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三十八章 化干戈為玉帛  
   
第三十八章 化干戈為玉帛

我知道只憑我的力量,要躲避無數追殺已經非常困難,絕對不可能找齊八塊玉符.凌楓飄,圓規他們雖然是真心幫助我,所能提供的助力卻非常有限,在我認識的人之中只有陸成山能庇護我並幫我達到這個目標,也只有陸成山會受到我的要脅盡力幫我,所以這兩天我一直在暗中考慮怎麼找陸成山,怎麼談判,沒想到他自己送上門來了,這難道不是天意?

陸成山猶豫了一會兒說:"我自然是願意幫你的,但是這件事的難度非常高,我個人能力有限,門派的事歸門派,工作的事歸工作,我也不能以權謀私胡亂調動……這個你能理解麼?"

他的話相當含蓄,不過我還是聽明白了,他的意思是他不能光明正大地調用門派和工作部門的資源幫我,但可以間接利用資源,比如為我提供一些消息,提供一些便利,介紹一些朋友之類.

"能理解,但我怎麼能知道你是真的盡力了呢?"

陸成山有些苦澀地笑了笑:"我是一個道士,不論我現在在做什麼,我的最終目的都是修煉成仙,道德雙修,性命兼修,這件事就像一根刺紮在心里,拔也拔不出來,我必須做到問心無愧才不會妨礙日後的修煉.再說我出力了沒有,你能看到的!"

我只能用道德的力量逼迫他,也只能達到這個地步了,真要是逼急了,他直接把我這根"刺"拔掉,我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.

陸成山道:"我答應幫你,你也要答應我幾個條件:第一,不論你最後能不能回到過去,你都要把玉符內隱藏的法術傳授給我."

我立即一口回絕:"不行,這是我陰陽家的功法,不可能傳給道士,並且內功不同,教給你你也無法使用."

陸成山愣了一下,苦笑道:"好吧,看來我是白忙一場了.不過陰陽家與道家本是同脈連枝,其功法都是我中華玄學瑰寶,不能失傳,八塊玉符內的秘法你要傳承下去,不能中斷了."

這一點不用他說我也會做到,我很肯定地點頭.

"第二,盡量不要與血里玉這樣的人走在一起,這會讓我很難向別人交代,帶來很多麻煩."

我問:"血里玉到底是什麼來頭?"

"此人本是一個苗女,後來與她的戀人一起入了道門,不知怎麼她的戀人離開了她,她便心性大變,殺人如麻,據說還嗜好吃人肉.正道的一些前輩念她是個人才,身世可憐,所以沒有對她趕盡殺絕,她也好幾年沒有出現了,沒想到現在又出來了."

我忍不住說:"我看她不像是大奸大惡的人,就是出手太狠了一點."

陸成山道:"我也知道她的惡名未必都屬實,但這個不是重點,重點是她已經成為公認的邪派魔女.如今正道人士都說她該殺,你與她成了一路人,我如何向各派人士擔保你?"

我無語,不過我與血里玉也沒有太深的關系,不是必要的話我也不想與她有太多來往,第二個條件就算是默認了.

"第三,以後不許輕易殺人,特別是在人煙稠密之處,即使是該死的人你也不能大開殺戒,造成嚴重影響."

這個合情合理,我立即答應了.

陸成山道:"只有這三個條件,目前我不能跟你一起行動,也不能派高手助你,只有我這個徒弟高峰和我孫女晴雯可以與你同行."

我急忙道:"我不需要他們幫忙."

陸成山笑了笑:"這個還是需要的,他們有一定的辦事能力,算是代替我為你盡一點力.小雯會幫你隨時聯系到我,遇到有人找你麻煩時,他們跟你在一起,各派人士多少要給我一點面子吧?"

我覺得陸成山派兩人跟我一起行動,是要監視我有沒有亂來,我有些郁悶地說:"你孫女脾氣太壞,你徒弟跟我有仇,他們跟我一起肯定會給我制造麻煩!"

陸成山笑了起來:"正是他們兩個不成器,夜郎自大,所以更要讓他們跟著你曆練一下,難道你會治不了他們兩個?"

我不能說我治不了他們兩個,只能也默認了.

陸成山道:"現在我先給你一個線索,如果你能成功找到一塊,就證明你是有實力,有希望的,我會把我手里的巽卦符送給你.如果失敗了,也就不能怪我不盡力幫你了."

看樣子他是很有誠意的,如果我找到了一塊,加上他手里那一塊,總共就有四塊了,已經成功一半.我奮然道:"只要你的消息可靠,我必定拿到!"

陸成山有些神秘地眨了眨眼:"其實這個線索你也知道的……"

我略一思索,就明白了他指的是什麼.殺我師父的五個道士專為玉符而來,目標明確,志在必得,這說明他們對玉符有很深的了解,只有在他們已經擁有一塊或多塊玉符的情況下,才會如此了解和不擇手段,兩天之前我並沒有刻意尋找玉符,所以沒有往這方面多想.

