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九章 神秘力量 為亦灆加更  
   
第九章 神秘力量 為亦灆加更

一般的迷幻效果是困不住我的,我暗運盛神法,實意法,提高精神和意志力,丟下棍子,右手結王靈官指印,左手按巳叩辰紋,默念咒語,大喝一聲:"破!"

此訣名為王靈官帶雷指印,是我從曾師祖的留書中學到的,靈官帶雷,威靈顯赫,對鬼怪邪魔有強大殺傷力,並能驅除自身邪氣,破除幻像.

四周還是白光迷蒙,毫無動靜.

難道是我新學這個法訣不熟悉,或者難度太高沒有靈驗?我急忙雙手結個不動明王印,大喝一聲:"臨!"

九字真言我也會,此法訣能使自己身心穩定,意志不惑,自然就不會被幻像迷惑……結果很讓我震驚,還是沒有任何動靜.

我有些慌了,如果只是一般的"鬼打牆",只要我運起實意法就足以看破,現在使了兩記強效法訣沒有動靜,那就證明這是一個很高級的迷幻陣,憑我的能力不可能破除了.

眼看大批村民沖殺到了,我只能撈起棍棒帶著三人往側面沒人的地方跑去.我知道這個是沒用的,因為我們迷失了方向,只會在一個不大的范圍內來回跑,而村民們是不受影響的,很快就會把我們包圍.

果然,各個方向的白光中都有村民跑出來,氣勢洶洶沖向我,我只能護著圓規和歐陽真菲且戰且走.凌楓飄只能自求多福了,他多少還有點打架的能力.

我面臨艱難的抉擇,如果我不殺死這些早已應該死掉的村民,我們就會被他們殺死.但是我曾經親眼見到他們善良純樸溫情的一面,就像是住在另一個村子里面的師父,母親和我,他們追殺我是迫不得已,我怎忍心大開殺戒把所有人都殺了?對于成年男子我可以把他們打倒,有的是白發蒼蒼的老婆婆,有的是十來歲的小孩子,我實在下不了手,只能格擋和躲避.

村民越來越多,我顧得了前面卻顧不了後面,圓規和凌楓飄都挨了幾下掃把,擀面棍之類.凌楓飄急了:"師兄,再不用絕招我就要去見師父了!"

我身上帶有混元一氣符,但是它的效果也是有限的,時間不長並且結束之後會很疲憊,如果在有效時間之內不能脫困,結果會更糟糕.

眼看我們已經無路可走,刀槍棍棒密集砸來,我只能飛快地給凌楓飄,圓規和歐陽真菲身上各拍了一道混元一氣符,並交代一句:"鼓足勇氣不能松懈,就能刀槍不入!"

我必須在符法效果沒有結束之前沖出村子去,但此刻焦急萬分,哪里還能靜得下心來想辦法?

"小雪,你有辦法嗎?"

小雪道:"我也分不清方向,我可以感覺到它比我強大,但是並不是很邪惡,還沒想要殺我們……"

我更加心驚,看來我們不傷人,那個強大的存在也不會直接殺我們,只是不讓我們逃走.如果我們殺了人,或者嚴重威脅到它的安全,它可能就會直接攻擊我們了.

村民總共可能有近百人,圍攻我們的足有五十人,已經鐵壁合圍亂敲亂打,扁擔,鋤頭,砍刀,斧頭等等劈頭蓋臉砸下來,但是我的三個同伴都毫發無傷.凌楓飄和歐陽真菲早已知道我有刀槍不入的神奇符法,卻是第一次親身體驗,又驚又喜;圓規之前是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佛祖顯靈,連念阿彌陀佛.

圓規心神一定,禪修功夫就顯示出來了,雙眼微閉口念佛號,臉容端莊神聖,身上散發出一種柔和,慈悲的氣息,整個人像是會發光一樣.許多已經對他掄起武器的村民砸不下去了,人的惡行都是因惡念支配著,面對這樣一個如佛祖拈花微笑的帥哥小高僧,誰的惡念不消減大半?不僅攻擊圓規的人紛紛停手,其他村民也驚恐地停了手,他們的武器碰不到我們的身體,圓規又有如此佛光護體的樣子,他們以為神佛顯靈了.

我這才有喘一口氣的機會,猛地記起曾師祖的羅盤很特殊,是一件五行齊備的法器,在地底熔岩世界的強烈磁場下還可以工作,也許在這里也能指出正常方向.小雪知道我的想法,立即把羅盤塞進了我手里,沒有經過驗證我也不知道它的指向是否正確,村口在北方,先向北方撤退再說.

我揮舞著棍棒逼迫村民退開,凌楓飄和歐陽真菲跟了上來,圓規卻還站在那兒不動.凌楓飄急忙去拉他:"快走!"

圓規掙紮著:"我不走,我要在這里感化他們,渡化他們."

我沖出了一段路發現他們沒有跟上來,急忙大叫:"圓規快走,時間有限!"

圓規淡然道:"他們不會殺我的,便是要殺我我也不怕,不超渡他們我絕不離開."

