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一章 兩個大罩  
   
第一章 兩個大罩

下山的時候我們的隊伍和陸成山的隊伍合並在一起,但卻涇渭分明,互不搭理.陸晴雯和高峰一臉郁悶之色,很不情願敢怒不敢言的樣子.林梅,歐陽真菲和凌楓飄當然也不會給他們好臉色,只有圓規和黃亦藍是比較中立的,互相介紹還保持禮貌.

與陸成山同來的那個陌生人名叫劉平,名字像他的容貌一樣普通,但我知道這個人並不普通,否則不會跟陸成山一起來.反正他跟我沒多大關系,互相說聲你好就算了.

我和陸成山有意落在最後面,低聲交談一些"合作"方面的具體細節.這一次湖南之行絕對不容易,試想上次我突然襲擊,殺了四個小道士只差一個老道士沒有殺死,結果反而差點栽在他們手里.活僵,惡鬼,百鬼索魂陣,每一樣都是非常邪惡和難以對付的東西,現在我要跑到他們的老巢,拿到他們最珍貴的東西和報仇,真正是深入虎穴,需要充分的准備.

我看著前面很不兼容的隊員,忍不住向陸成山發牢騷:"你徒弟和孫女似乎不太樂意幫我的忙啊,要是關鍵時刻吵起架來,或者故意拖我的後腿怎麼辦?"

陸成山笑道:"他們要是不聽話,打罵隨你,別打成殘廢就行了.從小我就給他們打基礎,給他們最好的環境,練了這麼多年,現在跟你一比卻差了一大截,這說明在師長的羽翼之下是不能真正成長起來的,他們的環境太優越了.玉不琢不成器,是該給他們一點壓力了."

這不變成我給他培養徒弟了麼?我說:"老陸啊,你也知道我自身難保,這次的行動也非常危險,我真的無法保證他們的安全,你還是再考慮一下."

陸成山嚴肅地說:"我已經跟他們說過了,安危自負,你不需要對他們的安全負責,只有這樣才能真正鍛煉他們.當然,我還是希望他們真有危險時,你能夠伸出援手."

看樣子陸成山是真心要跟我化解仇怨,也是真心要讓徒弟和孫女吃點苦頭,我只能答應了.小雪在我心里說:"死老道就是太固執,太自以為是,其它方面倒是不算太壞,他這麼放心把徒弟和孫女交給我們,就不怕我們故意害死他們嗎?"

"他知道我不會這麼做,否則陸晴雯和高峰上次來我家時,我就不會輕易放他們走了,現在我需要他幫忙,就更不會用卑鄙手段害他徒弟和孫女."

……

走到山腳下時,前方小路邊突然飄出一個風華絕代的時髦女子,高峰和陸晴雯一看之下都驚呼出聲:"血里玉?"

"姐姐原來你在這兒!"歐陽真菲和凌楓飄卻興奮地迎了上去.

"呵呵,難怪你們這麼久才下山,原來交了新朋忘了舊友啊!"血里玉眼光掃過眾人,特別地看了黃亦藍一眼然後眼光落在我身上,完全無視陸成山的存在.

我往前走了一些:"大姐追到蘆屋光了嗎?"

血里玉笑道:"被他逃走了,不過沒關系,我會找到他老家去的,我放心不下弟弟你,所以先回來看看."

"咳咳……"陸成山也走到前面來,揖首道,"貧道陸成山,久仰道兄大名!"

血里玉斜了他一眼:"有事麼?真是時代不一樣了,走到哪里都是向我搭訕的人,人長得漂亮就是麻煩!"

陸成山的臉立即脹得通紅,然後變得鐵青,他何曾被人這樣侮辱過?但血里玉說的是實話,實力又比他強,他能怎麼樣?還好他也是見過大場面的人,很快鎮定下來:"道兄真會開玩笑,貧道這麼一大把年紀了,怎會見到漂亮姑娘就搭訕,實是久仰……"

血里玉很不客氣地打斷:"那可不一定,現在為老不尊的人太多了,我跟這位小兄弟說話呢,你沒事能讓一讓嗎?"

這簡直是當面罵陸成山為老不尊見到美女就勾搭,卻又罵得非常委婉,眾小輩或想笑不敢笑,或敢怒不敢言,憋得好不難受.

陸成山又氣得夠嗆,估計斗嘴斗不過,動手也打不過,再鬧下去會更丟臉,只能灰頭土臉走到一邊郁悶去了.

我對血里玉拱了拱手:"多謝大姐援手,要不然我們早已死在日本人手里了."

"呵呵,那你准備怎麼感謝我呢?"

還真是邪道中人,說話一點都不客氣.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感謝她,我,小雪,白蛇,凌楓飄,歐陽真菲的命都是她救的,只說一句感謝的話似乎不夠,一般的東西她也看不上.看她的樣子不像是來奪玉符,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也不可能要我以身相許,更不可能把我吃了……

我突然靈機一動,嚴肅地說:"救命之恩如同再生父母,我實在是無法報答,把大姐當成父母似乎又不太合適,要是大姐不嫌棄,以後我就認大姐為干姐姐了."

