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二十六章 何處為家  
   
第二十六章 何處為家

第二十六章 何處為家

小雪和凌楓飄,歐陽真菲被我的瘋狂舉動嚇得目瞪口呆,如今這個社會不信天地鬼神的人很多,但敢于這樣向蒼天叫囂者卻極少.

我等了好一會兒,沒有天雷劈下來,我望向凌楓飄和歐陽真菲,一手指著天空說:"這說明了什麼?這證明我的做法是對的,那些壞心眼的人都該死;或者證明了老天爺從來沒有在乎過我們蟻民的生死,從來沒有關注過我們,不要指望他能給我們伸張正義!"

凌楓飄和歐陽真菲臉色煞白,眼光畏縮,以擔憂和陌生的眼光看著我.小雪歎了一口氣:"公子,我知道你心里難過,這些人也確實該殺,但是還是希望你以後手下留情,別忘了你師父和澤善大師說過的話,給別人留一線生機,也是給自己留一線生機."

"一線生機,一線生機……"我喃喃自語,老天爺何曾給過我一線生機?以前的我與世無爭,守法律講道德,敬父母親師友,可是卻天降橫禍把我打成植物人,接著又把我最愛的人一個個奪走,我付出了難以統計的努力和精力,卻連最後一線希望也破滅了.

"公子,無論如何我們還有四年時間,還可以想辦法,但如果我們大開殺戒,正道的高手群起而攻之,或者是像圓通這樣的高手來追殺我們,我們就連四年時間都沒有了."

我沉默了,這個道理我是知道的,但是沒有希望的日子,我拿什麼作為活下去的精神支柱?

小雪在我腦海里說:"有四年時間,也許我能找到辦法,讓你死後變成靈體狀態,我們還能一起活著……"

"那林梅呢?"

小雪不再說話了,要我放下林梅很困難,所謂"死後變成靈體狀態"就是鬼修,就是與蛇腸谷的大師兄差不多的東西,那樣活著還不如死了.

我定了定神,對忐忑不安的凌楓飄和歐陽真菲說:"走吧,出山之後你們自謀出路,我不能帶著你們了,該教的東西也教得差不多了,師父帶進門,修行在個人……"

歐陽真菲"撲通"一聲跪下,哭了起來:"大師兄,你不能丟下我們啊!你剛才也說了,老天爺不作為就由你來執法,所以你要給我們做主啊!"

凌楓飄也跪下了:"就系,就系,李不不仁,丟,丟下偶們啊!"

我板著臉道:"難道你們想要一輩子賴著我?"

歐陽真菲抹著眼淚:"要是師父還在,一定不會半路丟下我們."

我心中一震,以師父的為人,隨時都會用他的老命來給我輔路,我現在怎能因為自己危機四伏就丟下師弟師妹不管?即使我不在他們身邊,他們也被人追殺,並且連依靠的人都沒有,丟下他們並不是好辦法.師父的恩情我無法報答了,現在把師弟師妹培養起來就是對師父最大的報答,接下來的四年時間我不應該自甘墮落,我要保護好他們,培養好他們,必要時用我的生命來為他們鋪路!

"都起來吧,我不叫你們走了."我淡淡地說,沒准備讓他們明白我的想法.

兩人喜滋滋地跳了起來,這時小雪突然放出了白蛇,白蛇游到一處較松軟的地方,巨大的身體盤繞起來,在原地不停地轉圈圈.只見土石翻滾,它的身體很快陷了下去,不一會兒就出現了一個深坑.

白蛇游了上來,咬住一具尸體輕輕松松丟到坑里,不到兩分鍾時間就把八具尸體都丟了進去,再把又粗又長的身體來回掃了幾次,浮土碎石都掃進了大坑里面,地面很快變得平整,一台挖掘機加上一台推土機也沒這麼高的效率.

沒想到白蛇還有這一招,堪稱打掃戰場專家啊!

我們立即上路,繼續往山外走.我內心深處並不想再殺更多人,也為了師弟和師妹的安全,所以我打起精神觀察前面,發現有人就遠遠避開,以免再造成沖突.

到達老寨溝村附近時,我才想起與圓規和黃亦藍的一年之約還差大半個月時間.現在在這里等他們是不太明智的,附近太多對我們有敵意的人了;不等的話就失信于圓規和黃亦藍,有些說不過去.猶豫了一會兒,我在斷崖小道的顯眼處留下幾個大字:事急爽約,相逢如初見.

我相信圓規能明白我的意思,如果他有意來找我就會到蛇腸谷來,別人卻猜不出這句沒頭沒腦的話是什麼意思.

此時我已經下定了決心,我不能逃避,我要去找林梅,即使我快要死了不能娶她,也要找到她,確定她發生了什麼事.