我差點暈倒,真沒想到他這麼固執和迂腐,這時哪有時間勸他?估計也沒有人能勸得了他,我只好叫凌楓飄拖他走.其實圓規分心說話,停止念佛,散發出來的慈悲祥和氣息大幅下降,村民們又開始試探著向他攻擊了.

突破村民包圍後,我看著羅盤的指針往前跑,只跑出十幾米的樣子就看到了村口——曾師祖的羅盤果然是個寶物,不受強烈磁場和幻陣的影響!

"快,快……"我停步等後面三人,最後還是要我來斷後的,村口的路只有不到兩米寬,一邊是石壁,另一邊是頗深的斷崖,我一人斷後足矣.

歐陽真菲先往外沖,凌楓飄扯著圓規也到了,不料就在這時地面一陣強裂震動,"轟隆隆"之聲震耳欲聾,村口最狹窄的那一段路居然整體坍塌下去了.

我又驚又怒,這一定是廟里面的東西做的手腳,它不需要露面就能把一大片山崖弄塌,這是何等實力?唯一的出路毀了,我們還能往哪里逃?

腳下突然傳來軟化下陷的感覺,我急忙向上跳,但是腳底下卻無法受力,並且有一股力量把我往下扯,我的雙腳陷入地面了.同時歐陽真菲,圓規和凌楓飄也失聲驚呼,都陷進地下,眨眼就陷到了膝蓋之上.

本來是堅硬的岩石地面,怎會突然變得像爛泥塘一樣?毫無疑問又是廟里那東西搞的鬼!村民們一窩蜂沖到,亂敲亂打,我的刀槍不入效果震驚之下消失了,混亂中我頭上不知被誰敲了一下,眼前發黑,失去了知覺.

朦朦朧朧中我還可以感應到小雪很憤怒,許多村民發出驚叫聲,但很快最後一點神智也消失了.

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我清醒過來,睜眼就看到凌楓飄和圓規被綁在對面的柱子上,耷拉著腦袋,鼻青臉腫,身上傷痕累累,多處有血跡.再轉頭一看,歐陽真菲也被綁在與我並排的柱子上,頭發散亂,不過看起來比對面的兩個要好一些,大概因為是女子受到優待了吧?而我因為直接被敲暈,倒也少了一頓暴打.

唉,超級鐵三角組合竟然如此不堪一擊,栽到家了.

定了定神,我才發現我們是被綁在小廟外的柱子上,因為角度原因我只能看到廟內神龕的一部分,無法看到神像.村民們大多在我後面,議論紛紛,話題主要是決定我們的生死.

小雪的聲音響起:"公子,我也無能為力了."

我急忙問:"你沒事吧?"

"我沒事,但是被它壓制住了使不出法術."

"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麼曆害?"

小雪有些郁悶地歎了一口氣:"我看不出它的來曆.不是妖也不是怪,不是鬼也不是魔,本性善良,實力超強,又具有仙靈之氣,但絕對不是神仙,仙人不敢這樣亂來的.這些村民得了天花本來是要死的,是它以**力讓他們沒有死去,並且制造出幻像掩蓋他們和村子的真正模樣,瞞天過海,居然上百年沒有被發現."

我興起了一線希望,既然這個強大的東西是善良的,沒想害人,那麼未必會殺我們吧?

小雪又歎了一口氣:"它是沒想要殺我們,否則我們早死了,但是它也不可能放我們走,我們即使不被殺,也要永遠住在這兒了."

我背上一陣陣發麻,跟這樣一群可怕的人住在一起,我還能吃得下飯睡得著覺麼?我甯可立即死了,也不想要這樣的永生.緊接著我想到了林梅,不行,我還要去找林梅,怎能死在這里?無論如何我要想辦法逃出去!

村民們議論得更加激烈了,贊成殺了我們的村民占了一半左右,另一半人覺得只要不讓我們離開就可以,也許廟內那個東西也是左右為難,所以並沒有給村民們指示.

有一個村民發現我醒了,叫喚了一聲,立即有許多村民跑過來,以敵意和憤怒的眼光看著我.此刻他們沒有在月光之下,看起來與正常人一樣,倒像是我當小偷被人抓住了.

一個穿著長衫的山羊胡子老頭說:"此人身手不凡,還會'神打’,留不得,先殺了,另三個再議!"

我急忙道:"等等,先聽我說幾句.我知道你們都是善良的人,變成這樣也是迫不得己,我很同情你們,絕對不會說出去.你們應該也知道,如果我是心狠手辣的人,憑我的實力足夠把你們全部殺掉,但是剛才我沒有重傷一個人,這就是我的人格擔保……"

山羊胡子卻根本不聽我的話,揮了揮手:"殺了!"

人群中擠進一個孔武有力的大漢來,扛著雪亮的斬草大刀,正是之前打破了圓規的頭,沖突中最凶狠的那個家伙.

他圓瞪雙眼,深吸了一口氣,雙手揚起大刀……

上篇:第八章 天花     下篇:第十章 信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