"咳咳……"陸成山急忙假咳.

血里玉愣了一下,很快笑道:"好啊,我一看到你就覺得跟你投緣,後來越看越覺得你像我,原來我們真是姐弟啊,哈哈……"

"好主意!"小雪在我心里贊了一聲.

凌楓飄興奮得大叫:"哇噻,這麼說以後我們有一個無敵的靠山,沒人敢欺負我們了?那我該叫你什麼,大師姐?"

我急忙道:"這只是我們倆私人論交,其他人不要摻和."

血里玉笑著:"對,小猴子別湊熱鬧,滾到一邊去.走,我有些話要問你."

血里玉說著就拉著我的手往旁邊走,旁若無人,毫不避嫌.我有些尷尬,也有些緊張,因為她的手相當柔膩,令人神魂蕩漾,而這只手隨時會變出致命的蠱毒或毒蟲,怎能不即驚豔又驚悚?

往前走時我轉頭望向林梅,林梅臉上微有憂色,倒是沒有吃醋的樣子.

"老不知羞……"陸晴雯用很小的聲音嘀咕了一句,我聽到了,估計血里玉也聽到了,但她卻像是沒有聽到一樣,倒是大出我的意外.

走到其他人聽不到我們說話的地方,血里玉才停下並松開了我的手:"弟弟,你跟那個道士是什麼關系?"

我不敢說我與陸成山之間的恩怨,怕血里玉一怒之下把陸成山殺了,所以只能含糊地說:"現在他跟我是友非敵,正在幫我找幾塊玉符,這個對我非常重要."

"哦,與你延壽有關麼?"

我點了點頭,把八塊玉符內隱藏神奇符法,八塊合一有可能穿越時空,陸成山以前害了我現在會盡量幫我的經過簡單說了一遍.

血里玉一直微皺秀眉聽著,聽完又沉吟了一會兒:"我正要去日本走一趟,順便幫你打聽打聽,不過你要防著陸成山一點,這種熱衷功名利欲熏心的人是靠不住的,不要太相信他."

我應了一聲,正道與邪道的分岐是很大的,所以陸成山排斥血里玉,血里玉也不信任陸成山,而且血里玉行事偏激,她的話我只能參考不能完全認同.

血里玉道:"我會放出消息,你是我弟弟,以後誰要是敢找你麻煩,我殺了他全家!"

其實這是我認她當姐姐的一大原因,正道有陸成山罩著我,邪道有血里玉罩著我,以後找我麻煩的人一定會少很多.但跟血里玉拉上關系也有負面影響,她結仇太多,她的仇人難免會向我下手.

血里玉看出了我的微略不安,笑道:"你不要怪姐姐心狠手辣,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什麼道理可說,你的拳頭大你就有道理.如果你沒有能力,別人欺負你,冤枉你,殺了你,你能怎麼樣?如果你有能力,那麼你就可以欺負別人,冤枉別人,殺了別人.小到細菌吞噬,大到猛虎吃羊,下到億萬人類強者為尊,上到諸天神佛爭排座次,哪里不是弱肉強食的法則?強者就是該欺壓別人,弱者就是該被欺壓,這才是真理,這才是真正的天道."

我只能苦笑,我從小受到的教育,包括師父的教導都不是這樣的,但事實上我遇到的和見到的卻經常是這樣,那麼到底哪個才是真理,哪個才是正道?

我感覺我有一只腳已經邁入"邪道"了.

血里玉繼續向我灌輸許多讓我深有同感的"歪理邪說",聊了一會兒,我才知道從太行山回來的路上她一直跟在我附近,有些想對我不利的人都被她暗中嚇跑了,所以我們才能無風無浪回到家鄉.後來她到處去調查與我有關的事,把我跟丟了,抱著試試看的心思上云頂山卻找不到蛇腸谷,直到看到蛇腸谷的大火才跑過來,正好救了我們.

雖然血里玉沒有多說她的身世,但我可以猜出來,她曾經有過很多坎坷,像我一樣受過很多不公平卻又無可奈何的冤屈,所以會如此憤世嫉俗並且說我們兩很像.

循循善誘曉以大義,再加上語重心長交代保重之後,血里玉便飄然而去,沒有再與別人道別.她認我這個弟弟,並不是想要與我長期相處,而是需要找個知己求個心安,因為她很孤獨,但是她這樣的人不會為任何人困住自己的.我敢肯定,她先走一步是要為我開路,這一路上聞風而來想要對我不利的人必定有苦頭吃.

血里玉走了之後,陸晴雯又罵了幾句"不要臉""老妖婆"之類,不料突然捂著肚子蹲了下去,接著倒在地上打滾,慘叫之聲比殺豬還淒厲.

上篇:第三十八章 化干戈為玉帛     下篇:第二章 村長的異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