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一章 攻防戰  
   
第三十一章 攻防戰

我僅是推下一塊石頭和一根圓木,就讓日本人四死一重傷,他們沒敢再沖擊,退入松林里面,估計還有六七個人.

我有些驚訝,即使是在日本本土,也不容易找出這麼多高手吧?他們怎能在中國聚集這麼多高手?雖說我破壞了他們的盜寶計劃,卻也不至于要不惜一切代價來殺我吧,難道也是為了玉符?

我心中一凜,師父說過日本陰陽師是秦朝時的徐福所傳,徐福是鬼谷子的記名弟子,與我們是同一個祖師爺所傳,所以日本人可能也知道玉符的秘密.那麼現在他們就不止是為了複仇,也是為了奪取玉符,為了複仇出動的人數是有限的,為了奪取玉符所有日本陰陽師都會傾巢而出,甚至可以說是"舉國之力",我怎能與他們對抗?

日本陰陽師所練的陰陽訣與我的很相似,所以他們也有可能激活玉符,如果玉符落在他們手里,他們就更如餓虎添了雙翅,後患無窮!

國內正邪各派的人已經盯上了我,現在日本高手又紛擁而來,天哪,全天下都要與我為敵麼?

不一會兒凌楓飄就背了一塊近百斤的大石塊到達,我把我的推測說了一遍,他也很緊張很憤怒,但無計可施.

日本人可以集中力量來搶奪,我們卻無法集中中國的陰陽師來與他們對抗,我沒有那樣的號召力.我身懷異寶的消息擴散得越廣,追殺我的人就會越多,除非我把玉符交給別人.但是交給別人就能保得住嗎?如果落到日本人手里,並以此興風作浪,我死了也無法面對各代祖師,再說我為這兩塊玉符已經付出了很大的代價,師父和母親因此而死,我怎能遇到困難就輕易送出去?

凌楓飄繼續去背石塊,我緊盯著下面.玉兔馨語站在我身後,因為之前使用混元一氣符和五行靈火消耗了我不少精神和靈氣,需要它在旁邊我才能較快恢複.

大約過了二十分鍾,日本人又向山崖下靠近,人數更多了,一些人在十多米外的大樹下停住,一些人小心翼翼繼續向前走.

站在遠處的人中有兩個人手上出現了現代的折疊弓,搭箭開弓指向我這兒;還有三個開始步罡踏斗念咒語,一個手上捧著古書,一個拿著短笛,一個拿著小瓷瓶.往石壁靠近的人共四個,都是緊衣黑衣打扮,行動快速靈敏.後面樹林里好像還有幾個人,沒有出來,不知在搞什麼鬼.

小雪可以看清下面的情況,我根本不需要探頭出去,所以兩個使弓的我直接無視,主要是看那三個施法的陰陽師有什麼本事.

拿瓶子的陽陰師最先發動,瓶子里面一股黑氣沖天而起,凝聚成一個披頭散發紅眼白衣的女鬼向我撲來.緊接著一只犬狀,一只狐狀的靈體出現,虛空跳躍急速向上奔來,一時之間陰風呼嘯,冷氣逼人.

小雪顯示戰斗法相站在我身邊,一連串噴吐出籃球大小的白色光團撞向女鬼.女鬼急忙以雙爪去拍,卻被撞得連連後退,身體忽聚忽散,嚇得轉身逃了.原來女鬼實力不強,小雪都懶得動手,幾個能量團就夠它受的了.

眼看一犬一狐沖到,小雪猛撲出去,一口咬住了狐靈的頭部,前爪不停向它身抓,六條尾巴把它的身體纏住了.不論是體形上還是實力上,小雪都占了絕對的優勢,那個狐靈連反抗之力都沒有.

我掐六丁六甲劍訣,運集靈氣左右開弓,靈氣縱橫三四米外,對那只犬鬼迎頭痛擊.這只犬鬼的實力遠不如我在福州遇到的那個,挨了我幾下就呈不支之狀,急忙返身往回逃.

今天來的陰陽師似乎都不強,其實現代能擁有式神的人已經很了不起了,不可能個個都是高手.當然,我比起去福州時,修為不止提升一倍,又學了大量本門秘法,已非吳下阿蒙了!

下面的三個陰陽師急忙使用各種咒法攻擊小雪,但是直接靈氣攻擊無法抵達五六十米高的地方,一些狀態性的咒法根本影響不了小雪.兩個弓手焦急之下都對小雪射出了羽箭,但普通的箭對靈體狀態的小雪傷害幾乎可以忽略不計.

不過十幾秒時間,那只狐靈就被小雪撕碎,吞吃,徹底報銷了,下面那個陰陽師咒罵不絕,反正我聽不懂他罵的是什麼直接無視了.

沒等我丟石頭,四個剛開始向上攀爬的忍者急忙貼著石壁滑下,逃之夭夭.

看樣子我高估他們了,至少在施法方面他們都不強,縱然其中有幾個武藝高強的,我守住此處天險,他們也不可能上來.

凌楓飄背著石塊過來時,差點被下面的弓手射中,反正石塊暫時夠用了,我叫他不必再搬運,與我一起防守.

