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三章 肉搏魔女 為第六天魔.王 加更  
   
第二十三章 肉搏魔女 為第六天魔.王 加更

我感覺我的腿有點發軟,被嚇軟了.

我曾多次殺人,也曾經一招斃敵,但我是被欺負,被逼迫無奈才出手,殺人之後心情很沉重.血里玉卻是一眨之間就殺了三個並沒有威脅到她的人,還能笑得如此輕松,渾若無事,一個人的心性到了如此程度,只怕真的會吃人了!再說以她的實力,我怎麼可能接住她三招?

一個大魔女!

血里玉笑盈盈地問:"你們害怕了?"

凌楓飄根本不能說話,歐陽真菲嚇得說不出話,我心念急轉,這魔女喜怒無常,心性與常人不同,只怕不喜歡別人怕她,于是急忙說:"前輩已經說了不殺我們,我們沒有害怕的必要啊!"

血里玉眉頭一挑:"你又叫我前輩?"

我很想做個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,可惜我怕死,也怕師弟師妹遭毒手,只能丟掉節操有些無恥地說:"大姐真厲害."

"呵呵,你不用怕,我出招之前會告訴你用什麼招式,讓你有防備的機會,你也可以主動出擊以攻代守,現在可以開始了麼?"

今天不跟她硬拼三招,是不可能離開了.北斗七星接命法似乎沒有增加我的壽元,倒是大大提高了我的靈氣量和強度,加上陰陽訣已經提升到了第三層,我的實力已經暴漲一截了,擋她三招不死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.我咬了咬牙,往前走兩步:"可以開始了!"

"大師兄……"歐陽真菲和凌楓飄都很緊張,邪道第一高手的名頭,以及血里玉剛才殺人的威風把他們嚇壞了.

小雪道:"這位姐姐,我跟他形如一體,我代他接一招可以嗎?"

血里玉根本不理她,盯著我說:"第一招比武功,我數三聲開始出手,一……"

我急忙聚神提氣,運起本經陰符七術之分威法,這個心法的要訣是像潛伏的巨熊一樣,突然出擊,以強大的意志,勇氣和力量對敵人發出致命一擊.我不會坐以待斃,必須反擊,分威法可以以靜制動,又有一往無前的拼命氣勢,最適合用在此時.

"二……"血里玉報出了第二個數字,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.

我的氣勢迅速攀升,山洞里面沒有一絲風,我的衣服卻像是在風中起伏,鼓動不休.血里玉臉上微現驚訝之色,眼中閃現異樣光芒,身邊突然湧現驚濤駭浪般的真氣波動,同時她身邊刮起了一陣旋風,把附近的燈吹滅了一部分,但她的衣服卻紋絲不動.

這一刹那間,我感覺她整個人變得像一座山那樣高大,堅固,無法撼動.

小雪驚呼:"怎會還有如此高手?"

我只能竭盡全力提升自己氣勢與她相抗,論修為我遠不如她,但是在分威法的幫助下,我的精神力和意志力都遠超正常狀態,更有一種甯死不屈絕地反擊的氣勢.實際上我這時不像熊,更像是一條盤著身體的五步蛇,也許她可以一掌打死我,我也必定要咬她一口!

"三!"

血里玉大喝一聲,氣勢更強,無形氣勢有如山峰倒傾向我壓來.剛才被迫無奈叫她一聲"大姐",我已經覺得是莫大的羞恥,自尊心大受傷害,現在怎能再示弱?我咬緊牙關,置之死地而後生,氣勢再度提升.

我以為血里玉會挾著排山倒海之勢發動攻擊,不料她站著沒動,強大的氣勢突然消失了,身邊又起了一陣旋風.

"這一招算平手."血里玉微笑著說,"姐姐不能靠修為高來欺負你啊,要是我與你一樣年紀,我是打不倒你的,所以就算平局了,你同意麼?"

"同意……"我長長吐了一口氣,有一種全身要散架的感覺,背上全是冷汗.沒有直接交手,卻像激戰了半個小時一樣累.

"好!"小雪和歐陽真菲都鼓掌歡呼,凌楓飄捂著嘴也哼哼幾聲,敢怒卻不敢言.

血里玉道:"剛才本來是想試你武功的,結果變成比修為了,那麼第二輪再比武功,不用真氣和兵器,直接用拳頭,一柱香時間內打倒對手算勝."

本來是說好三招的,第一招明顯是她放水算平局了,所以第二招改成"第二輪"我也不能提異議.不過卻有個大問題,她穿得這麼暴露,酥胸半露連內衣都沒有,下面只蓋到大腿根,動手之際不是露這里就是露那里,我的眼睛該往哪里放?我的手又該往哪里打?再要是不小心扯了一下她的皮裙,一對玉兔整個跳出來……

小雪知道了我的想法,這次居然沒有吃醋,在我腦海中說:"哪里好打就打哪里,打死這個賤貨!"

