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四章 再相逢換新顏  
   
第三十四章 再相逢換新顏

看到日思夜想的林梅出現,我驚喜交集,精神分散,立即被蘆屋千丈的陰氣趁虛而入,眼前發黑,氣血逆沖,向後跌倒在地.

"大哥……"迷糊中我聽到了林梅的呼叫聲,似遠又似近,並且有小雪的怒喝聲,她沖出我的身體與蘆屋千丈硬拼了.

我感到氣息一順,很快恢複過來,看到林梅和小雪正在合擊蘆屋千丈.林梅一拳接一拳,沉穩而猛烈,剛柔並濟,每一拳都風聲呼嘯,勁風有如實質的沖擊波,打得蘆屋千丈靈體不停波動.有了林梅正面敵住蘆屋千丈,小雪便能大發神威,六條長尾不停地纏繞蘆屋千丈的雙手和身體,令他行動不便,並且把他的"肉"一塊塊撕咬下來.

靈體是由能量聚集成的,可以隨意變形,所以小雪與蘆屋千丈的戰斗變化萬端,時而小雪把蘆屋千丈纏住,時而蘆屋千丈把小雪拍散,時而兩者絞纏在一起難分彼此.

我暗暗驚駭,即使我在最佳狀態,也未必能憑靈氣打得蘆屋千丈連連後退,更何況是憑拳勁.雖說現在蘆屋千丈已經被我消耗了不少實力,又有小雪拖住他,也可以看出林梅的實力遠超一年前了.

林梅就在附近,為什麼直到現在才出來?她為什麼要戴上鬼臉面具,難道她真的毀容了?我心里一團混亂,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悲.

圓規和黃亦藍也沖過來了,圓規一邊念佛,一邊掐法印打向蘆屋千丈,也能對蘆屋千丈造成明顯傷害.黃亦藍手上拿了一根木棍去砸蘆屋千丈,但他毫無修為,打中了也像打在空氣中,基本不能造成傷害.

蘆屋千丈想要逃,卻被小雪死死纏住逃不掉,林梅和圓規的攻擊不停落在他身上,小雪也咬得他很慘.誰能想到一代宗師級人物,曾經縱橫中原所向披靡的蘆屋千丈,現在卻被幾個年輕人圍住狂毆,連毫無修為的黃亦藍也在揍他,這才真叫晚節不保,死不瞑目!

另一邊血里玉已經開始與蘆屋光近身肉搏,"呯呯"爆響之聲不絕,看上去竟然是血里玉略占上風.由此看來,她剛才東躲西藏並不是怕了蘆屋光,而是故意拖延時間和消耗蘆屋光的修為.

不論是哪一種請神,召神的法術,附體時都是很耗修為和精力的,時間也不可能太長.血里玉不愧為頂級高手,一眼就看透了蘆屋光的弱點,一開始就采取了正確的戰術.現在蘆屋光身上的天魔虛影已經變得很淡,遠不如最初施法成功之時,日輪,火焰和蓮台肉眼已經很難看到了,到了血里玉發威的時候了.

我的精神和靈氣早在使用五雷法時就已經耗盡,利用聚元丹激發和補充的潛能也已耗盡,這時松懈下來便感到了無比疲困,全身酸軟,恨不得立即閉上眼晴睡個三天三夜.但是我還不能休息,我盤腿打坐開始恢複靈氣,能恢複多少算多少.

小雪雖然在與蘆屋千丈拼命,卻沒有忘了我這邊,放出了玉兔,它站在我身邊,讓我能更快恢複靈氣.

蘆屋光與血里玉硬拼十幾招,已經明顯呈現不支之狀,不料他猛地噴出一口舌尖血,天魔虛影立即又變得明顯,威風八面,氣勢逼人,打得血里玉連連後退.血里玉一點也不急,呵呵笑著又跑,采取游擊戰術,蘆屋光已經是強弩之末了,完全不必與他硬碰.

蘆屋光逼退血里玉後,卻向林梅那邊沖去,我大吃一驚,黃亦藍和圓規都沒有什麼武功基礎,要是中他一招必死無疑,林梅只怕也擋不住他全力一擊.我顧不上恢複靈氣了,猛地跳起來往那跑,同時大叫:"快躲開,不要被他碰到!"

蘆屋光來得好快,勢如瘋虎,一掌拍向黃亦藍背部,我已經來不及擋他,林梅及時向他迎去,一拳直擊……

"不能硬接!"我嘶聲大吼,一顆心差點跳出胸膛了.此時蘆屋光激發潛能,附體天魔處于最強盛狀態,連血里玉都不敢硬接,林梅怎能接得住?

"呯!"

拳掌相撞發出一聲震響,林梅端立不動,蘆屋光卻像斷了線的風箏向後飄去,落地後又連續後退,退出足有三四米才勉強站穩,哇地噴出一口血來,天魔虛影已經完全消失.

所有人都愣住了,林梅怎會有如此神功?

