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五章 末路瘋狂  
   
第二十五章 末路瘋狂

我秒懂了血里玉的意思,只覺心中一片淒苦,半晌說不出話來.

歐陽真菲卻急了:"大姐姐,你不是說不殺我們嗎?現在還是算平局呢!"

血里玉掃了一眼滿地狼藉的燈和碗:"我不殺他,他也活不了多久.唉,天妒英才啊!"

我感覺萬念俱灰,雖然我早已猜到七星續命失敗了,但還抱著僥幸心理,現在卻被血里玉無情地戳破了這個肥皂泡.只剩下不到四年時間了,我縱然練成了絕世神功又有什麼用?到了兩眼一閉,愛恨情仇都是空,一切執念還有什麼意義?

"公子,你不會死的!"小雪堅定地說,但心里卻是強烈的苦澀,內疚和憤怒,造成這個結果的根本原因,是她在危急之時附到了我的身上,導致我被陸成山打殘.

"對,一定還有別的辦法!"歐陽真菲望著血里玉,很期待的樣子.

血里玉微微搖頭:"正道之中最有效的就是禳星接命之法,你們已經試過了,邪道功法即使他願意學,我也教不了他,再說我跟他非親非故,憑什麼幫他?"

聽她的意思,似乎還有一些不是太靠譜的邪門辦法,但是需要條件才幫我.我不想惹上這個殺人如麻據說還會吃人的女魔頭,也不想求她施舍,所以只是沙啞著說了一句:"你要是沒有別的事請離開吧."

血里玉眉頭一挑,欲言又止,但最終沒說什麼,呵呵笑著轉身往外走.小雪急忙在我心里說:"公子你為什麼不求她?如果還有人能幫你,那一定是她了!"

我木然道:"你不是很討厭她嗎?"

"可是你需要她幫忙啊!"

"要是她叫我以身相許呢?或者叫我給她洗腳倒馬桶呢?"

"呃……"

小雪無語了,其實她明白我不喜歡求人,更何況是擺明了對我不懷好意的人.

這時外面又有一個人到來,腳步輕快,我聽到腳步聲時已經到了洞口,卻是一個戴著破帽子,穿著破舊勞動布(類似現在的牛仔服)和破馬夾的瘦老頭.他一臉風塵之色,稀疏的胡須又髒又亂,腰間纏著布袋,還掛著一個小銅鑼,像是個乞丐或者幾十年前耍猴賣藝的人.

老人迎面見到血里玉,愣了一下:"你,你……你怎麼會在這里?你又殺人了!"

血里玉也有些驚訝:"圓通?有十幾年沒見了吧,你怎麼弄成這個樣子了,你的廟被人燒了?"

圓通道:"我不當和尚了.你說,你怎麼又亂殺人,而且還殺了這麼多?"

血里玉聲音突然變得很嚴厲:"我殺人不殺人關你什麼事?給老娘滾!"

圓通道:"你亂殺人我就要管,要不是念在你身世可憐……"

血里玉大怒,立即沖過去一掌打向圓通,圓通揮掌相迎,兩人"呯呯"連對幾招,氣流呼嘯,整個山洞都在微微震動.

我著實吃驚,這是何等的修為?假如剛才血里玉以這樣的掌力來打我,一掌就把我放倒了.

兩人的招式又快又猛,幻影亂閃,罡氣如刀,一路打將出去.

我們重要的東西早在三天前就收拾好了,此地不宜久留,我一揮手先向外跑去,歐陽真菲和凌楓飄急忙跟上.洞外圓通和血里玉大打出手,圓通招式大開大合,剛猛無匹,血里玉有些招架不住,被迫後退,兩人掌風拳勁所到之處草木斷折倒伏,飛沙走石,驚人之極.

我顧不上他們,帶著凌楓飄和歐陽真菲急走.血里玉不是好惹的主,還是少跟這樣的人沾上關系;圓通老頭的實力只怕不在血里玉之下,要是他認定了我們跟血里玉是一伙的,我們也要吃不了兜著走,此時不走更待何時?

狂奔了一會兒聽不到兩人打斗聲音了,我們才放慢腳步,歐陽真菲說:"我覺得她不像是壞人啊?"

"嗯."我含糊應了一聲.

"壞銀,就系壞銀,醒應忙,湊三八……"凌楓飄歪著嘴咒罵著,罵什麼大概只有他自己能聽懂.

"如果她不是壞人,為什麼要一下就殺掉三個人呢?"歐陽真菲又問.

小雪歎了一口氣:"我猜是那個老頭犯了她的忌諱,像她這樣的人肯定不喜歡別人當面說她的外號.我覺得她不會真的吃人,她心性高傲,實力強橫,不屑于多解釋,就把敢于當面犯她忌諱的人殺了."

小雪說的有一定道理,回想之前的經過,確實她不屑于解釋任何事,並沒有向我們解釋她不是壞人,沒吃人肉之類.她明明只殺了三個人,卻不肯對圓通說清楚,把我殺的人也算在她的頭上了.

我感歎了一句:"一個人是好是壞是相對而言的,對于我們來說也許她不算太壞,對于被她殺死的人的家屬來說,她就是最大的壞人了."

