!"同時我也有些敬佩圓規,真是慧眼如炬啊!

說出了年齡秘密,亦藍像是豁出去了,表情變得堅定,說話也流利了:"我叫黃亦藍,是老寨溝的現任村長,這個村並沒有納入行政管理之中,所以我這個村長在外面是不被承認的.我知道你們不是普通人,我有些百思不得其解的東西想要向你們求解,所以特地出來找你."

我點了點頭,表情緩和了很多,他肯主動配合最好.他這樣一個在特殊環境生活的人,意志力和反抗意識是很強的,即使是讓小雪迷惑他,也未必能掏出他內心深處隱藏最深的東西.

亦藍接著說:"這里發生了一些常人無法理解的東西,已經困擾了我很久,我想請你幫我尋找答案.但你必須先發誓,不把我說的事告訴任何人,並且不傷害村里面的任何人,如果你做不到,即使你殺了我我也不會說."

我嚴肅地說:"我不喜歡亂發誓,對于言而有信的人,每一句話都是誓言,何必再發誓?我可以答應你,我會為你嚴守秘密,不會主動傷害任何一個人."

亦藍很滿意我的答複,接著說:"我是到了外地讀書,才發現我的年齡與容貌有些差距,這個差距……在我們村其他人身上更加明顯."

我毫不客氣直指要害:"他們完全不會老!"

"對,從我有記憶開始,他們就是這個樣子,沒有人長大,也沒有人變老,這就像是……是在不斷地重複播放一部電影,別人都是一個樣子,只有我一個人長大了."說到這里亦藍露出了一種深到了骨髓里面的無奈和不安.

我的震驚難以形容,盡管我早已想到了這個可能,但是從亦藍的嘴里說出來,還是把我驚呆了.無數修道者,帝皇追求的長生,永死,居然在這麼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出現了,但是他們究竟是不老不死呢?還是他們早已不是活人?

我強壓心頭的震驚:"你既然到過外面,見過外面的人,也學了現代科學,那麼這里的人與外面的人有什麼不同的地方?"

亦藍一邊思索一邊說:"除了外表沒有變化,他們與正常人是一樣的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吃喝拉撒都正常,十五歲以前我幾乎就不知道他們與眾不同……後來我才意識到他們從不與外人接觸,不接受現代化的東西,不想改變現有的任何東西,不讓外人進村,這里也很少有外人路過……只有我一個人是與眾不同的,他們以前對我很好,但現在卻對我有戒心,似乎共同守著一個秘密,只瞞著我一個人.我覺得你是一個有能力的人,應該到過不少地方,請問其他地方也有這樣的情況嗎?"

我苦笑搖頭,這哪里是我能解釋的?我問:"你們村里沒有小孩出生嗎?"

"沒有,沒有人出生,也沒有人去世."

"你父親呢?"

"我娘說他已經過世了,但我連他的墳在哪里都不知道,每年清明節只在家里祭祀."

"……"

我問了十幾個問題,終于問出了一些有價值的東西,這也是亦藍多年來觀察的結果.每逢月圓之夜,也就是十四,十五,十六這幾天,有月光時村里的居民就躲在屋里不出來;村民們都非常尊敬和信仰廟里的仙女,逢年過節每戶人家都必定去上香拜神,但卻沒有人知道這個仙女的來曆和名字.

之前我曾懷疑古怪是在亦藍身上,但現在可以確定怪事與他無關,他正在為這事苦惱之極.一邊是至親之人和待他恩重如山的鄉親,他不能辜負;另一邊是被孤立和排斥的感覺,以及極度的好奇和不安,這也就難怪他內心煎熬,左右為難.

當一個人發現自己與身邊的人都不同時,那種揮之不去的孤獨,緊張和恐懼足以把人逼瘋,更何況是在一個如此神秘古怪的村子里,所以亦藍對村民們也是畏懼的,不知不覺中在他們面前就變得唯唯諾諾.今天他鼓起勇氣出來找"外援",那是因為他的忍受能力已經達到了極點,這是一個扭曲的地方,並不是理想中的永生之村.

我很同情他,既然怪事不是由他引起的,那麼一切怪異的根源必定在村內的小廟中!

"廟里的神像長什麼樣子?"我問亦藍.

"那是村里的木匠雕的,只能看出是一個女的,已經有很多年,都被香火熏黑了."

"就沒有一點兒關于這個女仙人的傳說嗎?"

亦藍搖頭,我又問:"昨晚你看到圓月和明亮的月光沒有?"

"有,但是很快消失了,後來再看天上並沒有月亮……"亦藍似乎想到了什麼,思索了幾秒鍾突然說,"對了,我很小的時候有一次聽我娘說,曾經有一段時間天天晚上都是圓月,可能還說過其他的事,但是我真的記不起來了,剛才是你提到了圓月,我才隱約有一點印象."

天天都是圓月?居然會有這樣的事,而且村民們圓月之時不肯外出,仙女顯靈之時卻又是圓月之狀,這是巧合還是有什麼特殊聯系?

我還想再問,小雪突然對我說:"有好幾個人快步往這邊來了,可能是來找亦藍的!"

我對亦藍說,亦藍臉色大變,轉身就走,走了幾步又回頭說:"我會再找機會出來,你在附近等我,這件事無論如何請你幫我,但不要傷害所有人,他們都是好人."

我答應了,他急忙快步往回走,走出不遠就與五個出村的人相遇,說了幾句就往村子方向走了.

有了亦藍這個"內應",揭開秘密只是遲早的事.我心情不錯,回到斷崖上面找到圓規,凌楓飄和歐陽真菲,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,他們也很振奮.

小雪的乾坤袋里面的食物還可以夠我們吃幾天,于是我們在附近一個避風的岩隙間安頓了下來.不一會兒我轉回去時,發現有四個壯漢守在斷崖上古道邊,村子附近也增加了幾個游蕩的人.

我的心又有些懸起來了,村民們如此戒備,是因為昨晚我鬧出的動靜,還是發現了亦藍與我"勾結"?

亦藍會不會有危險?

上篇:第六章 不死之村     下篇:第八章 天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