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五章 禁法  
   
第三十五章 禁法

我很快又冷靜下來,林梅絕對不會無緣無故離開我,更不會惡意捉弄我,那麼她一定是有原因的.

"那天發生了什麼事?這一年時間你去哪里了?"我極力保持平靜地問她.

林梅低下了頭,表情有些古怪,很快又抬頭望向我:"那天我中毒了,眼睛看不見,本來以為要死了,沒想到大蛤蟆把石塊撞斷,靈藥就掉在我面前,我把它吃了……後來眼睛可以看到東西了,但是臉變得很丑,身上也腫了,我不想讓你看到,所以躲了起來.再後來我遇到了煮石道長在山上采藥,于是跟著他一起去了仙岩住,他給我調了很多藥吃,身上脫了好幾次皮,就不丑了.今天上午他說我災劫已滿,可以下山找你了,所以我就去了你家,沒有找到你,就准備到這里來等你,走到半山腰就看到蛇腸谷起火了……"

原來她是真的毀容了,可能是煮石道人精心調理,激發她體內鳳冠仙芝的藥力,肌膚再生,死皮脫掉,這才恢複了容貌.氣質變得更好,功力明顯提升,應該都是靈藥的功效,雖說經曆了大難,也算是因禍得福了.

我想到了她剛才古怪的表情,以及躲閃的眼神,她一定有事在瞞著我.我緊盯著她的眼睛:"不對,你還有些事沒有說出來!"

"沒有,沒有,我都說了."林梅急忙否認,又避開了我的眼光.

我很肯定地說:"你一定有事瞞著我,就是在你吃了靈藥之後,這件事才是你離開的主要原因.否則就算你變丑了,你也不會離開我,你知道我不會嫌棄你的,至少你也會等我醒了之後才離開,告訴我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"

林梅咬著下唇,低著頭,好一會兒才用很低的聲音說:"我吃了靈藥之後還是看不見,迷糊中聽到了你對狐仙姐姐說的話,你們結婚了,入洞房了,我瞎了眼又那麼丑,所以……"

天哪,原來是這個原因,我哪想到在幻境里面說的話,居然在現實中同步說出來了,而且剛好是會讓林梅誤會的一段被她聽到了.

我急忙要解釋,林梅卻笑了笑:"後來我冷靜下來,也想到了你可能是被老迷駝迷惑才說的話,但我已經變得很丑,所以,所以……沒有回來找你."

我的心又痛又憐,抱住了林梅流下了熱淚.當時她中了劇毒變得很丑,已經很痛苦和絕望,混亂中又聽到我對小雪說的甜言蜜語,可能在洞房中親熱的話都被她聽到了,她當然是萬念俱灰,選擇了逃離.換了是另一個人,沒有她那樣超強的意志和純潔的心靈,早已跳下懸崖了.

這一年時間我雖然備受相思之苦,卻還有小雪,凌楓飄,歐陽真菲,玉兔,白蛇陪著我,而她很多時間是一個人在絕望之中渡過,直到最近才恢複容顏,比起她受的苦,我受的實在不能算是苦.

小雪早已回來了,變成人形站在遠處沒過來,這時才走過來:"妹子你受苦了,當時我和公子都陷入老迷駝制造的幻境,迷迷糊糊不知道怎麼回事,也不知道在哪里……那個是不能當真的,那是我們與老迷駝的較量,你與公子才是天生的一對,我又沒身體,哪能把他搶走呢."

小雪說到後面心里有些異樣,實際上她已經拔了頭籌,我也想到了我們在另一個幻境里面繼續完了洞房里的那點事.雖說那是迫不得已,但也是事實,所以還是有一些對不起林梅.那一次之後,我和小雪都沒有再提起過這件事,更沒有再做同樣的事,正是因為對林梅有一點愧疚.

林梅推開了我,有些羞澀:"狐仙姐姐不要取笑我了,是我太小心眼了.哇,狐仙姐姐能直接變成人,太好了!"

小雪一臉羨慕之色:"你看看這苗條身段,這細皮嫩肉,還有這仙子般的靈秀氣質,羨煞我了."

我有些意外,小雪居然不吃醋了,這可是破天荒啊.突然我想到了凌楓飄還在山崖上,生死未卜,歐陽真菲還在蛇腸谷內不知有沒有危險,我怎能在這里兒女情長?我強撐著站了起來:"走,我們先去把凌楓飄和歐陽真菲救下來."

林梅扶著我往前走,小雪說:"我剛才追下去看,小茅屋(蘆屋)在石壁的樹枝上掛了幾下,抵消了大半沖擊力,後來滾下去了,石壁下半部斜坡不大,應該沒有摔死."

我應了一聲,禍害遺千年,這種人總是不容易死的,不過血里玉追下去了,蘆屋光即使能逃得一命,也不敢在中國停留,我暫時可以松一口氣了.

小雪改成直接與我思想溝通:"公子,黃亦藍身上只怕有些古怪."

"什麼古怪?"