凌楓飄"唔唔"了幾句,問他的嘴巴怎麼辦.我里里外外給他檢查了一下,沒有明顯內外傷,也沒找到毒蟲之類,卻不知為什麼一邊紅腫導致嘴巴歪了.血里玉說三天會好,應該是真話,我就不活馬當成死馬醫了,萬一醫壞了更糟糕.這小子嘴巴太刁,讓他吃點苦頭記住教訓也好.

我們繼續往山下走,小雪和歐陽真菲一直議論著血里玉,猜她幾歲,武功多高,為什麼看起來不老之類,對血里玉充滿好奇和敬佩.我的心情卻越來越糟糕,清光道人吃了大虧,要麼帶更多高手來找我報仇,要麼到處宣傳絕世奇寶落在我手里,再加上兩塊玉符在我手里的消息已經廣為流傳,以後不知道有多少人來追殺我.

血里玉不太可能殺死圓通,假如血里玉真的是邪道第一高手,那麼圓通必定是正道中有數的高手,根本不是我這樣的後生晚輩可以抗衡的.如果他認定我跟血里玉是一伙的,來追殺我,或者通知各大門派追殺我這個小邪魔,天下之大,哪里還有我立錐之地?

縱使我能逃得過黑白兩道的追殺,只剩下不到四年時間了,我拿什麼來愛林梅和小雪?誰來繼承和發揚師父的傳承?我活下去的勇氣和希望在哪里?

我沒讓小雪知道我的想法,小雪發現我好一會兒沒說話,忍不住問:"公子,你沒事吧?"

"沒事."我心內無比狂亂,表面卻平靜到了極點.

"我們現在該去哪里?"

我無言以答,本來我是急著想去找林梅的,但是現在我感到了膽怯甚至害怕.我只有如此短暫的生命,有無窮的麻煩和危險,我給不了她幸福,跟她在一起只會害了她.也許經過了這麼長時間,她已經習慣了獨立生活,那麼還不如讓她以為我放棄了她,讓她去找屬于她的幸福.

想到這里,我的心有如針刺刀割般的痛,同時也填塞了無邊的憤怒和仇恨.我只想過平凡安靜的生活,從來沒有想要去危害別人,危害社會,為什麼別人卻不給我一條活路,連老天爺也要屢屢捉弄我?

天哪,我到底做錯了什麼!

"我要殺了陸成山,我要給師父報仇!"我突然大吼一聲,這就是我活下去的目標.

小雪和凌楓飄,歐陽真菲都吃了一驚,停步望向我.離我們較遠的一個山洞內有人被我驚動了,跳出一個人來,緊接著好幾個人往外跑,男男女女共有八個,直朝我這邊奔過來.

這時是凌晨天剛蒙蒙亮,普通人絕對不會出現在這兒,我們立即警覺起來,准備戰斗.八個人很快呈半月形把我們圍住,三個年紀較大,三個是中年人,兩個年輕人.三個老者之中有一個是道裝打扮.

"你認識陸成山?"一個中年人問.

"他一定就是張玄明!"一個年輕人緊接著說!

我眯起了眼睛:"我就是張玄明,你們想怎麼樣?"

我這麼直接,對方倒是有些意外,老道士說:"想不到這麼年輕,咳,咳……聽說你手上有兩塊很特殊的玉符?"

"不賣也不送,你們可以走了!"我很淡定地回答,這八個人的實力都不算強,我還不放在眼里.

一個紅臉的大漢怒道:"偷了別人的東西還敢這麼囂張,太猖狂了,立即把玉符交出來,饒你不死!"

我根本不想解釋,還是平靜地問:"你們這樣的行為等于是攔路打劫,你們確定要這麼做?"

老道士微皺眉頭,正要開口,另一個老頭卻重重地"哼"了一聲:"果然是奸惡之徒,死到臨頭還敢逞口舌之利,最後給你一個機會,跪地求饒,交出贓物!"

我發出了陰森的冷笑聲:"這個世界上本來沒有那麼多死人,正是因為有了你們這樣急著去死的人,黃泉路上才那麼熱鬧!"

說完我閃電般沖了出去,對著口出狂言的老頭左手虛晃一拳,右手一拳打中他的心髒,直接把他擊斃.紅臉中年人剛拔出一把短刀,我已經到了他面前,一拳砸凹了他的喉結……我的速度比這些人要快得多,如同虎入羊群,一個接一個把他們放倒,最後一個年輕人沒跑幾步就軟了腳,我追上去把他也給斃了.

凌楓飄和歐陽真菲都很震驚,有些驚懼地望著我.以前我殺人都是被逼無奈,不反抗就得死,這些人實力不強,對我是沒有足夠威脅的,但是我卻干脆利索地全殺了,他們有些難以接受.

我沒有理他們,而是仰頭疾呼:"如果善良的,遵紀守法的人也要被你折磨和遺棄,那麼所有貪婪和仗勢欺人的人都該死,你不執法便由我來執法!別人敬你,怕你,我卻不需要再敬你怕你了,你還能奪走我更多麼?你還能把我怎麼樣?用天雷來劈死我啊!"

上篇:第二十四章 火龍旋     下篇:第二十六章 何處為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