嗯,血里玉不用真氣的話,我可以用擒拿手扣住她,還真有機會殺了她……但是她貌似沒有真的想殺我,否則舉手之間就能殺了我們四個,真的要找機會殺她嗎?萬一殺她不成,激怒了她,我就是真的找死了!

"看打!"血里玉帶著一股香風沖過來,揮拳就打.

我急忙打起精神擋格,反擊,我還真沒有勇氣往她的兩座高峰下手,而是打她肩頭處.打這兒既不致命也容易被躲開,實在不是理想的攻擊目標.

她的動作很快,但卻沒有我快,連著幾拳都被我擋住或閃開.雙手大幅度揮動之際,她的深v低領忽開忽合,兩只大玉兔在里面蹦蹦跳跳,肉光致致,雪白耀眼.不方便看又不能打,這哪里叫公平比斗啊,分明是在作弊!

我微一失神,腰部被她踢了一腳,後退兩步距離拉開了一些,她立即連連出腿踢擊,我只能連連後退.她的腿踢高之際,短裙根本遮不住下面,春光無限,這又是作弊啊,我不看就要被她打中,看了卻心神不甯.

好不容易我扣住了她的手腕,卻是一手溫暖滑膩感覺,難免心神一蕩,結果還沒扣緊就滑脫了.我急忙一拳打出,她跟我差不多高,所以出拳最容易打到的就是她的胸部,恰好這時她的雙手張開,雪峰半隱半現,我又本能地收住了力量.

血里玉呵呵笑著擋開我的手,趁機打了我一掌,卻也沒多大力量.很明顯她故意不用精妙招數,也不用大力氣,純粹是跟我玩兒,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調戲我.

我真的很無奈,如果血里玉是個很淫蕩的人,我會把她當成一塊臭肉隨便打,毫不客氣下狠手.問題是她貌如觀音,氣質高貴,穿得雖然很暴露卻像女神一樣神聖不可侵犯,令我既驚豔又不敢生褻瀆之心,不敢往她敏感的部位攻擊.再說我要是用"下流"動作,惹怒了她,我們都必死無疑,有了這兩重顧慮,我哪里還能發揮出實力?

小雪急了:"公子,你真會憐香惜玉啊,你想要輸給她嗎?"

我心中一凜,看准她踢過來的腿避開,左手抓向她喉嚨,右手撈她的腿.血里玉揮手擋格,我用的其實是虛招,一把抓住了她的右臂,同時右手撈住了她踢空的腿,出腳掃向她站立的小腿.

"唉喲!"血里玉向後倒,不料她猛地一挺身,竟然借著我雙手的力量,整個人在空中翻身,騎向我背部,另一只手臂勒住我的喉嚨.我大吃一驚,急忙松開她的腿,抓住她的手臂向前一個背摔.

血里玉雙腿鉤緊了我的腰,左臂勒住我的喉嚨,右臂與我較勁,我連甩三次也沒能把她甩下來,倒是背上一陣又一陣棉軟**的感覺.

"你輸了,呵呵……"血里玉得意地笑了起來.

我猛地一挺身用力向後倒,正面摔不了就來一個真正的"背摔",反正一個玉人墊著,肯定不會摔痛了我,她要是不放開我,就必定是她先著地,那麼輸的就是她.

血里玉發出驚叫聲,她的手臂上傳來一股強大的力量震開了我的手,在即將著地時一個鯉魚倒穿波掠了出去,已經用上了真氣.

我收勢不住,屁股先著地摔了個四仰八叉,相當狼狽.

"你耍賴!"血里玉喘著粗氣,臉上有兩團紅暈,卻不知是氣的還是急的,或者是羞的.

我跳了起來:"你使用真氣,犯規了!"

血里玉臉上的紅暈剛剛消失,又有些紅了,白里透紅更顯嬌豔:"好吧,這一輪算你贏.看來你還算是正人君子啊,要不然就要吃苦頭了."

我還沒明白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,她胸前的皮衣內爬出了一只白花花的大蜘蛛,似乎在對我示威舞動著一對前爪.我不由一陣毛骨悚然,剛才我的手要是碰到她胸部,必定要被大蜘蛛咬一口!羊脂白玉似的胸脯內爬出這樣的東西來,比什麼都要嚇人!

"呵呵,第三招比法術,我只出一個法術,沒有限制隨你怎麼化解."

我的心又懸起來了,她是一個很高傲的人,這最後一招肯定會很強悍,干脆利索取得勝利,以此體現她的實力.她是一個養毒蟲會放蠱的人,那麼用的法術必定跟毒蟲有關,我該如何抵擋?

猶豫了兩三秒鍾,我說:"可否先容我畫幾張符備用?"

"既然是競技,當然可以."血里玉笑著說,已經恢複到了她剛出現時的從容和優雅.

隱身符和混元一氣符我有好幾張備用的,但這不能用來對抗毒蟲,我必須使用一個新的強**術,但這個法術在此之前我沒有使用過,沒有輔助材料也不知能不能成功發動……

不管他了,先把需要用到的符畫出來再說.

上篇:第二十二章 禦姐     下篇:第二十四章 火龍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