出山的路上我們還遇到了一些人,但小雪都提早發現,我們避開了,沒有遇到什麼麻煩.回到了有人煙的地方,凌楓飄的嘴巴恢複了正常,我們先去修剪了一下頭發,買了幾件新衣服,打扮得煥然一新,然後乘車向家鄉前進.

也許是追殺和尋找我的人都到太行山里面去了,一路上都沒有人找我們麻煩,也沒有聽到什麼風聲.普通人根本不知道太行山深處發生的事,即使偶然有人聽到了也只會當成茶余飯後的笑談,就像他們不相信坐在他們身邊的我有特殊能力一樣,沒人當真.

近鄉情更怯,我急著想回家看看,但我不能被村民們看到,否則很快就會有人找上我們.到了下半夜我才悄悄進村,進入我家,意外地發現家里很乾淨很整齊,並且臥室里有一個人……

難道是林梅回來了?我又驚又喜,急忙走到門前推了一下,發現門被閂住了,再側耳細聽,根本不是我熟悉的林梅的呼吸聲,中氣不足,氣息短促,應該是老人.

小雪道:"是你奶奶."

我大失所望,原來是奶奶來給我看家了.走之前我有叫她不要到我家來,大概是她老人家舍不得這棟房子,人老了也不在乎自己的老命了,沒有聽我的勸告還是住到這里來.

我默立了一會兒,沒有驚動她悄悄走了,不是我狠心不見她一面,而是我會給所有見過我的人帶來災難,***嘴又一向很快.唉,連親人都不能相見,我活得真是太屈憋了!

走出家門時,有一只蝙蝠從我頭頂上飛過,農村的晚上本來就容易見到蝙蝠之類,所以我也沒怎麼放在心上.

我們沒有停留直奔云頂山,在路上時我就已經采購了大量食物,如果沒見到林梅,我就在山上等到她出現為止!

蛇腸谷的入口一如往昔,木棧道腐朽得更嚴重了,但勉強還可以通過,石壁和地面有斑駁的苔痕,看不出有人行走過的痕跡.通過了一線天,眼前的石板小路已經被野草完全侵占,空地上的各種野草有大半人高.大量已經凋零的蒲公英花朵耷拉著腦袋,每一朵都是殘缺不全的,一陣輕風吹過,幾朵小小的白絮在空中飄蕩,帶著一種淒涼和殘缺的美.

林梅沒有來過這里,最近很久都沒有人來過這里!

我愣愣地站在那兒,望著一朵蒲公英種子在空中飄啊飄,似乎連魂魄都隨著它飄走了.它會飄到哪里去?哪里才是它的家?是誰在左右它的命運?我從來沒有重視過這種遍地生長,生命力極其頑強的野花,現在卻覺得它很可憐,因為它的每一顆種子都無法決定自己的去向,不知道自己的未來.

死一般的甯靜,過了一會兒歐陽真菲說:"當時大師兄算是農曆九月會見到她,現在時間還沒有到,我們在這里等,大嫂她一定會回來的!"

其實那不是我推算的結果,而是小雪推算的結果,我對此並沒有多大的信心.如果林梅還活著,既使她不肯見我,也一定會到這兒來走走,不至于會荒蕪成這個模樣.我相信她還活著,可是她為什麼不肯見我,到底到哪里去了?

小雪歎息了一聲:"當時她中了劇毒,我們被老迷駝拉進幻境時,她的眼睛已經看不見了,臉上也青黑腫脹,後來只怕更可怕……即使她後來吃了鳳冠仙芝保住了命,容貌可能已經不能恢複,作為一個女人……換了是我,我也會躲起來不見你."

其實去年冷靜下來之後,我也想到了這種可能,但是我不願意相信,這是多麼殘忍的事啊.現在小雪說出來了,我也不想逃避,我說:"她應該知道無論她變成什麼模樣,我都不會嫌棄她."

"她知道,但是她更希望你永遠記著她的美麗,而不是天天面對著她毀容後的可怕模樣.她本來就是一個出身卑微容易自卑的人,她怕跟著你會讓你受到別人異樣的目光,那比她受人嘲笑更讓她痛苦……"

我淚流滿面,心中反而不那麼痛了,冷靜地問:"那麼如果你是她,你會到哪里去?"

小雪想了想:"如果我是她,一定還會留在附近,但不會讓你知道.這里不僅是她的家,也是你們最初相遇留下美好回憶的地方.過了快一年時間,她應該已經完全平靜下來了,現在只要你表現出足夠的誠意,她願意見你了就會出現的."

我有些疑惑:"你說的一年之期是你編造的?"

"不,不,這個真的是卦上面顯示的,你自己也可以看得出來嘛.我說的是一個理字,卦的推演也是一個理字,所以兩者的結果是一樣的."

"好,我一定要把她找出來!"我堅決地說,握緊了雙拳.

上篇:第二十五章 末路瘋狂     下篇:第二十七章 千萬飛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