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五章 落石驚魂  
   
第五章 落石驚魂

苗族男子說他的漢名叫陸強,帶我們到一家小旅店住下,說好明天一早出發,然後他就走了.

我們都有點懷疑陸強的來路,但陸成山說過玄冥教很隱密很低調,人數很少,一個古老神秘的道家門派,不太可能在這麼遠的地方安插眼線,所以陸強十有**只是地頭蛇,只是想從我們身上多弄一點錢而己.

小店的住宿費貴得嚇人,不過還算乾淨整齊,晚上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.第二天一大早陸強就來了,還找來了一輛旅行車,連司機帶車子一天八百,還真開始宰我們了.

陸強不太愛說話,更不介紹沿途風景和風土人情,司機只顧悶頭開車也不太說話,好在我們也不是真游客,也無所謂了,自己聊自己的.

車子沒走多久就開始上山,這里的山路豈止是十八彎?大彎套著小彎,小彎連著大彎,轉得我們頭都暈了.山路旁邊就是深不見底的懸崖,要是司機一個失神,或是車子出一點小毛病,後果不堪設想.到了山頂往下望去,盤山公路就像一條折疊的白帶,幾朵云氣飄來,似細雨撲面,無比清爽,我們仿佛是沿著仙女拋下的彩帶登上了仙界.

我感覺到高峰對我有些敵意,敵意的原因是陸晴雯對我很殷勤,或者說很關照,吃飯時好菜往我面前放,坐車時好位子讓給我,還時不時遞點零食或飲料過來,噓寒問暖.其實這也沒什麼,我是隊長嘛,能力又比她強,她尊重我才這樣.她知道我與林梅是情侶,感情很深,哪里有橫插一腳的意思?從她很坦然的表情和動作就可以證明這一點,小雪和高峰都想歪了.

前一天聊天時我已經知道,高峰是陸成山的關門弟子,陸晴雯的父母不是道士,在朝中為官,具體是什麼官職不知道,可能也是什麼秘密部門的.陸晴雯跟著爺爺練功,所以稱呼高峰為師兄,嚴格來說高峰算是她小師叔.

在地圖上看起來不遠,車子走了一天卻還沒有到達,當晚在一個鄉村過夜.這個村子只有一家客店,陸強在門口看了幾眼,卻說不住這一家,找來找去,最後硬是把我們帶到了村尾最偏辟的村民家里.因為一家住不下,還把我們分到了兩戶村民家里,他和司機在第三戶人家過夜.

我們都有些警覺起來,高峰很不服氣,找陸強理論:"為什麼有旅店不住讓我們住農家?"

陸強面無表情道:"那家一個客人都沒有,說明條件不好,不能讓你們白花錢."

高峰道:"這里不是風景區,這條路過往的人也不多,當然客人少,你又沒進去怎麼知道條件不好?"

陸強不耐煩地橫了他一眼:"我早說過了要完全聽我安排,不聽就回頭,或者你們另請高明!"

高峰很生氣,但不敢真惹翻了陸強,只好望向站在遠處的我,我微微搖頭,表示不必與他計較.這些導游,向導都與特定的客店和飯館有掛鉤,也許陸強與這一家人有些嫌隙吧?

小雪說:"這個大黃牙肯定有問題,今晚得小心防備."

"嗯……"

晚飯我們在一戶土家族村民家里吃,飯菜都是陸強和主人說好了的,菜肴品相差了一些,但分量足,原汁原味,我們吃個新奇,也算滿意.

飯後陸強去車子後備廂里拿了些東西,回來時我發現他紮上了一條新的腰帶,上面還掛了一柄彎刀,連刀帶柄有八十公分左右.他本來就頗有凶悍之相,孔武有力,再拿上這把刀,殺機更是撲面而來.

靠,這小子是想要劫財,還是想要動色?

據我的觀察,陸強與這三戶人家中的一家人認識,但也僅是認識而己,不像是同伙,那麼加上司機也才兩個人,不足為慮.他就是真要動手,也不會在村子里作案,不會現在就拿出刀來,所以我雖然疑惑,卻也沒多說什麼.

我是真的淡定,圓規沒錢也沒女朋友毫不太乎,其他人都有些緊張,對陸強和司機明顯有了敵意.陸強應該也發現了我們很緊張,但什麼都沒解釋,叫我們早點睡,不要跑出去,然後就和司機一起往外走.

"等等,我的房間有古怪味道,我要跟你們睡在一起."凌楓飄突然說,並且不容陸強拒絕就跟了上去.

"對,是有異味,我跟你一起去."高峰也站了起來往外走.兩人都想當護花使者,所以自告奮勇要跟過去監視陸強.

陸強臉有怒容,哼了一聲:"你們兩個真麻煩,你以為住的是五星級酒店啊?"

"反正你那邊還有床鋪,換一換唄!"凌楓飄擺出一副賴皮模樣,他年紀不大,可也是老江湖了,臉色可以當砧板.

