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十七章 天雷劫  
   
第十七章 天雷劫

己卯年八月十四日,秋分,宜祈福,祭祀,求子,結婚,立約,忌開市,交易,搬家,遠行.

近午夜時分,風輕云淡,月光如水,太行山深處某一個小山谷內,二男一女背對著背盤腿打坐.一只身上發著白光的可愛小兔子趴在中間的石頭上,半閉著眼睛,不時彈動一下長耳朵,極度無聊的樣子.

如此詩情畫意的地方,卻有一條水缸粗細的巨大白蛇,身體盤繞著三人一兔,昂首向天微微晃動著,尾巴不知藏在哪里,頗有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范兒.還好這附近沒外人,要是有人突然闖到這兒豈不被嚇尿了?

這三人一兔一蛇當然就是我們,這樣的日子已經持續了很久,現在快要結束了,因為我准備回家鄉去找林梅,這幾天就走.

我最近的煩躁不僅是來自于思念林梅,還有練功方面的壓力,因為最近感覺靈氣方面已經無法再精進了,也無法增加容量.我坐在這兒看似在練功,實際上很有可能是在浪費時間,我感覺不到任何收獲,必須承認我遇到瓶頸了.

我知道快要突破到陰陽訣第三層了,但是我不知道該怎樣才能突破,師父沒對我說過,各代祖師爺也沒有在筆記中留下遺言.也許這是水到渠成的事,所以各代祖師都沒啰嗦,不能突破的原因可能是我的心定不下來.

盡管沒有收獲,我還是一絲不苟地采氣,煉化,學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,也許我只差那麼萬分之一沒有達到質變的程度……

突然之間,我感到了強烈的不安和強大的壓力,抬頭一看,只見晴朗的夜空中有大量似云又似氣的東西向中間聚攏過來,速度快得驚人,風云變色,不過眨眼之間天空便被遮住了.

小雪急忙停止了練功:"不好,可能有天雷來了,難道是小白過天劫?"

白蛇也猛地從"瞌睡"狀態驚醒過來,身體滾動,攪得沙土飛揚,急惶惶想要逃命去.

小雪急忙道:"不要逃,逃也逃不了,挨過了天雷你才能變成人!"

"不是我,不是我,狐仙姐姐快救我……"小白發出很驚惶的信息,天雷還沒來,可怕的威壓已經令它全身發軟,跑不動了,大概它還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場面.

小雪急忙把它收進乾坤袋內,同時問玉兔:"馨語,難道是你渡劫?"

"不關我的事."馨語以意念回答,有些好奇的抬頭望著天空,它似妖非妖,似仙非仙,更接近于"仙體",所以不像純粹妖類的小白那麼畏懼.

小雪是經曆過天劫的,並且還跟我一起親曆過天雷劈死大樟樹事件,大風大浪見過,相對鎮定一些,卻也有手腳發軟的感覺,這種感覺清晰地傳感給我了.

凌楓飄和歐陽真菲卻是好奇多過害怕,仰望天空議論著,歐陽真菲問:"真的有天劫這種東西?"

凌楓飄道:"當然有,凡人渡過了天劫就是地仙,地仙渡過了天劫就是天仙,天仙渡過了天劫就是金仙……"

"切,又拿你的修真小說來顯擺,我是說現實中的!"

"這就是真的……"

此時高空的烏云已經堆積得很厚,黑中泛紅,氣氛詭異,氣勢驚人.我堅信天雷不會劈無辜之人,而我沒做過什麼大逆不道的事,所以我本身並不害怕,也沒想躲避,若天雷真要劈我時,恐怕我也逃不了.

不是小白渡劫,也不是馨語渡劫,難道是小雪?這個沒有道理啊,小雪還沒有恢複到以前的實力,離千年之劫還遠著呢.那麼會不是我們附近躲著一只巨妖?

從天空發生變化到現在,只不過一兩分鍾時間,卻已經天地變色日月無光.天空中央的黑云開始旋轉起來,像是水面起了一個漩渦,漩渦越轉越快,中間似乎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,許多細小的閃電在里面跳躍.

歐陽真菲和凌楓飄開始害怕了,逃向山洞那邊,邊跑還邊爭論,一個說是開天門,一個說是外星人出現了.

我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奇異又壯觀的天象,天劫,雷劫之類也僅從小說,影視劇和小雪口中聽到,感覺是距離很遠的事,現在竟然出現在我眼前了.

小雪突然驚呼一聲:"公子,是你要渡雷劫了?"

"什麼?"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我嚇了一大跳,師父和各代祖師從來沒有說過陰陽訣第三層要渡天劫啊,怎麼就突然降臨到我的頭上來了?

小雪道:"據我所知道教的人修煉到一定程度是會有天劫的,只是現代非常罕見了,即使有也是心魔劫,幾乎就沒人渡天雷劫.也許是你修煉的速度太快,靈力修為太高,引來天雷劫了!"

