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二章 天魔附體  
   
第三十二章 天魔附體

從山崖梯道走上來的人明明是靈體,看上去卻像真的人一樣重實,他瞎了一只眼,面容枯瘦,眼神陰鷙,至少有六七十歲或者更老,但因為是靈體,動作之間沒有任何老態.

他完全可以直接飛上來,卻故意一步一個腳印往上走,既不急也不慢,從容如閑庭信步,顯示出他無往不利無人可擋的氣勢,以及一代宗師般的氣度,怎能不讓我大吃一驚?

以小雪現在的實力,極少有靈體類能與她對抗,現在她卻完全打不動這個獨眼人,由此也可以知道此人實力強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.

我沒有把石頭往下砸,因為那沒有任何效果,同時我也可以肯定我不是他的對手,在我見過的人中大概只有澤善大師,血里玉和圓通有與他一戰的實力.可惜澤善大師已經涅磐,血里玉和圓通遠在萬里之外……我現在該怎麼辦?

我的眼光越過那個靈體往下看,山崖底下有一個人背負雙手正在向上看,其他黑衣人都跪在他身邊連頭也不敢抬.此人三十多歲的樣子,身軀雄壯強健,個頭不高,短發整齊,方面大耳,頗有富貴之相,身上穿著淺灰色休閑裝,看似簡單實際很合體,很講究.如果站在高爾夫球場上,十足是個董事長,總裁級的人物,但是我與他眼神對視之際,卻有背上發冷的感覺,他的眼神陰冷之極,貌似微笑的臉也透著一絲殘忍的味道.

此人絕對是眾武士,忍者和陰陽師的最高首領,難道就是那個"蘆屋大人"?我再望向正在往上走的靈體,雖然一壯一瘦天差地別,但兩人眉目之間卻有相似之處,特別是那種陰冷的眼光和近乎殘忍的笑意非常相似.那麼這兩個人一定是近親關系,不是父子關系就是爺孫關系.

突然我記起了迷藏道人的話,抗日戰爭期間曾經有一個叫蘆屋千丈的日本陰陽師到中國來劫掠,踢場,殺了許多宗師級的人物,後來被各派高手聯手圍攻,被刺瞎了一只眼逃走.眼前這個靈體極有可能姓蘆屋,又瞎了一只眼,莫非就是那個蘆屋千丈?

暫且把他當成蘆屋千丈吧,可是他怎會變成了靈體,又與他兒子或孫子一起來這兒?難道他是那個年輕人的式神?

小雪無法阻止蘆屋千丈前進,他似慢實快,轉眼之間已經走過了近半石階.現在我也明白了他用走上的來目的,他要向所有人證明他能強攻上來,沒有人可以阻止他.

我就不信一個靈體能強到逆天了,讓爾等跳梁小丑旁門左道看看我中華正宗陰陽師的術法!我迅速掏出一張五雷符,掐訣念咒,幾十秒鍾就發動了五雷法.小雪知道我要轟擊了,急忙返回,我引動天地間火屬性靈氣,法訣往下一指,大喝一聲:"火雷!"一道火屬性氣雷轟向蘆屋千丈.

蘆屋千丈縮頭縮手,背往上拱,有一層龜殼狀靈氣罩住了他,擋住了火雷.但雷系法術對鬼怪靈體之類殺傷力最強,他還是被轟得身體一陣陣波動,短時間邁不動腳步了.

好家伙,五雷法也能硬接,莫非是傳說中的神龜之忍?

凌楓飄剛才使用混元一氣符,已經消耗了近半精神力氣,站在一邊喘氣看熱鬧,大喝一聲:"好哇,轟出一只大烏龜來了!"

"木雷!"我轉換體內靈氣運行路線,引發五髒肝之精氣,感應天地間的木屬性靈氣,發動了木雷.

蘆屋千丈掐訣向上一指,有一道蓮狀紅光一閃,又擋住了木雷.雖然他的身體一陣明顯波動,有較大消耗,卻沒有對他造成決定性的傷害,我發動氣雷也需要消耗大量靈氣,所以看似我占上風,實際上消耗更多的是我.

不是五雷法不管用,而是他的修為高我太多了!這是我對付靈體最有效的法術,只能咬牙再轟:"土雷!"

蘆屋千丈再以神龜之忍硬接,這次卻被轟得向下滑落好幾米遠.這兒是大片石壁,我居高臨下,土雷威力極強,我精神大振,再次引發土雷……

這時下面的小蘆屋也沉不住氣了,迅速把衣服脫光,精赤上身,露出一身雪白好肉,胸口直至腹部紋有一個巨大的,看起來很怪異的神像.我的視力極好,又能夜視,所以看得很清楚:這神像為打坐掐訣狀態,頭頂有日輪,頭戴有寶塔,寶幡,纓絡的蓮花帽,身穿奇形黑色戰甲,雙肩和身側有火焰狀紋飾,下面有蓮花台.

這些都還算正常,古怪的是神像的容貌,單從五官來說算是方面大耳慈眉善目的,但不知為什麼組合在一起卻充滿了戲虐譏諷的感覺,並且有一種凶狠殘忍的味道,讓人覺得很不協調.