沒過多久,四個日本忍者又開始沖擊了,這一次他們在遠離梯道的地方,利用飛爪扣住石壁上的突出點,抓著繩索向上爬.他們的飛爪只能抓到不超過二十米高的地方,中途很難立足再換第二次,而且石壁上很光滑,僅有少數地方飛爪可以扣住,他們未必能接力上來.

兩個弓箭手還是有一定威脅的,我們暫時不動,憑由他們努力向上爬.小雪頑皮,跑出去咬了幾口,把一個忍者的飛爪弄松,他怪叫著連人帶繩索摔了下去,雖然沒跌死,卻也傷痕累累了.

"哈哈……"我和凌楓飄大笑.

我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,急忙探頭往外看,發現有一個忍者在石壁梯道的中部閃現.此人穿著深褐色夜行衣,背插雙刀,無論是氣勢還是衣著都與別人不同,之前沒有出現過.

我大吃一驚,急忙把一塊巨石推了下去,巨石還沒有砸中他,他就突然消失了,卻有幾枚忍者飛鏢旋轉著飛了上來.這幾枚飛鏢的飛行軌跡極為詭異,每一片飛行的方向都不同,飛過的弧線也不同,卻像是能自己尋路一樣都向我們所在的地方飛來.

我急忙拉著凌楓飄後退,揮刀連劈,磕飛了兩片飛鏢,還有三片撞在石壁上迸射出幾點火星.飛鏢還沒有落地,一個人影突然在我們前面閃現,雙手拔出了背上的短武士刀(太刀).

這怎麼可能?我驚呆了,這個忍者只用了不到兩秒鍾,就沖上了五六十米高度的懸崖,還避開了我的落石,並逼我們退出位置給他.難道他已經是半仙之體,能夠直接空間跳躍?

說時遲,那時快,我急忙一刀向他胸口刺去,他非常靈巧側避,左手短刀豎擋,右手短刀切向我腰部.我只能後退兩步,後面已經頂到了石壁,這個地方空間本來就不大,又放了好幾塊大石頭和三根檑木,沒有多少空間可以躲避.

"刀槍不入!"凌楓飄大吼一聲,把一張混元一氣符拍在胸口,以自己的身體為武器向忍者撲去.

忍者右手刀切向我手臂,左手刀反向斜刺向凌楓飄,雙刀同時出手,動作快如閃電,身手協調有如鳥飛魚躍,渾然天成.

我驚險地擋住了他的刀,急忙移位以免被逼入死角,忍者一刀刺中了凌楓飄,卻沒能刺進他的身體.忍者驚"咦"一聲,雙刀以不同角度切向凌楓飄……此人是如假包換的高手,但是對自己的刀法過于自信了,竟然不相信凌楓飄能夠刀槍不入,全力攻擊凌楓飄.

凌楓飄完全無視對手的雙刀,大吼一聲雙拳直擊,卻是分威法結合梅花拳,有如怒熊出擊.忍者本來可以避開的,但是我一刀劈下,卻是取他必退之路,他要麼吃我一刀,要麼吃凌楓飄兩拳.他的雙刀已經砍向凌楓飄,至少還能頂一下,所以他選擇了與凌楓飄硬碰.

忍者的雙刀幾乎同時砍中了凌楓飄,還是毫發無損,倒是凌楓飄的巨大沖擊力把他撞得倒退兩步,被我們逼入死角了.我立即以武士刀刺他胸腹之間,凌楓飄得勢不饒人,有如出閘之猛虎再往前撲.

忍者大驚,急忙以左手短刀把我的刀格開,右手短刀斬向凌楓飄的大腿,同時矮身伏地往我們之間突圍.我早已料到他會突圍,出刀沒用多少力氣,腳卻伸出來等著他了,把他絆了個踉蹌.

凌楓飄完全不怕他的雙刀,所以動作肆無忌憚,全是拼命招式,又一撲抱住了忍者的後腰,把忍者壓在地上.忍者本能地雙刀反刺,刺中了凌楓飄又是徒勞無功,我兩步趕上,奮力一刀砍他的頭,不料他奇快無比地以右手刀向上迎,又擋住了我的刀,不過他倉促之間力道不足,我的刀還是砍了下去,在他後肩部砍出一條血痕.

"有種你再擋一次!"我怒吼著雙手握刀突刺,從他右背刺入,直透左前胸,估計心髒已經被刺中了.他舉刀還想砍我的腿,卻被凌楓飄一掌拍落,我急忙拔刀,揮刀砍斷了他的手.

忍者的傷口鮮血噴湧,嘴里也在噴血,身軀抽搐,已經瀕死,凌楓飄還是死死抱著他.這個忍者實在太可怕了,如果是在空曠的地方正面戰斗,既使我們兩個都使用了刀槍不入符也殺不了他,等到力疲則要反被他殺了.

我感應到了小雪很緊張和焦急,正在與一個人戰斗,急忙跑到懸崖邊探頭往外看,只見一個人正沿著階梯一步一步走上來,有著一種天下唯我獨尊的氣勢,小雪不停地撲向他,都被他輕易一揮手就擋開了.

我急忙抱起一塊巨石准備往下砸,這時我才震驚地發現,這個人是靈體,並且瞎了一只眼.

上篇:第三十章 殺魔頭虐鬼子 為亦蘫加更     下篇:第三十二章 天魔附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