"你是說那五個道士麼?我不知道他們的老巢在哪里."

陸成山露出贊許之色,連連點頭:"孺子可教,一點即通.這件事說來話長,那天與你誤會沖突之後,我著手調查那五個道士的來曆,根據他們用的一些法器,物件特點,猜測他們是湖南辰州一個叫玄冥教的弟子,最後查出逃走的那個道人名叫蒼梧道人,來自張家界附近一個叫長生觀的小道觀,但逃走之後他沒有回到觀內."

蒼梧道人!我緊記這個名字,有些疑惑地問:"他們遠在萬里之外,怎麼會知道我手里有玉符?"

陸成山粗眉毛一挑,臉帶怒容:"你還記得那次與我同行的鄭三符麼?"

"記得."

"他與我在同一個秘密部門,負責處理怪力亂神之事,根據檔案他是茅山派弟子,由茅山掌教舉薦.你師父遇害後,我徹查所有去過云頂山的人,發現鄭三符曾經撥打過湖南那邊的電話,並且從那之後就找不到他了.如果我沒有猜錯,他是玄冥教打入茅山派偷學法術的奸細,見我在調查他就溜了."

原來如此,我捏緊了拳頭,殺師之仇不共戴天,我母親也是因此心髒病發作去世,所以不論這兩個混蛋躲到哪里,我必定要把他們找到,血債血還!

陸成山道:"鄭三符可能一直在隱藏實力,所以遇到他不可輕敵.玄冥教是一個很古老的門派,擅長煉制僵尸,役鬼通幽,行事狠毒殘忍,法術詭異陰邪,雖然圈子內的人都知道他們存在,但他們的真正駐地和實力卻從來沒有人知道.那里是少數民族區域,在風俗,信仰,政治理念方面與我們有較大差異,還有正邪教派之間千絲萬縷的關系,所以我不便插手."

這個我能理解,陸成山屬于宗教人士,又有些政治背景,他插手是比較敏感的,所以只能靠我自己了.這件事絕對不容易,但既是為師父和母親報仇,也是為了找到玉符,再困難我也要去拼一把.

接著陸成山又說了一些細節的問題,乘車路線,長生觀的具體地址,玄冥教的特點,影響區域等等.最後討論的是蝙蝠洞的善後問題,回去之後他會向上面報告,會有人帶專業的設備來解決.至于蝠魔是如何產生的,陸成山也不太清楚,現在山上的妖魔鬼怪基本上都清除了,以後一兩百年內應該不會有大妖大怪出現.

我有些疑惑曾師祖的靈識消失了,地火也有減弱跡像,不過這些問題我沒有向陸成山提起.

小雪在我身體里面一直沉默不語,心情很惡劣,她不能原諒陸成山,但她也知道我與陸成山"合作"是無可奈何之舉,所以只能悶在心里.

我和陸成山走回蝙蝠洞口,陸成山把陸晴雯和高峰單獨叫到一邊密談,我把與陸成山合作的事對朋友們大體說了一下.我一直在注意著林梅,她的臉色很難看,因為陸成山曾經參與了屠殺蛇腸谷居民,她對陸成山恨意極深.

突然之間,我感覺小雪和林梅都與我有距離了,我也有些郁悶,並不是說我就原諒了陸成山,而只有這樣才能最好地向他索賠,我這樣做不止是為了我,也是為了她們兩個啊!

我歎了一口氣,低聲說:"如果我們殺了陸成山,我們會覺得很解氣,但實際上我們沒有得到實質性的好處,還會陷入更大的麻煩之中.給他一個贖罪的機會,我們就得到了切實的好處,找我們麻煩的人就會少很多,我們還有可能回到某一個時間,重新開始,避免缺憾,對我們和對他都好."

圓規連連點頭:"阿彌陀佛,玄明兄說得對,冤家宜解不宜結,能化干戈為玉帛,化戾氣為祥和,這是最好的結果."

林梅道:"這個道理我知道,上一次大哥就給我解釋過了,他代表的是國法,殺人是有道理的,我們山寨的人也有不對的地方.但畢竟我的親人都是被他們殺了,連小毛也是被他們殺了,我不可能不恨他,現在還要跟他的徒弟和孫女同行,我心里難受."

小雪道:"我們不理他們兩個就是了,她要是敢囂張,我就狠狠整治她!"

歐陽真菲道:"對,我們團結一致,給她好看!"

凌楓飄怪笑:"嘿嘿……我看他們兩個才是苦大仇深呢,居然自己送上門來,天意啊天意!"

我暗抹冷汗,隊伍還沒有組成就開始分派系,謀劃內斗,以後可怎麼相處?

(第五卷完)

上篇:第三十七章 向陸成山索賠     下篇:第一章 兩個大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