中原沒有這麼古怪的東西,應該是日本佛教或密宗的某個神像,也許他認得我,反正我不認得他,這時也沒空多看.我繼續用土雷轟蘆屋千丈,小蘆屋開始反閇(布罡踏斗),嘴里念念有詞,然後割破了手指把鮮血往紋身上面塗抹……

"大師兄,他脫得這麼光,又在肚皮上比比劃劃,是要准備切腹麼?"凌楓飄驚訝地問,他不能夜視,看不清小蘆屋身上紋身.

我連發五道氣雷,幾乎虛脫了,哪有力氣回答他的話?小雪道:"有些不妙,這是一種用本身精血為引召請神魔的方法,他請的怕是東嬴佛教中的魔王!"

我很震驚,一個蘆屋千丈我已經吃不消了,再來一個什麼魔王,我們還有活路麼?玉兔馨語給我補充的一點兒靈氣根本不夠用來發氣雷,我只好掏出一顆聚元丹吞下,稍一喘息又開始用土雷轟蘆屋千丈.

蘆屋千丈之前裝逼,能飛卻要用走,現在他卻不敢飛了,因為飛在空中被我擊中傷害更大,還會直接掉下去.俗話說得好,做人莫裝逼,裝逼挨雷劈,還真的在眼前應驗了.

總共八道天雷,把蘆屋千丈從石崖中部打落到了石崖底部,靈體變虛了很多,我雖然損失嚴重,他也絕對不好受.

這時小蘆屋施法完成了,胸前的紋身和血跡消失了,身上罩著一個淡淡虛影,正是剛才他胸口的紋身樣子.猛地看上去,小蘆屋頭頂上有日輪光焰,身後有火焰跳動,腳下有蓮花台,雖然都是靈氣形成的虛影,卻令他有如複生的神魔,拉風之極,氣勢超強.

"哇靠,這麼囂張,逼你祖師爺出手是麼?"凌楓飄怪叫一聲,開始布罡踏斗,掐訣念咒,請他那個很霸氣卻不知道來曆的祖師附體.

小雪也很震驚:"他請的可能是傳說中的第六天魔王!"

"第六天魔王?"我真是孤陋寡聞,居然沒有聽說過.

"佛經中說欲界天有六處,第六處稱為'他化自在天’,為欲界之主,此處的魔王稱為第六天魔王,是真正的天魔,為眾魔之本,喜歡阻撓佛教中人修行,以破壞他人歡樂幸福為樂.東嬴戰國時期有一個很著名的人物,就自稱是第六天魔王,殺人無數,威名赫赫……"

小蘆屋已經開始向石梯上走來,我管他什麼天魔地魔,舉起一塊足有一百五十斤的巨石砸了下去.

巨石翻滾著轟然而下,眼看就要砸到小蘆屋身上,他不慌不忙揮手向上一撥,巨石便向旁邊偏斜,帶著萬均之勢砸落下去,落地之時連我這上面都感覺到明顯震動.

"わー!"下面的日本人大聲歡呼.

我驚呆了,一塊一兩百斤的巨石,從五十多米高的地方砸下去,他居然能輕松撥開,這豈止是四兩撥千斤!血肉之軀怎麼可能有這樣的神力?

我急忙撈起一根檑木又砸了下去,小蘆屋還是用手一撥,大圓木便離開了石壁從他身後掉下去了.這一次我看清楚了,他的手並沒有碰到大圓木,那麼他就是憑著附體的天魔之力做到的.

我有些慌了,接二連三搬起石塊往下砸,結果都一樣,全部被他撥開了,他還是一步不停地向上走.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天險也不起作用了.

小蘆屋絕對可以用更快的速度沖上來,但他卻故意一步一步慢慢走,他在向我和他的屬下證明,我不可能擋住他.事實上我也非常頹廢,在精神上和氣勢上我已經被他擊敗了!

"公子,我們快撤吧!"小雪焦急地說.

我正想呼叫凌楓飄撤退,毀掉木棧道阻止敵人,突然傳來轟然巨響,木棧道整體坍塌了,蘆屋千丈趁著我們精神集中在小蘆屋身上時,已經飛到了上面,把木棧道毀了.這下慘了,變成我們無路可逃了,下面有天魔附體的小蘆屋,側面有實力深不可測的蘆屋千丈,任何一個都足以打敗我們.

小雪急忙道:"我拖住獨眼龍,你們立即使用混元一氣符從石壁滑下去!"

我和凌楓飄都已經是強弩之末,使用混元一氣符也未必能支持住滑下去不受傷,那時我們都處于虛弱狀態,還是逃不過他們的追殺.況且歐陽真菲還在蛇腸谷內,我怎能丟下她不管?

白蛇的頭部突然出現在我眼前,一口把我打橫咬住,立即向石壁斜下方游去.石壁有一點坡度,並且它的尾部勾在我們容身的凹洞里,所以並沒有直接摔下去.等到它的身體整體游動起來,附著力就變大了,也不會掉下去,它銜著我飛快向斜下游動.

我看到了小雪向蘆屋千丈迎去,凌楓飄則站到了石階旁邊,昂首挺胸,豪氣干云,已經請到他的祖師爺了.

我知道小雪絕對不是蘆屋千丈的對手,凌楓飄雖然請了祖師爺附體也不是小蘆屋的對手,想不到我居然落魄到了需要犧犧同伴來救我的地步.

上篇:第三十一章 攻防戰     下篇:第三十三章 巔峰對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