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四章 看相  
   
第四章 看相

我沒去接陸晴雯的手:"你是道士世家,玄門正宗,自己不是會看麼?"

陸晴雯還是伸著手:"尺有所短,寸有所長,我們主修的是丹經符箓,本來就不擅長卜筮星相,更不能跟你比,所以要請你看看啊!"

我掃了對面的林梅一眼,林梅垂著眼毫無表情,小雪卻在我腦海中哈哈大笑:"公子,她故意調戲你呢,我看她對你動心了."

"胡說八道!"我頂了一句,更不好意思去碰那只手了,朝對面的鋪位指了一下,"你先坐下吧,我看你面相就可以了."

陸晴雯沒再堅持,與林梅並排坐在下鋪,雖然略有羞澀之態,卻很大方地望著我.其實我早已熟知她的五官,閉著眼睛也能說得頭頭是道,但是看都不看就說出來,就顯得太沒誠意了,我只好專注地看一遍.

雖然我曾經一度很討厭她,但她的美貌和氣質卻是無法否認的,此刻近距離細看,眉毛疏秀飛揚,丹鳳眼嫵媚有神,顧盼生輝,鼻子端莊挺直如刀削,嘴唇紅潤唇線優美,下巴秀氣微翹可愛又有個性.

"嗯……整體來看,你頭發烏黑,眼睛黑白分明,唇紅齒白,這是氣血充足,神氣完好的相,身體良好,很少生病;額頭飽滿光潔,日月角微有隆起,這說明你父母是有官職的人,有父母長輩關照,少年得志,事業早成.再看你目光堅定,人中深長,鼻梁挺直山根不斷,說明你本身也是有毅力有事業的人,意志堅定,不達目的不罷休……把頭發挽起來,露出耳朵來."

我不知不覺進入了角色,因為此時陸晴雯長發隨便攏在身後,耳朵被遮住了大半,所以很不客氣地叫她把頭發挽起來.她立即照做,然後我才發現她的動作和姿勢很好看,並且頗有曖昧親昵之感.

"嗯嗯,耳如白玉,命門光亮,可見聰明過人……可惜耳垂不明顯,地閣處也不是很飽滿,不利于蓄財,福祿略顯不足……"

陸晴雯急忙問:"什麼意思,我晚年很淒慘嗎?"

如果是在街上給人看相,這時就要開始故意吊人胃口了,然後指點迷津.現在我當然不必拐彎:"那也不至于,我只是說美中不足而己,任何人都是有些缺陷的,不可能十全十美.其實你根本不必叫我看,你生活優越,聰能強干,想要什麼有什麼,還愁什麼?"

陸晴雯臉上微微一紅:"你剛才只說了健康,事業和福祿,感情和婚姻方面還沒有說."

我只好再分析:"眼睛可以看出一個人心性,牙齒可以看出一個人品行,你的眼睛黑白分明,牙齒整齊而潔白,可見是品行端莊之人.眼角奸門光潤無紋,眼下淚堂三陽平滿,無黑痣斜紋之類明顯破敗,婚姻方面應該沒問題.不過從你的相上來看,個性偏強了一些,需要注意收斂才能與人更好相處……相隨心變,婚姻的問題得等到你快要結婚或結婚之後才能看出來,目前無法看出."

陸晴雯的臉更紅了:"那,那我今年的運氣怎麼樣?"

我知道她問的還是感情方面,卻假裝不知道:"你今年二十歲左右吧,流年運氣在輔角,也就是前額處,氣色正常,沒什麼大問題."

"怎麼看氣色?"

我說:"天有風云變幻,人有禍福順逆,氣好比天上的風,色好比天上的云,與看云識天氣的道理一樣.這是相學之中較高層次的學問,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,總之五官只是一個先天的基礎,一個總的趨勢,近期的運氣變化只能從氣色看出來."

陸晴雯意猶未盡,卻也知道我不想說了,只好站起來:"有勞玄明兄了,以後要是發現我氣色不好,可要及時提醒我哦!"

"當然,當然."

陸晴雯轉身走了,小雪又大笑:"公子,我敢百分百肯定這個小妞對你動心了,而且非常有勇氣,居然親自來調戲你."

我沒好氣道:"那你得意什麼,你不吃醋?"

"呵呵,有人喜歡你,還是這麼漂亮的美女暗戀你,這證明你很優秀啊,你又不喜歡她,我吃醋干什麼."

我很無語,這叫什麼理論啊!小雪沒吃醋,林梅卻破天荒地吃醋了:"大哥你可真用心,你都沒有給我這樣看過相呢."

"啊,這個,這個……我們是自己人嘛,隨時都可以看的,我現在就給你看."

林梅急忙道:"不用了,我現在很好,不用勞煩大哥費精神."

她顯然還在吃醋,我真是哭笑不得,真沒想到她吃起醋來比小雪更勝一籌,有質無形,已達到了頂級境界.

小雪一閃現身出來:"呵呵,等我妹子開口相求了才答應,那不是自家人還不如外人麼?妹子你還不知道,他連她的腳都摸過,整條大腿都看過了!"