我驚呆了,修煉太快,靈力太高也有罪,也要引來天雷滅殺?這也太荒唐了吧!不過我的修煉速度確實太快了,曾師祖當年也是四十多歲才突破到第三層,我練陰陽訣總共才四年多一點兒,難道這也算是某種逆天?

"也許是我在你身上,你沾了妖氣;也許是因為你的英魄屬于妖類,總之這個天雷劫是針對你來了!"小雪很緊張地說.

這時我也相信是針對我來的了,因為強大的壓迫力都是沖著我來的,四面八方都是強勁的罡風,唯獨我身邊一絲風都沒有,衣角都沒有飄動一下.

"怎麼辦?怎麼辦……"我也有些慌了,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.

"這是躲不過的,也不能躲,只能運功護體硬撐.這也未必是壞事,撐過去了,你的修為就會全面提升.我幫不了你,在你身上可能會壞事,我先回避……"小雪說著沖出我的頭頂,化為一道白光投入山洞之內,再不逃她就逃不了了.

小雪的話繼續傳來:"調運全部靈氣和你的一切精神,意志抵抗,心無邪念,胸存浩然正氣……"

"大師兄,快跑啊!"歐陽真菲和凌楓飄驚恐地大叫.

當年大樟樹被一擊之下完全成了焦炭,難道我還能比大樟樹更硬?我真的是一點點信心都沒有,但是此刻我全身都動不了了,無法逃避,只能硬撐,在小雪的提醒下我豁出去了,調運靈氣貫注全身,以無限的勇氣和信心昂然而立,存想自己為頂天立地的神人,金光萬丈,區區閃電何足道哉?

這一刻我什麼功法都用不上了,但是我所有的潛力都已經爆發出來,提升到了極限.

"轟!"

一聲天崩地裂的炸響,一道手臂粗細,白中帶紫的閃電撕裂夜空轟在我身上,我感覺自己受到了無法形容的重擊,瞬間被壓縮到了一粒微塵那麼小,又猛地炸散開,全身炸散了……

死一般的甯靜,無邊無際的漆黑,我這是在哪兒?

不知過了多久,我聽到了小雪,凌楓飄,歐陽真菲的叫喊聲從很遠的地方傳來,我睜開了眼睛,這才明白黑暗的原因是我把眼睛閉上了.其實他們離我並不遠,而是我的耳朵在巨響之後還沒有恢複過來.

我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存在,緊接著各種感覺都回來了,我活過來了,還站在原地沒有動過.上下一看,衣服完整毫無損傷,雙手也沒有變得焦黑,再試著跳了幾下,感覺身體比以前輕盈了一些.

"哈哈……"我仰天大笑,我不但沒死,身上一點傷都沒有.

"公子,可喜可賀!"小雪也在笑.

"大師兄,你沒事吧?"凌楓飄和歐陽真菲還是一臉震驚模樣,像看個怪物似的看著我.

我沒有立即回答他們,內視自身,感覺氣海穴內更加寬廣了,一陰一陽兩股靈氣轉著圈兒追逐著,像是一對陰陽魚.與之前不同的是,陽性靈氣之內多了一點陰氣,陰性靈氣內多了一點陽氣,恰似一對陰陽魚有了眼睛.

體現在形象上雖然只是一點,實際上靈氣已經有了本質的差別.以前陰是陰,陽是陽,現在是陰中有陽,陽中有陰,好比鐵里面夾了鋼,石里面生了玉,剛中帶柔,柔中帶剛,運用起來當然更加無往不利.

小雪在我心里說:"天雷擊頂,不僅讓你的陰陽訣突破,還煉化了你靈氣中的雜質和身體內的不良氣息.現在你的靈氣中已經帶有天雷之力,對妖,鬼,邪物殺傷力更強,更有威勢,妖魔鬼怪看到你就先怯了三分.所以這一次是福不是禍啊!"

我心情很好,跟她開個玩笑:"你也是妖,看到我有沒有腳軟了的感覺?"

"呃……我想說我全身都軟了."

"啊?"

"呵呵……"

小雪帶著嬌羞之意,于是我秒懂了,一陣心神蕩漾,這不是想要色誘我麼?

天空的劫云飛快地散去,轉眼之間就露出藍天,明月高懸.感覺天特別藍,月特別亮,風聲特別有層次感,一陣夜風吹地,附近每一片樹葉發出的聲音我都能清晰聽到.

我發現我的眼力,聽力和感知力都有了是顯提升,很細微之處的動靜,比如一只小蟲在洞里滾動了一小塊土疙瘩,一條魚在淺水之下打了個旋,我沒有看到,卻像親眼看到一樣清晰.

凌楓飄和歐陽真菲還在咋舌不已,眼神相當古怪,那意思分明是:雷電都劈不死,大師兄還是人嗎?

上篇:第十六章 厲兵秣馬隱山林     下篇:第十八章 北斗七星接命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