蘆屋千丈的靈體突然散開了,化為一道黑光沒入蘆屋光的身上.血里玉如飛而來,一掌打向蘆屋光,蘆屋光急忙閃避,改向我撞來……這個狡滑的家伙,他已經看出了我是個空架子,如果他控制住了我,就沒人敢攻擊他了,他想要什麼我們也不能不給他.

林梅從側面沖到,一拳擊出,攻擊所必救.蘆屋光狂奔之中無法停下也很難閃避,只能出拳相迎."呯"的一聲,林梅退了好幾步,一口氣幾乎順不過來,蘆屋光也踉蹌幾步,貌似是他占上風了.

這是怎麼回事?前一次硬碰硬,蘆屋光有天魔附體,神力無窮,被林梅打飛並噴血;這一次蘆屋光沒有天魔附體,匆忙之中也沒有出全力,反而與林梅差不多實力,這太不合常理了.

蘆屋光被林梅震歪,我也急忙改變方向,血里玉已經緊追著蘆屋光來了,他沒有可能再抓住我,立即飛奔逃離.

"哪里逃!"血里玉不知從哪兒掏出了一張符,急速念動咒語,"謹請六丁六甲神,白云碭羽飛旋神,本身通靈耗虛神,足下生云快似風,架吾飛騰碧空中……"

這個咒語與那天清光道人用的咒法很相似,應該是一種神行術法或輕身術法,成功之後奔跑速度極快.不料血里玉念完咒語把符往身上一拍,卻露出驚愕之色:"咦,怎麼失靈了?"

血里玉望了黃亦藍一眼,急忙向蘆屋光逃走的方向追去,我們也急忙追趕.

就這麼幾秒鍾時間,蘆屋光已經跑出一段距離,在茂密的樹林里甚至看不到他了.還好有小雪在前面引路,我們倒是不會追錯方向.

很快就追出了黑松林,血里玉距離蘆屋光不過七八米,但一時之間無法追上.到了空曠的地方,林梅越追越快,有越過血里玉之勢,我體力不支,漸漸落後,與圓規和黃亦藍落後了幾十米.

蘆屋光逃跑的方向是懸崖,夜里看不清太遠的地方,他又不熟悉地形,等到他發現時已經到了懸崖邊,血里玉和林梅左右分開,逼了上去.

芒屋光咒罵了一聲,縱身跳了下去.

小雪緊跟著跳了下去,林梅和血里玉卻遲疑了,逃命的人可以不要命往懸崖下跳,追趕的人卻沒有必要拿命來搏,誰敢在這夜里往深不見底的懸崖下跳?林梅急忙往懸崖側面跑,想要繞路下去,血里玉立即跟著往那邊跑,我在後面大叫:"不要追了!"

林梅停步,回頭望向我,血里玉卻繼續往前跑,聲音遠遠傳來:"我一定要殺了他,殺了他再來找你……"

我再也支持不住,坐倒在地.今夜先是從千萬小蝙蝠之中突圍,擊殺大蝙蝠,燒死蝠魔,然後踞守石崖打退敵人一次又一次進攻,連放八次五行雷,又與蘆屋千丈硬拼,一直支持到現在,我已經榨干了所有精神和體力,虛弱到了極點.

圓規和黃亦藍急忙問我:"你還好吧?"

林梅飛奔過來:"大哥,大哥,你沒事吧?"

"沒事,沒事……"我承認我重色輕友,這時完全無視圓規和黃亦藍,眼中只有林梅,"梅,你還好吧,我一直在找你."

林梅在我身前蹲下,有些哽咽:"我沒事,我……是我不好,以後我再也不離開你了."

圓規和黃亦藍識趣地跑開了,我與林梅雙手相握,千言萬語一時不知該從何說起,其實不必多說,兩眼一對視,曾經多少相思和牽掛都如過眼云煙.

良久,我的眼光從她的眼睛轉移到了她的臉上,她還戴著骷髏臉面具,我的心又懸了起來,難道她真的毀容了?我沒有勇氣叫她揭開面具看看,她的臉再恐怖我也能接受,因為她的心是最純潔的,但這是她最深的傷口,我怎能叫她揭開?

"不要再離開我,永遠不要!"我堅定地望著她,握緊了她的手,怕她自慚容貌又跑了,現在我可追不上她.

"嗯!"林梅應了一聲,淚水再也忍不住滑落.

這時我才感覺到林梅的手比以前圓潤了,更柔滑細嫩了,低頭一看,發現她的手比以前白了一些,也胖了一些,居然沒有骨感了.

林梅舉手抹眼淚,這才發現臉上還戴著面具,于是麻利地揭了下來……

我驚呆了,這,這算什麼?她不僅沒有毀容,還比以前更美白,氣質更好了,如果說她以前是小家碧玉的話,那現在我就是董永遇到七仙女了!她的五官沒有太大變化,氣質卻有了明顯變化,有一種靈慧,脫俗的仙靈之氣,整個人感覺都不一樣了.

我一股莫名的怒火沖上了頭頂,她沒有毀容,沒有受苦,武功大進,為什麼不吭一聲就丟下我,害我想了她這麼久,找了她這麼久,這不是在玩我麼?

上篇:第三十三章 巔峰對決     下篇:第三十五章 禁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