我一頭冷汗,這是要落井下石麼?這事真不好解釋,我要是越窘迫她們兩個就越懷疑我心里有鬼,所以我故作淡定:"那是打架時意外看到,不是看相,不能混為一淡.剛才給她講的只是最粗淺的面相,我還會看手相,腳相和更私密部位的相法,我給你們兩個進行全身相,這樣算是親疏有別了吧?我還會摸骨,算是額外補償,現在你們哪個先來?"

"才不要!"林梅嚇得急忙逃開,雖說這單獨的房間,可畢竟是在火車上啊.

……

一路往北,居然沒有人來找我們的麻煩,卻不知是我們運氣好,還是陸成山神通廣大罩住了我們.離家兩天後的傍晚我們到了吉首火車站,這是一個破舊的小站,新站正在建設中,因此顯得更加凌亂.

這里的人打扮五花八門,既有西裝革履手提皮包的商人,也有穿少數民族服飾的美女和營業員,還有衣著時髦戴著蛤蟆鏡的年輕人.還沒有走出火車站,就有許多人湊過來問:"要住店麼?""要導游嗎?""去哪里的?"

我並沒想要在這里久留,所以對一個自稱導游的中年男人說了我要去某鄉的風響嶺,不料他立即臉一冷:"那里不是風景區,路遠又難走,你們找別人吧."

我再與另一個美女導游洽談,她更直接:"太遠了,不去."

找了不下十個導游,居然沒有一個肯去,我說多給錢也不去.這我就納悶了,當導游不就是為了賺錢嗎,為什麼大多數人連價錢都不談就走了?要麼就是那里真的很偏遠不好走,要麼就是那兒的少數民族不歡迎外人,真沒想到找個向導還這麼難.

本來我是想坐車去沅陵縣再找當地人帶路,陸晴雯卻說難得來一次,不如去城里逛逛,品嘗一下這里的美味.高峰,凌楓飄,歐陽真菲,黃亦藍都贊同,我也只能同意了,不為別人著想,我也該為林梅著想,帶她去玩玩.

這是一個新興的城市,面積不大,既有現代城市的高樓大廈,也有一些原汁原味的少數民族建築,讓人有一種時空錯亂的感覺.此時是公曆十月份,這里不冷不熱,秋高氣爽,正是旅游的好季節.

這里是土家族和苗族自治州首府,也有些漢人居住,加上這幾年在開發旅游路線,人員非常雜.陸成山早已警告過我們,千萬不要惹是生非,行事盡量低調,不過我發現我們低調不了:陸晴雯和林梅都是能讓路人撞電線杆的超級美女,歐陽真菲雖然略遜一籌,也是萬里挑一級別的.我們幾個男的殺傷力也很強,要身材有身材(高峰),要氣質有氣質(圓規),我自己就不說了,這樣一群人走在路上怎能不惹人注目?

從火車站出來,我就感覺有很多雙眼睛在盯著我們,我暗暗發愁,我們這個"旅游團"太顯眼了,如果有道上的人,也能很容易看出來我們身上有靈力波動,非常不利于我們行動.

在街上走了一會兒,我們被一家特色小吃店散發出來的香氣和熱情的服務員給拉進去了,各種特色菜迅速端上來,茨沖雞火鍋,黃橋蘇餅,乾州板鴨,湘西樅菌,吉首米粉等等,還有一瓶酒鬼酒.這些菜肴確實很有特色,但是絕大多數都有大量辣椒,辣得我們滿頭大汗,不停吸氣.

正吃之間,一個穿著黑色對襟苗服的年輕人走過來,用不太標准的聲音問:"客人要導游麼?"

我的同伴們雖然愛玩愛鬧,決策方面從不多嘴,所以都等我回答.我上下打量此人:二十五歲左右,身材不高但孔武有力,膚色較黑,短發粗硬,劍眉濃密,眼光銳利透著一股凶狠勁,還有一口黃牙……我心里有數,這人不是什麼好路數,不是黑幫也是地痞.

我不動聲色道:"我們要去**鄉的風響嶺."

苗族男子道:"那里不是風景區,沒什麼好看的."

"我們就喜歡到人少的地方去探奇,原生態的,沒有人為破壞的地方."

苗族男子露出為難的樣子:"那邊有生苗的塞子,不與外人來往,有的地方我也進不去,吃飯過夜都可能有問題."

我說:"我們不要求每個村都進去,而且我們可以自備帳篷,自帶食物,你只要給我們帶路和翻譯就行,其他不用你管."

苗族男子道:"我就是那一帶的人,帶你們去是可以,但是路上要完全聽我的安排,每天的工錢要兩百!"

那時內地還沒發展起來,專業的導游一天百來塊就夠了,他顯然不是專業的,這個價錢有點高,但我還是點頭同意.錢不是問題,我身上還有好幾萬呢,有人帶路就好,至于此人面相不善我倒是不怕,我們也不是好惹的.

上篇:第三章 踏上征途     下篇:第五章 落石驚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