陸強沒再說話,帶著兩人走了.其實這三戶人家距離不遠,小雪完全可以監視到,他們兩個沒有必要跟過去住,這樣反而打草驚蛇了.

我單獨住一間,林梅和歐陽真菲住一間,圓規,黃亦藍和陸晴雯在另一戶家的兩個房間.夜里我雖然在練功,但卻很警覺,小雪也一直在注意著四周的動靜.

陸強估計沒怎麼睡,因為幾次外面有狗叫時,他就立即起床站在窗戶邊往外看.我很疑惑,難道他還有援手,要等人到了再動手?

出乎我的預料,居然一整夜都沒有發生特別的事,第二天起床時,幾乎每個人精神都不太好,顯然都一夜沒有睡並且精神高度緊張.

吃過早飯我們繼續前進,出發不久又是險峻的山路.這條路在懸崖峭壁之間,上方危崖突兀,下方深不見底,路面寬度僅能讓一輛小型客車通過,有時車輪離懸岸邊沿不到一尺!而且很多路段是松散的碎石鋪成,有的地方還有小瀑布沖下來,坑坑窪窪,地面濕滑,車輪隨時都有可能打滑掉下懸崖.

陸強在打瞌睡,司機泰然自若,我們的心都懸到了嗓子眼,手心冒冷汗.這要是掉下去,我們就是有驚天的法術和無敵的神功,也要摔個稀巴爛.突然之間我發現一天八百塊花得很值,到了大城市,一天八千也請不到這樣技術好又敢玩命的司機,也難怪城里的導游不願到這里來了.

車子走了大半個小時,有驚無險,我們漸漸放松下來,突然小雪對我大叫:"快停車!"

我對小雪的警告一向都是先做了再說,立即大叫一聲:"快停車!"

司機嚇了一跳,急忙刹車,以至于車頭差點撞在石壁上.司機轉頭一臉怒容想罵我,這時前面傳來"轟隆隆"的巨響聲,山崖上一塊寬有三四米,長有五六米的巨石伴隨著少量碎石落了下來,帶著可怕的聲勢砸在路面上,又是"轟"的一聲巨響,把路面砸塌了大半.

巨石砸中的地方距離我們不到十米,飛濺的碎石把擋風玻璃砸出了兩處裂痕,如果沒有急煞車,正好被砸了個正著.所有人都驚呆了,一時之間竟然沒有人說話,安靜到了極點,只有車外還沒有落定的碎石發出嘩啦啦響聲.

小雪沒有在陸晴雯和高峰面前現身過,這時卻顧不上了,從我頭頂沖出穿過車窗飛上了高空.

"嚇死我了!"眾人這才發出驚叫聲,後怕不已.

我們急忙開了車門,迅速下車查看.那塊巨石是從離地約二十米高的地方落下來的,那個地方上下左右都不可能站人,也沒有明顯的人為破壞痕跡,看樣子是岩石松動自己掉下來的.

小雪化為一道常人看不見的白光回到我身上,對我說:"巨石滑落之前,我隱約感應到了陰氣波動,所以有可能是人或鬼邪動了手腳,但是等我出去察看,卻什麼都沒有,不應該逃得這麼快啊?"

我倒吸了一口冷氣,難道是玄冥教的人知道我們來了,對我們下殺手?以我們的實力,一般鬼怪根本不敢靠近,所以只能是人為的.我們這一群人太引人注目,只怕已經引起玄冥教的注意了,如果用巨石把我們連車帶人砸成肉醬,既徹底解決了我們,又可以逍遙法外……

我望向陸強和司機,他們兩個坐在路邊的石頭上猛吸煙,臉色蒼白,夾著煙的手在微微顫抖.如果剛才被砸中,他們兩個也難逃一死,可見這件事不是他們策劃的.

我望向陸晴雯,她也正好用疑惑和不安的眼光望向我:"有人想害我們?"

我搖頭:"不能確定."

高峰為了表現他比我強,急忙道:"顯然是自己掉下來的,這種路段經常滑坡."

眾人都紛紛點頭,只有林梅望著我眼中有憂色,只有她最了解我,明白我說不能確定實際上已經確定.

司機問我:"你怎麼知道有石頭落下來?"

我當然不能說有一個狐狸精提醒我,只是淡淡地說:"我聽力比較好,聽到前面聲音不對勁."

司機扔了煙跳起來,對我連連拱手鞠躬:"多謝兄弟你提醒,要不然今天我這條命就丟在這里了.以後你要是來吉首,一定要到我家來做客,這車錢我不能收……"

他說著掏出八百塊錢就要往我手里塞,卻被我拒絕了,爭執了好一會兒他才收回去,但今天的車錢他是堅決不要了.

陸強也丟了煙頭站起來:"今天不吉利,不要再往前走了,回去吧."

如果我是真的游客,遇到這樣的事確實該回頭了,但我是來為師父和母親報仇,並尋找玉符的,怎能半途而廢?我的時間有限,分秒必爭,不可能等下次再來,再危險也要繼續前進.

上篇:第四章 看相     下篇:第六章 致命陷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