"你還記得在老寨溝村,我們被困在村里時,你使用了好幾種破除幻境的方法都沒效嗎?我也使過法術無效,當時我們都以為是玉兔的實力太強大,但實際上玉兔沒有那麼強的能力可以禁止我們的法術……"

我驚訝地問:"你是說黃亦藍具有禁止別人施法的能力?"

小雪道:"我也只是懷疑.他身上有一種不是很明顯的怪異力量,當他緊張或激動時,這種力量就會明顯提升,那一次我們與村民沖突,他很緊張和激動;剛才小茅屋沖過,他也非常緊張,那種力量很強……

我突然想到了剛才的怪事,天魔附體的蘆屋光居然受不了林梅一掌,沒有天魔附體的蘆屋光反而與林梅差不多實力,並且血里玉施法失敗之後,還有些驚訝地看了黃亦藍一眼.

小雪道:"我們可以假設一下,林梅第一次與小茅屋對掌前一瞬間,小茅屋身上的天魔附體效果被黃亦藍禁止或者破除了,所以他會被林梅震退好遠.之後老蘆屋的靈體回到他身上,他的實力提升了,所以林梅第二次與他對掌反而沒有占到便宜.血里玉一定也感應到了他身上有特殊的氣場波動,才導致她的法術失敗了."

我很震驚,假如我們的推測是真的,那麼黃亦藍就是一個非常罕見的異能者,可以讓他附近的人法術失效,那麼他就是所有施法者的克星!他在馨語制造的一個特殊空間里成長,三十多歲的人二十多歲的容貌,生命消耗狀況還在嬰兒階段,與一大群得了天花卻不會死的怪人生活了那麼久,如此特殊的一個人,有異能也不算奇怪啊.

正好黃亦藍和圓規向我迎過來,我忍不住死盯著他看,看得他都有些扭捏和靦腆了:"噢……小張兄弟,我臉上有什麼不對嗎?"

如果黃亦藍真的能禁止或解除別人施法,他就有可能成為許多施法者的眼中釘,遭到飛來橫禍,所以這件事不宜讓別人知道,這時也不便多說.我笑了笑:"你們怎麼這麼早就來了?"

黃亦藍道:"我們在白馬寺偶然聽到一位高僧說太行山出現妖物,引來天雷劫,很多人進山了,所以我們提早去老寨溝等你,順便見識一下.到了老寨溝看到了你的留字,又聽說許多人因為奪寶仇殺,圓規急著要來找你,所以我們急忙趕來了."

"還真是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啊!"我一語雙關地說,今天要不是黃亦藍在場,只怕我們有大麻煩了.

圓規道:"天黑前我們就到了,因有大量飛鼠出沒,黑松林里毒蟲又多,不敢在夜里進來,所以在離此不遠處過夜,看到蛇腸谷里面火光沖天才過來的,沒想到真的是你們."

我點了點頭,看來我一把火,引來了不少人,只怕還有其他人趕來,得趕快救了凌楓飄和歐陽真菲離開這里.

我給林梅和黃亦藍作了介紹,並把老寨溝發生的事大略說了一遍.邊走邊說,走到石崖下時,凌楓飄剛好沿著石階爬下來,看上去臉色有些蒼白,急忙問我:"師兄,那個烏龜王八蛋呢?"

"逃走了,血里玉追他去了.你沒事吧?"

"什麼,我的偶像也來了?"凌楓飄兩眼放光,眉飛色舞,看這精神頭不用說傷得不太重,卻不知血里玉什麼時候變成他的偶像了.

上方傳來歐陽真菲的聲音:"大師兄……是你們嗎?快來救我!"

我急忙抬頭向上看,歐陽真菲站在蛇腸谷出口處,由于棧道斷了過不來,她的下方是非常深的深淵,即使有長繩子也不容易下去,也不能到達我們這兒.

眾人紛紛出主意,最後決定由小雪飛上去,給歐陽真菲一條繩子,一頭固定在上面的岩石上,另一頭固定在石階頂端的據點里,路線與之前的棧道差不多.繩索拉緊後有一定的傾斜度,歐陽真菲用一個鐵環套在繩索上,有驚無險地滑下來了.

今夜連番遇到凶險,天幸我們都沒什麼大礙,而且林梅平安回來了,圓規和黃亦藍也來了,強大的敵人狼狽逃走了,這正是風雨之後現彩虹,悲情之後大團圓,可喜可賀.

我本來不想管日本人的尸體,但善良的圓規堅持要埋,還要給他們超度.他說不論這些人生前是哪個國家的人,做過多少壞事,現在他們死了,一切罪惡已經結束,生前的事與尸體無關……高僧總是有很多道理的,我就依他了,順便在這兒等一等血里玉.

我太疲勞了,靠在一棵大樹上休息,沒有參與挖墳和抬尸體.凌楓飄是傷員也有優待,但他卻閑不住,在各具尸體身邊晃來晃去,鬼頭鬼腦的樣子.

上篇:第三十四章 再相逢換新顏     下篇:第三十六章 玉符的秘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