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言情敘事 狐狸精急急如律令 第六章 致命陷阱  
   
第六章 致命陷阱

陸強說要往回走,我還沒開口,凌楓飄,陸晴雯,高峰等人立即紛紛指責,火氣很大.

"你說要多少錢就給多少錢,你說不去就不去啊?"

"掉一塊石頭下來就把你嚇成這樣,你是不是男人啊!"

"放我們鴿子麼?什麼今天不吉利,大概你不知道我以前裝道士騙錢都是這樣說的吧?"

"……"

陸強很生氣,怒目圓睜手握刀柄,我急忙打圓場:"都少說兩句,他也沒說不走了,勸我們回頭也是好意."

陸強怒氣收斂了一些:"你們要走我奉陪,以後有事了不要怪我!"

這話算是善意警告,還是推卸責任?但凌楓飄等人都當成是威脅了,他們不好頂撞我也不好真跟陸強鬧翻,也只能閉上嘴巴.

路面已經被砸塌了大半邊,車子不可能繼續前進了,只能步行.我們紛紛背上行李,司機與我們道別,開始慢慢倒車,找可以調頭的地方.

其實我們真正的行李在小雪的乾坤袋里,背一個很輕的包只是為了更像游客.只有陸晴雯和高峰的背包是貨真價實的,陸晴雯買的東西比較多,大大小小裝了四個包,高峰也有一個背包.他要討好美女師妹,左手提一個,右手提一個,胸前掛一個,胸後背一個,簡直像絲綢之路上的駱駝,只把最小一個包給陸晴雯背.

事實上我們與陸晴雯,高峰兩人還是有距離的,加上高峰不是很討人喜歡,所以沒人主動幫他.再說他是在向美女獻殷勤,別人幫了他豈不是破壞了他的機會,影響了他高大強壯的完美形象?所以這是萬萬不能幫的.

他這麼賣力,陸晴雯非但沒有感動,反而皺起眉頭,因為隊伍之中其他人都輕松寫意,瀟灑自如,就他像運載駱駝,看上去很可笑,她的同伴丟人也就等于是她丟人啊!

往前走沒多遠大路就到盡頭了,這里有一個三四十戶人聚居的小村子,吊腳樓沿著小河邊一溜排開,山坡上是翠綠的毛竹,山清水秀,云氣飄蕩,頗有詩情畫意.陸強說再往前只有山路,並且村寨不一定會接待外人,需要在這里補給休息一下.

我們在村口停下,陸強進去交涉,我看他進了好幾戶人家,都是很快出來,在路邊找一個老頭說話,卻被那個老頭訓得像個灰孫子,然後一臉怒容回來了.

我急忙迎上去問他怎麼回事,陸強很郁悶地說:"他們不肯讓我們在村里停留,也不肯賣東西給我們,那個老人是他們的族長,說今天日子不好,如果讓外人進村會帶來血光之災……"

又是說日子不好,陸晴雯,高峰,歐陽真菲和凌楓飄都怒氣填膺,他們可都是根正苗紅的正宗傳人,被人當成衰神當然不服氣!凌楓飄怒道:"他們要是不讓我們進村,才真有血光……"

我瞪了他一眼,把他最後幾個字堵在嘴里了.陸強說:"我早就說了,這一帶的人很難說話,神神秘秘的有很多規矩."

"他們有哪些神秘的地方?"我冷不丁地問了一句.

"噢……沒什麼,我們苗人的規矩說了你也不懂."陸強含糊著說,"時間還早,要走就趁早走吧."

我知道陸強一定有事在瞞著我,看起來他不像是玄冥教的人,但我也不能百分百肯定.是該與他開誠布公地談一談呢,還是讓小雪迷惑了他再來問話?

小雪躍躍欲試,但我顧及圓規,陸晴雯等人在場,對一個普通人使用妖術不太好,最後我還是決定先跟他談一談.

沿著一條小路上山時,我有意靠近了陸強,掏出一包煙抽出一支遞給他:"好像你說過你也是附近的人?"

"噢,我是這個鄉的,但離這里很遠."陸強含糊著說.

"這附近有什麼古廟嗎?幾百上千年的那種."

"這里沒有,你們要去的風響嶺倒是有一個長生觀,聽說有很多年頭了,我沒有去過,外地游客也不去,太遠了,也沒什麼好看."

我暗喜,長生觀果然在這里!我又問:"這里都是苗人,怎麼會有個道觀呢,難道苗人也當道士?"

陸強也有些疑惑,想了想才說:"好像我聽說過,有一個時期這里是漢人統制苗人和其他少數民族,現在也有些漢人的寨子,道觀是漢人建的吧."

我沒有急著問他長生觀的事,裝作隨意的樣子問他當向導多久了,家里還有什麼人之類.他對我的態度還是算不錯的,多聊聊也許能讓他把心里話說出來.

我們走的地方是一條林間小路,坡度不大,落葉喬木與常綠喬木雜生,地面有一層松軟的落葉,其中還有不少是火紅的楓葉.三個美女興致很高,一邊走一邊拾取漂亮的紅葉,特別是歐陽真菲,揀到一個松果像個寶貝似的.

我雖然在與陸強閑聊,卻沒有放松警惕,一直在注意著附近的動靜.突然我感到了一種莫名的不安,急忙止步,歐陽真菲卻在這時從我身邊跑過,到前面去撿松果.她一腳踏下,落葉之下"咯"的一聲輕響,同時路邊的大樹後傳來繩索滑動的聲音,緊接著頭頂上也傳來了輕微聲響.

我急忙抬頭,只見樹葉之中滑出了一個黑布袋,袋內有一團灰褐色的東西掉下來,從下落的速度來看並不是很重.等到它下降了幾米,我才看清是一個巨大的蜂巢,並且有些馬蜂緊跟著從布袋里面飛出來了.

"小心!"我大吃一驚,示警的同時聚集靈氣,准備隔空把它托住丟向遠處,卻不料一個大旅行包從後面投射過來,正好砸在蜂巢上.這一砸把蜂巢從我頭頂上方砸開了,但是蜂巢也被砸破了,"轟"一聲,數不清的大馬蜂沖出,那種感覺真的是天都黑了.

這是一種手指頭粗細,長得很肥,身體為黑色帶著紅褐紋的馬蜂,極度凶猛,毒性強烈!

歐陽真菲和陸強驚叫著往回跑.我如果後退,後面所有人都要被蜇,後果不堪設想;如果我不後退,絕大多數馬蜂只會對距離它們最近的我攻擊,在鄉下生活過的人一般都明白這個道理.這一刻我根本沒有時間去決定誰生誰死,作為他們的隊長,我只能自己頂在前面!

馬蜂來得太快,我連使用混元一氣符都來不及,只能以聚集于掌中的靈氣向外拍打,把最快沖到的幾只馬蜂震退.

小雪一聲叱喝,旋風突起,但是旋風剛出現時風力不大,無法把馬蜂吹走,還是有大量馬蜂向我俯沖過來.它們攻擊的速度比蝙蝠要快得多,而且體積很小,像是千百個小導彈從大范圍多角度同時發起攻擊,我哪能全部擋住?手上和腳上好幾個地方傳來可怕的劇痛,它們的毒針比錐子紮進去還要痛十倍!

其實我應該拼著被前面幾只蟄,發動混元一氣符,但是變生不測,我又不是電腦程序,哪里有可能在任何時間都做出最好的選擇?現在更沒時間發動符法,陷入更大危險之中了.

"都站著不要動!"

林梅在我後面大叫,她在山野中長大,最熟悉蜂類的習性,距離馬蜂有較遠距離時,站著不動它們未必會攻擊你,你一動附近的馬蜂都會發起攻擊.但是眾人都嚇壞了,除了林梅停步不動,陸強也及時停下,其他人有的向後跑,有的向樹林里鑽.他們這麼一跑,一些已經散開的馬蜂便向他們發起了攻擊.

小雪放出的旋風轉了幾圈變得強勁,把我前面和身邊的絕大多數馬蜂都旋得無法正常飛行.這時我後面卻傳來機括扭動聲,破空聲,驚叫聲,拍打聲,混亂到了極點.

百忙中我回頭一看,只見許多兩米多長的尖銳細竹從樹林里疾射而出,路邊的大樹上也有沉重的木刺架落下來……有人在路邊安置了陷阱,被馬蜂嚇得亂跑的人踩中機關了!

林梅快如一陣風,把圓規扯開幾步躲開了一支竹矛,去勢不停又把黃亦藍撞倒滾開,避開了木刺架,但這麼一跑有好幾只馬蜂射向了她.凌楓飄,陸晴雯和高峰身手都不弱,驚險地避開了兩波攻擊,陸強和歐陽真菲在我後面不遠站著沒動,我們三個在陷阱的攻擊范圍之外.

"後退,後退,走路中間!"

我大聲呼叫,這時我附近的馬蜂基本被旋風卷開,可以撤退了,現在我更擔心的是有人趁機攻擊,馬蜂,陷阱加上敵人高手,這是必殺之局.

我們踉蹌奔逃,還是被零散的馬蜂追趕蟄刺,還好距離拉遠了,被旋風卷遠的大量馬蜂沒有向我們追來,追趕我們的少數馬蜂也被旋風吹走,或是距離遠了自己回去找老巢.

沒有敵人出現,附近一個人都沒有,我總算是松了一口氣,也許敵人高估了他們的陷阱,或者是低估了我們的能力,居然沒有人趁機攻擊.

但是我們的危機還沒有度過,我的雙手雙腳從火辣辣的痛,開始變成麻木和腫脹感.馬蜂的毒刺隔著兩層衣服也能蟄進去,這種黑色大馬蜂毒性最為猛烈,抵抗力低的人被兩三只蜇了也可能致死,我身上至少被幾十只蜇過,其他人少說也被三五只蟄過,能不能活還去都還是未知數.

我曾經不止一次見過被馬蜂蟄傷,蟄死的人,如果是喉嚨和心髒部位被蟄,會導致無法呼吸或心跳停止死亡.其它部位被蟄,會導致頭暈,頭痛,水腫,嘔吐,尿不出來等,甚至直接暈迷致死.也有人被蟄了只是一小塊紅腫,過幾個小時就完全沒事了,這與個人抵抗力有關,但這種抵抗力屬于哪一類我就不知道了,我不知道我有多強的抵抗力.

上篇:第五章 落石驚魂     下篇:第七章 看不見的敵人